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二集 孤岛春色
第五回 空中激斗

飞萝吸了丝凉气,脱口道:“你……你居然还没死?”

骷髅老祖微微转面,黑洞洞的眼眶对着她,似笑道:“死?老夫早就修至不死不灭的境界了,有谁能让我死!”

飞萝心头一寒,只觉有如实质的威煞如山压来,急忙运功抵抗,不肯示弱道:“我知道至少有一个——聚窟洲焚虚!”

“哈哈,焚虚算什么东西!只不过那厮手段古怪,老夫当年猝不及防,因而吃了点亏,如今他若敢再来,老夫定叫他形神俱灭!”骷髅老祖再度狞笑起来,诡异的威煞如波荡出。

众人忙各自运功相抗,摘霞修为最弱,身子一晃,差点就从入梦上边掉落,幸有旁边的雪涵一把拎住,输入真气助其护住心脉。

飞萝悄悄运聚灵力,冷笑道:“怕是有人嘴硬心虚哩。”

“好刁的嘴巴,你这娃儿是谁?”骷髅老祖指了下前边的狰狞骨龙,笑笑接道:“你们瞧瞧这条可怜的龙吧,知不知它的来历?”

李梦棠盯着骨龙颔下的一颗宝石般的血色巨珠,凝重道:“骊龙者,乃万年青龙所化,藏于九重渊下,受无数癸水精华滋养,结珠成骊后,便能辟污垢万毒,专噬妖魔邪秽。”

“专噬妖魔邪秽?”骷髅老祖放声大笑,“告诉你们吧,这头骊龙便是焚虚那厮留在大泽的禁制之枢、镇邪之灵,可如今,它不但噬不了老夫这骷髅祖宗,反而成了老夫的御车之奴!”

众人闻言,无不暗暗惊讶,一时均联想起那湖心小岛上废弃的神秘楼台来。

崔采婷摇摇头,道:“不可能,这种绝顶的镇邪灵物正是妖魔邪秽的克星,你诀计不是它的对手!”

骷髅老祖声倏转厉,“废话少说,快快交出魔君之覆,否则魔家立叫你们形神俱灭!”

小玄大惊,心神一阵波动,恍惚中差点就要把七邪覆从如意囊里取出。

余者亦皆一惊,飞萝道:“什么魔君之覆?”

“老夫再说一遍,交出七邪覆。”骷髅老祖语调复平,似在极力抑制。

飞萝笑道:“这就奇怪了,那邪物早已失落了数十年,你若想要,怎么不去跟七邪魔君讨呀?”她语含嘲意,显是知晓七邪覆的来历。

原来七邪魔君早已灰飞烟灭,就是还在,骷髅老祖又岂敢去讨。

骷髅老祖勃然大怒,寒声道:“量你们不肯乖乖听话,那就尝尝老夫的厉害吧!”其音未落,前面的血骨巨龙突然展开身子,夹着烈风铺天盖地扑了过来。

崔采婷御剑急掠,朝前飞出。

飞萝等人知她无法分心相抗,个个运功凝神防御。

入梦飞得极快,但那血骨巨龙竟然丝毫不慢,挥爪虚抓,劲烈而阴诡的气流破空袭至。

雪涵抖袖亮出阿金盾,“嗡”的一声低鸣,巨大的金色光盾瞬间闪出,守护住众人。

气流撞中光盾,顿发出裂响的怖声,金色的光盾竟现出了五道破痕,雪涵心头一震,急忙提聚金罡真气相抗,转眼将光盾补好。

骨龙不住虚抓,发出的气劲越来越强,令得飞行中的入梦摇晃起来。

而雪涵的光盾频频剧震,盾面不时闪出耀眼的亮痕。

片刻之后,雪涵已是香汗淋漓,玉颜嫣红,柳躯亦不住晃动,忽然改用跪步支撑住身子。

众人皆知她功力非浅,孰料竟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显不支,无不暗暗吃惊。

崔采婷忽对飞萝道:“你来御剑。”除了她,这行人中就只余飞萝达到飞仙境界。

飞萝知她要出手,犹豫了一下,道:“骷髅老妖非同小可,再加上这条魔化骊龙,我们还是暂避为妙,待禀过教主,他日再与门人同来诛剿。”

