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一集 出山
第一回 火魅之发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十七年后。

千翠山南,迷踪岭。

月色如霜,树木葱翠,轻烟薄雾梦幻般地出没于枝叶之间,偶尔的虫鸣让山岭显得更加幽静寂寥。

“啊!”突从灌木丛里传出一声轻呼,一个身着绿衫、娇俏秀丽的女孩子猛然站了起来。

“怎么了?”另一个男声响起。

女孩子捋起罗袖,垂头去看雪腻的玉臂,着恼道:“有蚊子咬我!这里好多蚊子啊。”

“快坐下呀,你想让山鬼发现我们吗?”有人把她拉了下去,却是个剑眉星目的少年,穿着无袖紧身衫,臂上绕着数圈醒目的乌赤细链。

女孩子道:“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交易取消,我要回去了。”提起身旁的一把波形怪刃,又要立起。

“什么?三师姐,你……你怎能说话不算数!”少年急道。

女孩柳眉一轩,俏目睁得溜圆,“猪头小玄!我玉波仙子程水若是这样的人吗?今晚已经等好久了,说不定这里根本没有山鬼,更别提什么火魅了!”

世上当然没有“猪头”这个姓,小玄忙道:“有,有,一定有的,乙鹤道长决不会骗我,他说他曾在这里亲眼看见过。”

“但是现在很晚了,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程水若摸摸自己的脸,心疼无比地接道:“女孩子熬夜可是最最吃亏的,明儿我一定难看死啦!”

小玄可怜巴巴地央道:“三师姐,为了明天的伟大发明,我已经整整准备了五个月,眼下就只差火魅之发这一样东西了,师姐您仁侠高义神通广大,在四位师姐里边,又唯有您能克制火魅,所以今晚请您一定要帮帮忙啊!”

女孩却白了白眼,“别拍马屁了,大师姐、二师姐她们什么妖首鬼王没会过,难道还对付不了小小的火魅么,只不过她们眼下不在山上,而本小姐又比较好哄罢了!可我从来不熬夜的,你瞧瞧现在都几更了。”

小玄死拉着她的袖子不肯松手,咬咬牙道:“我加价,再帮你多采三天青瑛!”

水若眼珠溜转,歪头想了好一会,才在少年的面前展开五根春葱玉指,慢悠悠道:“加五天。”

小玄气急败坏,“三师姐,你……你这是漫天要价!”

“六天。”女孩淡淡道。

小玄差点没跳起来,“什……什么!”

“不答应拉倒。”水若作势欲起。

小玄目中现出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焰,胸如怒涛般大起大伏,但最终还是蔫了下来,无比悲愤道:“好吧。”

水若得意放下手中的波形刃,不觉哼了几句曲儿。

声音虽然甜美悦耳,但少年却听得浑身轻颤,拼命按捺心中的杀人欲望。

“真奇怪,好像蚊子不咬你的?”水若盯着他忽道。

“……”小玄默不作声,脸上现出一副十分同情的模样,肚里边却大乐:“这就是人品的问题了,老天有眼老天有眼!诸位蚊兄,千万不用客气,继续给我狠狠地叮这小恶婆啊!”

“一定是因为你的皮太厚啦,嘻嘻,要不就是肉太臭哩。”水若笑吟吟地说,眼里带着一丝嚣张的挑衅。

小玄点头哈腰地陪笑,“是,是,多半如此。”悄将咬碎的牙齿和血吞下:“如果不是因为这小恶婆的水灵术能克制火魅,今晚我一定用赤炼索将她捆了,然后……然后来个先奸后杀!”突然想起不久前在镇上买到的那册春宫,里边有一幅画儿,所绘的女子就是给绑住的,蓦尔面烫心跳。

女孩忽道:“喂!把腿伸出来。”

