《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二集 孤岛春色
第九回 排兵布阵

“湖里有……有条好大好大的鳄鱼,不,是怪物!”方少麟惊魂未定地喘息道。

“你跑到湖里去做什么?”小婉边问边飞指封住他身上几处止血穴道。

方少麟脱口道:“我们比赛谁能先……”话到一半突然刹住,却是想起了自己跟小玄打赌的原由,脸上一阵发烫。

“你们?比赛什么?”小婉转望小玄。

小玄却在瞪方少麟,两人你眼望我眼,面上俱掠过一丝尴尬。

小婉左瞧瞧右看看,没好气道:“你们两个到底在捣什么鬼!好端端的一个跑到湖里面另一个又藏在……”说到这里,俏面忽然一红,薄嗔道:“真是莫名其妙!”

方少麟望见女孩嗔态,不觉一阵神魂颠倒,这时又发现她浑身湿透,曲线玲珑粉肌若现,心脏蓦尔剧跳,立时想起几个字来:“出水芙蓉啊……她怎么也似刚从水里起来呢?”

小玄眼珠子一转,道:“天气太热,我就下水去凉快一下嘛……”盯着小侯爷重重道:“你呢?”

“对对对!我也是因为太热了,所以就到湖里去……”方少麟忙答。

“信你们才怪!”小婉截住道:“不管你们啦,先去找二师姐医治再说,我扶你过去。”

方少麟慌忙立直,强作硬朗道:“不用,我自个能走。”话才出口,立马后悔欲绝。

小婉担心地望着他道:“可你伤得这样重,还是莫要硬撑为好……”

方少麟心中窃喜,死忍着才没笑出声来。

小玄却暗暗着急:“不妙!小婉中计矣……”

小婉接道:“小玄,你来背他!”语气笃定,不容分说。

两个男儿登时傻了眼。

***    ***    ***    ***

“喂,你怎么没事?那条怪物呢?”方少麟悄声问。

小玄背着他,绷着脸道:“小小一条鳄鱼,岂是我千翠山崔圣爷的对手!”

“你干掉它了?这倒走了眼哩。”方少麟讶道。

小玄哼道:“知道小圣爷的厉害了?那劝你从此老老实实的,以后别再打我小师姐的主意。”

方少麟微笑道:“你紧张么?”

“我紧张?好笑!”小玄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不屑模样。

方少麟话头一转,“你好像很在乎你的三师姐?”

“是啊,怎样?”小玄恶声恶气。

“这样我们就没相干了,我只要小婉。”方少麟低声道。

小玄斩钉截铁道:“不行,她也是我的。”美滋滋地想入非非:“小婉的身子已给我瞧来了,当然就注定是我将来的老婆之一,水若就更不用说了……啊!

倘照此理,那……那飞萝师叔呢?”

“吃一个还看一个呀,你可别太贪心!”方少麟愤然道。

“姓方的,你可听好了,我那四个美人师姐统统都是我崔小玄的!将来,我大师姐是我大老婆,我二师姐是我二老婆,我三师姐是我的三老婆,而小婉呢,就是我的小老婆!对了,还有摘霞,她铁定是圣爷我的暖脚小妾。”小玄一通狂言,只说得面烧耳烫快活无比,惊心动魄之余偷眼瞄了瞄走在后边的女孩。

夏小婉跟在他们后边,正迷迷糊糊地若有所思,面上犹带着一抹淡淡的晕。

方少麟哈哈一笑,不屑啐道:“做梦吧你!我瞧你连那三师姐都搞不定。”

小玄心中一疼,如给噎着般半晌无语。

方少麟亦静了下来,良久之后,突然道:“无论如何,小婉我要定了!她注定是我这辈子的老婆。”

小玄大怒,压着声道:“我先宰了你!”

方少麟淡淡道:“知道吗?从来只有我方少麟想不到的,没有得不到的。”

“那我就把你打成白痴!”小玄的声音大起来。

方少麟浓眉一扬,朗声应道:“尽管放马过来!”

“喂喂,你们又在吵架吗?同门师兄弟,就不能好好说话么?”女孩在后面轻声训道。

两个男儿不约而同回头,望见她那轻蹙的眉儿薄嗔的娇态,俱禁不住一阵心驰神摇。

***    ***    ***    ***

楼内大殿一角。

方少麟瞑目而坐,周身笼罩着一层淡青色的柔和光芒,身上的伤口正在神奇地一点点愈合。

李梦棠盘膝坐在他身后一尺之地,双臂缓缓抡动,却是在施法为之疗伤。

这时沐浴回来的飞萝同水若进殿,见状忙问究竟。

小玄趁机表白自己的无辜,遮遮掩掩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隐去前边的比赛动机,只讲在湖里遭遇了巨鳄,而他为了营救方少麟,如何英勇地引开了巨鳄,并与怪物激斗了三百余合,最后竟在水里迷了路,结果不知怎么就到了小潭中。

“你说湖底与岛上的小潭相通?”飞萝若有所思地问。

小玄乜乜旁边听得聚精会神的水若,指天道:“这个绝无虚言,若我崔小玄说谎……”

水若突然截住道:“发什么誓!谁喜欢听你发誓了,发了誓人家就会相信你么?”