崔采婷道:“不干掉这条鬼龙,就无法摆脱它们!”径自交手结印,骤见圈圈光芒如波荡出。

飞萝急忙接手御剑,方知在骨龙的干扰下,入梦根本无法加速。

崔采婷面笼煞色,交结的两手凝现出一只淡紫色的浑圆光球。

小玄在旁瞧见,立知她要施放五元归宗,心中凛然:“这一妖一龙竟逼得师父一出手就使出绝顶法诀!”

紫色光球迅速膨胀,颜色亦越来越深,青蓝的细小电火不时从球面蜿蜒爬过,崔采婷叱喝一声,径达两尺的光球脱手而出,不疾不徐地飞向挥爪追击的血骨巨龙。

骷髅龙感应到强大的威胁,狂啸声中从口内喷出一道焰状碧息,迎击光球。

两下交错,紫色光球如雪球般消融去了一层,但仍从碧息中穿透而过,直掠骨龙面门。

骷髅龙急忙摆首,岂料紫色光球竟然跟着一偏,仿佛生了眼睛般追了过去,无声无息没入它的骨颈,约隔一息,骨龙才暴发出惊天动地的厉嗥,震得巨躯七曲八扭,几根巨大的赤骨从颈处炸飞出去……

小玄突然有点为它伤感起来,曾有一只千年凤凰在这绝技中瞬间解体呀。

谁知看似受到重创的骷髅龙凌空一摆,扭曲的身子立时绷直,接着一缩一弹,便如长虹般贯到了入梦上方,一只巨大的骨爪疾扣下来。

众人大惊,雪涵急忙举盾格挡,但这次光盾如纸糊般给撕开,此时崔采婷尚未回气,飞萝双掌上托,及时架住骨龙雷霆万钧的一击。

入梦登时剧震,整个向下一歪,几将众人掀下去,崔采婷忙重新御剑,稳住剑身,向前掠出。

骷髅龙如影随形追来。

“五元归宗哦……”骷髅老祖的狞笑从后传来,“原来你们是玄教门人,好!妙极了!重元子正是老夫最讨厌的人之一,魔家今日可要大开杀戒了!”

飞萝身子微晃,朱唇倏启,猛一口鲜血呕了出来。原来她修为虽高,但武技并非所长,适才紧急之下硬挡骨龙的重击,内息已伤。

小婉同小玄忙从两边扶住,李梦棠结起印法,欲施疗伤术帮她医治。

飞萝摇头道:“我没大碍,先摆脱敌人再说。”

崔采婷微喘道:“鬼龙强悍,我再用五元归宗攻那老妖试试。”说着勉力结印,一只紫色光球再次凝现在手间。她今日已施放了四次五元归宗,灵力消耗极巨,渐感吃力。

飞萝朝李梦棠道:“我们三个一起来,梦棠你用箭,也射那老妖怪。”

李梦棠应是,从法囊中取出木母神弓,张弦搭箭。

飞萝从秀鬓上拔下一把莹光流荡的紫钗,接道:“我数一二三同时攻击,好叫那老妖怪难以招架。”

小玄瞧见紫钗,顿时心头一凛,因为花费了他无数心血的无敌大将军,正是给这美丽的小东西毁灭的。

“一……二……三!”飞萝数到三时,骤见一团紫色光球、一条耀眼碧华、一道闪灼紫电同时掠出,一齐袭向骷髅战车上的骷髅老祖。

小玄瞧得目眩神摇,心忖道:“一样是武技的绝顶玄通,一样是名扬地界的神兵,一样是用太古兽角制成的上宝,你这老妖还能不惨么!”

