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一集 出山
第二回 无敌大将军

清晨的逍遥峰彷佛就是一幅水墨画儿,灵秀飘逸,美得如梦似幻。

近峰处,但见一匹宽达二、三十丈的瀑布从碧玉般的山壁上挂落,周身崩珠散玉,如雪若雾,凉爽沁骨的清风不知从何吹拂过来,令人五脏如洗。

瀑布飞泻倾入山壁前的一个大潭,潭子的周围竟是一簇簇呈结晶状且几乎透明的水蓝色石头。

更奇的是,在瀑布右边的碧石壁上生着一棵巨大怪树,青枝馥郁,绿叶阴森,长逾百尺,如腰带般弯弯盘过瀑身,方圆达数亩的树冠凌空悬在飞瀑之前,蔚为奇观。

而在此时,离潭近百步的草地上摆放了数十块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石头,彼此之间错落有致,似按宫卦之位布置,隐隐构成了一个法术阵型。

一个身着黄衫、头绾双髻的女孩子半跪在阵中的大石前,正用木勺从身旁的坛子里舀出粉未,小心翼翼地依着某种图案洒在石面上。

“小玄,这些粉儿是什么呀?”她抬起头来,但见瓜子脸上生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瑶鼻下边的红红嘴儿如菱弯起,模样十分甜美。

崔小玄满头大汗地抱着块血色石头过来,故作神秘道:“是我最新研发出来的调料,待会儿,它就会变成令无敌大将军充满生机活力的血液。”

女孩蹙眉道:“到底是用啥做的?气味真呛人哩。”

小玄如数家珍:“三十六个磁晶精、三十六块雷纹石、三十六贴醍醐香、五丈鬼枯藤、四两火莲籽、六十六只蛊螺壳、九钱琰精、三桶青瑛精……总之很多很多,我这些年积攒的稀罕原料几乎全在里边了。”

女孩抱起坛子,走到另一块大石前继续洒布粉末,咋舌道:“这次把老本全部投下去啦,万一又失败了怎么办?”

小玄立啐道:“呸呸呸!乌鸦嘴巴,快赔我几句好话来!”他抛下石头,眼睛朝周围的石块左瞄右测,参照它们的摆放位置,将血石仔细挪正。

女孩笑道:“我这是替你担心哩。”

小玄道:“放心吧,这半年里我已经做过上百次模拟实验了,今回肯定万无一失的。”

女孩乜了他一眼,笑容甜极:“次次都这样说,可你上回弄出来的那个什么神焰兽……是叫神焰兽吧?却怎么满山追着要吃你啊。”

原来此姝正是小玄的四师姐夏小婉,原乃千翠山下的猎户之女,因父母早亡,加之五行异禀,天生旺土,自幼便给崔采婷收在门下。

小玄脸上一阵发烧,悻悻道:“那次绝对是个意外,原因我找出来了,只不过在调制原料时有些大意了,忘记加点火荷茎了。”

小婉道:“你哪回不大意的……对啦,你找到火魅的头发了?”

小玄得意地点了点头,道:“这次我决不冒险了,只要少任何一样材料,我都不会硬来。”

忽听有人笑道:“全副身家都投进去了,还敢蛮干吗?”

小玄与小婉转头望去,见一对身着淡衫的秀丽女子并肩行来,忙唤道:“大师姐,二师姐。”

来者正是崔采婷门下大弟子金霞仙子雪涵和二弟子青霓仙子李梦棠。两人早已出山,同侍天道阁诛魔大帅麾下,降妖伏魔无数,名动地界,合称霞霓双使。

两人急迎上前,小玄欢喜道:“你们果然赶得回来。”

雪涵年正双十,长挑身材,削肩瘦腰,模样有点弱不禁风,但眉目之间却似隐蕴威仪,令人不敢逼视,微笑道:“为了你的新仙术大典,我们可半点不敢耽搁呢。准备得怎样了?”

小玄兴奋于表:“就快完成了。”

雪涵又道:“小玄,你可不简单呢,召唤的东西一次比一次厉害,这回要弄个什么出来呢?”