小玄见她口气虽凶,但脸色却比先前缓和了许多,心中悄喜,满脸无辜道:“谁叫你们不信嘛,而且不由分说就把人揍得鼻青脸肿啊。”

“活该!你哪里青了?哪里肿了?”水若横蛮地应,嘴角已有了一点点笑意。

小玄大为振奋,心中悄喜:“这可是她这两天来的头一次笑哩!”想要嬉皮两句,却怕一个不小心又惹恼佳人。

“这小岛的古怪之处的确太多了……”不知飞萝想到了什么,眼中悄然掠过一抹忧虑。

方少麟身上的淡青色光芒突然大亮一下,随后渐渐淡弱直至消失,只见李梦棠收回双臂,站了起来。

方少麟摸摸身上,惊喜道:“伤口全都愈合了!真是神啊,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全部好了……”

夏小婉笑道:“晓得我二师姐的通玄妙技了吧?”

李梦棠的治疗术名扬地界,这方面的修为甚至已经超过了崔采婷。

方少麟赞叹道:“闻名已久了,今日亲身领略,方知更加神奇!”当下向李梦棠叩首道谢。

李梦棠微笑道:“同为门人,无需多礼。”顿了一顿道:“你的伤挺吓人,差点儿就损及筋骨了,那怪物真的是鳄鱼吗?”

“跟鳄鱼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我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鳄鱼,约莫有四丈之长啊!”方少麟回想起来,心中犹有余悸。

“这么大……难道是上古龙鳄?”李梦棠沉吟道。

飞萝立即摇了摇头,肯定道:“不是,若是碰见了上古龙鳄,少麟同小玄绝对跑不回来。”正说着,猛听远处百鸟嘶鸣,众人面色齐变,除了紧守着崔采婷的摘霞,俱往楼上奔去。

赶到二楼外廊,只见对岸的密林上空蹿起大群飞鸟,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纷纷逃向远方。

“它们追来了。”飞萝平静道。

李梦棠轻轻吸了口凉气,道:“好重的妖气,怕是数目惊人。”

小玄修为未及,并没看见什么妖气,但觉心头无由的阴郁慌乱,不禁暗暗吃惊。

“估计它们很快就会发起进攻,大家全都做好准备,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到师父驱净魔咒的时候。”雪涵坚毅道。

众人回想起身陷骷髅血蛛群时的可怖情景,均不由有些悚然。

“不知那些骷髅蜘蛛会不会游水?”水若忍不住道。

小玄见她脸上隐有一丝怯意,再瞧瞧其余众姝,心中骤然激起一股强大的斗志,道:“妖秽虽多,但我们却有险可依,这小岛四面环水,极利于防守,我们快到台边去,居高临下,给它们来个迎头痛击!”

方少麟摇头道:“虽然有险可依,虽能居高临下,但我们一共才多少人,焉能守得了那么大的范围,依我看,不如都集中在楼里坚守,还可守望相助。”

小玄见他反对,瞪眼道:“龟缩这里,岂不等于白白浪费了湖水这道天然防线?”

方少麟正欲辩驳,忽听飞萝道:“大家莫乱,这岛上残存着一些阵法及禁制,我已将它们改造甚至恢复了部分,可以凭此跟那些妖秽周旋一番。”

除了小玄,余人还是此刻方知,个个面露喜色,雪涵恭敬道:“如何周旋,还请师叔安排。”

飞萝道:“首先,这大殿是最重要的地方,倘若这里失守,一切均无意义。”

众人点头,均明白正在驱除魔咒的崔采婷不能受到丝毫干扰。

“因此这里必须留有强大的防守,也许将是最凶险最困难的地方。”飞萝接道。

众人听了,俱争着要留守此处。

但飞萝早已有了主意,道:“这重任非雪涵莫可。”

雪涵立颔首应是。

在众弟子当中,以她的功力最高,且又机警冷静,于是余人静了下去。

飞萝指着北面的一片空地道:“你们瞧那边,在石井的周围有个残存的禁制,我已将之恢复了近七成,唤做大地之缚。”

李梦棠“啊”了一声,惊讶道:“大地之缚!那不是失传已久的上古禁制吗?”

飞萝欣赏地瞧着她,微笑道:“果然博学多闻哩。”顿了一下道:“那禁制的威力十分奇特,启动之后,任何处于或经过禁制范围的生物都会成倍变重,行动将大大受到限制,若是配合远距离兵器的打击,收效会很大。”

众人一听,立时均想到了李梦棠的木母神弓。

果然听飞萝接道:“因此梦棠是最合适的人选。”

李梦棠点头应了。

当下飞萝将启动禁制之法传之,补充道:“你不用出去,只以木母弓守在二楼北面即可,倘若楼内大殿吃紧,还可兼顾一下。”

李梦棠应是。

飞萝道:“第三个要紧的地方就是吊桥头了,估计不会飞行及游水的妖秽将会从那里进攻。”

小玄道:“那条吊桥已经残破不堪,毁掉极易,我们何不先把它弄断?”

