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二集 孤岛春色
第三回 七邪覆

崔小玄痴迷于创造怪物,除了御甲术和机关术,对相关的铸造术也是十分喜欢,当然就听说过大名鼎鼎的铸造神器——五曜炉。

传说此炉始于千年之前,乃聚窟洲铸造大师逆木游历天地,采聚了五种奇光之精华所造,曾有无数神器法宝由它而出,其中最出名的一件,就是天相宗的镇派之宝——天相轮。

直至三百年前,逆木大师突然神秘失踪,五曜炉亦随之下落不明,数百年来,寻找之人一直未曾断绝,不想今日却出现在这大泽的骷髅窝中。

小玄一阵激动,不住大吞口水。

五条光柱射到守护结界的边缘,突然弯曲起来,游龙般四下飞舞,时而如虹时而似焰,映耀得满堂绚灿。

觅鼎子连续变换印法,那五条奇光便如实体般随着他地操控交织盘绕,神奇之极。

忽有一片黑影从炉顶冉冉升起,给五条光柱带到空中,在轮番浸淬与冲击中荡出圈圈眩目的光芒,时金时赤、时青时碧……不住变幻。

小玄凝目望去,好不容易才瞧清楚,原来那是一张人脸面具,心中惑道:“这面具便是那魔君之覆么?瞧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啊……”

觅鼎子不再变换印法,将面具固定在空中,头顶白气如蒸,显然灵力消耗极巨。

结界外的墨袍女子打了个手势,旁边一群术士打扮的黑袍骷髅中步出六名,各自念咒结印,进入法阵,立在觅鼎子身后两尺,开始隔空向他输送灵力。

面具不住激颤,荡幻出的光圈亦越来越绚丽灿烂,发出一波波“嗡嗡”的怪音。

觅鼎子身体晃动,脸皮如纸颤荡,汗如雨落。

六名骷髅术士的衣袍均高高鼓起,显然正竭尽全力。

面具抖动得愈来愈剧烈,倏地变白,荡出一圈数倍于先前亮度的眩目光芒。

小玄眼睛一闭,猛听“轰”的震天巨响,似有狂风刮来,不由退了半步,赶紧睁眼,只见厅中情形大变,中心的巨炉竟已不见,法阵中悬空翻滚着无数燃烧的火块,心中闪过一念:“五曜炉爆炸了!”

六名全身带火的骷髅术士从残破的守护结界内蹿出,扑地乱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嘶。

周围的骷髅士兵纷纷退后,它们并不懂得恐惧,只是本能地讨厌那些神异火焰,长骸同双头虎厉喝制止。

墨袍女子突然纵身而起,掠入炼狱般的结界。

小玄心中骇然:“传说五曜炉的火焰是由五种奇光之精华凝聚而成,瞬间就能销金融铁,她这不是去送死么!”正在惊疑,那女子已从结界跃出,手里提着一人,正是觅鼎子。

只见那女子的面纱及衣袍俱成灰烬,身上却毫发无损,晃裸着莹白如雪的粉肌,玉峰俏耸蜂腰堪搦……

小玄张口结舌,急忙睁大眼睛,待要瞧个仔细,可惜那女子已凌空一抓,从旁边的骷髅术士身上扯过黑袍,裹住了玲珑浮凸的迷人娇躯。

小玄吞了吞口水,只好把目光移到她脸上,见其蛾眉挑发凤目如刀,眼皮及两瓣润嫩如脂的朱唇皆抹着晶莹紫彩,异样的妖妍艳丽,不由扼腕遗憾,心中悄赞:“这妖精好漂亮呀!”

妖魅女子扶住似乎奄奄一息的觅鼎子,惊怒交集道:“失败了?”

觅鼎子摇了摇头,缓缓抬起臂来,手里竟捏着那张面具,疲惫无比道:“请御使查验。”

妖魅女子大喜,接过面具,翻来覆去地瞧了好一会,颤颤巍巍地戴在脸上。

小玄望去,只见那面具色如淡墨,只覆及鼻梁,开着两只眼洞,前方顶处竟生着七只邪异的弯角。整只细纹遍布,仿佛由许多块碎片粘合而成,但其上不时有不知从何而来的电似青芒蜿蜒爬过,予人一种异样流畅之感。

妖魅女子娇躯猛地一震,两手握拳,竟如痉挛般绷扭起来,面具下边露出的半张脸儿咬牙切齿,似在忍耐着什么。

小玄心中奇道:“她怎么一戴上那魔君之覆就变了模样?啊,敢情跟我上次一样,炼坏了宝物,招致反噬啦!”