小玄道:“大师姐,你怎么又忘啦?不是召唤,而是发明,我今天要创造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新生灵出来,加持火、土二行特性,这样它就会有火行的速度与

破坏,又兼土行的力量及防御,名字就叫……嘿嘿,就叫无敌大将军。“

雪涵笑道:“对对,应该叫做发明,太久没回来了,忘记我们的小玄从来就不喜欢墨守成规的。”

旁边的李梦棠嘴角微微弯起,忽问道:“小玄,你这次有多少把握?”她比雪涵小两岁,乃散仙中有名的美女,生得腮凝新桃,肤腻鹅脂,加上一头过腰及股的如瀑长发,宛若天女仙妃。

小玄自信满满道:“不敢说十成,但九成九是有的。”目光不觉粘住了她,心头怦怦直跳地悄忖:“真奇怪,二师姐每次回来,都好像比前次美了几分。”

梦棠道:“火行诸术你识得不少,但土行并非你所长,且火、土二遁非生非克,极不易融合,你可别大意。”

小玄笑道:“土行方面有小师姐帮我呢,解决了许多疑难之处,还为我写了三十六道御岩符;至于火行方面,有了二师姐您上次回山时送给我的那一颗金睛火猊心,则完全没问题了。”

梦棠笑**道:“那就好,千万莫似上回,给那只什么兽追得满山跑。”

小玄趁机往她身上猴去,难为情道:“二师姐,你老是拿这个来笑话我!”

梦棠将他轻轻搂住,满脸温柔道:“几月不见,好像又长高了呢。”

雪涵道:“好啦,你快去准备吧,待会我们还得去师父那里见一位门中长辈。”

小玄奇道:“门中长辈?是哪位来了?你们许久才回山一次,怎么消息倒比我还灵通。”

雪涵道:“回头再告诉你,用心准备吧,莫再出什么差错,到时候又哭鼻子闹我们送你东西。”两女寻一棵大树底下坐了,小玄遂同小婉继续布置石阵。

小玄布好石阵,开始在每一块石头上封贴御岩符,又于每张符上粘一根火魅头发,见小婉在最后一块石上撒完粉末,便朝她唤道:“喂,你去把那只封了蓄焰符的红泥坛子拿过来,放到离位的石块上。”

小婉不满道:“越来越没礼貌,连声师姐都不叫了啊,今儿好心帮你,却把我当什么啦?”

小玄忙讨好的笑了一下,悄声道:“这不正说明我们感情好么,你瞧我适才老叫大师姐二师姐的,其实多见生啊。”

小婉啐道:“狡辩!小心我把这话告诉她们去。”走到石阵边上,在数只坛子中找着封有蓄焰符的红泥坛子,抱在怀里,朝阵中的离位行去,突然眉儿大皱,叫道:“唔……好腥呀!这坛子里装的又是什么?”

“拿稳啊,里边盛的是金睛火猊心。”小玄道。

小婉差点失手,唬得小玄急扑过去,接过坛子紧紧捧在胸前,叫道:“我的姑奶奶,这宝贝就是无敌大将军的心脏呐!知不知我求了二师姐多久,她才肯帮忙去找的,你若失手摔了,今儿便没戏啦。”

小婉凝着身子连连摆手,恶心道:“快拿远远的,我要吐了。”

半炷香后,准备工作终于全部完成,小玄目眺远方,焦急道:“小恶婆怎么还不来?”

小婉蹲在草丛里,饶有兴味地盯着忙碌往来的蚂蚁道:“耐心点吧,三师姐不让人等才怪呢。”

小玄在石阵边上来回踱步,气呼呼道:“我就最瞧不惯她那婆娘,老是仗着家里有人当大官盛气凌人!哼,眼下还没出山,架子却比大师姐二师姐都大。”

李梦棠微笑道:“小玄,把这次的用料配方拿给我瞧瞧好么?”

小玄从怀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单子,有点不好意思道:“改了几次,因此写得很乱。”

梦棠接过一瞧,见单上龙飞凤舞东涂西抹,简直犹胜天书,不由皱了眉儿,摇头道:“这样的东西能马虎么!当心自个儿看错哩。”

小玄讪笑道:“下回一定改正。”

梦棠看了一会,神情渐渐有点惊讶起来,道:“小玄,你这方子都参考了哪些典籍,请教过师父吗?”

小玄道:“几乎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还没请师父看过……嘿嘿,你们也晓得,师父不喜欢我搞这些的。”

旁边的雪涵问:“怎么了?”