飞萝慵懒地摇了摇头。

方少麟反应极快,立时道:“莫非师叔是想利用那里的险要地形消灭妖秽?”

飞萝微笑道:“对,那里易守难攻,留着吊桥引诱妖秽从那进攻,我们可以趁此吃掉部分敌人,待到难以坚持之时再将桥毁掉不迟。”

方少麟拍手笑道:“妙呀,一条挤满了妖秽的桥突然断掉……爽!爽啊!”

飞萝道:“但那里距这儿约有二十余丈,几乎得不到楼内防守力量的支援,到时一定会很艰苦,谁能去哟?”

水若同小婉异口同声道:“我去。”

小玄与方少麟一听,立亦抢着要去。

飞萝道:“那里一个人的确守不来,这样吧,这个任务就交给少麟和小婉了。”

小玄脱口叫道:“为什么要让他们两个去?”

飞萝道:“小婉有土灵笛,能一次召唤多个土精,很适合群战,而少麟有符,正好能为她护法,我认为他们配合起来将会不错。”

小玄一时无语,失神地望向小婉,仿佛在看一只将要落入狼吻的小绵羊。

小婉憨然不解地摸摸脸上,微嗔道:“这样子瞧人做什么?”

方少麟则喜得不时傻笑不住搓手。

飞萝继道:“你们俩万勿勉强,情况一旦吃紧,立刻就毁桥回来,退入楼里协助雪涵防守。”

小婉点头,方少麟连声应是。

水若道:“那我呢?我去哪儿把守?”

飞萝转望向她,微笑道:“你就守南边的石廊吧,一个人,敢不敢哦?”

“一个人……”水若心底有点害怕,但听了飞萝的口吻,立时昂然道:“当然敢,石廊那边就交给我了!”

小玄又叫了起来,“什么?一个人!她一个人怎么行?”

水若心中欢喜,却道:“怎么不行,我又不是小孩子。”

小玄急道:“我也去,两个人好有个照应。”

飞萝道:“在石廊与那前边的小林子里有两个威力不弱的残阵,我已将它们改造成许多小陷阱,估计能冲得过的漏网之鱼不会太多,一个人应该能对付得了。”

小玄坚决道:“不行,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怎么办?”

飞萝奇怪地盯着他,忽地似笑非笑道:“你这样紧张干吗,那里能出什么差错?只怕人多了才会出差错哩。”

小玄与水若心里有鬼,登时一齐脸红起来。

飞萝又道:“水若,一个人你觉得行吗?”

小玄还要再争,却听水若毅然道:“就这么定了,我守石廊。”

飞萝微笑道:“很好。”转对小玄道:“你呢,就帮我防守整个西面吧。”

小玄实在放心不下水若,干笑道:“师叔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一个顶得上我们全部,难道还用帮么?”言下之意还是想去帮水若。

飞萝道:“怎么不用帮!楼后面那样大,我一个人如何守得过来?”

小玄突然想起摘霞来,如得救星般道:“不是还有摘霞吗?让她……”

话未说完,已给飞萝截住道:“她得寸步不离地守在你师父身边……嗳,你怎么婆婆妈妈的!”突然美目睁得溜圆,狠狠地瞪了他一下。

小玄悚然一惊,猛想起有个大大的把柄在她手里,立时软了下来,无可奈何道:“好好好,弟子全听师叔的安排。”

众人又探讨了一些细节,全部安排妥当后,雪涵道:“时候不早了,趁妖秽还未发起进攻,大家先吃点东西吧。”

众人草草吃过干粮,算是用了晚餐,然后各带兵器法宝离去。

“我先出发了!”夏小婉雀跃道,径先出了大殿。比起水若,她的性情虽较温婉含蓄,但打妖怪这方面的爱好却是一模一样。

小玄一把揪住正要跟去的方少麟,瞪眼道:“照顾好她,否则我跟你没完!”

方少麟微笑道:“放心好了,只要我活着,她就一定没事。”

小玄这才放开了他,趁没人注意,又溜到水若跟前,悄声道:“你可千万要小心,情况不妙就立刻退回楼内。”

水若低垂螓首,半晌方嗯了一声。

一时两人无言以对,小玄正要离开,忽听水若在后边蚊声道:“你也小心。”

小玄大喜,急忙回身,谁知女孩却飞步去了。

“交待完没有?”飞萝笑吟吟道,转身从大殿侧门行出。

小玄老脸一红,急忙跟去。

到了楼后,小玄极目四眺,但见林木丛丛高台座座,喃喃道:“这后边果然很大,我们去哪里把守才好?”

“忘了那个芭蕉亭么?”飞萝微笑道。

小玄眼睛一亮,拍头道:“对呀,那里位置极高,几乎可以俯瞰全局,嘿嘿,而且用离光来杀骷髅,想来一定很爽!”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