“做什么?”小玄满腹狐疑地展开腿。

“放平啊!”水若照他膝盖捶了一拳,毫不客气地躺了下去,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舒服地闭起了眼,“我眯会儿,发现目标就叫我,错过自负。对了,顺便帮我赶赶蚊子。”

小玄气鼓鼓地赶蚊子,生怕有人再次坐地起价。

过不一会,女孩竟似睡着了,呼吸均匀,如兰似蕙。

原来这对师姐弟俱是玄教如意仙娘崔采婷的门下。程水若在五名弟子中排行第三,家世非凡,乃当今皇朝奉天侯程兆琦之女;而小玄排行最末,却为孤儿,据崔采婷言:“是从路边的垃圾堆里捡来的。”因为不知原来何姓,所以只好让他跟着姓崔。

山岭上的夜雾越来越浓,不知从哪传来淡淡的花香,小玄盯着女孩那缓柔起伏的酥胸,不由一阵口干舌燥,再瞧瞧她的脸蛋,突然发觉这个平日里老是欺负自己的恶师姐其实极诱人。

水若翻了个身,头顶的秀髻扫到了少年的裤裆。

小玄身子一震,某处顿起了某种难堪的反应,只觉鼻息都烫了,几忍不住就向女孩的酥胸探出爪子。

水若忽然蹙了下眉儿,迷迷糊糊道:“什么……什么东西老硌着我的脖子呢?拿走呀……”

小玄大窘,连忙拼命去想她往时凶巴巴的模样,可是底下的帐篷依旧顽固地、高高地撑着。

水若猛然坐了起来,捂着雪颈发嗔道:“到底是什么啊?呜……我要回我的床上睡。”

小玄一阵心慌,突见不远处有什么东西移近,忙将食指竖在唇前,示意噤声。

水若惺忪地揉了下眼,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见一只四肢极长、面目狰狞的类人怪物走了过去,低声道:“是山魉。”

小玄兴奋地悄声道:“魑魅魍魉常聚一处,既然来了个魉,只怕魅也要出现了。”

“非要等山魅吗?”水若只盼能快快交差,小声道:“山魉的头发行不行?

我去把它捉了。”

小玄忙摆手,“不行不行,千万别打草惊蛇啊。我明天所造之灵乃属火、土二行,就是普通的山魅毛发都不行,非得用火魅之发,要不也无须麻烦您了。”

水若泄气般萎靡下去,低低地哀鸣道:“再过一会,我的血就给蚊子喝光了。”

“耐心耐心,成功在即啦!”小玄意味深长地哄道:“三师姐,我会永远记住您对我好的。”

水若却哼道:“你少点儿气我,本小姐就谢天谢地了。”

“啊,那是什么?”小玄突然盯着前方。

水若望去,只见有个骑着一头吊睛白额虎的精怪从林子里出来,除了头顶的美丽花环,只在腰下扎着一条带着叶子的树枝,周身裸露着白得出奇的肌肤,在月色之下,从内里透出诡异的淡淡靛蓝,立时道:“长这模样,又能御虎,九成九是山鬼王哩。”

两人屏息静气,待那怪稍近,见其容颜竟颇妖媚,且有丰乳双挂胸前,水若又道:“是山魅,而且是只母的哩。”

小玄却猛然激动起来,盯着那怪颤声道:“三师姐,你快瞧它头发的颜色…

是只火魅哩!三师姐是只火魅啊!”

“呸!谁是火魅?你的猪脑进水了么!”水若怒道,朝那怪的头顶望去,但见其发赤如烈焰,果然是传说中火魅的特征。

“跟乙鹤道长说得极似,这家伙一定就是火魅了!三师姐,快帮我捉住它!”

小玄方要抢出,忽见林子里又陆续钻出几只山鬼,跟随在那怪之后。

水若连忙拽住他,小声道:“等一下,看看林子里还有多少山鬼。”

小玄大急,“我的姑奶奶,山鬼可是最擅隐藏的,若是给它溜回林子里去,我们今晚可就泡汤啦!”身子一挣,人已从灌木丛里跃出,威风凛凛地大喝道:“不许动!无上玄教如意娘娘门下神通广大道法无边降妖除魔大士崔小玄在此!”

