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一集 出山
第十回 大屠杀

方少麟再次压下如潮阿谀,大声问:“各位英雄,可有哪个打着血……赤骨骷髅么?”

周围立时静了下来,群雄面面相觑,好一会才有人骂道:“妈的!定是有人捉弄咱们,乱放消息,这里别说什么赤骨骷髅,就连那些破烂骷髅都没几只!”

接下许多人纷纷跟着开骂,显然没谁打到血骷髅。

“是啊,我们最先到这,也只打到二、三十个破骷髅!”

“我们半只都没找到哩,早知就不来了,白白跑了百多里路呢,我操他奶奶个逼!”

“要让大爷知道是谁放的假消息,定把他两颗蛋子捏出浆来!”

众姝眉头皆蹙,唯独小玄大感新鲜,听得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方少麟心中失望,只好道:“消息未必是假,说不定那些赤骨骷髅听说大伙要来,便吓得屁滚尿流逃之夭夭了,咱们万莫松懈,明儿换个地方继续搜剿!”

又再抚慰几句,遣散了群雄。

他走到崔采婷一行跟前,摊手道:“白来了,这里没有血骷髅。”

飞萝道:“唯今之策,只有根据那些血池的布置来寻找主池了。”

崔采婷点了下头,望着天边的晚霞,道:“时候已经不早,我们暂且找个静处歇息,明儿再做打算。”

这时那五十几名刀牌手已经赶到,方少麟遂命他们在古兵营附近驻扎下来。

崔采婷同飞萝则率众弟子走到远处,寻了一个土坡的背风处歇下,生火做饭。

“二师姐,适才从那小岛上出来,小玄怎么……怎么有点魂不守舍的?”水若坐在火堆前,挨着李梦棠悄声问。

梦棠沉吟道:“我也觉得奇怪呢……”她眺望周围,四野已经黝黑一片,唯独古兵营内外火光点点,那是过夜群雄燃起的篝火,忽然间,心头那莫名的不安似乎愈加浓烈了。

“你……你没问他怎么了吗?”水若用树枝拨着火头,小心翼翼地继续问。

李梦棠道:“问啦,但他迷迷糊糊的像说梦话,嗯,等下我再问问他。”忽似想起了什么,转脸道:“你怎么不自己问他?”

水若微微一愣,忙道:“问呀,待会问,不过他就那样子,老是癫兮兮的,不问也罢。”

梦棠盯着她道:“平时你们俩成日家吵吵闹闹的,怎么今儿却半句话都不说啦?”

旁边的小婉听见,笑嘻嘻地插嘴,“是啊,有点古怪哩,我一整天都没听见三师姐叫他猪头了。”

水若慌道:“有啊,有……有说话呀,可能一路跑来跑去的,话就少了点。”

“汤好了没有?”小玄抱着一大堆干枯柴火从黑暗中出来,“哗啦啦”地抛撒地上,拍拍手道:“又找了这么多,应该够烧一夜啦。”

“就快好了,你先坐下来休息吧。”摘霞边招呼边用木勺拨了拨锅里的滚汤,香气四溢。

“好香呐,里边有什么?”小玄大咧咧坐下,一屁股挤在水若与小婉中间。

“有木耳、草菇、竹笋,还有你最喜欢的腐皮。”摘霞含笑道,这些美味都是她特地从山上带出来的。

“妙极妙极!我都快饿扁了。”小玄大吞口水。

小婉嗔道:“那边那么宽,你挤这儿做什么?”

“夜里风大,挤一挤暖和呀。”小玄笑嘻嘻的,悄瞄了水若一眼。

水若突然起身,冷冷道:“我可热得很。”提裙坐到对面去了。

小玄一阵没趣,闷声等着开饭。

“你啥时惹三师姐生气啦?”小婉悄悄问。

忽见火把晃动,却是方少麟带着两个士兵过来,走到崔采婷旁边一揖,笑道:“这些是从镇上带来的酒食,请师伯、师叔及诸位师兄师姐将就用点。”

两个士兵端上个大盘子,放在众人中间,里边盛着荷包牛肉、酱肘子及一小坛酒。

“哇!”小玄怪叫一声,大喜道:“算你知趣。”抓起一只酱肘子大快朵颐。

“咦……好香的汤呀!”方少麟瞧瞧吊锅里翻滚的汤,两条腿钉在原地。

飞萝微笑道:“不如你就在这边吃吧。”

方少麟赶紧应了,命两个士兵自行回去,飞快地环视一周,走到夏小婉空余的另一边坐下,抬头就碰见了小玄恶狠狠的目光,他满不在乎地眨眨眼,露出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中间的小婉抱膝缩着,俏脸忽似晕了起来,在红红火光地映耀下更加迷人。