骷髅老祖好整似暇地并起两指,朝嵌在车辕上的一个黑色骷髅头点去,战车周围忽然升起四幕墨色的火焰,间中闪耀着无数血红的法咒符号,将整辆战车完全罩住。

耀眼碧华最先掠至,在进入墨色火焰的瞬间似乎慢了一下,现出一枝通体碧润羽为绿叶的箭矢,然后烧毁般消失了大半截,在完全突破墨火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不到原来的四分之一。

“难道是修罗之焰?”李梦棠绝丽的容颜白了一白,又将一只木母箭搭上弓弦。

骷髅老祖挥袖拂去,一抹妖异的血红将箭矢剩下的部份完全噬没。

这时,紫色光球跟着碰触到了墨色火幕,猛地爆出一声震天巨响,剧烈的波动扭曲了所有人的视线,只能瞧见牵拉战车的骷髅龙因震荡掀翻,巨大的骨躯竟给抛向更高的空中。

但骷髅老祖的狞笑在每个人的耳中响起,“哈哈哈!五元归宗不过如此矣!”

众人心头一凉,小玄却在疑惑:“还有那个要命的小东西呢?”

波动很快消平,骷髅战车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骷髅老祖笑声愈狂,“便是重元子亲来,只怕也奈何不了魔家这坚不可摧的骷髅龙御呀!”

他正得意,突然眼前闪过一道紫电,在夜空中诡异地折掠,然后就听见骷髅龙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啸,它那尚未恢复平衡的巨躯蓦地剧震,颔下的血色骊珠炸碎开来,晶莹的碎屑纷落如雨,在空中抛撒出一蓬妖诡如幻的殷红瑰丽。

紫电正是紫犀钗。原来飞萝见骷髅老祖的战车防御极强,遂改变了攻击方向,趁着骷髅龙失去平衡的刹那打中了它的骊珠。

骊珠正是骊龙的要害,不但为灵力之源,也是它那强大的躯体上最薄弱的地方,立时丧失了原先的威风,在空中徒劳地挣扎了两下,便往下坠去。

骷髅老祖惊怒交集地厉吼一声,从座上蹦了起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完成了一个极其繁复的印法,在战车给坠落的骨龙扯下去前,从身上发出一团如血的人形红影,鬼魅般疾飞向入梦上的众人。

“噬魂化魄咒!”李梦裳花容失色,搭弦的葱指一放,朝扑来的血影射出第二箭。

从木母弓掠出的碧华同血影一错,刹那烟消云散,而血影掠势依旧。

雪涵正要迎上,崔采婷已抢先纵出,两手一圈一推,前边幻出一堵若有实质的金色光壁,正是如意五行中防御力最强的功法——不动金罡诀。

然而血影从金色光壁一透即过,只是颜色淡了些许,魔鬼般扑入了崔采婷的身体。

崔采婷闷哼一声,软软地跌坐剑身之上,眨眼间肌肤诡异地赤红起来。水若、小婉和小玄急忙去扶,触手立觉肤烫如火,不禁大惊,齐叫道:“二师姐快来!”

骷髅龙同骷髅战车一起急速下坠,黑暗中传来骷髅老祖怒不可遏地咆哮,“你们休想逃掉,魔家定要将你们全都化作血骷髅,为吾万世之奴!”

一声巨响,众人望去,见骨龙与骷髅车已摔在地面,扬起大片沙石尘土,匪夷所思的是那条骷髅骊龙竟在迅速缩小,奇诡之至。

“难道这鬼龙是幻兽?”小玄虽然好奇,但此际心系师父,顾不得多看,一转头,见崔采婷面赤如血,而奔过来的李梦棠竟似束手无策,不禁更加惊慌。

这时入梦已有一会无人操控,摇摇欲坠,飞萝收回紫犀钗,便立即接手御剑,驱驶入梦急速飞离险境。

“怎样了?”小玄问。

李梦棠指搭师父腕关,把探了好一会,面色苍白道:“一定是那魔头三大独门邪技中的——噬魂化魄咒!我化解不了。”

众人知她的治疗术在地界散仙新一辈中无出其右,不想竟如此说,个个慌了起来。

方少麟道:“我听师父说过,骷髅老妖这噬魂化魄咒很是厉害,中者无法依借外力相抗,曾伤过许多修为非浅的高人。”

李梦棠点头道:“的确如此,我适才试了一下,根本找不到那邪力的所在。”

小婉忙想救兵,道:“三师伯眼下就在逍遥峰,她老人家法力无边,定然会有办法的,不如我们赶快回去?”

