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九十八章

身上有些凉,还湿漉漉的,好像……是被浇了水。

赵涛晃了晃头,觉得脑袋又涨又疼,像是要爆炸开来一样。

“还是不清醒吗?”耳边传来苏湘紫有点纳闷的声音,接着,又有凉水浇了上来。

他努力动了动眼皮,终于,成功抬了起来。

视线短暂的模糊后,对焦在了眼前的苏湘紫身上。

然后,他就浑身一个哆嗦,彻底清醒过来。

看到的情景,比浇来的凉水更让他浑身发冷,如坠冰窟。

苏湘紫站在那儿,还跟昨晚最后的时候一样,赤条条一丝不挂。

可她的身上却东一块西一块,到处都覆盖着黏乎乎已经变暗的血。

还到处都是伤,肚子上,脸上尤其多,一看就是用刀划出来的,小腹中央那道纵线格外狰狞,看着就像是要把她剖腹切开一样,凝结的血线两侧,都能看到一些翻开的表皮。

她的乳头也被割掉了一个,铜钱大的血疤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饱满浑圆的乳房上不断地摇晃。

赵涛惊讶地问:“这……这是怎么了?”

跟着,他想站起来。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被捆住了。

他坐在客厅的一张椅子上,双脚和椅子腿绑在一起,手则被捆在椅背后,也是赤身裸体,身上还残留着昨晚狂欢的痕迹,到处发干发紧,老二上还有几处干涸后发白的浅色印子。

“阿紫,是谁……谁把你弄成这样了?我怎么被绑起来了?家里来坏人了吗?你快放开我。”

苏湘紫转身走到电视那边,也不知道在摆弄什么,拿起遥控器点了几下,打开,才过来站到赵涛身前,脸上带着一丝扭曲的笑意,“你猜,是谁对我下的刀子?家里没来坏人哦,呵呵,不如说,家里都是坏人。”

背后的手已经哆嗦起来,不详的预感笼罩在赵涛心头,因为他已经发现,不只是苏湘紫的身上,附近的地上,竟然也到处都是血,天花板上,墙上,关进的卧室门缝里,他能看见的地方,就连电视机屏幕上都飞溅了一片血点。

这之前还淫乱放纵的房间,他睡了一觉之后,竟然好似变成了血海炼狱。

“我……我怎么会知道……”大脑一片空白,恐惧的怪兽用巨大的爪子抱住了他的头,慢悠悠地啃咬着,让他直到大腿上被什么东西滴落,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流泪。

苏湘紫从旁边拿过一个细窄的小纸条,伸到赵涛面前,“亲爱的赵涛,你认识这个吗?知道是什么吗?”

他望着那个不算太陌生的东西,咽了口唾沫,轻声道:“这是……怀孕试纸。等等……谁怀孕了?”

他盯着那已经转为褐红色的两道杠,惊愕无比。

“余蓓。”苏湘紫的口气变得冰冷无比,她恶狠狠把那条试纸丢尽垃圾筐里,扭头冲着赵涛说,“可她却把这个放到了我房间的抽屉里,然后,趁我不在,故意让张星语和杨楠看到了。我还说为什么昨晚大家都那么嗨,余蓓却又是嘴巴又是屁眼的不肯用前面,看来是怕伤到宝宝啊。”

她呵呵笑了起来,两道眼泪从颧骨附近的伤口上流过,拖出淡淡的红印子,“她还真是说到做到,说想杀了我,就真开始设套。最早和孟晓涵联手栽赃嫁祸,不就是为了让我被你抛弃,逼死我么!看我找到办法杀回来,这次终于换了更狠的是吧!”

“什……什么栽赃嫁祸……”惊骇已经让赵涛快要不能思考,只有呆呆地顺着心里浮现的疑惑问出口来。

“就是那一系列举报事件!”苏湘紫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我说了不是我,可你不信!你看不起我交过男朋友,不满意我来了之后你身边出乱子,把我踢了想图个清静,孟晓涵和余蓓正好给了你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甩了我,不是吗?”

她在地上来回走了几圈,赤脚踩着半凝固的血,还险些滑倒,“我是真没想到,主动过来跟我套近乎的孟晓涵,竟然肯把自己两个学期攒下来的奖学金,为了留学准备的存款都用上。你以为余蓓为什么肯点头让我回来?因为我找出她们两个了!”

她扭身坐在茶几上,拎起旁边的红酒喝了两口,血一样的酒浆顺着下巴两侧流下,滴落在她血迹斑斑的大腿上,“能用钱收买的人,她孟晓涵能买,我自然也能买。那两人的手机是孟晓涵送的,也在宿舍孟晓涵的柜子里见过和我同款的紫色风衣,我本来想不通孟晓涵是怎么把家长都召集到一起的,后来才发觉,你身边的人里最恨我的不是她,而是余蓓,余蓓跟家里不是早就几乎断绝关系了么,家长闹这一出,不光能害得我万劫不复,还能把张星语和杨楠这两个虎视眈眈的对手一并解决。”

“那……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苏湘紫直愣愣地望着他,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才一拍大腿,缓缓道:“你会信我吗?那两人的口供,你可以说是我收买的,她们和孟晓涵本来关系就不错,当场反咬我怎么办?那风衣孟晓涵穿过之后就处理了,我去哪儿找证据?电话的事儿更是纯属推测,你可能相信我吗?一边是余蓓和孟晓涵,一边是我这个不知羞耻的贱货,你肯定信她们啊。你不就是个这样的傻子吗。所以我只能拿这个威胁余蓓,同时放低姿态求饶,我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学方彤彤了,也不想和你结婚,就只愿意做牛做马陪着你们一辈子。”

“不过我猜她不信。”苏湘紫的语速变得更慢,神情看起来也有点恍惚,“她应该从那会儿,就决定要彻底灭了我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