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
迷男 著
正文 二十四、你叫我老婆

我跟妩媚耍花枪,景瑾没好气的忍了一会,婉转轰我们「佳佳不是没去过你办公室?带她参观参观去。」

我想起抽屉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忙说「有什么好参观的?我那边空调不好,老是凉不起来,这里耽着多好。」

妩媚也说「我才不去。」

景瑾实在不情愿继续当灯炮「那自便,我困死了,躺一会去,你们两点半叫我。」我知道她中午经常在单位睡,里间备有很舒适的地铺。

妩媚忙拉她「好容易才过来一趟,你就不陪我了?不许走!」

我把妩媚的手抢了回来「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讲情理,人家困了还不让睡?有我陪你还不好么?」又朝景瑾摆手道「你去你去,这里有我,两点半准时叫你。」

景瑾吩咐「说话小声些,我睡觉最烦人吵。」走进里间,把门关上了。

妩媚还是不肯理睬我,眼睛直直地盯着屏幕。

我从她的头发看到下边「没见过你穿蓝裙子。」蓝色总是让我感到轻松、舒服与愉快。

「哼,我们才见过几次?」

「总要的不是数量而是质量……」我意味深长鲜廉寡耻地说「我们虽然见得不多,但总是在飞跃在升华。」

妩媚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升华到此为止了,以后不会再有了!」

她的妩媚撩人心动,我按捺不住把手悄悄放在她腿上「上班穿这样,不怕被人吃冰琪琳呀。」

「土包子。」她哼了一声,居然没拍开我的手。

我摸她「一坐下来,就缩这么高了。」

妩媚忽着转过来,提高声音说「你管得着,我就喜欢。」一双美目睁得圆溜溜地看我。

我严肃地瞪着她。

半响之后,妩媚终忍不住嫣然一笑「紧张什么,我科里基本都是女的,只有一个老男人,孩子都上高中了。」

我夸张地叫了起来「哎呀呀,这种老家伙往往才最危险呢,想想吧,家里的黄脸婆早已平淡如水古井不波了,像你这种小辣妞正是他们流口水的目标,小心哪天给你演一出办公室之狼什么的。」

「下流!你就是那办公室什么狼。」她腿上被我摸得浮起一片鸡皮疙瘩,这才想起打我的手「别碰我。」

我反而抱她「多久没亲嘴了?忘了什么滋味吧?」把嘴朝她脸上凑去。

妩媚螓首左右乱摆,十分不配合「没忘,好臭!」

我用力把她脑袋固定,终于锁定了她的檀口,罩住一阵狠吻。

妩媚从挣扎到松懈,从松懈到热烈,粉臂绕上我的肚子。

我吸吮她送过来的滑舌,手掌在软绵娇挺的酥峰上爱抚。

放开时妩媚已是满面绯红,娇喘吁吁地问「这几天,你有没有想我?」

我当然说有。

「那为什么不找我?」

「你不是不肯理我么?」

她又生气起来「我不理你你就不找我了?永远都不找我了?」

「哪会,等你气消一点就去找。」我哄着,又去下边摸她的腿。

妩媚盯着我说「你别骗我,我知道你不会的,我知道你是哪款人。」

我笑嘻嘻说「那下次试试看。」手往上捋,探进她那水蓝色的裙子里。

「你什么时候去我家?」她忽然问。

我一阵慌张「去你家?好啊,早打算去贿赂你奶奶了。」

妩媚脸色松缓下来,呢声说「这星期天你来吧,我爸妈下礼拜就要去SH看我大姨了,可能要一个多月才回来。」

我忽然明白她怎么肯放下面子来找我了,含糊应「嗯,希望到时我不用加班,你奶奶喜欢什么?」

妩媚低低呻吟了一声,嘤咛说「不闹了,我们商量正经事。」

我的手反而更加猖狂「你说你说。」隔着内裤摸到一团柔软的丰腴之上…

妩媚娇嗔地白了我一眼,努力说「我奶奶最喜欢懂礼貌的年青人,不过耳朵有些背了,到时你一定要叫大声点。」我点头,又听她接着说「奶奶平时挺喜欢吃静心居的素饼,要不你买一盒带去,知道静心居在哪吗?」

我心不在焉地答应「放心好了,到时带两盒去。」低头看自已的手在她水蓝色的裙子里搅得波澜起伏,心头一酥一酥的。

妩媚看看自已的裙子又看看我,喘息说「你为什么老喜欢蓝色?」

我答「不知道,就是看着舒服。」想着琳曾经的形容——轻浮,心里不由一阵愤怒「何止轻浮,我还荒淫放荡呢!」

妩媚趴过来,轻波流转地悄声说「知道吗?人家今天特地穿给你看的。」

我感觉到一股热流从某处直窜到腹下,肉棒迅速膨胀。

妩媚说「你几点钟可以走?过去接我,晚上去看电影。」

我说「不看,去我家。」

妩媚晕着脸小声应「随你便。」娇躯倏地轻抖了一下。

我摸出一丝滑腻的的东西来,忍不住猛把两根手指塞进她内裤里。

妩媚鼻音如丝,双手无力的隔着裙子捉我的手,低声说「别了,都说晚上去你家了。」

我把她搂在怀里,嘴巴凑在她耳心「受不了啦,先让我痛一下。」

妩媚一呆,急急摇头,连手也不让摸了,奋力从我臂弯里挣脱,弯腰把裙子拉直拉平,直起身来用手指刮了刮脸,朝我露出一副顽皮得意的表情。

我一阵极度的难过,看着妩媚挽发整衫时的撩人模样,更是欲火如焚,猛一把又将她拉了过来,火炙火燎地抱住,低声说「这时候不会有人来的,陪陪我吧。」

妩媚双臂紧紧抱在胸前,绷着脸瞪我「你傻了?我可没你那么疯狂。」

我一连串吻她的耳朵脸蛋和脖子,软硬兼施地又逼又哄,妩媚鼻息都烫了,却仍坚决不肯。

我忽然解开自已的裤钮,从裆里掏出布满凸筋的怒杵,凑在她面前,软声低语「好妩媚,就一次!」

妩媚满面飞霞地望着我的宝贝,身子渐渐软绵了下来。

我以为她答应了,于是先去把门内锁按了,走到景瑾的办公桌前,一手扫开玻璃面上的笔、纸、活页夹等杂物,抱起妩媚将之按放其上。

正要掀那诱人无比的水蓝色裙子,谁知妩媚又紧紧地按住了,忽然说「你叫我。」

我一呆「什么?」

「你叫我老婆。」

妩媚盯着我,坚毅的表情此刻在她脸上竟是异样的迷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