飞萝担忧地望着崔采婷,道:“这么远距离的御剑飞行,只怕经受不住。”

御剑飞行速度惊人,须要乘坐者具备一定的真气方能承受。

“师父,你还能提聚真气吗?”雪涵抱着一线希望问。

崔采婷挣扎坐起,气若游丝道:“找……找个静处……我自己化解……”她似欲结印抵抗侵入体内的魔咒,却陡又歪倒。

水若急得眼泪直打转儿,“我们快找个地方停下来吧,师父好像挨不住了!”

飞萝何偿不想,但此际未出大泽,实力最强的崔采婷又已失去战力,若是给骷髅老祖追上,后果不堪设想。

雪涵、李梦裳等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眼中皆露出忧急之色。

小玄忽指着下边道:“师叔,我们就在这里降落如何?”

众人望去,见底下密林环着个碧湖,湖心有个小岛,正是昨天到过的地方,飞萝心中微微一动。

“这小岛上不是有个聚集精华之气的地方吗?正好可助师父化解魔咒呀!而且……”小玄接道:“这小岛四面环水,易守难攻,倘若那些妖孽追来,我们亦可依仗地形抵挡一阵。”

飞萝颇为赞许地望了他一眼,道:“算是有点道理。”当即御剑飞下,降落在小岛的青台上,待众人下剑,便念动真言将入梦化回原来大小,命侍儿摘霞收入崔采婷的法囊。

小玄背起师父,飞步奔入楼里,将崔采婷放在大殿中心的青碧石台上,正是昨天发现的那个聚集精华之气的位置。

崔采婷立觉精神一振,终能勉力打坐,开始结印运功自疗。

众人静守候在旁,无不忧心如焚。

隔了一会,忽听崔采婷弱声道:“你们都去休息,只要有几个时辰,我便能将魔咒化解。”

众人闻言,皆欢喜起来,又见她肤虽如炙,但呼吸平缓宁和,心中稍放。

此时天已白亮,众人一夜未睡,脸上皆现疲态。

飞萝道:“这里留两人守护,其他的都去休息,隔会轮换。”

众人哪肯,飞萝又道:“那些妖孽说不定随时会追来,你们若不好好休息,到时如何有精力应敌?”

众人这才妥协,雪涵同小玄硬争了第一班守护师父,余者遂退出大堂各自歇息。

小玄回想下山后这一天半中的经历,只感惊心动魄,忽朝打坐调息的雪涵小声道:“大师姐。”

“嗯?”雪涵抬眼望他。

小玄道:“大师姐,先前骷髅老妖追着我们要的那个魔君之覆,你听说过吗?”

“当然听过,那是大魔头七邪魔君的几件至宝之一,早已失落数十年了。”

雪涵沉吟着接道:“我很奇怪骷髅老妖怎么会突然来跟我们索讨……”

小玄问:“那魔君之覆到底是啥东西?”

雪涵道:“魔君之覆又名七邪覆,是个臭名昭着邪恶无比的法宝,传说七邪魔君强大的魔力便是源于此物,因为它会吸收天地间七种邪恶气息,转化成魔力供给主人。”

小玄心中一阵惊慌,又想起觅鼎子说过的话,不觉摸了摸腰后的如意囊道:“七种邪恶气息……”

“就是愤怒、怨恨、嫉妒、淫欲、贪婪、残虐和傲慢!”雪涵凝眉道:“七邪魔君还在时,为了收集这七种邪恶气息,不断挑起混乱与仇恨,制造了无数惨绝人寰的血腥,可谓恶贯满盈,幸好天道有衡,最终难逃灭亡。”

“那七邪魔君好像很厉害呀……”小玄道。

“这岂用说,他与邪皇渊乙齐名,是天地间四大魔君之一,而且他的七绝界强盛无匹,麾下邪魔无数。”

小玄道:“如此说来,就是骷髅老妖,恐怕也比不上这个七邪魔君。”

“天差地别。”雪涵道:“无论从哪方面看,骷髅老妖的实力都跟七邪魔君差得老远。”

小玄吸气道:“这等厉害,后来呢?七邪魔君怎么灭亡的,敢情是给天庭诛伏了?”

