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二集 孤岛春色
第二回 地狱之渊

雪涵心头一凛,不慌不忙调转光盾,将整个人完全护住。

赤甲将军趁机逃开,拖着残臂驾着只剩前半部的战车蹿入黑暗。

上百道碧色流星电掠而至,却皆给巨大的光盾挡住弹开,现出本形,原来是一支支前端燃着碧焰的骨箭。

小玄这才放下心来,自哂道:“大师姐何等厉害,我岂用如此紧张。”脚下不停,径向黑暗中追去。

雪涵施展金光纵掠出,立时超越过小玄,前边出现两排手持长弓的血骷髅,又射出一大蓬地狱火箭,她扬盾格挡,在箭雨中剖出一条通道,冲近一轮横扫,割草般削倒了二、三十个骷髅射手。

小玄盯着那赤甲将军紧追不舍,无奈骷髅战车奔速惊人,始终无法缩短两者差距,心中正焦,倏见一道碧光从旁掠过,竟比地狱火箭更艳更疾,刹那已射中了赤甲将军的右腰,透甲而没,只余尾部不住轻颤,却是用数片青翠树叶做成的箭羽。

赤甲将军大嚎一声,差点从战车坠下,腰后中箭处蔓延出一片润郁的青碧,诡异地侵覆了周围的赤甲。

“是二师姐的木母弓!”小玄心念方动,又有第二道碧光从后掠至,这回却不是射人,而直袭牵拉战车的一匹披甲骷髅马,疾奔中的骷髅马怪嘶一声,立时摔倒,扯得战车及其它两匹骷髅马跟着倾覆,赤甲将军冲前飞出,重重地扑在地上,但他顽悍异常,旋即连滚带爬地蹿起,狂奔逃命。

百步外的李梦棠拉开碧色长弓,青翠的箭尖稳稳地锁住了赤甲将军的背脊骨。

“木母神弓在此,焉有邪魔能逃掉!”旁边的摘霞雀跃道:“棠姐姐快射,这一箭结果掉它!”

数步外的崔采婷忽道:“棠儿莫射,暂放这妖孽逃命,我们跟着它寻找巢穴!”

李梦棠应了一声,收起名扬地界的木母弓,连箭放回法囊。

崔采婷又朝飞萝叫道:“我和雪涵追踪那妖孽,你领其他人清理余秽,随后跟来。”话音未落,人已掠出老远。

飞萝喊道:“小心!”继续驱御昆仑奴杀敌,那些身披魔化重甲的骷髅骑兵,在他手下竟似纸扎泥糊一般。

夜晚终于重归平静,稀疏的伤者呻吟声与木头燃烧发出的噼啪声清晰可闻。

古兵营内外尸横遍野,间中散撒着一具具盔甲破碎的血骷髅残骸和奇异的骷髅马骨架。

方少麟脸色铁青地指挥十几名幸存的手下救护伤者。

众姝清剿完四周的骷髅射手,相继聚来。

“好可怕,这些妖秽出手太狠了,几乎都是一击毙命,没有留下几个伤者……”夏小婉犹有余悸。

方少麟咬牙道:“血骷髅究竟是什么魔物?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几百号人屠戮一光!”

飞萝凌空虚抓,一顶乌盔从地面飞起,落入手中。她翻来覆去地瞧了瞧,凝重道:“血骷髅不是天然形成的魔物,只有经过特定的邪法炼制方能生成,这些盔甲则用上好精铁打造,看来不但有人在魔化这一带的骷髅,而且还在大规模地将它们武装成军队。”

“它们有骑兵,有弓箭手,武器全都经过了魔化,威力惊人。”李梦棠手里拿着一把用人骨做成的长弓,试拨着弓弦的张力。

方少麟恨恨道:“好狡猾,原来它们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飞萝沉吟道:“只怕还有更大规模的攻击在后头。”

方少麟浓眉一挑,挥拳怒道:“竟敢在本令的地头作祟,待我调集大军将它们连根铲了!”

