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
迷男 著
正文 三十五、重温

我们有时很疯狂,毫无节制。

某个周未,妩媚早早就上床了,摊开一大包东西,催促刚冲完凉的我「快来,看我今天买了些什么。」

我光着上半身找吹风筒,乜了乜,说「想开杂货铺吗?屋子堆得没地方放了。」

妩媚撅起嘴儿「不看看就说人家,有很多是你喜欢吃的东西呢。」

我坐下楼她的腰「嗯,老婆乖,老婆真好,还有什么好东西?」自从办公室里那次荒唐后,我对「老婆」这个词语已有免疫力,可以轻轻松松地叫出口。

「看。」她从东西翻出一件没启封的新衬衣,明蓝色的,兴致勃勃地看我。

「款式很新哦。」心里想起琳对蓝色的评语。

「喜不喜欢?」

「喜欢。」我口是心非,忽而发觉自己已经不太喜欢蓝色了。

「我就知道老公最喜欢蓝颜色了,你快试试看。」她拆开包装,仔细地拔出衣上的定形针。

「你呢?你觉得蓝色怎么样?」

「我也喜欢,很精神,很出色。」妩媚抖开衬衣帮我穿上,左看又看,微笑说「蓝色真的适合我老公。」

我想起一件事,把她抱入怀里「对了,我有一件衬衣不见了,找过几次也没找着。」

「谁叫你老乱丢,哪件?」

「那件,那次你垫在屁股下边,粘了血的那件。」我在她耳边说。

妩媚粉嫩的耳朵顿时红了起来,娇声说「我扔了!」

我把手放在她腰上「别骗人,在哪里?拿出来让我重温重温。」

妩媚笑嘻嘻说「真的扔了。」

我说「看来不上刑是不招的了!」放在腰上的手稍稍用力,那里是她的死穴。

妩媚咯咯笑出声来,拚命挣扎了几下,就醉虾般地酥做一团,抽着气儿颤叫「我去找找看,快停呀。」

于是我放了她「老老实实的做人,自然会少吃点苦。」

妩媚娇啐「真赖皮。」下床去开衣柜,在最下边的抽屉里翻了半天,才磨磨蹭蹭翻出一件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蓝色衫衣来,捧着贴我身边坐下。

我展开来看,在第三颗钮扣处找到一丝陈年的褚红,果然是从前那件染血的战衣「你带回家去了是吗?」

妩媚脸贴在我胸前,滚烫如烧「不带回去,恐怕早被你拿去当抹布了。」

除了染血处,别的地方都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平平整整,我深深体会到了妩媚的浓浓情意,心中不由悄然叹息「真谓造物弄人,对琳那么好,她偏偏无动于衷,对妩媚不及琳的万分之一,她却是这样的珍惜用心,老天爷不公平,太不公平。」

妩媚满眼娇羞的抬头望我「还以为你早忘记了,一个弄过手就不珍惜的大坏蛋!」

我知我就是这种坏蛋,满怀疚歉地垂头吻她,长长一吻。

这夜我们十分动情,无所不用其极。

我吻遍妩媚身上的每一寸,把她融做个水人儿,被子上、枕巾上、床单上到处都能碰触到粘黏黏的东西。

我们时分时合,妩媚摆出我想看的每一个姿势,换了一件又一件我想看的衣服。

我们从床上纠缠在地面,从衣柜前嬉戏到书桌上,我把妩媚两只条诱人的美足高高架在肩膀上,问她还记不记得那次午后销魂?

妩媚用指尖点我的胸口,气喘吁吁地娇哼「办公室之狼!」花底下猛地冒出一大股滑蜜来,流量之多前所罕逢。

我淫邪地在她耳心说「你猜景瑾有没有看清楚我的东西?这么大的宝贝恐怕痒死她了。」

妩媚嘤咛一声,痛骂我下流,并嘲「臭美!说不定人家的科长老公比你的还棒!」景瑾已经在半年前结了婚。

「不可能!」我奋力一轮狠戳猛刺,杀得妩媚筋酥骨软,心中欲念如潮,要她去找当年那条蓝裙子。

妩媚说早就不穿了,放在家里没带过来,只八爪鱼似的紧紧缠着我,要我别闹。

我恼起来,从脖子上解下妩媚的双臂,扔下她去衣柜里找到一条蓝色牛仔裙做代替品,又拿来一双黑色高跟鞋,企图重现当年情景。

妩媚说下次,躺在书桌上懒洋洋的不肯动,于是我好只亲自帮她穿鞋子,又抱她起来换裙子。

妩媚任由摆布,咬着我耳朵呢喃低语,絮絮叨叨说刚才那一阵真好,差点就来了,嗔怪我多事,把感觉弄断了。

我一阵销魂,重新投入娇嫩中抽耸,保证这次要让她飞上天去。

妩媚不住嘤嘤呀呀地娇叫,忘情地求我再深一点。

我拚命往前,无奈牛仔裙太窄,妩媚的腿张不开,始终不能如意。

「坏蛋,你坏蛋!」妩媚以为我在捉弄她,两只穿著鞋子的脚儿在我胸前乱蹬。

「裙子太窄了。」我喘着气说。

妩媚急了,两腿架在计算机上,拱起屁股脱裙子,恣态撩人万分。

我放她褪了裙子,迫不及待地重新杀入,一枪没底。

牛仔裙缠在妩媚足踝上,她弓起身伸长手臂去摘,却半天没能弄下来。

我蓦觉她那粉粉嫩嫩在面前晃动的小腿肚极美,一泄如注。

妩媚一阵失神,忙凝住身子承受,等我劲头过去,立时乱拳相加,雨点般捶我胸口,大发娇嗔「下次再也不穿给你看了!」

我又哄又慰,用手指弥补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