“不是,天庭曾经两次出兵征讨七绝界,但都以失败告终。”雪涵道。

小玄十分惊奇,“啊!哪又有谁收拾得了他?”

雪涵忽然闭起了嘴,似有所忌。

小玄道:“怎么不说了?”

雪涵若有所思。

小玄急了,捉住她的手臂晃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雪涵终于道:“说亦无妨,只是那个人神佛邪魔皆忌,还是少提为妙。”

小玄愈觉惊奇,一连数问:“神佛邪魔皆忌?天地间有这样的人物么?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玄玄子。”雪涵答了最后一个。

小玄心头蓦震,忽然掠过一丝莫名其妙的感觉。

雪涵接道:“传说他是玄狐一脉,不属九幽十类,不入六道轮回,不在三界五行……咦,小玄你怎么了?”

“我?没啥呀。”小玄恍惚道:“七邪魔君就是裁在他手里的?”

雪涵道:“传说他们曾经一战,结果是七邪魔君神形俱灭,七邪覆从此下落不明,有人传七邪覆已经给玄玄子毁去了。”

小玄心道:“毁是毁去了,只是又给觅鼎子用了一十九年的时间修补好了……”不知何故,心中竟然异常渴望知道那玄玄子的事情,又问:”哪……玄玄子如何了?“

“传说他后来又同邪皇渊乙有过一战,但这次是两败俱伤。拜他所赐,元气大伤的邪皇与我教争夺灵脉,结果给我教挫败。”

“再后来呢?”

“那玄玄子同邪皇交手后不久,天庭即出兵围剿,经过一番泣鬼惊神的大战,终于将之诛伏,据说亦是形神俱灭。”

小玄心中无端一紧,问道:“那玄玄子既然同两大魔君为敌,可见不是什么坏人,天庭为何还要出兵剿他?”

“据传他扰乱了天命,令天下生出变数,而且他又是玄狐一脉,本就神佛忌弃,因此天庭要对付他。”

“为什么是玄狐一脉,就会惹神佛忌弃?”小玄只觉雪涵这段话说得十分模糊,疑惑道:“玄玄子的这些传说,可谓惊天动地,我却怎么连一件都没听说过?”

“因为你一直都在山上,加上……”雪涵望了碧石台上瞑目打坐的崔采婷一眼,小声道:“加上师父好像很不喜欢有人谈论有关那玄玄子的任何事,你自然听不到这些事情……哎,我们还是不要再说这个了。”

小玄犹在发怔,迷迷糊糊的不知想什么。

到了中午,众人草草吃过干粮,李梦棠与摘霞替换了雪涵同小玄。

小玄从大殿出来,只觉困倦之极,遂在楼后石廊中寻了块阴凉的地方躺下,迷迷糊糊的正要睡去,前边忽似有什么闪了一下,赶忙睁眼,正见一蓬艳丽的莹蓝磷光在树梢间缓缓落下。

“这是什么?”他蹦了起来,心中惊疑不定:“莫不是那些妖孽追来了?”

睡意登时全逝,当下悄悄摸过去。

几棵大树间,一个娇滴滴的美妇人似方舞罢,手足虽收,但袖荡裙飘,胸前一对肥美圆滚的傲人玉峰犹晃未止。

“原来是师叔呀!你在做什么?”小玄笑嘻嘻的从树后闪出。

“等等,别过来!”飞萝急叫道。

但为时已晚,数条粗壮的树藤倏从树冠蹿出,巨蟒般将踏入几株树间的小玄团团捆住,倒吊着卷上半空。

小玄只觉树藤迅速缠紧,力道竟然大得出奇,顿给箍得几欲窒息,正要挣扎,又有一弧碗口粗的蓝色电火不知从哪打了过来,击得他金星狂冒差点昏厥。

天旋地转中,小玄看见飞萝咯咯娇笑,笑得捂着肚子弯下腰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