妖魅女子身子越抖越剧,倏地扬臂展指凌空虚抓,七、八步外的一个骷髅术士立时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径直朝她撞来。

妖魅女子狞喝一声,亦不知做了什么,骷髅术士突然衣袍尽裂,根根赤骨如炸开般四下飞散。

余下的另外三个骷髅术士大吃一惊,纷纷朝后退去。

妖魅女子纵身而起,如鬼魅般飞出,在三个骷髅术士身旁各现了一瞬,然后三个骷髅术士几乎同时爆碎,连声惨呼都不及发出。

守在门前的长骸将军惊叫道:“御使大人,你……你……”要知这每一个骷髅术士都是灵力极其深厚的魔法高手,珍稀之至,孰知却在眨眼间就给全部消灭。

妖魅女子驻足停下,颤着身狂笑道:“终于修复了!魔君之覆终于修复了!

令无数神魔闻风丧胆的七邪覆终于重现天地啦!”

听着她那狂荡无比的笑声,小玄心中一阵发毛,忽想某个传说来:“魔君之覆……七邪覆……莫非这面具跟上古大魔头七邪魔君有关?”

觅鼎子支撑着跪下,头伏至地,喘息道:“御使大人,魔君之覆今已修复,就请贵教依照诺言,放过小老儿的一家老少。”

妖魅女子身子依然不停地痉挛扭动,似乎无法控制住自己,隔了好一会,才狞笑道:“放……放什么?我们压根就没捉你的家人回去呀!”

觅鼎子抬起头来,面如白纸。

妖魅女子张狂笑道:“不明白是么?本座就清清楚楚地告诉你吧,那夜去府上的人唤做血尊,素来最嗜人血,偏偏他那次又领会错了命令,嘿嘿,所以呀…

不好意思,贵府没有人活过那夜。”

“不!”觅鼎子绝望地大吼一声,两手用力地抓住了自己稀疏的白发。

妖魅女子如陷疯魔,手足不时便会一下触电似地甩动,狞笑道:“七邪覆已经修好了,你的使命也就结束了,如果你想你的家人,眼下就可以去见他们哟!”

觅鼎子悲愤欲绝,眼睛直直地盯着某处,诅咒似地喃喃道:“你们骗我……

你们会后悔的……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妖魅女子径从他身边飘过,笑声如冰,“长骸将军,我突然想到了个主意,这老头儿或许是个炼化血骷髅的好材料哩,虽然那时他的铸造技能会丧失很多,但会变成一个永远对本教忠心耿耿的骷髅工匠。”

长骸将军狞笑道:“大人高见,渊中正缺少工匠呐,末将待会就把这老头儿送去血炼池!”

觅鼎子忽尔安静了下去,小玄望见他嘴唇微动,似在默念着什么。

妖魅女子惊呼一声,伸手往自己脸上捂去,但面具已先一瞬飞了出去,她急转回身,见觅鼎子正启唇默念,心叫不好,纵身朝其扑去。

觅鼎子仰面朝空,那七邪覆便像长了眼睛似地向他飞去,正正地罩落在他脸上。

妖魅女子厉叱一声,爪如电掠,却只扫中觅鼎子的残影。

戴着面具的觅鼎子瞬间出现在距原处七、八步的地方,虽然体貌依旧,但却给人一种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感觉。

妖魅女子怒道:“你偷偷给七邪覆下了禁咒!”

“你们一定会后悔的……”觅鼎子向门口掠去,竟是疾迅无比。

妖魅女子大喝:“拦住他!”

