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九十五章

酒精,奶油,爱蜜,精浆,汗水,唾液……赵涛的头几乎被这些混杂在一起的味道包围,好像一大群柔软的乳房紧贴着他的大脑皮层,用微微发硬的乳头划来划去,划得他浑身酥痒,欲仙欲死。

本来,孟晓涵一直克制的表现还让他稍微保留着一点理智。

可孟晓涵被抬上茶几摁住,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淫靡的奶油托盘,她起初还在挣扎,可扭头看到他注视过来的,不加掩饰的贪婪目光后,就颤动了一下,闭上眼不再扭动,任由一只又一只手在她赤裸裸的身上涂抹着,直到几乎找不到一片洁净的肌肤。

那种亵渎感配合着余蓓娴熟的舌尖唇瓣,让他转眼就再次坚硬如铁,翘起的肉棒无比有力,上挑的龟头恨不得勾起余蓓的上腭。

苏湘紫看他已经勃起,波的一声,打开了第二瓶酒,大笑道:“来吧,来吧……一边喝酒一边吃蛋糕啦。这次,不许用杯子哦。”

说着,她就把大片红酒倒在了自己的身上,孟晓涵的身上,往嘴里喝了一口,嘟着娇艳的红唇抱过来,一点点喂进了赵涛嘴里。

理智仿佛被性欲的风暴吹散,看着孟晓涵被红酒混合着奶油染遍的娇躯,金琳恍惚一笑,拿过瓶子也喝了满满一口,勾住赵涛的脖子哺渡过来。

“蛋糕蛋糕,别光在那儿喝啊。”看张星语喂了酒后就抱住亲个没完,苏湘紫往孟晓涵紧并的腿窝里倒了些酒,招呼道,“这么好的日子,可不能冷落了谁。”

根本没想象过孟晓涵还能有如此撩人的模样,赵涛早已经迫不及待,张星语刚一松开嘴,他连拉扯出的唾液细丝都顾不上擦,从余蓓口中拔出湿淋淋的老二,胯过去趴在那里就顺着鲜红的酒液大口喝向了孟晓涵鲜嫩的花园。

耻丘这边多半是杨楠下的手,阴蒂上抹的格外细腻均匀,他顺势舔过去,含住吸了几下,就迫不及待抱起她的双腿,往那小小的裂缝中插了进去。

与孟晓涵是相隔最久的,进入的时候,他好像还听到她抿着嘴唇细细呜咽了一声。

可马上,醉醺醺的杨楠就抱住她吻了上去,金琳也故意蹲下吃起她一边乳房上的奶油,连于钿秋都晃晃悠悠走了过来,抓住她被举起摇晃的白嫩脚掌,含住她的脚趾一口一口吸吮着。

荷尔蒙的漩涡在扩张,所有的衣服都离开了身躯,屋里扭动纠缠的,全是白花花的裸体。

张星语趴在了孟晓涵身上,两个外观迥异小穴上下压叠在一起,让赵涛交替刺入搅动。

金琳酸软无力,终究还是被杨楠压在茶几边的沙发上,插得汁水淋漓。

苏湘紫拿了三个振动棒,让于钿秋嘴里含着一个,前后双穴各插着一个,揉着她的奶子,让她高潮迭起。

而新的规矩,就是高潮一次,喝一大口酒。

等赵涛第二次射出来的时候,张星语喝了几乎两大杯,孟晓涵也喝了四、五口,金琳、杨楠在旁较劲,两人分了快有半瓶,于钿秋被折腾得最狠,活活在高潮中醉躺下去,四仰八叉倒在了自己脱下的旗袍上,水津津的肉缝犹在微微抽搐。

这一轮苏湘紫喝得最少,一个是她负责倒酒,另一个,则是她确实就没怎么尝到甜头,光一门心思弄得于钿秋差点灵魂出窍,按规矩也不用喝但还有个没喝的。

余蓓一直站在赵涛背后,间或吻他后背一下,静静看着一切,并没真正参与进来。

像是个看客。

所以张星语坐在茶几边用小舌头清理赵涛半软的肉棒时,苏湘紫过去抱住了余蓓,手指拨弄着她的乳头,笑吟吟地说:“蓓姐,大家都玩得这么嗨,连孟学姐都高潮了好多次,你怎么不来一起玩啊?”