飞萝道:“不可大意,大泽之中遗有四十万古代士兵的骸骨,说不定这些血骷髅只是冰山一角。”

余人相顾骇然,个个暗吸凉气,皆意识到问题越来越大了。

“咦,小玄呢?”梦棠忽问。

“他……好像随师父和大师姐一起去追那个骷髅魔头了。”水若立道,脸上掩不住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飞萝道:“我们这就去接应他们。”转头对方少麟道:“你带部下把伤者送走,快快离开这古兵营,此后再不要鼓动寻常的猎魔者进入大泽冒险。”

方少麟望了小婉一眼,道:“我不走,我要跟你们一道去寻找这些妖秽的老巢,到时才好率领大军征剿。”他不待飞萝答应,即召来一名虎头营统领,命其带领其他人运送伤者撤离。

那名统领面露难色,“可是大人您……”

方少麟道:“我没事。你先去老藤坡,传我口谕,把驻扎在那里的五百刀牌手带到望泽待命。”

那名统领昂然挺胸,大声道:“大人不走,下官也决不离开!”

方少麟眼睛一瞪,道:“那我现在就砍掉你脑袋!”

***    ***    ***    ***

小玄在黑暗中一阵急追,前边的赤甲将军同崔采婷、雪涵俱已不见了踪影,心中焦灼,只好照着原方向前奔,过了半炷香光景,耳中忽然隐隐传来潮汐之声,忖道:“莫非到了大泽?”

随着掠近,前边泛出一线银白,接着越来越宽,颜色渐渐变成了深色的蔚蓝,潮声亦越来越响。

又奔片刻,小玄终于望见了个大湖,猛然发现自己竟到了悬崖之上,强劲的大风自下掠来,灌得衫袍饱胀如鼓猎猎作响。

他放缓脚步走向崖边,俯瞰看去,只见底下烟波浩荡潮水滚滚,浪头一个接一个地摔打在崖脚的礁石上,粉碎成朵朵如烟似雾的细沫。

“啊哈,这个必是大泽了!中原的第三大湖呀……”小玄抬头眺望,见远处模糊一片,天水不分,身处其前,顿生出一种渺小如尘的感受来,赞叹道:“听人说大泽浩瀚如海,此话果然无虚哩。”

他乃头一回看见这种大湖,不觉心驰神摇,迷醉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思道:“难道那魔头跳下崖去了?”再瞄底下,只见峭壁如削,深逾百丈,心觉不大可能,于是调头回行,藉着稀疏的星光,沿崖寻觅魔踪。

此处林木更密,上有大树遮天蔽日,低处有灌木丛勾衣缠足,十分难行。走到背风处,空气潮得似能拧出水来,看不到人踪,听不见杂声,只有偶尔一、两声夜鸟的鸣啼,在潮声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脆动听。

地势渐渐陡斜,周围越来越黑,几是伸手不见五指,小玄凝神敌踪,不料脚下突然踏空,整个人穿过数重繁密的枝叶,向下高速坠落。

小玄两手乱抓,却没触到任何东西,数息间仍未到底,只惊得魂飞魄散:“怎么这样深,跌下去怕是粉身碎骨了!”心念电转,八爪炎龙鞭旋从袖中飞出,挥圈甩卷,似乎触到边际,却始终捉缠不住东西,他急提离火真气,炎龙鞭登时一跳,鞭身喷出熊熊赤焰,照亮了周围。

趁着火光映耀,竟见四面都是由砖石砌成的平整墙壁,布满了苔藓,却没有任何凹凸之处。

小玄无从下鞭,更是惊慌:“难道我崔小玄出山的第一天就要完蛋?这也太冤了吧……”猛见底下有一条巨大黑影凌空伸出,急忙收鞭注气,在交错的霎间觑准甩出,卷住了巨物。

他身子一震坠势倏止,悠悠荡荡吊在半空,这才发觉背后已给汗水浸湿,自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矣!”迎面扑来一股恶腥,抬头望去,心脏立又高高悬起,原来鞭子卷住的竟是一条由无数人骨组成的巨柱,缝隙中还夹注着各种血淋淋的器官内脏,似乎随时会滑掉下来,无比的恶心可怖。

“这是什么鬼东西?”小玄胃中发麻,只想立刻松开鞭子,无奈不知底下有多深,正在惶恐,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沉重而整齐,赶忙撤去离火真气,炎龙鞭上的赤焰立时熄去,四周重新没入浓墨般的黑暗。