长躯将军厉喝:“把门堵死!”挺起手中的双尖巨叉,抖出个叉花,朝电掠而至的觅鼎子刺去。

谁知觅鼎子足尖一点,人如鹤般冲天而起,避过了巨叉,再于空中不可思议地一折,从数排骷髅士兵头上掠过。

两个双头骷髅剑士从地面跃起,挥剑劈来。

觅鼎子硬冲上去,拼着身受两下重剑,分拳将两个双头骷髅剑士击飞,同先前判若两人。

眼见冲到了门前,看似十分笨拙的双首虎突然纵起,用横阔的巨躯堵住了门口。

觅鼎子心知稍有迟疑,生路必绝,遂仗着七邪覆之威,依旧往前冲去。

双首虎大喝:“找死!”双手擎剑砍去。

觅鼎子闷哼一声,却是用背硬生生挨了他那雷霆万钧的一剑,几乎同时,他的拳头也击中了双首虎右边的骷髅虎头。

双首虎的虎头震得一偏,但身子只稍稍歪移。

觅鼎子又飞出一拳,正中其心窝,双首虎震退了两步,胸前的护心镜已完全碎裂,却仍然强悍无比地拦在出口。

小玄有心助那觅鼎子,亦想趁机逃出去,急速提起离火真气,诈作上前拦截,却倏地撞到了门前一排骷髅士兵的身上,又横戟绊倒了追来的几个骷髅士兵,将门口乱成一团。

后边的妖魅女子从众骷髅士兵顶上飞过,一边手爪带出道道黑色气流。

“蚀魂爪!”觅鼎子心中凉了大半,突见一个骷髅士兵没头没脑地撞到双首虎腹上,竟将他顶歪开去,让出了一线出口,就在这时,背心蓦地剧痛,却是吃了妖魅女子一爪,当即反肘撞去,正中敌人右肋。

妖魅女子闷哼一声,向后跌去。

觅鼎子就势前冲,从露出的一线空隙扑了出去,顾不得喘息,滚地爬起,朝前飞奔。

撞歪双首虎的骷髅士兵正是小玄,亦趁乱一钻而出。

“有奸细!那个是奸细!”双首虎咆哮着追来,显然已识破了他。

小玄夺路飞奔,那双首虎身型虽巨,速度却是半点不慢,跟在后边紧咬不放。

“这样甩不掉它啊……”小玄心念电转,一边逃一边悄聚灵力,待得泥丸宫盈满,倏地回身,施放了个千山火鸟咒。

双首虎猛见前边千百朵赤焰袭来,威势惊人,他乃亡灵之邪,天性畏火,唬得急忙刹足,但此段甬道甚窄,后边疾追的几个骷髅士兵收势不住,立时纷纷撞上,挤作一团,赶至的长骸将军也给阻住,不禁七窃生烟,厉声大吼:“滚开!

统统给我滚开!”

双首虎挥剑狂舞,但仍给数朵火焰穿透防御飞到身上,却是如同搔痒,方才发觉敌人这招中看不中用,心中怒极,急又朝前追去,但奔到一处岔路口,已不知小玄的去向,气得哇哇大叫。

小玄奋力疾奔,到了一个静处,终能稍事喘息,只觉身上的盔甲又重又闷,遂三、两下扒掉,但听四方都是呼喝声与奔跑声,心中连连叫苦,忽听旁边有人低唤道:“过来。”

小玄吃了一惊,循声望去,见旁边的巨型骷髅像后隐约有人招手,于是提鞭戒备着过去,近前再瞧,见是觅鼎子,笑道:“原来是老伯啊,吓我一跳。”

觅鼎子喘息道:“你是谁?”

“我叫崔小玄。”小玄见他嘴角溢血,似乎摇摇欲坠,赶忙上前扶住,问道:“老伯你怎样了?”

觅鼎子不答又问:“为何到此?”

小玄道:“这个啊,说来可就话长了,我们还是先想办法逃出去再说。老伯你识得这里边的路吗?”

觅鼎子惨然一笑:“识路又如何,这里边到处是妖邪,往哪逃去?若是逃得了,老夫又岂甘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呆上一十九年!”

