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二集 孤岛春色
第一回 各显玄通

突然出现的蓝色昆仑奴实在太过显眼,三骑骷髅骑兵烈风般冲了过来,长达丈二的乌黑铁枪分别刺向巨人的不同部位。

“古勒普普。”飞萝娇吆一声,看似浑浑噩噩的昆仑奴突然动了,侧身出臂,迅如闪电般将一个骷髅骑兵从马背上叉了下来,重重地揉入土中,接着一个大旋身,巨肘把另一骑冲到身旁的骷髅骑兵连人带马撞离了地面。

第三个骷髅骑兵趁空突入,一杆铁枪正中昆仑奴的肋下,谁知只没寸余,两股突逢的巨力竟使长长的枪杆发生了弯曲。

昆仑奴收臂一夹,把那不肯放手的骷髅骑兵猛扯下马,纵上一跺,踩碎了戴着战盔的骷髅头,两手一抄,又将披罩着乌甲的骷髅马捉住,整个举过头顶,三、两下撕得粉碎,仿佛许久没有这般痛快过,仰首狂嗷了起来。

骷髅战车上的赤甲将军倏地转身,崔小玄眼前寒光一掠,胸口森然如割,大惊之下疾抖手腕,八爪炎龙鞭如火龙般飞旋而回,只听“铛”得一声大响,人、魔两个各自震开。

赤甲将军身子一蹲,似乎把力道转嫁给了底下的战车,三匹高大的骷髅马齐歪向一边,直至奔出十几丈后方才平衡过来。

小玄则如风筝般飞了出去,落地后犹不能遏制地连退数步,只觉周身气血翻腾,低头瞧去,见胸前的衣衫已给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所幸未伤肌肤,不觉冷汗涔涔。

赤甲将军黑洞洞的眼眶内射出一道凶残厉芒,恶狠狠地锁住了小玄,另一只手搭上刀杆,稳住了颤个不停的长柄大刀,脚下发力,透过战车传向三匹骷髅马,驱策它们调头转向,威武狰狞地冲向目标。

小玄还是头回遭遇如此劲敌,心中激起一股争强的斗志,振鞭迎上。

斜里杀出两骑骷髅骑兵,风驰电掣地突刺过来。

小玄于半空一个旋翔,炎龙鞭再度飞出,超过两丈的长度显出优势,在长枪刺到前,将一个不知闪避的骷髅骑兵扯下马去,侧身让过另一杆枪,重重鞭向第二个骷髅。

那骷髅提盾迎挡,连人带马晃了一下,居然没摔出去。

小玄落地,沉躯怒鞭,连抽三下,才将那骷髅骑兵硬生生击倒下去,心中暗凛,赤甲将军已经杀奔到前,由三匹装甲骷髅马牵拉的战车雷霆万钧地撞了过来。

那情势根本不容硬撼,小玄箭步蹿出,游走旁侧,一柄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斑斓大刀随形抹来,他疾提离火真气,人在半空如龙翻旋,一连几个变幻腾挪,居然无法摆脱追击,心念电转,甩鞭迎上,只听一串令人酸牙之声,炎龙鞭已缠住了大刀,鞭头飞旋不住,顺着刀杆噬向赤甲将军。

赤甲将军急挥长刀,却见小玄随势荡曳,甩之不脱,缠夹着赤焰的鞭头眨眼已袭至握柄处,掀掉一片护手,继弹向面门,耀亮了一张邪恶的骷髅怖容。

眼见无法避开,赤甲将军回臂格挡,遮住没有护甲的面容。

小玄将腕暗抖,炎龙鞭立松开了刀身,趁敌视线被阻,鞭头改扎其心窝,“砰”的大响,爆出一团飞焰。

赤甲将军身躯剧震,只是晃了一下。

小玄呆了一呆,人已落到战车之上,瞥见赤甲将军胸前的护心镜不过多了几条裂缝,赶紧奋力加鞭,抽得焰光四迸,俱中敌躯。

赤甲将军左摇右晃,突用刀杆一撑,将身子硬生生顿住,狞笑声中挥刀反击,拦腰横削。

小玄有些措手不及,差点就给逼出车外。

“这些东西身上的盔甲定是经过邪法强化,不要硬拼!”飞萝的声音遥遥传来,就这片刻间,她已驱御昆仑奴击倒了七、八个骷髅骑马兵,但那五十几名虎头刀牌手早给屠杀过半,余下的二十几人总算聚结到了一起,互依着苦苦支撑,至于古兵营中的群雄,此际连惨号声都稀疏了。

