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
迷男 著
正文 三十七、强奸游戏

半夜里又再销魂了一次,我们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本想出去吃饭,临了两人又都懒了,妩媚去厨房做面条,我要她只穿围兜。

妩媚娇嗔说「快要被你变成荡妇了。」

我想起阿雅,对她说「你顶多算个初晓风情的小浪娃,想要升级成荡妇还须再经偶的千锤百炼。」

妩媚在冰箱里找不到鸡蛋,要我下楼去买「看见草莓顺便买一点。」

「我回来时会按三次门铃,除此以外你都别开门,小心哪个淫魔闯进来把你奸了。」我看着她,不无担心地说。

妩媚说「就要开门,谁按门铃我都开门,谁叫你让人家穿成这样!」

我提着鸡蛋和草莓回来,按了三次门铃,一进门就抱住妩媚叫「强奸!强奸!」

妩媚闭眼贴上来「鬼叫什么!哪来这么土的淫魔,我老公出去买东西了,你来吧。」

我瞪着她「果然有发展成荡妇的条件,昨天喂了你三次还不够饱?」

妩媚拿了鸡蛋进厨房,居然说「半饥不饱,昨天三顿,两顿是快餐,只有一顿算正餐。」

我脸上微烫,跟进厨房看她忙碌,渐渐连身子都燥热起来。

妩媚身上只系着一件粉底白点的围兜,裸露的香肩,雪背,粉股,美腿无一不是珍品天物。

我仔细欣赏着她身上每部分的活动状态,晃晃手里的钥匙串,匙扣是一只乐呵呵的卡通猪「这是你换的?原来那粒骰子呢?」

「不好吗?你不觉得它很可爱?」妩媚问,她站直的时候,背后的腰心可以见到一条清晰的沟子,真正上过一百条女的家成曾有评价「这种身材的女人是极品。」

「太儿童了,把骰子还我。」单位新来的两个女实习生笑我怎么用这样的匙扣,建议我把卡通猪送给她们。

「里面有个小灯泡,捏一捏猪肚子就会亮,这条楼梯太黑了,又没装路灯,晚上回来可以做照明用。」妩媚认真说。

我不以为然「不用!大男人一个,还怕这点黑。」

「这只是公猪,还有个母猪在我这,一对的,你不用也得用。」妩媚边说边往锅里下鸡蛋。

「这是什么逻辑?」我明知故问。

妩媚转身看我,只说「没逻辑,不用就不跟你睡觉。」

想不到能从妩媚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我盯着她,盯得她脸红起来,猛地把脑袋往她酥胸里拱「我用我用,现在公猪想母猪睡觉!」

她咯咯地笑「现在不行,母猪的肚子都快饿扁了。」

吃完面条,妩媚洗碗,我在旁边喂她吃草莓。

一滴红艳艳的莓汁掉进她围兜里,我掀起来,用嘴吮了。

妩媚吃吃地笑「别闹。」粉红的蓓蕾在脸侧动人地颤晃着,诱得我的舌头跟了过去。

她扭闪起来,娇笑叫「小心我把碗弄破了,别闹呀!」

我用手托住两只丰腴的玉峰,舌尖在蓓蕾周围绕圈圈,那里嫩如蚕膜。

妩媚轻喘说「你先去洗澡,我很快就好。」

我顽心忽起「不行!等会你老公就回来了。」

妩媚盯着我说「那你快跑,我老公很厉害的,单位里谁都不想惹呢。」

我手上用力揉捏,声音变成了外省仔的腔调「好不容易才进来,吓一吓就想让俺走?」

妩媚咬着笑「你再不跑我就喊人啦!」

我居然从壁挂上抓下菜刀架在她脖子上,恶狠狠说「你吱一声试试,老子砍死你!」

妩媚怔了脸,小声说「别玩这个,小心割着呀。」锋利的刀刃刺激得她雪颈上浮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我喝道「谁跟你玩?老子冒着坐牢的危险跟你玩?」

妩媚怔怔地看了我好一会,怯生生地嗫嚅说「那你……你想怎么样?」

「老子想强奸你!」

我扮做破门而入的歹徒把她放在洗菜盆上奸淫。

妩媚心领神会,拚命挣扎,骂我流氓色狼。

我用力压制,穷凶极恶地抽插,看她那双诱人的脚儿在两边不住乱晃「你怎么穿成这样?不怕我这种人么!」

妩媚哼哼叫「是我老公要的,他是条大色狼!」

我下下深深地拼根刺没,一手用力地揉捏她的玉峰,粗声秽语「你腰这样细,怎么两只咪咪却这样大?」

妩媚娇声说「我学过跳舞的,身材当然好,你别碰我!」两只迷人的红红奶头不对称地翘了起来。

尽管她很配合,可我总觉不太像,于是把另一手探到她花溪里,用拇指激烈地揉按那粒小小的嫩豆子,趁机吐出平时说不出口的话「你平时手淫吗?小东西怎么这样红!」

妩媚立时受不了,娇躯乱扭「我才不……轻点呀!痛!痛呢!」竟又说「不玩了!」

我用力拗她手臂「我又不是你老公,谁跟你怜香惜玉,乖乖的挨着,惹火了老子,等会来个先奸后杀!」

妩媚苦着脸,眼圈竟红了,幽怨地盯着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兴动如狂,有了一丝强奸的感觉,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疾如星火。

妩媚不知是不是被我感染了,开始喘息起来,花底又湿润了一些,许多黏腻被我从深处带了出来,洗菜盆里积存的清水渐渐浑浊了起来。

昨夜的过度狂欢使我十分持久,妩媚娇娇地呻吟起来,双臂绕上我的脖子。

我猥亵说「你怎么来抱一个正在强暴你的色狼呀?」

妩媚美目朦胧,半天不语,只是仍然紧紧地搂我。

我把妩媚从局促的洗菜盆里抱出来,放平在灶台上继续大肆奸淫,终于再次把她送上了峰顶。

射意汹涌迫在眉睫之际,我在她耳边问「今天安不安全?」

妩媚面赤如火,眼中汪汪地似滴出水来「那有这么斯文的色魔,不像!」手脚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

我一阵失魂,尽根刺入,在她极度滑腻的深处喷射如注。

我们洗完澡躺回床上。

妩媚酥成一团,犹在我怀里不住地呢喃「真好,真好,居然这么玩我,真想再来一次。」

我浑身乏力,已是彻底疲软,跟她开玩笑「这么如狼似虎的,恐怕再过十年、二十年我就不举了,到时你可别后悔哦。」

妩媚迷迷糊糊说「能有十年、二十年么?我只求三年,三年就够了。」说完脸色就变了,睁开眼望着我。

我愕然看她,毛骨悚然。

某种征兆冷不防从销魂中悄然蹦了出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