小玄想想也是,但他天性乐观,沉吟道:“办法肯定会有的,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觅鼎子的眼睛从面具眶里盯着他,似有所思。

忽听脚步声大作,甬道前后俱似有人奔来。小玄赶忙扶觅鼎子藏到骷髅巨像后边,强忍着恶腥伏低身子。

只见先前那妖魅女子同长骸将军、双首虎率领一队骷髅兵赶至,迎面碰着另一个身束锁子银甲背生骨翼的骷髅魔将,后边引着一队骷髅士兵,亦是个个背有骨翼。

妖魅女子喝道:“破空将军!有甚发现?”

“回御使大人,末将从血炼池那边一路包抄过来,尚未发现敌踪!”那破空将军大声应道。

小玄心中越来越惊:“这窝妖邪非同小可呀,不单数量极多,且一群比一群怪异!”

妖魅女子满面怒容,叱道:“那就再给我搜去!魔君之覆乃教主钦点之物,倘若有什么闪失,你们统统得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这些魔物老提什么教呀教的,不知到底是何邪教?”小玄思道。

妖魅女子继斥道:“你们全都听好了,我不管那两个人是死是活,本座只要那张面具!本座只要魔君之覆!”

三个骷髅将军齐声应是,各自急率部下离去。

待得群邪远去,小玄方敢出声,“请问老伯,这面具是啥宝贝?竟惹得它们如此着急。”

觅鼎子淡笑道:“这张面具乃上古魔头七邪魔君的至宝,具有吸取天地七邪之功,拥有之人只要能躲过神佛之诛,假以时日,便会愈来愈强,直至无限,你叫这些妖孽如何不紧张!”

“果然跟七邪魔君有关。”小玄忍不住问:“吸取天地七邪之功……何为七邪?”

“就是愤怒、怨恨、嫉妒、淫欲、贪婪、残虐、傲慢!”觅鼎子边说边喘,面具下露出的半张脸竟不时浮现出道道黑气,而且越来越浓。

“原来是这等邪物!”小玄瞧他气色不对,道:“老伯你伤势如何?我先帮你疗伤吧。”

觅鼎子凄凉一笑,“不用了,老夫中的是蚀魂爪,魂魄已腐,此刻便是大罗金仙赶到亦救不了啦。”

“蚀魂爪是什么邪功?居然如此之毒!”小玄听得心惊,忙慰道:“我学的是如意五行,中有疗伤之术,我虽不精,但亦识得点皮毛,让我试一试可好?”

“如意五行……原来你是玄教门人……”觅鼎子摇摇头,似是做了什么决定,忽道:“崔小玄,老夫助你逃出去,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

小玄道:“老伯您伤得如此之重,又怎能……怎能……你有什么事需我帮忙?”

“老夫要你……要你立……立个誓,替吾诛尽天下邪魔!”觅鼎子断断续续道。

小玄微笑道:“降妖除魔乃我玄教宗旨之一,但凡恶类,我崔小玄都会与之誓不两立的,这个老伯无须叮嘱。”

“你听好——只要是妖魔邪怪,只要能力所及,我要你见一个杀一个,你快立个誓来!”觅鼎子极是固执。

小玄一愣:“见一个杀一个?这可不大妥当哩,妖魔邪怪中未必全是坏人啊……”

“怎么了?你不肯么!”觅鼎子厉视着他。

小玄道:“老伯,这个可不能随便答应您,譬如我的几个结拜兄弟姐妹都属妖类,但却不是什么恶人呀,难道要我见到他们也要杀了么?”

觅鼎子强横道:“这个老夫不管,眼下只有我能助你逃出去,更能令你傲视天地!你到底立不立誓?”

小玄道:“老伯,我知您老恨极了这窝骷髅,等我出去后,一定寻我师父师姐她们来将这伙邪秽统统灭了。”

“若无老夫助你,你又岂能逃得出去!”觅鼎子瞪着他怒道。

小玄自信满满道:“办法总会有的,待我仔细想想。”

“你是不肯立誓了?”觅鼎子一阵急喘。

小玄摇摇头,和声和气道:“老伯您别着急,我师父师姐她们可厉害着呢,个个都是降妖除魔的大师,待我找着她们,回头一定帮您把这骷髅窝砸个稀巴烂!”