梦棠道:“小玄的这张方子好奇怪,很少看过有人这样调配的。”

雪涵知她饱阅师门诸典,今又为诛魔大帅整理《周天诸灵榜》,见识极其广博,若说少见,那便是没有了,又问:“有什么不妥么?”

梦棠道:“我瞧不出来,若说行不通,却又觉得有点道理。”

小婉笑道:“上次那只神焰兽的配方不也很奇怪么,可小玄居然真的能凭空弄出来,而且还差点儿成功了呢。”

雪涵微笑道:“说得也是,我总觉得啊,小玄日后一定比我们有出息呢。”

小玄一阵陶醉,忽听小婉叫道:“三师姐来了……三师姐!”转头望去,见程水若正婷婷袅袅地行来,忍不住大声道:“昨天不是跟你说好时辰了吗,怎么现在才来?”

水若爱理不理道:“睡晚了不行么?哼,我昨儿不知给谁拉去喂了一晚上的蚊子,现在能起来,有人就该谢天谢地嘞。”

小玄顿给呛住。

因为师门有令:凡未出山者,一律禁止私出逍遥峰。昨晚为了火魅之发溜去迷踪岭,足以让他吃上三个月的面壁。

小婉好奇道:“三师姐,昨晚有人拉你去喂蚊子?是谁啊?为什么要去喂蚊子呢?”

小玄忙将她围开,压声道:“这小恶婆癫的,你倒当真啦。”

水若从他身边穿过,迳自走到两位师姐跟前拜见,一头扑入李梦棠怀里,撒娇道:“大师姐,二师姐,你们这次回来能住多久?我可想死你们了。”

梦棠轻抚其发,微笑道:“明儿就得下山了,不过啊,今次我们可能会在一起很久哩。”

水若一呆:“这是怎么说?二师姐你快讲明白。”

梦棠笑道:“回头再说,我们先看小玄的新发明。”

水若道:“有什么好看的,肯定又是一场闹剧。”

小玄怒道:“程水若,你别老是瞧不起人!待会见了我的无敌大将军,你可莫眼红哦。”

水若猖狂地娇笑一声,怪声怪气道:“你这猪头要是能成功呀,太阳就打西边出来勒!”

李梦棠拧了下她脸蛋笑道:“你们两个真是水火不容哩,山上就你们这几人,还成日家斗嘴皮子。”

雪涵道:“时候已不早,小玄你开始吧。”

小玄应了声是,凛然转身走到石阵之前,凝神静气了片刻,缓缓将臂扬了起来,两手各捏印法,口中唸唸有词,突然大喝一声:“列!”

原本静止不动的石阵忽尔发生了变化,只见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竟离开了地面,悬空浮起。

雪涵点点头,道:“不错,有长进了。”

水若却不以为然:“大师姐,他是仗着四师妹帮他写的几十张御岩符呀。”

李梦棠道:“小玄根本不懂御土遁,仅凭符就能同时移动几十块石头,可见灵力增强了不少。”

小玄两手不住东拉西扯,数十块悬空的石头渐渐加速漂移,开始围绕着阵中离位石块上盛着金睛火猊心的红泥坛旋转起来,隐隐生出风雷之声。

雪涵又赞道:“速度真均匀,各石的距离几乎保持不变,难得难得,小玄在御物方面好像很有天赋啊。”

梦棠道:“我也这么觉得,曾经跟师父提起过。”

“哦,师父怎么说?”雪涵问。

梦棠道:“不知为何,师父当时只是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我一直在为此奇怪哩。”

雪涵若有所思。

这时小玄双臂越挥越快,口中依旧默念不止,额头脸上已见汗水津津,显然消耗颇巨。

夏小婉双手环在嘴前,大声喊道:“师弟加油!小玄加油!”

水若也给眼前的奇异景象吸引住,脸上的轻蔑之色不觉淡去许多。

小玄倏又大喝一声:“阵!”骤见群石奔雷般齐往盛着金睛火猊心的红泥坛飞去,在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中,眨眼聚成了一大团,犹自互相挣扎排挤,似有生

命般蠕动不停。

夏小婉忽叫道:“啊,你们快瞧,那里像不像是一张……一张人的脸?”