余蓓微红着脸,轻声道:“我酒量小,已经有点醉了。”

苏湘紫缓缓舔过她的耳根,用紧凑浑圆的大腿磨蹭着她的胯下,娇喘着说:“那就不喝咯,蓓姐,你不喝,谁敢勉强你啊。大家这么开心的日子,一块玩起来嘛。”

余蓓望着躺在茶几上,满身口水、红酒和奶油的痕迹,眯着眼睛似乎有些失神的孟晓涵,轻声道:“我没关系,大家开心就好。”

“哎,要做,就都做嘛,漏一个怪不好的,对不对啊,赵涛。”

赵涛抚摸着张星语的头发,扭头笑道:“就是,小蓓,就剩你了,这次硬了,咱们直接来吧?”

苏湘紫扫了一圈屋内,笑道:“中场休息,中场休息,楠姐,来跟我一起抬起来于老师,这儿俩卫生间都能洗澡,蓓姐,委屈你跟赵涛去用那个小的,我们去用那个大的了啊,洗干净了,咱们卧室继续!”

金琳抽了张纸,擦着自己满是淫液的下体,盯着余蓓看了几秒,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向大卫生间,“那我就不客气先洗了。今晚我够了,洗了之后,我要去休息。有地方睡吗?”

苏湘紫一挑眉,“主卧做爱用,愿意来的就来,其他的屋子随便睡,大家都不胖,仨人一个床也记得下,足够了。不过先说好啊,不管谁要睡还是要接着续摊,一会儿洗好了,出来必须再一起干一杯,再祝赵涛生日快乐一次,这叫有始有终。”

孟晓涵坐在茶几上,神情倦懒地轻声说:“于老师还起得来吗?”

“洗澡时候凉水冲冲,对马桶吐一场就好了。”苏湘紫笑呵呵把刚才众人踢飞的拖鞋弯腰一只只捡过来,跟杨楠一起架起软绵绵的于钿秋往浴室走去。

赵涛已经有了六分酒意,搂着余蓓就往小一点的卫生间过去,“走,小蓓,你的特权,咱俩的单独相处时间。”

余蓓笑了笑,很轻很轻地说:“那可真是谢谢你。”

关上门,隔绝了外面所有的味道和打扰后,她的脸上又浮现出了赵涛熟悉的缱绻温柔。

算是庆祝他的生日吧,余蓓久违地用双脚耐心地侍奉了他一回。她仔细洗干净了脚掌,打上滑溜溜的沐浴液,让他坐在矮凳上,自己则坐稳马桶,用那白里透红羊脂白玉的赤足,熟练地爱抚着他还未完全勃起的阴茎。

浴室里没有别人,也没有别的打扰,只有没关的水流哗哗作响,掩盖了小巧的脚掌上下摩擦时发出的细小滋滋声。

酒意让赵涛轻飘飘懒洋洋的,坐在那儿张开双腿,望着在足弓并拢的缝隙中出出入入的龟头,吃吃笑着,满心愉悦。

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至少这一晚,至少这个美妙到缺乏真实感的夜,值得他一生铭记。

勃起的肉棒已经有些发痛,他不想把宝贵的次数用在余蓓的脚丫中,等到快感已经有了苗头,就摇摇头,站了起来,“小蓓,该咱们了。”

余蓓望着他,静静地看了几秒,莞尔一笑,转身趴在了马桶上,“赵涛,我……今晚想用后面。吃饭前我就洗过了……你抹好沐浴液,放进来吧。”

她低着头,带着一股异样的娇媚说:“我在外面就是怕大家嫌进过这里的脏,才忍到现在的。来嘛……”

赵涛呵呵笑着,蹲下扒开她的俏臀,耐心地在已经十分柔软的屁眼上舔了一会儿,用指头加沐浴液做好扩张,才站起来,抚摸着她微微颤动的臀肉,刺入到了那美妙的肛肉深处。

毕竟时日最久,次数最多,契合度,理所当然也是最高,他们平和地动作,不徐不疾,觉得有些干涩,就补充点沐浴液。

炽热的情欲,在这温柔的愉悦中缓缓回落到不那么疯狂的水平。

快要射精的时候,赵涛让余蓓坐在了洗手台上,靠高低差来弥补无法正面插入菊穴问题,让她近乎蜷缩成一团,勉强抱着她,吻着她的唇,射进了那不断收缩的括约肌内……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