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五百章

浓重的无力感像一个沼泽,把赵涛的身体缓慢的吞噬进去,拉扯着他沉重的身躯。

他抱着一线希望,看向苏湘紫,轻声问:“你……你没把她们怎么样,对吧?”

苏湘紫笑了笑,拿起遥控器,切换了一下输出源,电视上,立刻开始播放她们一起过生日时候拍摄的画面。

大家围着桌子,拍着手,笑着在唱生日歌。

看着那喜庆的画面,赵涛却丝毫也笑不出来,声音都颤抖的像是在寒风中冻了三天,“阿紫,你……到底把她们怎么样了?”

苏湘紫跟着屏幕里的声音唱了两句生日歌,才说:“她们太烦了,明明早晚都要死,可硬是不肯早点去死,今天已经闹成了这个样子,我……就送她们一程咯。”

她走到赵涛背后,弯腰抱住他,抚摸着他的胸膛,在他耳边轻声说:“不过很抱歉,杨楠的部分,我没能拍到。我本来是想让她们都给你留个遗言的,比如,交代一下自己罪行之类的,可我好不容易把她们分开放到各个屋子里,拿着绳子挨个绑好,最后去绑杨楠的时候,她脑袋好像在床角碰了一下,疼醒了,我只好趁着她还没什么力气,用绳子绕在她脖子上,把她勒死了。我不知道自己手劲够不够大,怕她没死透,就在暖气管子上绕了一下,吊起来悬在那儿,没再管了。勒死的人好臭的,我建议你别去看她最后一眼比较好。”

这时,电视上放映的已经是苏湘紫抱着他赤裸扭动的淫荡模样。

赵涛这才注意到,屏幕中扭头看向镜头的她,分明清醒无比,没有一点醉意。

“苏……湘……紫……你、你……”一股锥心的刺痛让他痛苦地蜷缩起来,口中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这不单单是因为杨楠的死,也因为,她终于确认,屋子里,应该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个活人了。

“反正你也不会爱我,她们也不会不恨我,不如,我来帮你解脱,给你自由,让你……永远记住我。”苏湘紫笑着把视频切换了一下,这次,镜头里出现的,是被绑住手脚放在洗手间地上的于钿秋。

于钿秋应该是已经醒了有一阵子,她盯着苏湘紫手里明晃晃的刀,浑身都在哆嗦,看腿间的样子,连小便都已经流了出来。

“怎么样啊,于老师,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我看得出来,你挺怕死的,你不是还有孩子么。”苏湘紫用刀背轻轻拍打着于钿秋丰满的乳房,满身是血的她,语气轻柔反而令人战栗,“来,看着镜头说吧,说你以后都不再爱赵涛了,你发个誓,我就放了你,你可以穿衣服走,找你前夫复合,或者干脆找个新男人,你还有起码几十年日子好过呢。”

于钿秋张开嘴,涕泪纵横的脸,显然早已被恐惧击溃。

“说吧,很简单的,就一句话,发一个誓而已。”

“我……我……”

苏湘紫把刀尖缓缓对准左胸,用手摸着乳房下肋骨的缝隙,轻声道:“还有好几个人排着队呢,我没耐心一直在这里陪你磨蹭,这样吧,我数三个数,你愿意发誓,就发,不愿意,就死。我已经把杨楠杀了,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反正我也要坐牢,或者要被枪毙了,杀一个不亏,杀两个……我还赚了呢。”

“我……我……我……”

“三。”

“我发誓……”

“二。”

于钿秋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接着,她突然露出了一个绝望的笑容,闭上了眼睛,“对不起,我……做不到。”

“真是太遗憾了。于老师。再见。”

尖刀没有发出电视剧里噗呲那样的声音,就在屏幕中,清楚地没入于钿秋的胸膛,接着,拔出,再次插入,一刀,两刀,三刀。

于钿秋的嘴巴被捂住,瞪圆的眼睛里流出两行清泪,她抽搐着,无法阻止刀刃在柔软的身体里进出,就像她当初无法阻止赵涛坚硬的器官在她体内蹂躏一样。

满手是血的苏湘紫站起来,打开水龙头,冲了冲刀子,跟着,想起什么一样,过来,关掉了DV。

视频,就这样切换到了下一段。

镜头晃动了几下,放稳,正对的,是坐在书房躺椅上,也被五花大绑的金琳。

苏湘紫过去拿掉她嘴里的抹布后,她看着苏湘紫手里的刀,叹了口气,“于老师……就死在卫生间里吗?”

“是。”

“下一个,到我了吗?”

“那要看你肯不肯说了。”

“我说了,你也不会放过我的。”金琳笑了笑,脸色一片惨白,但勉强还算镇定,“其实,你要是有法子让我能不再爱赵涛,我兴许会感谢你的。”

“你没有跟她们一起算计我,我也挺感谢你的。你还有什么要求,说吧。”

“我听说,如果人的头被砍掉的很快,死后,就还能有那么一会儿的意识,你……能换把快点的刀,让我死得快一点吗,我想知道,如果我死了,我是不是就可以从爱他的感情中解脱了。”

“好。”苏湘紫简单地答道,拿起抹布塞住金琳的嘴,匆匆离开。

不一会儿,她就拿回来了一把用来剁排骨的名牌刀,刀刃宽,刀柄长,像把小小的单手斧,“我不知道能不能快点,我也没砍过脑袋,只能试试。”

金琳看向DV的镜头,嘴唇颤动了一下,轻声说:“我本来,还想给爸爸妈妈留句话的。可……真留了,他们也是伤心。还是算了,你动手吧。”

苏湘紫揪住金琳的头发,就把她的头架在了椅子的扶手边上,跟着双手举起那把砍刀,用尽全身力气挥了下去。

血喷在镜头上一些,像片红雾。

红雾中,苏湘紫低头看着金琳的脑袋,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愤愤一脚踢开,带着一种微妙的羡慕嘟囔了一句:“你笑个屁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