其实众女皆已瞧见,石堆团的一部分浮了起来,数块石头或凹或凸,竟然渐渐构成了一张似人的脸面,接着周边清晰而现,有如人头般抬了起来。

水若道:“小婉,你要死啦,偷偷教他召唤土精术了是不是?”

夏小婉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没有啊,再说这样也不像召唤土精啊。”

正说间,那石堆团不住地蠕动排列,又从中间慢慢伸出了两条人臂模样的东西来,前端各是一块巨大石块,宛若握紧的拳头一般。

雪涵凝目道:“这跟上次弄出神焰兽的模式大同小异,只是规模大了许多倍而已,不知是否……仍属正道?”

梦棠再次拿起手上的单子看,沉吟道:“嗯,我也觉得有点不妥,回头还得请教师父才好。”

两条巨臂往地上一撑,石堆团渐渐拉长,忽然如人般摇摇晃晃地站立了起来,众女人这才瞧见在它的下部竟已多了一对异常粗壮的石腿。

原本混乱无序的石堆团,此刻完全变成了一个高逾四丈的巨型石人,身上不断闪耀出诡异的银紫色符篆图文。

小玄满脸兴奋,在默念完一段冗长的法咒后,再次大喝:“兵!”

石人竟亦跟着发一声长嗷,胸口突然透出了丝丝暗红,随后越来越亮,彷佛有熔岩在里边翻滚沸腾,倏地熊熊烈焰自它胸前的每一条缝隙中猛烈喷出,转霎蔓延全身,焰光几乎映赤了整个山头,景象慑人心魄。

众女无不目瞪口呆,此前怎么也想像不到小玄弄出来的会是个这么骇人的怪物。

小玄兴奋欲狂,手舞足蹈地大叫:“我的无敌大将军终于诞生了!天地间最强大的、从未有过的新生灵就此诞生了!”

水若却在后边冷冷道:“最强大?我一根指儿就能叫它立刻消失。”

火石巨人似乎对自己的突现感到茫然,巨首左盼右顾,体内不停爆出沉闷的、令人不安的霹叭声。

李梦棠忽把小玄唤到身边,神情凝重地指着手里的配方问:“这个写的是什么?”

小玄自己辨认了老半天,才不好意思道:“是赤蟒信,嘿嘿,写得草了点。”

“啊!赤蟒信跟琰精相冲的呀,《玄异志》上说,这两者虽然皆属火行之极,但性相彼此互克,最忌调合。”梦棠吃惊道。

小玄不以为然道:“是吗?但我不是成功了么,你们瞧它多棒,来,待我叫它耍几招厉害的给你们瞧。”

小婉声音有点发颤:“你们瞧它的脸,好……好吓人啊……”不知何时,无敌大将军的脸已转向这边,呆滞的面容在火焰里不住模糊扭曲,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众人皆感一种若有实质的波动侵来,雪涵微诧道:“是威煞!这东西居然能产生威煞。”

只有非凡的生物才能产生天然威煞,如龙、凤、麟……诸灵,小玄又惊又喜:“哈哈!厉害吧,要不我怎么给它取名叫无敌大将军!”

“哼,别高兴的太早,这家伙怎么老是抖个不停?好像快要散架了。”水若背负双手,在旁继续大泼冷水。

小玄突然回身,双手捧住女孩的螓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嫩如凝脂的脸蛋上恶狠狠地亲了一口,狂笑道:“嫉妒坏了吧!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我能理解!”

水若愕然呆住,蓦地满面飞红,大怒道:“死猪头,你疯了么!”

小玄自己也吓了一跳,忙道:“不小心的……我怎么会……对……对不起……”

“崔小玄,我……我杀了你!”水若吼道,眼角已见晶莹闪动。

旁边的小婉咋舌道:“小玄,你完了……”

小玄慢慢往后退去,突然撒腿就逃。

蓦闻众女齐声惊呼,梦棠叫道:“小心!”

“难道小恶婆真的对我下毒手了?”小玄哪敢丝毫停顿,骤感背后一片炽热,彷佛天上的烈日就在咫尺,炙得浑身汗如浆出,不由吃了一惊,回头望去,竟见他的无敌大将军尾随在后,狰狞中挥出烈焰燎绕的巨拳,炽燃流星般从半空砸落下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