脚步声越来越响,甚至可以听见金属的碰撞声,光亮突从某处亮起,竟见一队高擎火把全副武装的血骷髅从转角齐步行出,手持长戟,身上皆披盔甲,前边四个血骷髅更是凶狠怪异,每个居然生着两只脑袋,身横体阔,腰挎巨剑,军官装束,煞是威武。

“这几个是什么怪物?样子好猛啊……莫非此处就是血骷髅的巢穴?”小玄粗数了一下,见约有三十几个,掂量自己一人多半对付不了,又怕附近还有其它妖邪,只好依旧吊着,静待它们行过。

他趁火光环顾四周,猛见斜上模糊着个巨大的骷髅头,正狰狞地对着自己,登时大吃一惊,差点就失声叫出,定神细看,才发现那巨头同鞭子卷住的巨柱一样,也是由无数骨头搭砌而成,心中稍定:“还好不是活的……”

顺其往下瞧去,不禁冷汗狂冒,原来对面石壁有个巨大的凹陷,里边立着一个高近十丈的超巨型骷髅,全身上下俱由人骨搭成,自己用鞭卷住的正是它伸出的一条手臂。

底下的那队血骷髅终于全部巡过,四周再次陷入黑暗,小玄如于魇中,忽然想极了师父和几个师姐,思道:“适才师父同大师姐在我前边啊,怎么一下子都不见了?”

又挨了一会,再不见什么动静,遂振鞭发出火焰,照亮周围,强忍呕意荡到巨型骷髅身上,飞快地攀游而下,到了地面,急忙奔开,但衣衫同肌肤之上仿佛已沾染了无比恶心的血腥气息,始终如影随形地死跟着他。

小玄朝那队血骷髅离去的相反方向悄悄寻探,不时用炎龙鞭发出火焰照明,见那甬道极宽极长,竟然每隔十余丈就有一尊靠立在凹壁内的巨型骷髅,心中愈来愈惊讶:“这些骷髅像高大如塔,如果真的都是由人骨组成,那得需要多少呀……工程如此之巨,却没什么用处,谁这样无聊呢?”

他百思不解,又望了一眼旁侧的巨型骷髅,不知为何,猛然生出某种幻觉,仿佛那尊巨大的骷髅像乃是活物,正用黑洞洞的眼眶狰狞地俯视着自己,心中发毛,赶紧转头不看。

又走了片刻,前边忽然出现了个四分的岔路口,小玄探头望去,却见都是漆黑一团,正不知该往哪条,忽闻一阵“乒乒乓乓”的金铁敲打声传来,心中奇怪,遂循声选了一条摸去。

随着渐近,敲打之声越来越响,前边透出一片光亮,小玄放轻脚步悄悄过去,猛见一对持戟的骷髅士兵分立两边,守着个顶嵌骷髅头的洞门,忙要转身,但此段甬道笔直,且无任何杂物,立时给那对骷髅士兵瞧见,挺戟嘶吼着扑过来。

小玄本想要逃,但忖:“这两个家伙一路大呼小叫,只怕会引来更多妖孽,不如宰了它们反而干脆!”主意一定,便向两个骷髅士兵迎去。

两个骷髅士兵挺戟齐搠,不料却刺了空,蓦感顶上炽热,抬头瞧去,只见赤焰如漩涡罩落,急忙提戟格挡。

旋听“噼啪”数响,焰光四下飞吐,两个骷髅士兵已如散架般摔在地上。

小玄飘飘落下,竖耳聆听周围动静,但闻那些金铁敲打声依旧,此外并无异响,这才放下心来,用手掀了掀两个倒地骷髅兵的衣甲,见比先前那些骷髅骑兵单薄了许多,心道:“难怪这么容易就搞定……”

瞥见里边的赤色骨头,心中一动,继思道:“适才为了追赶那魔头,来不及收集血骷髅,这回可不能错过了。”

他贪念一起,哪管身处险地,当即动手去剥两个骷髅士兵的盔甲,忙了好一会,终将两副血骷髅骨骸取出,念动真言收入如意囊内,这才心满意足的拍拍手,起身蹑向那透出光亮的洞门。

