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一集 出山
第八回 杀怪比赛

崔采婷虽是散仙,修为却达“朝游北海暮苍梧”的飞仙境界,但因水若、小婉同小玄三人修为较浅,无法承受太厉害的飞行强度,故尔放慢了速度,直至午后才飞抵数百里外的大泽平原。众人遥见底下一座城镇,颇具规模,北面傍河,东南是大片阡陌纵横的稻田。

崔采婷问:“这是什么地方?”

雪涵曾到过这一带,回道:“下边是望泽,大泽平原边上最大的城镇之一,从南边进入大泽的商旅多在此处歇脚。”

崔采婷当即御剑落下,降在离城数里郊外的僻静处,收起入梦,遥望坡下道旁有一家酒肆,道:“就从这一带着手查探。据闻大泽中甚是荒凉,村镇稀少,我们先去吃点东西,顺便准备些干粮食水。”

众人进了酒肆,要了茶饭,正吃间,忽闻门外人马喧杂,店里伙计料是来了大单生意,赶忙迎出招呼。

只见从门口涌进来二十几人,腰间背上俱带兵刃,竟多是钉锤利斧之类的重型武器,且全是男人,瞧见众姝,个个眼中一亮,面露讶异之色,有的自惭形秽不敢多看,有的却目不转睛甚是无礼。

崔采婷、雪涵、李梦棠皆淡定自若地继续吃饭,飞萝旁若无人,小婉颊生轻晕,摘霞咬唇薄嗔,水若秀眉微蹙,似有怒色,小玄剑眉一挑,就要发作。

崔采婷瞧着他道:“做什么?”

小玄想起下山前对她做过的保证,一时僵住。

崔采婷道:“这外边自然没山上那么清静,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吃饭,倘若有谁惹事生非,定当责罚不贷。”

小玄只好埋头吃饭。

那帮人粗着脖子向店家喊道:“不用问,有好的尽管上来!”分了五、六桌坐下,酒肆里一下子变得十分拥挤。

一个身型魁梧锦衣劲服的虬髯汉子似是他们的首领,金刀大马坐在旁边的桌子,肆无忌惮地盯着飞萝。

小玄眼角瞄见,心中生气:“再瞧两下,待会就把你的土豆眼变作熊猫眼!”

虬髯汉子旁边几个同伴觉察,纷纷举杯敬酒,有人笑道:“二当家,今次方小侯爷又提升了悬红,每个骷髅头能赏八两银子哩,只要我们仍能像上回那般收成,到时赚个盆满钵满,还怕没有女人么?哈哈!”其余几人陪着放声秽笑。

虬髯汉子仍顾死盯飞萝,口水似都快流了出来,摇头叹道:“便是白玉楼的头牌,也不及这个万一啊。”

飞萝似乎听见,抿嘴一笑,放下筷子转过头去,朝那汉子嫣然嗔视,真个风情万千妩媚绝伦。

几个汉子登时呆住,刹那筋麻骨软失魂落魄。

小玄也张着嘴巴,傻在一旁。

崔采婷忽然冷冷道:“谁要是胡乱伤人,就别跟我去玉京。”

飞萝眼中的煞气一闪而逝,转回脸来,笑嘻嘻道:“没有啦,人家只是觉得那几个家伙挺有趣嘛。”

几个汉子半晌方回过神来,又有人道:“对了,我昨儿在镇上听说,有人打到了几个赤骨骷髅哩,送去泽阳城,每个换了五十两银子呢。”

小玄听见“赤骨骷髅”四字,心头蓦动,瞧见雪涵同李梦棠对望了一眼。

“一个换五十两?你没听错吧?”虬髯汉子瞪着土豆眼,似乎不大相信。

“千真万确,我是听前日方从泽阳城回来的一个朋友说的,他跟我可是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决计不会唬弄我的。”

又有一个道:“我也听说了,好像是有什么人在泽阳城里专门收购那赤骨骷髅哩。”

“那几个赤骨骷髅是在哪里打到的?”虬髯汉子问。

“听说是在堑丘附近的古兵营。二当家,不如我们这次进去深一些,瞧瞧能不能也碰见这种好东西,要是运气到了,打它个三、五十个回来,咱们就上泽阳城的神仙阁快活去,嘿嘿,到了那销魂乡,想要多水的美人都有哇!”