那火魅怔住,愣愣地望着他。后边几只山鬼却疾抢到了大虎之前,张牙舞爪狰狞嘶吼。

几只山鬼根本不足为惧,小玄面色一缓,摆了个玉树临风的潇洒姿势,温和笑道:“别害怕,我只是想跟各位讨一点点东西,不会伤害你们的。”

话音方落,蓦闻各种嘶叫厉吼如潮而起,倏从林中蹿出上百只大大小小的山鬼来,魑魅魍魉一概俱全,其中不少还抱石持棒,将他团团围住,作势欲扑。

小玄顿时傻了眼,脸上阵青阵白:“我的天,这家伙定是个大鬼王,竟有这么多手下,呜……真倒霉呀!”他小心翼翼地举起双臂,朝周围做了个请大家别激动的手势,干笑一声道:“误会了误会了,在下可没有半点恶意啊,今晚之所以到此,其实是为了……为了……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灌木丛里的程水若也吓了一跳,心中连骂:“笨猪头!蠢猪头!不听本小姐的话,这下可有你好瞧的了!”

那火魅忽然咯咯一笑,声音竟是十分娇脆甜美,朝周围说了句什么,众山鬼立时安静了许多。

小玄又惊又喜,忙朝它笑道:“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那火魅只是笑嘻嘻的,不置可否。

崔小玄擦擦汗,恭声接道:“您一定是它们的大王吧?真是兵多将广猛将如云呀,了不起!了不起!怎么称呼您呢?”

火魅似乎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小玄干咳一声,只好继续找话说:“我们其实是邻居哩,我就住在隔壁的逍遥峰,大王您去过吗?”

火魅仍不答话。

小玄的心慢慢往下沉去:“这家伙只会傻笑,多半听不懂我说的话哩……”

凝目望去,见那火魅长眉入发,凤目如刀,耸鼻阔唇,双颧透出纯净的水蓝色,相貌虽与人类明显不同,但却有一种异样的妖媚,心中一动,忽然啧啧道:“大王,您长可真漂亮啊。”

虎背上的火魅露出迷惑的表情。

小玄见她似不明白,忙用两掌虚托着自己的脸,又朝对方竖起大拇指,比手画脚道:“我是说,您好看,长得很好看,用我们人类的话说,真可谓羞花闭月沉鱼落雁啊!”

水若听得耳根发烫,心里暗骂:“真无耻啊,为了活命,竟连这种马屁都搬了出来……我就不信,人家山鬼姑娘能听得懂!”

小玄笑眯眯的,竟慢慢向那火魅走去,周围众山鬼立时露出了警惕的神色,纷纷往前逼近。

火魅又说了一句什么,众山鬼这才停下脚步。

小玄走到妖精跟前,眼睛痴痴地望着它的头顶,夸张地叹道:“大王的秀发真是太美了,请恕在下唐突,能让我摸一下吗?”

火魅眼中的惑色更浓,却仍一直笑着。

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眼前,小玄的口水差点都流了出来,终于鼓足了勇气,抬手慢慢向她的头顶移去……

程水若五指收拢,握紧了手中的波形怪刃,心里噗通疾跳:“这猪头当真不要命了,小心人家一爪把你的心脏挖出来!”

但那火魅只是用眼睛瞧着小玄的手,并无任何拒绝之举。

小玄终于触到了由花环拢住的赤发,他顺着势儿轻轻抚摸,虽然动作十分温柔,但眼中却不知不觉地露出了一种不太相衬的炽热。

原来那火魅从没碰见过人,更未遇过如此情形,心里虽然有点惶惑,却又觉得新奇有趣,一时茫然无措。

小玄心念电转,柔声道:“好光滑啊,就是丝绸也不过如此,真美真美…”

火魅凝视着他,脸上竟然露出了陶醉的神情,脑袋慢慢地歪了下来,似乎想要靠到少年的肩上。

水若目瞪口呆,几乎不能相信所见情形:“怎么回事?天呐……人鬼恋?