小玄闻言念转,立时变换鞭势,将抽击与甩刺改成拖割缠绕,果然大见成效,鞭上的炎龙麟片或勾或刮,扯带得赤甲将军前俯后仰站立不住,倏地一声裂响,左肋处已给撕掉大幅赤甲,露出里边的血红裸骨。

小玄觑机掩上,鞭似火龙般掠过破处,抽得血骨冒起一溜赤焰。

赤甲将军狂嗥一声,倾肩猛顶,烈不可挡。

两个极近,小玄闪避不及,只好收臂护身,剧震中喉头一甜,已给撞出车外,飘飞老远。

一骑骷髅骑兵飞驰赶来,乌亮的长枪毒蛇般疾蹿他胸膛。

小玄方要迎击,蓦觉一口气转不过,手上已慢了些许,偏偏人还在半空,变势不能,惊得急提离火真气聚护胸口,一弧熟悉的碧色陡从眼角掠过,没入骷髅骑兵的骨脸,将之从马背上劈飞出去。

“水华斩!”小玄心头一喜,落地时果见程水若提着碧波刃从旁纵过,杀入骷髅群中。他松了口气,用手背拭抹嘴角的粘腻,方知适才呕了血,正想运功自疗,蓦感烦恶尽去,整个人如沐春风之中,转头望去,却是李梦棠俏立背后,正隔空施展木华术为自己疗伤。

崔采婷率领众徒赶到,望见眼前惨象,无不讶异凛然。方少麟从来视兵如子,看见刀牌手伤亡过半,更是大怒,擎棒杀入战团。

“这些骷髅怎么都穿盔甲呀……还会……骑马的?”夏小婉悚然道。

雪涵俏容笼煞,沉声道:“全是魔化过的血骷髅,且训练有素,大家小心。”她束起右边罗袖,从法囊中取出只金光灿烂的小圆盾挂在藕臂上,心中捏诀,倏地金光一闪,人已瞬间消逝。

数骑骷髅骑兵突见有道金光落在中间,不由分说一齐挺枪搠去,猛见金芒暴起,幻出一面若有实质的巨大光盾,将数杆利枪皆尽格开,一个纤俏身影现于盾后。

雪涵将挂着小金盾的藕臂一旋,径达丈许的巨大光盾立时跟着变化,由竖转平,边缘斜斜一削,两颗骷髅头便离躯飞去。

余下三骑不知死活的骷髅骑兵收枪重刺,光盾的角度又再变幻,刹那已将他们连人带马整齐削断,响起一片十分难听的割骨之声。

眨眼间,五骑全副盔甲的血骷髅人仰马翻,散架般摔没于尘土之中。

小玄瞧得心驰神摇,咋舌道:“太厉害了,难怪大师姐在外边的名头如此响亮!”

赤甲将军发现了更厉害的敌人,驱策战车杀奔向雪涵。

崔采婷道:“这个我来收拾,你们去对付其它妖秽。”话音未落,人已飘飘升起,看似缓慢,却一下子就到了骷髅战车的上方。

赤甲将军猛生警兆,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白发美人姿若天仙地飘浮顶上,他已魔化至高阶,具备了寻常骷髅没有的七情六欲,心中突然生出一丝从没有过的无名惊惧,怒嗥声中,挥起斑斓大刀望空斩去。