汤终于烧好,摘霞拿起碗匙,分盛给众人。

小婉则从法囊里取出一大包中午买的馒头,解开放在中间,任人自取。

方少麟殷勤地帮摘霞盛汤,不着痕迹地舀了一碗给小婉。

小玄瞥见,记得水若喜欢吃草菇,趁别人没注意,飞快地夹了一大把给她。

不想水若却大嗔了起来,“我不会自个拿么!”就把碗里的草菇全都拨给了旁边的摘霞。

摘霞边喝汤边咬馒头,黑如点漆的眼珠子在他们两人脸上溜来溜去。

余者皆似笑非笑。

小玄大窘,只好长身给众姝一一夹菜,干笑道:“多吃点,多吃点,大家多吃点啊。”好像是他请客一般。

到了方少麟跟前,两人面无表情地对视数秒,知趣地各自转开。

好不容易,小玄终于熬完了这顿尴尬晚饭,藉着尿遁,溜入黑暗之中,长长了吁了口气。

他对着树根痛快淋漓了一阵,提起裤子,忽又想到了水若,想到了昨夜的荒唐,心中一阵甜蜜一阵销魂,不觉长叹了一声。

忽听后边轻轻一笑,有人道:“小小年纪就学人叹气,不怕未老先衰么?”

小玄转过头去,隐约见是飞萝,忙把裤头扎好,怔道:“三十三师叔,您怎在这?”

“我来找你。”飞萝俏立在斑驳的树影里,雪肤如晕,巧笑嫣然,仿佛传说中的美丽狐仙。

“找我?找我做什么?”

“找你帮个忙。”

“找我帮忙?师叔说笑么,您有什么需我帮的?”小玄十分意外。

飞萝道:“帮我去揍一个家伙。”

“揍谁?”小玄越发糊涂,“哪个这么厉害,连师叔您都……都对付不了?”

“不是那家伙厉害,而是我怕脏了手。”飞萝丽目微眯,“你记得中午在酒肆里碰见的那个大胡子吗?适才我瞧见他就在人群里边,这会多半在古兵营里过夜哩。”

小玄一笑,“原来如此,这个好……”正要满口答应,心中忽地一动,改口道:“那家伙样子好衰,就算师叔不找我,我也一样要揍他的,只是……”

“只是什么?”

小玄面露难色,“只是下山前我答应过师父,这一路上决不惹事生非,倘若给她知道……”

飞萝道:“我们悄悄过去,你师父怎会知道,便是真给她知了,我也替你挡着。”

小玄苦着脸,似乎十分为难。

飞萝瞪着眼道:“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小玄眼珠子一转,似乎下定了决心,“为了师叔您,我就豁出去了,不过……”

“还有不过?”飞萝面色缓了一点。

小玄吞吞吐吐,连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飞萝瞧着他,嘴角慢慢弯起,如菱般美丽甜蜜,忽然移前一步,粉靥几乎贴到了男儿的脸上,倾着螓首呢声道:“小家伙,不过什么?”

小玄鼻中袭来一阵如兰似麝的腻香,猛乜见一对瓜似的硕峰停在胸前,凸现的顶端差点就要触到自己的衣襟,倏尔口干舌燥。

“到底要怎样呀?”飞萝盯着他,水眸里边仿佛荡漾着什么。

小玄鼓起勇气,嘿嘿一笑,终于把条件摆了出来,“只望师叔不吝赐教,闲暇时传我几手机关术或御甲术什么的……”

飞萝呆了一呆,随即往后退开,似有些恼怒道:“小家伙,居然敢同我讲条件!”

小玄笑眯眯道:“哪里哪里,弟子久慕师叔神通,求知若渴呀。”

“教你几招原无不可,可惜我从来最讨厌有人要挟我。”飞萝冷冷道。

小玄忙道:“弟子岂敢要挟师叔,不过顺便求求您罢了。”

飞萝点点头,美丽的嘴角倏地一弯,似笑非笑道:“嗳呀,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了。”

“什么事啊?”小玄含笑问。

“我忽然想起昨晚睡不着,在逍遥峰上散步,不知不觉就到了一间屋子前……”

“什么屋子?”小玄心头一跳,警惕地盯着她。

“那屋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呀……我听见里边有点古怪的声音,心里好奇,就悄悄走近去瞧了一会,嘻嘻,你猜人家瞧见了什么哟?”飞萝笑得既娇又甜,狐媚之极,哪里还有半点长辈的模样。

小玄面色发白,声音都有点抖了,“瞧……瞧见什么?”

“瞧见一件有趣的事儿呗,原来是两个小孩子在过家家哩,有个小淫贼把个小美人绑了,然后呢,又动手去剥人家小姑娘的衣裳……”

“不要说了,投降投降!”小玄完全崩溃,急忙截住道:“我现在就去为师叔您出气,好好教训那大胡子!”

“跟我来。”飞萝娇笑一声,向古兵营掠去。

小玄可怜巴巴地紧跟其后,哭丧着脸道:“好师叔,您可千万不能跟我师父说呀……”

“那可得瞧某人以后听不听话喽。”飞萝满面得色。

小玄额头冒汗,连连保证,“一定听话一定听话……其它人您也不能说啊!”