啊,我知了,这山鬼定然是个花痴,要不怎会叫那猪头迷住!”

小玄含情脉脉道:“大王啊,在下有个小小请求,您这美丽的秀发能不能让我……让我带一束儿回去?就当作今宵邂逅的纪念,让我在没有你的日子里,能忆及这曾经的惊艳……”

“太可怕了……这猪头太恶心了……”水若听得浑身发麻,差点用手捂住耳朵。

“您不说话,我就当是答应了。”小玄从腰里拔出小刀,尽力朝妖精抛出一个最迷人的微笑,慢慢移向它的赤发。

直至刀锋贴上了头发,那火魅方才如梦初醒,蓦地怒容满面,朝小玄厉叱了一声,甩起头来。

肥肉就在嘴边,小玄焉肯悬崖勒马,捉住妖精的一束赤发用力割下,谁知那发竟然极韧,割之不断,他呆了一呆,急运起离火诀,气贯小刀,再次割去,却仍未损毫发。

火魅甩发不脱,蓦地飞起一爪,横扫他的脖颈。

小玄急往侧后仰去,但两人贴得极近,他又抓着头发不肯放手,脸上一辣,已给扫中,腹部倏又剧痛,却是吃了一记重重的膝盖,终于坚持不住,撒手跌飞出去。

四周山鬼厉吼着掩上。

水若跺了跺脚,只得从灌木丛里跃出,眨眼已到小玄上方,凌空挥刃,骤见一圈淡淡的碧光亮起,几只最先扑到的山鬼立时惨号,身上爆出大蓬蓝血,仰天倒下。

小玄得此一缓,臂上赤链已能甩开,如电般鞭中两个扑至的山鬼,顾不得喘息,又朝火魅跃去。

火魅嘴里咿呀叫喊,纵虎跳开,十来只山鬼挡身其后。

小玄提步追去,手臂挥舞,又用赤链抽飞几个阻拦的山鬼,中者不但皮开肉绽,更如给火炙着,伤处竟然冒起了股股轻烟,可闻皮肉烧焦气味。

原来他臂上之链名为赤炼索,乃由数种罕异铁精所制,最善导热,配合玄教圣功如意五行中的离火诀,威力堪胜烧红的火链。

火魅瞧见,心中怒不可遏,倏从虎背上蹿起,十指凝爪,反朝小玄扑来,竟是疾如烈风。

小玄正担心它逃进林子里去,心中暗喜,转身就向水若奔去,叫道:“三师姐,我割不断它的头发,你来!”

“才不!”水若翩跹似舞,手中的波形碧刃每一挥出,便有山鬼惨号倒下。

小玄急道:“又怎么啦?”身子一滞,已给火魅追上,眼角乜见它爪上竟带着似有似无的白焰,心中吃了一惊,忙奋力朝旁掠开,谁知其爪如影随形,始终紧追不舍,加上四周皆有山鬼围攻,闪避得越来越吃力。

“你不听我的话,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水若怒中出刀,一弧碧光再次亮起,数步之处一只两人多高的魁梧山魍倏尔轰然倒地,面上犹带着无法相信的表情。

原来此姝手上的波形刃名曰“碧波”,乃是与赤炼索同级的兵器,但她功力却远在小玄之上,配合如意五行中的水灵术,威力更是惊人。

小玄才知她在为自己的贸然出击生气,忙软声道:“好师姐,算我错啦!什么都等回去再说。”

水若冷笑道:“算你错了?”右肩一抬,翠袖滑落,露出半截白晃晃的雪臂,旁边又有一只瘦长山魅捂腹倒下。

小玄心中连呼要命,只得端正认罪态度,“是我错了!”