才到门旁,立感阵阵热浪迎人扑来,探头窥去,里边居然是个巨型大厅,厅中赤焰熊熊火星四溅,摆着上百组火炉、铸模及锻台,地上台边堆放着无数兵器与盔甲的半成品,许多系着围裙仿若人类工匠的血骷髅正分工忙碌,或敲打或淬炼或搬运,不时被冒起的大股烟雾模糊甚至掩罩,此起彼伏的捶打声震耳欲聋。

更诡异的是,于大厅的一角,还立着数名术士打扮的黑袍骷髅,正在施展邪法强化一批已是成品的巨剑。

小玄目瞪口呆,若不是亲眼瞧见,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在这样深的地底有个规模如此巨大的兵工厂,而且还是由骷髅们经营的。

突闻厉叱之声,转头望去,只见从斜对面的大门进来一队苦力,竟是有血有肉的活人,衫残裤破衣不蔽体,手腕脚踝俱给镣铐锁住,吃力背着大筐矿石,运送到各个炉子前卸下,旁有十几个挥甩着皮鞭的血骷髅监押驱赶,稍有迟怠便是一轮狠鞭狂抽。

小玄瞧得又惊又怒:“这些妖孽竟然奴役活人哩,无怪它们要袭击大泽周边的村庄,原来是去捉活人来充当苦役呀,可恨可恨!委实可恨!待我出去寻师父她们来,一齐将这窝妖秽连根除掉!”

但一想到如何出去,不禁大为烦恼,思道:“这里边骷髅极多,倘若给它们发现,扑过来每个咬上一小口,我千翠山崔小圣多半就皮肉无存啦,运气好点,或许也能变成只骷髅哩……”想到这里,心头突然一动,返身去捡起一套刚才从骷髅身上剥下的盔甲,穿戴身上,又拿了长戟,笑道:“大丈夫能伸能屈,本小圣就做一回骷髅吧。”

他把头盔拉底,遮住大半个脸,然后迈步走进大厅。

厅中的骷髅们照旧各自忙碌,并无哪个注意到有异类混入。

小玄低着头径向斜对面的大门走去,心忖:“那些人从这门运矿进来,半多能通外边。”眼看到了门口,忽然又有一队由骷髅监押的苦力背矿进来,登时拥挤不堪。

小玄瞄瞄周围,发觉只有自己一个逆向而行,着实太过显眼,赶忙转身,混在人流中溜回厅中,幸好没有骷髅觉察,他悄悄地拭了下汗,偷目四望,见旁侧不远有个小门,遂慢慢行去。

进了小门,原来又是一条甬道,只不过这条较为狭窄,且七弯八折,两边每隔一段就有火把,壁纹精致而妖异,刻画着绵延不断的骷髅图腾。

小玄这回更加小心,每逢拐弯便先探头观察,此段居然没遇见半个骷髅,不禁觉得有点奇怪,又探了一程,到了个岔路口,忽听前边脚步声大作,赶忙闪身贴壁,藏入阴暗之处,只见一队骷髅步兵小跑奔过,除了前面有五个手持巨剑的双头骷髅,后边全是跟自己装束相同持戟骷髅。

小玄心中好奇,待它们全部奔过,倏地一闪而出,紧紧跟在后面。

这队骷髅只顾朝前急奔,无谁发现自己的队伍中已多了一个假骷髅。

奔了片刻,突闻前边高声厉喝,竟是人语,“双首虎,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小玄眺目望去,见数排骷髅兵拦住去路,喝问的是一个奇形怪状的骷髅,高长无比,脑袋几乎触到了顶上的石壁,周身披束着青碧鳞甲,横着一把双股巨叉,形态十分凶狠。

奔在最前边的一个双头骷髅显然就是它所称的双首虎,大声道:“长骸,渊中有敌闯入,老祖命我过来助你把守!”

小玄心中一惊,暗忖:“是我的行踪暴露了……还是师父她们也到了这里?”

长骸狰狞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闯吾地狱之渊耶!”