崔采婷拂袖虚空一引,正是如意五行中水系绝技弄潮之舞,只不过威力比水若强了近倍,立将大刀卸开,趁隙穿入。

赤甲将军眼前蓦花,心知不妙,足下发力,战车登如旋风般转开,但他的右肩还是一下剧震,手中的斑斓大刀几乎脱手而出,乜目一瞧,只见肩甲穿了窟窿,金芒如水似电般在赤甲上流荡传开,异样绚烂。

崔采婷在快要落地的时候曼妙一翻,人如鹞鸽般翔空追去,并指如剑,前端带着淡淡的金芒。

赤甲将军挥刀狂舞,寒光如匝护住全身,但在崔采婷掠过的一瞬,刀光立散,整个高大的身躯摇摇欲坠,差点就跌下战车去。

小玄远远望见他腹甲上多了个穿透的小洞,洞周围的赤甲竟呈金色,由深至浅,蔓延了近碗口之大,骇叹道:“这就是金遁系的顶级绝技点金诀么?果然无坚不摧啊!”

李梦棠点头道:“嗯,但亦极难修炼,大师姐至今无法突破第三转。”

她的疗伤术造诣非凡,片刻之间,小玄已经完全复元,振臂甩了下炎龙鞭,笑道:“二师姐,我好了,只要有你在,受多重的伤都不怕哩!”

李梦棠收功,微笑道:“妖秽好多,我们快上吧,小婉、小玄你们俩从左边包抄,摘霞跟我冲右边。”

余下三人应了,小玄当先掠出,径向水若奔去。

李梦棠从法囊内取出一把与她几乎等高的碧色长弓,带着手持拂尘的摘霞驰向另一边。

夏小婉提着一柄短锤跟在小玄之后,奔到骷髅群前,犹豫了一下,收步立住,将短锤放入法囊,从里边换出一支通体乌亮的笛子,试了几下音,开始呜呜地吹了起来。

方少麟屡次冲杀,皆无法突到那群被包围的刀牌手前,反给数骑血骷髅缠住围攻,杀得汗流浃背,几次击中身披盔甲的骷髅骑兵,均不能重创它们,愈斗愈是心惊,想要施符,却连半点机会都没有。

正在暗急,旁边的地面陡然凸拱,八个无比粗壮的怪物从掀翻的泥土里爬出,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每个竟高达丈许,比那些骑着骷髅马的血骷髅还要高出三分之一。

方少麟大吃一惊,心中连连叫苦:“我的天!这些血骷髅就已经吃不消了,怎又钻出几个大家伙来?”谁知一个怪物猛撞向旁边的一个血骷髅,把它掀下马去。

周围数杆乌枪飞刺而至,一齐深深扎入那怪的身躯,那怪挣扎起来,身上泥沙俱下,有的部位已给扯带下大片土块,却犹悍然不倒,不住挥拳反击,另外七个怪物也动了起来,纷纷袭向身旁的骷髅骑兵。

“起了内哄么?”方少麟目瞪口呆,一时空暇下来,觑机砸倒了一个正与怪物狠斗的血骷髅,忽见小婉立在十余步外横笛吹奏,心中大是奇讶:“这时候她怎么还有闲工夫吹笛子?”

那些怪物个个力大无比,抗击力也极强,在二十几骑骷髅骑兵的围攻冲击下,终有两个倒了下去,散作数滩土块,但骷髅们却为此付了沉重的代价,有十余骑人仰马翻,根本不成比例。

小婉顶上现出一缕淡淡的白气,正是灵力消耗的迹象。

方少麟望见,忽然有所省悟,杀到她身边问:“这些怪物是你召唤出来的?”

小婉依旧吹奏,嫣然点头。

“是土精吧?”方少麟讶道:“我的天!你一次能召唤出八个土精?”

小婉又点了下头。

方少麟凝目瞧去,越发觉得这个女孩俏丽可人,殷勤地提棒守在她身边,不再冲远,大声道:“我帮你护法!”

