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
迷男 著
正文 三十六、欲如潮水

我们共赴浴室,妩媚依然情欲汹涌,用沐浴乳涂满娇躯,用娇躯来挑逗我。

我慢慢重新雄起,在她舔吻兜囊的时候把她脑袋继续往下压。

妩媚不肯,撒娇说道「不要,脏死了。」同居后,她已几乎吻遍了我的全身,唯独剩下这最后的一点。

我连哄带诱,弯下身在她耳心悄声许诺「你舔,等下一定让你美个透。」

妩媚仍摇头,揉着我的棒子撅嘴说「亲这里还不够好吗?」

我又柔声轻唤「老婆乖,老婆好。」这是对她屡试不爽的杀手镧。

妩媚满面飞霞,默不作声地在那里涂了沐浴乳,然后用手帮我仔细清洁,接着又掬水冲洗,直到惹得我忍不住按她的头,这才闭起眼,把诱人的嘴儿凑了上去。

我浑身发木地靠在墙壁上,张着腿尽情享受,不时低头去看妩媚在底下露出的半张俏脸。

妩媚起初不大情愿,只是怯生生地轻挑细点,但在听到我浓浓的喘息与闷哼声后,终于彻底放开了,不但用唇儿罩着热情地吸吮,舌尖还努力往里边抵刺。

那不止是肉欲的感受,更有一种心灵上的满足。

我勃然而起,似乎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更坚强,兴动如狂地拉起妩媚,把她按趴在浴缸的边缘上,对准嫩贝一枪挑了。

也许浴室总让人觉得隐蔽,妩媚大声哼吟,偶尔娇呼出平时难得一闻的绮语「抱我。」「真好。」「很有感觉。」「好深。」

这一次我很持久。

妩媚身子越绷越紧,两只诱人的雪白脚儿在淡蓝的瓷砖上不住蹂动,嘴里开始鼓励我「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我探手到前边抚揉妩媚双乳,期望能令她更快美,像哄小孩子似地柔声安慰「放心,还能很久。」

妩媚却恍若未闻,仍连声唤我,声音里已带着一丝哭腔。

虽然她总说「就好了」,但又过很久,直到我腿窝处酸得几乎顶不住时,她仍紧紧凝着身子。

女人的暴发极难,往往是可遇不可求,我虽自认功夫了得,但在与妩媚的无数次欢好中,把她送上绝顶的时候不过寥若星晨。体力渐渐不支之下,乜见她那两瓣不住晃动的美股,心中忽然灵机一动,吐了口水在指上,悄悄探入她股心里去。

这一招果然有效,在山腰处彷徨的妩媚,终于被我送上了峰顶,娇躯蓦地痉挛,似乎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

我清晰地感觉到她花径内规律地剧烈收束,肉茎被箍握得射意盈然,一大泡尿似的热液跑了出来,淅淅沥沥地淋了我一身,续而蜿蜒流下,在浅蓝色的瓷砖上汇聚成浑浊的一滩。

我用力压按妩媚的腰股,把她窝成怪异的一团,底下拼根深入,射精之前,前端变异样灵敏,不知偶尔触到了什么东西,似有似无,嫩若唧哩。

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我很快就一溃千里,心里记住了这个偶然发现的奇特姿势。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