“废话少说,快快让路,倘若魔君之覆有什么闪失,你我俱担当不起!”双首虎的两个骷髅头齐声喊叫,煞是诡异。

小玄凝目望去,这才注意到它的两颗骷髅头跟别的双头骷髅不同,一边是人首,另一边却是个骷髅虎头。

“进来吧!”长骸转身,从部下当中穿过,走入其后的一个洞门。

双首虎率部跟去,小玄低着脸紧随在最后。

进入洞门,里边原来是个大厅,只见中心立着一只数人高的朱红色巨炉,炉底的地面有个已经生成的巨型法阵,道道墨色焰状的魔力按阵中的符篆图案蹿向空中,随逝随生,形成了个十分诡异的守护结界。

双首虎训喝一声,他带来的骷髅士兵立时分排列开,将洞门层层围住。

小玄赶紧按照队序站位,给挤到了里层的一处死角,心中暗叫倒霉:“这个位置大大不妙呀,倘若给识破,逃起来可就费劲啦!”

突听一个妖媚的声音响起,有人喝道:“长骸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小玄循声望去,见法阵之外立着数人,其中竟有一个人类女子,面上拢着墨色纱巾,一袭墨色纱袍,身材凹凸有致曼妙惹火,心中奇怪:“这里满窝子骷髅,怎么会有个女人?嗯,物以类聚,八九是个妖精哩……”忽尔想起了绮姬来。

长骸将军俯下高高的身子,抱揖恭声道:“御使大人,因有外敌闯入渊中,老祖特命他们来加强这里的守卫。”

小玄莫名其妙:“御使?这怪物怎么称她做御使?只有皇帝的使者才能称之为御使呀!”

那女子听了,却连应都不应,径转向旁边一个灰袍人道:“觅鼎子,准备好了没有?这就开始吧。”

灰袍人咳嗽了一下,似是十分敬畏道:“御使大人,此回成与不成,都必是最后一次,请容小老儿再禀几句。”

小玄这才注意到那灰袍人也是个活人,貌极苍老,头上只余稀疏的花白毛发,瘦得皮包骨头,仿佛经历了烟火的长年熏染,肤色灰黑,衫袍上到处是火星烫出的小破洞,两眼呆滞无神,仿佛随时会睡去。

那女子黛眉微蹙,眼中寒芒一闪即逝,微笑道:“觅鼎子,你说吧。”

觅鼎子痴似地望着法阵中的巨炉,缓缓道:“拜贵教之赐,小老儿到此已有一十九载,这炉中的魔君之覆经过无数次地修补,终亦到了最后的关头……”

小玄忖道:“原来这骷髅窝至少已有一十九年了,又得如此规模,却怎么从未听闻过?藏得可真深呐。”

那女子道:“只要你修好了魔君之覆,很快就能出去了。”

觅鼎子轻叹一声,道:“小老儿已不奢望重见天日了,倘若这次有幸修复魔君之覆……”他朝墨袍女子躬身一拜,接道:“只求贵教遵守诺言,放了小老儿的一家老少。”

那女子丽目微微一眯,温和道:“这个放心,你家里人全都好好着呢,只要能修好魔君之覆,什么都好说。”她爽声一笑,催促道:“您老人家莫要想得太多,快快开始吧。”

小玄心道:“那魔君之覆是个什么玩意?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样很重要的东西哩……居然一修就是一十九年啊,这位老伯好凄惨,显然是给胁迫来的!”

觅鼎子无可奈何地直起,转身踏入守护结界,只见他双目一睁,刹那间疲态尽逝,焕发出一种宗师才有的光华和神彩,两手各结起一印,开始缓缓抡动,巨炉内立时发出呼啸闷响,数息间,厅中突然一亮,朱红炉身现出了数百个金色符印,灿烂异常。

小玄凝目望去,居然有大半符印不识得,更有一些连类别都无法判断,心中诧讶,只感玄奥无比。

觅鼎子手臂愈抡愈快,那巨炉中的呼啸声亦随之越来越响,似有什么从里边荡溢而出,扯得周围的守护结界一阵阵波动。

小玄正在惊奇,蓦见觅鼎子双臂朝天一扬,巨炉顶上骤然雪亮,五条光柱冲天射出,颜色各呈不同,分为金、赤、碧、蓝、紫五色,眩绚之极。

“五曜炉!”小玄身躯一震,差点叫出声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