觅鼎子知晓自己余时无多,心中又急又恼,突似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觉察的狡黠,弱声道:“好吧,既是如此,老夫就不强人所难了……”

他勉力交手结起一印,嘴唇微动。

小玄瞧见,急忙阻道:“您老伤势这样重,此刻切切不可运用灵力呀!要做什么,我来帮你好了。”

觅鼎子却充耳不闻,直至面上的七邪覆亮了一下,方才松手卸印,喘气道:“那好,你过来,帮我记着几句话。”

小玄倾身过去,觅鼎子低声念了几句,又重复数遍,诡笑道:“你可记住了么?”

小玄只觉那几句话玄奥无比,一时不明,搔头道:“记住了,好像是什么功法的口诀呀……老伯您为何要我记下这几句话?”

觅鼎子喃喃低语,几不可闻,“幸好老天送来了你这小子……只有你这小子了……莫怨我……莫怨我……”

“老伯你说什么?”小玄没听清楚。

觅鼎子深深地注视着他,眼中浮现出一抹莫明的浓浓哀痛,忽道:“你把适才的几句念一遍给我听,瞧你是否真的记住了。”

小玄随口念出,倏见觅鼎子面上的七邪覆飞了过来,竟然罩在自己脸上,不禁吓了一跳,体内蓦然升起某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整个人登如电击般大震,差点一蹦而起。

露出本来面目的觅鼎子诡异一笑,弱声道:“替吾诛尽天下邪魔啊……”周身肌肤黑气蓦地大盛,深如稠墨,忽然一歪倒下。

小玄强压住排山倒海而来的异感,急忙上前去扶,惊道:“老伯,你怎么了?”

只见觅鼎子肌肤迅速萎缩,五官竟给拉扯得完全变形。

小玄掌抵其背心,拼命输入真气,骤感一股森烈的妖异气劲侵袭过来,遇着自己的真气不但丝毫未减,反似顺势欲噬,拒无可拒,慌忙撤掌。

这时,觅鼎子整个身子竟然收缩成不到原来的二分之一,早已无声无息。

“怎会这样的……”他目瞪口呆,好一会后,忽尔省悟,那股妖异气劲必是觅鼎子所说的蚀魂爪力了,没有了七邪覆的支撑,乃这老人突然逝去的原因。

“这面具怎么会忽然自己跑到我脸上来?啊!莫非适才念的那几句口诀就是御宝真言?”小玄惊疑不定,体内的奇异感受却愈来愈强烈,似兴奋,似痛楚,似忿怒,似有什么要涨裂躯体宣泻而出……

“他为什么要让我念这口诀?是我念的口诀呀,这岂非等于……等于是我害死了他!”小玄头昏脑胀,身心俱感难过无比,但从骷髅巨像上传来的血腥气味,此刻竟令他觉得异样甜美。

又有一队骷髅戟兵从前边急速奔过。

小玄蓦地血脉贲张,一个个若有实质的念头撞击在他的心口上:“诛尽天下邪魔!”体内的离火真气蓬然勃发,热力顿如熊熊火焰般爆出。

此段甬道昏暗,那队骷髅戟兵立时给突然发出的光亮惊动,纷纷调头围来。

小玄足下一顿,人已凌空,八爪炎龙鞭自袖抖出。

但见一条粗巨的火龙在黑暗中腾起,张牙舞爪地从骷髅巨像后盘旋而出,扑向骷髅们。

众骷髅兵挺戟疾刺,最前边的七、八个竟在刹那间给火龙卷上空中,连人带戟一起焚烧。

小玄心中震愕,万想不到自己的威力提升至此,鞭上的火劲似又涨了近倍,但觉酣畅痛快,无暇多想,沉吼着反甩一鞭,又将数个骷髅戟兵抽成火团。

剩下的骷髅兵并不知恐惧,依旧怪嘶着潮涌杀上。

小玄东甩西抽,舞着柱般粗巨的吓人火鞭,摧枯拉朽般把一个个骷髅扫断、击碎乃至焚毁。

他眼睛阵阵生辣,每击破一个骷髅,体内都似有道神秘的电流生出,飞掠过条条血管直达心脏,令他更是狂乱狂暴,如痴如醉地沉迷于这从未有过的状态中,仿佛成了瘾,不能克制无法休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