“好!”虬髯汉子一拍桌子,“待会多带些吃的,我们也到古兵营去!”几人一齐举杯,面上均露兴奋之色。

忽然有人吞吞吐吐道:“不知那些赤骨骷髅扎不扎手?我们……我们人手不知够不够?”

旁边一个粗声哂道:“操,怯了?那就乖乖回家抱儿子去,跟着咱二当家还怕个鸟啊,没出息!”

先前那人涨红了脸,怒骂道:“有备无患嘛,问两句你急个啥?惹恼老子一斧劈了你!”两人大声对骂起来,虬髯汉子也不劝阻,只跟余人碰杯痛饮,眼睛频频溜到众姝这边来,这次却不单看飞萝,还把李梦棠同程水若也用眼睛饱餐了一顿。

“真可恶呀!竟敢这样看水若……”小玄气呼呼地猛吸面条,肚里暗暗算计如何教训这个不知死的家伙。

众姝吃罢,崔采婷吩咐李梦棠带小婉和小玄去买了些干粮,一行人随即起身,出了酒肆。

“这一带果然有秽物了。”崔采婷道。

雪涵道:“肯定为数不少,才会惹来这种大规模的猎捕。”

“而且还出现了血骷髅。”李梦棠凝眉接道。

“血骷髅?就是那帮家伙说的赤骨骷髅吗?”小玄兴奋问。

李梦棠点头道:“既为赤骨,又有人收,八九不会错,因为血骷髅的骨头就是一种稀罕的法术材料。”

飞萝道:“血骷髅几无可能天然生成,看来的确有人在此捣鬼了,无怪这一带异象丛生。”

崔采婷沉吟片刻,道:“我们去那古兵营看看。小玄,你去问问堑丘在哪里。”

小玄从店家处问明了堑丘的大致方向,崔采婷率众人避开道路,施展陆地腾飞术驰掠而去。

过了两座村庄,坡岭渐多,周围越来越荒僻,再也不见房屋人迹,飞掠在最前边的雪涵忽然停下,立在一片乱石岗上,余人随即刹足。

小玄瞧去,只见乱石当中躺卧着一副副破碎的骷髅,横七竖八残缺不全,全都不见了颈上的头颅,颇为奇诡,略数一下,叫道:“有二、三十具哩,敢情都是给人猎去了脑袋?”

雪涵道:“嗯,且是碰上了老手,这些低等骷髅全无抗拒之力。”

小玄奇道:“大师姐,你怎么知道?”

李梦裳道:“骷髅百残不僵,对付它们最聪明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打断脊梁骨,你瞧是不是这样?”

小玄仔细瞧去,果见那些骷髅的脊梁骨或碎或折,这才恍然,“原来如此。”

众人查探一番,并无其它发现,于是继续朝前奔掠,不过十余里地,居然接二连三发现已给猎去头颅的骷髅,且数量越来越多,心中皆感诧异。

李梦裳边奔边道:“想不到竟有这么多人来这里猎捕骷髅。”

小玄本想大展身手的,不料却给人家捷足先登,微感失望道:“照此看来,我们怕是找不到什么活骷髅了。”

旁边的小婉“噗哧”一笑,“有活着的骷髅吗?”

小玄强词夺理,“能动的骷髅就是活的。”

忽听前边的水若冷冷道:“小婉,你没听说过吗,曾有死人为了吵架突然就从棺材里爬起来呢,既然死人都有活的,那活骷髅又有啥好稀奇呀。”

小婉抿嘴笑道:“嗯嗯,受教啦。”

小玄哪敢接口,闭上嘴继续前奔,心中却感一阵莫名欢愉。

奔在最前的雪涵忽又停了下来,面色凝重地盯着前边的繁密树丛。

后边余人随之停下,鼻间均闻到一种中人欲呕的腥秽气味,飞萝嗯了声道:“这里一定有什么古怪哩……”斜里走向一处,停在数棵爬满藤蔓的大树前。

小玄忙跟过去,问道:“三十三师叔,这里有什么不妥吗?”