突有一道碧幽幽的火焰无声无息地从地平线上飞起,掠过夜空,射入了古兵营。

两人几乎同时瞧见,飞萝轻咦一声,刹住了脚步。

小玄方想要问,猛见又有数十道碧焰掠起,参照着第一道碧焰的轨迹射入了古兵营,在稀疏星点的夜空中交织出奇诡的艳丽。

刹那间,古兵营中响起一片惨号与惊呼,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悸人。

“地狱之焰!”飞萝微微变色。

地狱之焰是一种极其邪恶的阴火,沾着挥之不熄血脉俱沸,小玄吃了一惊。

“呜嗡”一声浩长的怪音荡空传来,震得大地微微发颤,令人莫名生畏毛骨悚然。

古兵营中怒吼惊呼之声不绝于耳,许多地方燃烧了起来,艳丽的地狱之焰映得夜空一片青碧,有人狂舞着兵器从营中奔出,而在外边过夜的人却正往里边冲去,登时挤乱一团。

“有人偷袭。”飞萝提步飞掠过去。

小玄赶忙跟上,突感地面剧震起来,兵营旁侧响起一片如雷的奔马疾蹄声,心中大奇:“这一带秽物丛生,谁能骑马到此?”

在营外驻扎的五十几名虎头刀牌手纷纷立起,结成阵势,持盾提斧,冷静地注视着形势。

马蹄声愈来愈响,震得耳膜阵阵生痛,黑暗中突然现出一排整齐的诡异骑兵,竟达上百余骑,人与马皆披罩着光亮流闪的乌盔乌甲,一边持盾一边提枪,夹着肃杀的金铁交击声,瞬间就冲到了兵营的大门口,趁着碧焰火光,众人这才赫然发现,奔到跟前的竟是一队骑着骷髅马的血色骷髅。

群雄心胆俱裂,更是大乱,有些人还未回过神,就给挑上了高高的半空,甩洒出一抹触目惊心的血花。

骷髅骑兵如潮淹过,马践枪搠大肆屠杀。

“我的天!这些是什么等级的妖邪?”小玄目瞪口呆,拼命奔去,离火诀燃烧般在体内迅速提升。

飞萝不答,玉容笼煞地向前疾掠。

群雄多是三山五岳的强人能人,间中不乏猎魔好手,但此际竟皆不堪一击,转眼已给冲倒了大片,有些人四散逃开,却一个不漏的给黑暗中掠来的碧焰射中,滚地狂号,惨不忍睹。

面对这种景象,众虎头刀牌手当中一阵骚乱,显然已经动摇,这时一股骷髅骑兵开始朝他们疾冲过来。

刀牌手中有军官厉声威嗷,喝斥部下准备御敌,这些刀牌手们毕竟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很快就在长官的镇慑中重新聚拢,收束阵型,将数十面虎头圆盾结成一座强大的防御堡垒。

那股骷髅骑兵倏地从中分开,中间风驰电掣般奔出一辆战车,由三匹高大的装甲骷髅马牵拉着,硬生生地撞入盾阵。

众刀牌手如给巨石撞着,前排数人软绵绵倒下,居然连哼都来不及便已躯碎气绝,盾阵立时凹出一个大口。

旁边十来名刀牌手拼死反击,纷纷挥斧狂劈,谁知皆似斫在金刚之上,无法损伤骷髅战车分毫。

有名军官怒喝其它人补位,自己挥斧率先冲上,蓦地血雾如喷,自胸处断成了两截。

只见战车上立着个通体赤甲将军装束的高大骷髅,它狞笑着挥动手中的斑斓长刀,竟一下剖开了数只圆盾,抹飞了三个刀牌手的脑袋。

鲜血如雨泼洒,沾肤犹温,余下的刀牌手无不魂飞魄散,登时溃不成阵。

分成两股的骷髅骑兵如疾风般从裂口一涌而入,横冲直撞地穿插杀戮,将刀牌手们分割成数块,各自围歼。

那骷髅将军狞笑不绝,驱策战车,四下碾杀,战车两边的巨轮轴上各横着一把过尺的碧色利刃,随着高速驰掠的战车削人肢体,中者无不血肉飞溅。

沉寂了上千年的古兵营,陡然间又变回了曾经的修罗屠场。

这时飞萝率先赶至,挥起罗袖,将一匹冲到跟前的骷髅马抽了个趔趄,把上边的骷髅骑兵远远地摔了出去。她并不追击,只是瞑目默念,身前忽然现出道道白气,流聚成晕朦朦的一大团,几乎遮住了整个婀娜身影。

随后而至的小玄怒喝一声,飞身扑入骷髅骑兵群中,八爪炎龙鞭自袖内疾旋而出,火龙般噬向骷髅战车上的赤甲将军……

就这呼吸间,飞萝的法术已经完成,只听她一声娇叱,丽目睁开,一个魁梧的巨人懒洋洋地从气团中站立起来,却是个仿如水晶雕琢成的昆仑奴,高逾一丈,通体湛蓝,块块隆起的雄肌虬结盘错,仿佛有无穷的力量蓄势待发。

【第一集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