水若哼了一声,还要说什么,差点就给一块突然飞来的大石砸中。

小玄大惊道:“小心啊!”自己也险给一个持棒的山魍扫着。

水若见他唬得面如白纸,不知怎的,肚里的气立时消去了大半,反手劈倒一个偷偷袭至的山魑,叫道:“你把那家伙引过来。”

“来了!这家伙爪上带有白焰,怕是乙鹤老头说过的幽炎,千万不要沾着呀。”

小玄已奔到她的跟前,尾随的火魅似乎恨透了他,依旧紧追不舍,爪上的白焰更炽更艳。

水若道:“放心吧,比这再厉害十倍的妖怪我都会过!今儿就让你见识一回本小姐的真正实力。”她收刃护体,凝目火魅,俏脸笼上了一股凛人的煞气。

小玄蓦将真气提升,故把赤炼索朝四下大抽大甩,昏暗的山岭上顿现出条条如虹赤影,声势惊人,惹得周围山鬼个个生嗔,一发朝他扑去。

水若趁机纵起,踏了个天池嬉波步,眨眼就到了火魅的身侧,无声无息如梦似幻。

火魅大吃一惊,方欲回爪,已见一弧碧亮掠至头顶,所幸魅类天生十分敏捷,且它已经修炼成精,电光石火间向后仰去,身子便似突然折断一般,眼看就要避过。

小玄从旁瞥见,不禁暗叫可惜,谁知水若将碧波刃一抖,骤有一道与刃同形的碧芒凌虚脱出,顿见满天赤发如丝飘散。

水若纵身一扑,已抓了绺赤发在手,余势不止,悬空滴溜溜一转,又有数圈碧芒纵横旋出,将她同小玄周围劈出一片空隙,叫道:“走!”

小玄大喜,见师姐望空跃起,忙也提步追随,两人先后掠上一棵大树,然后凌空飞纵,以此连过相隔不远的另几棵树,直至出了山鬼群的范围,方才落回地面,疾朝山下奔去。

火魅从地上爬起,呆呆地摸了摸头发,突然放声大哭,旋朝两人逃走的方向一指,咬牙切齿地厉叱了数句,众山鬼方才如梦初醒,纷纷怒吼狂嘶着往山下追去。

小玄紧随水若之后,欢天喜地道:“我果然没请错菩萨,三师姐您真厉害,连碰都不用碰,就把那妖精的头发割下来了,而我先前用刀子挨着割,却还割不断哩,佩服!佩服!”

水若忽然停下,扶着树弯腰道:“算那家伙倒霉!它的属性为火,却正好遇着了我的水灵术,如非行相之克,它那鬼头发还真不好割哩……”

小玄望着她诧道:“怎么了?”

水若娇喘吁吁道:“适才山鬼太多了,逼得我连续使用水华斩,真气快耗光了。”

小玄面青道:“真气耗光了?那给它们追上可就惨了,我背你逃吧。”上前就要背师姐。

水若道:“笨蛋,你慌什么!虽然真气所剩无几,但我们几乎没使灵力,眼下又有施术的空暇,可以用土遁走。”

小玄拍头道:“对啊,我怎么傻了!”

“因为你是个猪头。”水若笑嘻嘻道:“快开始吧,施展土遁耗时颇多,而你又那么蹩脚,待那些家伙赶到可就来不及了。”

当下两人默念真言,运功施法。

数十山鬼追到山腰,见两个抢了大王秀发的恶人正在前面,呆立着半天未动,不由大喜,急忙杀奔上前,孰知一阵风沙骤起,两人倏尔消逝无踪。

众山鬼莫名其妙,愣在当场,突有一只山魍指着山下吱吱大叫,它们转头齐望,只见两股轻尘滚滚而去,片刻便融入了茫茫的黑夜之中……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