小婉笑望他一眼,继续吹笛子,又从土里召唤出两个土精,将土精的数目重新补充至八个。

虽然每一个土精的威力都远比不上飞萝的昆仑奴,但对付骷髅骑兵却绰绰有余,而且数量一多,在群战中效果更佳,局面已呈一面倒之势。

小玄冲到水若身边,笑眯眯道:“多谢三师姐救我。”大发神威,一下子鞭倒两骑擎枪乱搠的血骷髅。

水若压力骤减,冷冷道:“谁救你了,我只是喜欢打妖怪!”

“我也喜欢打妖怪啊,咱们一块儿打。”小玄趁势纠缠。

水若道:“你去别的地方打,别来跟我抢。”她刀法曼妙而凌厉,但力量略显不足,往往数刀都无法劈倒那些身着重甲的骷髅骑兵,只得不惜花费真气,频频施展一击必杀的水华斩。

“我们双剑合璧,不是更厉害么?”小玄有了八爪焰龙鞭,攻击力大幅提高,明显超过了水若,卖力地左右冲杀,持护玉人。

“谁跟你双剑合……合……谁要你帮,你很了不起么!”水若见他打怪的确大占上风,俏面似有恼色,竟在激战中忽将碧波刃收入法囊,一骑血骷髅趁空杀至,长枪疾刺她胸口。

小玄大惊,急忙纵身掠去,硬挡在水若身侧,一招“怒龙闹海”猛生生把那骑风驰而至的血骷髅连人带马鞭成火团,因真气提得太急,消耗颇剧,喘息道:“怎么了?”

水若不答,探手入怀,从衣襟里掏出一物,双掌合住,结印于胸前。

小玄只好死守着她,一时束手缚脚,十分吃力,而那些骷髅骑兵攻势一畅,轮番冲杀,威力倍增。

水若瞑目观心,樱唇似在默念什么,身前忽现出道道淡蓝气流,时急时缓地盘旋聚集,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

小玄在她旁边,不觉冷得打了个哆嗦,眼角瞄她施法,心中大感诧异:“是要使用冰漩术么?但印法不太像呀……难道她最近学了什么新法术?”

淡蓝之气愈聚愈多,凝郁的中心竟隐隐映透出一张怪兽的脸来,有虬有鳞闭着眼睛。

小玄瞧见,不由一呆,差点就给一杆乌枪挑中。

“疾!”水若娇喝一声,臂分袖舞,美若彩蝶展翅,团聚的淡蓝之气蓦然飞散,在她身前已多了头大小若牛、顶上有角、周身披麟的怪物。

小玄仔细看去,竟是只通体透明的淡蓝色麒麟,如冰雕就,似正埋头酣睡。

“宝贝起床嘞。”水若娇吆,轻拍了其顶一下,叱道:“去!”

麒麟突然睁目,竟是狰狞无比,暴如奔雷地纵起,瞬将七、八步外的一个血骷髅扑下马去,几下掏扒,掀飞满天赤骨。

旁边的骷髅骑兵掣枪搠去,却见蓝影一闪,麒麟竟已抱住了血骷髅,“喀嚓”一口咬碎了戴盔的骷髅头,底下的骷髅马承受不住重量,蓦尔跪地趴下,但闻折裂之声此起彼伏,不知有多少根骨头断碎。

小玄瞠目结舌,问道:“这是什……什么怪物?”

“什么怪物!”水若瞪了他一眼,面有得色地接道:“是冰麒麟啊。”

小玄见她高兴,忙顺势道:“它是真兽还是幻兽?”

水若手仍结印,边运灵力边道:“从前是真兽,现在只是幻兽了。”

小玄一听,立时明白这冰麒麟是用已亡的灵兽炼就,说话间,见它又扑倒了两骑骷髅骑兵,吞着口水道:“真厉害呐,是从哪里弄来的……也帮我寻一只好么?”

“想得美呀,师父说这宝贝是独一无二的,上哪找去。”水若又横他一眼,哼道:“就是有,我也不帮你找!”