飞萝指前面道:“你把这些藤蔓扒开。”

小玄振臂一抖,八爪炎龙鞭从袖内如虹飞出,几下便将纠结得厚厚的藤蔓绞碎撕开,陡然间浓稠得有如实质的腥秽迎面扑来,撞得他身子一晃,呕意狂涌。

“啊!”后边的水若惊呼一声,娇躯顿僵。

原来在几棵大树中间竟有个由成千上万的人头砌成的圆形池子,其内蓄满了浓稠欲凝的乌赤血浆,浆面还飘浮着无数疑是心、肝……肠子等黏腻腻的内脏。

众人面色皆变得十分难看,小婉颤声道:“这……这是什么?”

飞萝乃阵法大家,一瞧之下,心中已隐隐明了,凝目道:“是个邪力场。”

“聚怨拘灵阵?”李梦棠迟疑道。

“嗯,难怪我听人说青霓仙子见识广博胸罗万卷。”飞萝欣赏道。

李梦棠颔首道:“那些不过是别人的玩笑话,师叔切莫当真。”

“走,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如果在距此七里处的艮位还有同样的血池,八九便是聚怨拘灵阵了。”飞萝说完,当先掠出。

余人齐施陆地腾飞术跟上。

小玄猛记起水若最怕这些东西,转头望去,果见她面色苍白,神情恍惚,忙悄悄放慢脚步,小声道:“三师姐,待会你别站得太近。”

水若依旧疾速飞奔,好一会后才几不可辨地点了下头。

小玄忍不住又道:“昨……昨晚我……我……”

水若溜过眼来,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

小玄吓得赶紧闭上嘴巴,埋头前掠。

丛林越来越密,根本无路可行。半炷香后,众人果然在七里左右的艮位又找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可怖血池。

“这聚怨拘灵阵是个什么东西?”崔采婷问。

飞萝道:“九师姐,聚怨拘灵阵是一种魔化亡者残骸的邪阵,乃根本教的秘术,自从骷髅老祖遭众仙围剿,给聚窟洲散人焚虚诛灭后,已有数百年未曾出现过了。”

崔采婷道:“看来事情果真不简单,有人在利用这个古战场大肆作祟。”

小婉道:“莫非那些被人猎去的骷髅头,就是用来堆砌这种血池子?”

“不是,骷髅是完全没有血肉肌肤的。”飞萝摇头道:“而用来堆砌这些血池的人头肌肤尚存,从腐烂的程度看,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

小婉强忍呕意望去,果见那些人头与一路遇见的白骨骷髅大不相同,虽然腐烂,但皮肉犹余,有的还垂吊着掉挂在脸上的眼珠子,雪白着脸道:“难道有人在猎杀活人,用他们的……的头颅来……”

雪涵目蕴厉芒,淡淡道:“此是必然无疑的了,有人在用活人的头颅、鲜血及内脏大施邪法,以魔化这一带的遗骸。”

“每一个血池皆是从阵央的主池接收邪秽之力,然后魔化方圆数里内的骨骸,此地曾为古战场,遗骸无数,正是施展这种邪法的绝佳之地。”飞萝停了一下,接道:“我们一路上看见的那些骷髅,八九就是由这些血池魔化的,只是不知又给什么人诛伏了。”

崔采婷沉吟问:“一个聚怨拘灵阵有多少血池?”

飞萝道:“不一定,这要看布阵者的功力及主池的规模,小的不过三、五个,大的却可达成百上千,能将整个大泽平原完全覆盖。”

李梦棠吸了口凉气,“不计其它,单是那四十万给屠杀的降兵遗骸,倘若皆给成功魔化,将是一场无法想象的浩劫。”

小玄脱口道:“那我们赶快将这些血池子统统毁掉,叫他们奸计难成!”

飞萝望着他莞尔一笑,摇了摇头。

“猪脑!”水若心里骂了一句,忍不住开口道:“倘若这里有成百上千个血池,那该何时才毁得完?既然它们都是由主池提供邪力,我们将主池破掉不是即可吗?”

崔采婷微点了下头,飞萝笑道:“还是水若机灵。”

小玄一拍脑勺,大声道:“有道理!好主意!我怎么就想不到?”眼巴巴地望向玉人,讨好地谄笑,只盼她也能对自己笑一笑,哪怕只是弱弱的一下。

水若轻哼一声,别脸它处。

崔采婷望飞萝道:“你能找到主池的位置吗?”

飞萝道:“试试看,随我来。”话音未落,人已再次掠起,朝以此点为据的下一个艮位驰去。

“咦?这里有个湖。”飞萝道。

众人眼前出现了个碧若翡翠的小湖,波平如镜地悄躺在丛林的怀抱中。

“快看快看,湖心还有个岛儿哩!真美啊。”小婉赞叹道。

随着奔近,众人瞧见小岛上耸立着一座青色高台,台上有楼,流檐飞瓦,清怡飘逸,只是了无生气,不少地方已经坍塌,到处垂挂着青萝藤蔓。

小玄奇道:“这是什么地方?看起来不太寻常哩。”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水若眼尖,指着一方道:“那边好像有条桥儿。”

众人绕湖掠去,随着角度改变,渐渐瞧清有一条吊桥自岛上的高台延出,连向对岸的密林。

“上岛看看。”崔采婷道,朝桥头驰去。

众人忽然隐约听见一片异响,间中夹杂着人的呼喝,急循声过去。

穿过一片密密树丛,眼前豁然开朗,赫见桥头的空地上有数十名士兵与百多个骷髅厮杀正酣,场面既壮观又怪异。

骷髅的数量虽多,但皆赤手空拳,靠的不过是爪子与牙齿,显然是最低等的骷髅精。

而那些士兵全副武装,头戴铁盔,身束重革,臂持圆盾,武器并非常见的柄刀,而是清一色的短斧,在激烈的战斗中始终保持着严整的队形,镇定而凶狠,人数虽少却稳占上风。

雪涵凝目望去,见那些士兵所持的圆盾正面都铸着一个怒睛獠牙的虎头,道:“是皇朝正规军的虎头刀牌手。”

李梦棠道:“这些刀牌手定有高人指点,全都把刀换成了对付骷髅更加有效的斧,且十分清楚它们的要害。”

小玄见那些士兵果然尽捡骷髅的腰脊骨下手,几乎数斧就劈倒一个骷髅,摇头道:“根本就是屠杀呀。”心中一阵失望,看来自己又无法大展身手了。

桥头尚有十来名士兵没有动手,并排护着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公子,肩披锦袍,顶束玉冠,浓眉星目,皮肤微黑。他面色平和,却不怒自威,负手立在那里,自有一股掩不住的雍容华贵之气。

骷髅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场上只剩下数十只可怜的骷髅东蹦西跳,它们丝毫不知恐惧,仍然本能地疯狂攻击闯入领地的外来者。

飞萝道:“这里的骷髅不但引来冒险团队的猎杀,还惹来了官兵的围剿,看来难成气候,若是那血骷髅的数量不多,我们大可袖手不管。”

崔采婷道:“我们只去毁掉主池,余下的妖秽就由那些官兵与猎魔者清理,走吧,继续找主池。”

众人正要离开,突听枝木折声大作,只见对面的密林中猛蹿出上百个骷髅来,来势甚汹涌,一时将刀牌手的队形冲击得有些散乱,旋有四、五名士兵被扑倒在地,发出令人心悸的惨叫。

旁边的锦袍公子大声叱喝,显然是在指挥众官兵保持镇定恢复队形。

小玄立时来了精神,对崔采婷道:“师父,我去帮他们一下好么?”

崔采婷瞧那些刀牌手转眼已稳住了阵脚,本想不允,但见他心痒难搔,终于点了下头。

小玄大喜,怪叫一声,人如大鸟掠出,半空中赤鞭从袖中如龙旋出,立时穿透了一个骷髅的身躯,挥臂回扯,立时绷飞满天骨头。

两只骷髅弹身跳起,向上抓来,四条骨臂倏地一紧,已给八爪炎龙鞭硬生生绞断,接着“叭叭”两响,也散做了无数骨头,四下飞落,有几根尚燃着火焰。

小玄着地,挥鞭四甩,立时清出大片空处,威风凛凛地收鞭入袖,错步傲立,一个给带得旋转不住的骷髅这才缓缓停下,突然“喀嚓”一声自腰错成两截,散架般掉在地上。

旁边观战的锦袍公子露出诧讶之色。

“哇!好棒呀!”婉儿拍手叫道:“这么厉害啦?小玄加油!”