小玄方知这是师父赐她的出山宝物,猛见她胸前多了一枚用墨绳系住的胸坠,正是昨晚在她身上看见的冰蓝色玉麒麟,蓦地冷汗涔涔:“原来她昨晚就带着这个宝贝哩,幸好我封了她的泥丸宫,否则这小恶婆一怒之下招唤出那大家伙,还不把我一口吞了……”

突有一骑骷髅骑兵从黑暗里冲过来,水若正运灵力,又在跟小玄说话,毫无防备。

小玄吃了一惊,急忙拦去,但鞭势未展,根本阻挡不住雷霆万钧的冲击。

马蹄溅起的沙石如刀子般刮掠过两人的肌肤,水若猛然惊醒,挥指游移,急招在十几步外厮杀的冰麒麟回来救援。

小玄眼见不妙,却不肯躲开,猛提离火真气,护住全身。

冰麒麟风驰电掣地奔了过来,但却鞭长莫及,此际尚余三、四步之距。

两只扑腾的骷髅马蹄突破小玄的防守,蕴蓄着千钧之力踢向他胸膛。

水若眼角掠见,突然娇叱一声,吐了个“临”字,只见冰麒麟大口倏张,通体骤亮,一股蓝晶晶的华光喷洒了出来,刹那间,就要踏上小玄胸口的马蹄突然顿住,整匹骷髅马同其上的血骷髅都被凝结成冰雕似的塑像。

“是冰焰!这家伙竟能放出冰焰……真是顶级幻兽哇!”小玄又惊又喜,奋起一鞭,立将血骷髅与骷髅马击得如冰破碎,晶莹剔透的冰晶夹杂着部分尚未冰化的骨头散落了一地。

这种功法似乎极耗灵力,水若头顶白气缕缕,娇靥也变得有点苍白,忽然两手一合,将胸前的胸坠夹住,口中念念有词。

只见冰麒麟慢慢伏地,冰晶般的身躯忽然化作了道道淡蓝之气,流聚向水若紧合的掌缝,转眼不见。

水若娇喘吁吁地将麒麟坠塞入怀内,身子微微一晃。

小玄赶紧扶住。

水若立把娇躯一缩,竖眉道:“别碰我!”

小玄手足无措,只好道:“快坐下歇歇。”

水若本不愿听,但她先前频施水华斩,后又召唤冰麒麟,真气与灵力皆耗费极多,委实有些支撑不住,终还是盘膝坐下,运功返元。

小玄持鞭紧护玉人,虽然近处已无骷髅骑兵,但仍不敢离开半步。

他趁空放眼四周,见众姝各展玄通,骷髅骑兵越来越少,尽歼已是为期不远,那为首的赤甲将军与崔采婷乍分乍错,身上的厚厚赤甲破碎不堪,左边护肩不知所踪,护心镜也掉挂胸前,狼狈万分。

崔采婷喝道:“伏诛吧!”人飘空中,合掌结印,并聚的四指白芒映耀,周围隐隐闪现出玄奥的金色符篆,正是点金诀中的伏魔绝招——铸魔印。

赤甲将军挥刀欲迎,忽似勇气尽失,倏地驱策战车调头就逃。

崔采婷天仙般飞落,白芒掠过,竟将包着魔化装甲的战车轰截下半段来,深深地陷在土中,丝丝金色的残符光影犹不时闪现。

赤甲将军死死抓住车首,悬着两腿,颠簸急蹿。

突然右侧金光大现,却是雪涵斜里截出,与她臂上小盾同形的巨大光盾飞旋割至。

赤甲将军急忙闪避,蓦地厉嚎,只见右肩护甲分瓣飞起,巨大光盾已陷骨锯入,数息方逝,血红色的骨屑纷扬如粉,诡怖之极。

雪涵眨眼掩至,挂着阿金盾的藕臂一振,径达丈许的巨大光盾再次出现,赤甲将军心胆俱裂,猛朝前方怪嘶一声,随即伏身趴下,紧贴车身。

黑暗中现出点点微晃的幽光,陡闻“砰”地轻响,幽光忽地拉成长线,瞬化作上百道碧色流星电掠过来,齐射向飞驰中的雪涵。

“地狱之焰!”小玄大惊,提鞭冲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