锦袍公子转目移去,望见仿若天人的众姝,眼睛登时一亮。

小玄偷眼乜去,见水若正愣愣地望着自己,不由一阵欢喜得意。

但骷髅们丝毫不懂恐惧,更不会给人面子,并没让他潇洒太久,继续嘶吼着潮涌掩上。

小玄赶忙甩鞭,舞得如虹飞贯似焰腾空,几乎每一出手,便有骷髅破碎或倒下,如入无人之境。

那些虎头刀牌手得了强援,更是如狼似虎勇不可挡,半盏茶间,又劈倒了数十个骷髅。

锦袍公子忽然举起一臂,打了个手势,叱喝了声什么。

众刀牌手立时纷纷收缩,只守不攻,一点点从场中退下,团团护在那锦袍公子周围。

小玄心道:“捣什么鬼……是怪我抢了他们的风头么?要让我一个人对付这些骷髅?哼,难道小圣爷就怕了不成!”一振精神,猛提离火真气,只觉手中的炎龙鞭越舞越顺,痛快淋漓。

锦袍公子拉开领口系带,甩去锦袍,张手接过手下递上的一根乌黑长棒,倏从众刀牌手头上掠过,纵到场中,大声道:“开始!”掣棒雷霆万钧般劈落,将一个骷髅的头颅砸成两半。

小玄微微一愣,见他旋身疾扫,又把一个骷髅拦腰劈断,叫道:“二比零!”

这才明白他是要跟自己比试,好胜心陡盛,甩鞭杀向骷髅,欲与之一较高下。

两人各自奋勇,势如风卷落叶,但闻脆响频起,满天散骨崩飞,骷髅们几无一合之将。

小玄所持的乃是仙家神兵,片刻后开始领先,得意笑喊:“九比六!”

那公子哪甘落后,怒提真气,大劈大扫,每一挥棒竟似夹着风雷之声,威势惊人,转眼已将杀怪数目追近。

飞萝道:“不错,这小孩的功力还行呀。”

雪涵道:“棒法也挺好,只是怎么有点眼熟呢……”

小玄见他渐渐追赶上来,眼珠子一转,歪念即生,倏挥鞭袭向那公子正要劈中的骷髅,卷住其臂,扯了过去。

那公子一棒击空,追目望去,见那骷髅已给小玄鞭成火团,微微一愣,气得大叫:“抢我的怪!”纵掠到小玄身边,向他跟前的骷髅搠去。

小玄旋臂一圈,已将那骷髅卷开,甩在半空,一鞭击成两段,笑嘻嘻道:“你抢得过我么!”

那公子怒道:“走着瞧!”丝毫不肯示弱,奋力拼抢。

但小玄手持的八爪炎龙鞭长逾两丈,又擅擒缚,抢怪极为灵便,过不一会,两人的差距已拉大到三十九比二十六。

旁边众军士见状不妙,纷纷大声怒叱:“妈的!抢怪呀,竟敢在小侯爷跟前耍诈!”

“居然敢欺我们方小侯爷啊,待会定把你碎尸万段!”

“臭小子!找死呀你!”

小玄哪将他们放在眼里,向那方小侯爷道:“原来是个大官呐,不如别比了,下道命令叫我认输岂不更易?”

方小侯爷目中喷焰,朝旁暴喝:“统统给我闭嘴!”

小玄嘴角挂笑,“还算有点气量,不过本事可就马马虎虎啦。”出鞭越来越从容潇洒,卖弄地耍一个金钟倒挂式,将两个扑空的骷髅鞭飞出去。

方小侯爷额头冒汗,眼见剩下的髅骷越来越少,心中大急,突然冷哼一声,收棒立住。

小玄落地,见他如僧入定,不禁奇怪:“敢情放弃了么?嗯,差距这样大,怎么都追不回去了。”心念方罢,陡见方小侯爷扬起一臂,两指夹着道墨色奇符,凌空一弹,墨符突地燃起,流星般射了出去。

小玄惊疑不定:“这小子竟会用符呀?”猛见七、八条黑影无声无息地从虚空蹿出,有人有马,烈如将驰沙场,身上丫丫叉叉,尚未瞧清,瞬已掠过众骷髅,一闪而逝。

原本活蹦乱跳的骷髅忽然全都僵住,奇诡无比。

“咦?伏兵符哦……”旁边的飞萝面现诧异。

“喀嚓”一声脆响,一个骷髅突然上下错开,跟着其余骷髅纷纷破裂,散架般尽数掉在地上。

眨眼间,场上再无一个站立的骷髅。

方小侯爷将棒一抛,负手转身,朝目瞪口呆的小玄微笑道:“四十七比四十六,不好意思,你输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