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九十二章

“当然算是赏!”张星语下意识就抬头来了一句,跟着意识到不对,红着脸别开眼,小声嘟囔道,“我这是实话实说。跟你们都不想一样。”

于钿秋忍了忍,没开口。

孟晓涵看着金琳,轻声道:“要是正常,当然可以算赏,可既然这么多人都在,我脸皮薄,还是觉得应该算罚。”

杨楠笑呵呵地说:“是赏是罚,能有多大区别啊。”

苏湘紫一挑眉毛,笑道:“当然有区别,还要喝酒助兴的啊。这么说吧,要是算赏,那中了就是得奖,办事之前,少说得喝一杯吧?要是算罚……那就照顾脸皮薄的,可选,万一中了,要么罚酒一杯,免了这次,要么罚酒半杯,脱件衣服,脱光了就没这选项可用,要么……可以不喝,陪赵涛做三分钟。”

“三分钟?”于钿秋忍不住脱口而出,跟着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不再看别人,只说,“这也太短了。”

“长了还能叫罚啊?”苏湘紫吃吃笑道,“三分钟不舍得结束,喝一口酒加十秒。再说,真要久了,旁边光看的多没意思啊。”

“那就按罚算吧。”余蓓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扫视一圈,“想想,也挺合适的。阿紫,怎么走?掷骰子么?”

“那太慢了。”苏湘紫啪的一声,在桌子中央放了一个盘子,摆了把汤勺上去,笑道,“转到谁,就是谁,转到赵涛,那,他就喝一口酒。好不好?好我可就开始啦。”

余蓓一抬头,“阿紫,这么多罚酒的项目,你的酒够吗?”

苏湘紫莞尔一笑,扭身进厨房,接着,竟然又拎了四瓶红酒出来,一字排开,“怎么样,家里可没有谁是海量吧?这酒后劲儿大,谁要醉了,可就自然淘汰,别怪今晚没份享受哦。”

张星语捏着杯子,咬牙道:“放心,还不定谁先醉呢。”

苏湘紫扭着小蛮腰走到赵涛身边,弯腰笑道:“亲爱的,那你呢?有意见吗?”

气氛已经有点脱缰,可赵涛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哪儿能拒绝这种美妙的诱惑,吞了口唾沫,点点头说:“我没意见,只要……大家愿意就好。”

“不愿意的可以喝酒啊。呐呐,别说不给你们机会,现在可以穿衣服了,只要不怕热,可以靠衣服帮忙保护脸皮哦。”苏湘紫咯咯笑道,接着一指赵涛,“不准备加衣服的姐妹们,来,咱们先把他扒光了,寿星佬不给他拍点蛋糕像话吗?”

杨楠玩心大,当即眼前一亮站了起来,过来帮忙。

余蓓和金琳原地没动,张星语喝了口酒,似乎是要给自己坚定决心一样,反手在背后一捏,从裙子领口抽出脱下的胸罩,丢到一边,于钿秋犹豫了一下,起身弯腰抬腿,费了点力气,将腿上的厚丝袜褪掉,只有孟晓涵,把刚才脱掉的外衣又穿了回去。

“留个内裤吧?”赵涛看女孩都还穿着,自己一个光溜溜,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结果苏湘紫把他裤衩往下一扯,拿起一块蛋糕就笑着拍在了他胯下,抹上一大片奶油,“不行。”

杨楠兴致勃勃站到桌边,伸手一转汤勺,笑道:“阿紫,等玩几次,也罚人陪陪我呗。”

“玩起来再说。”苏湘紫就着奶油在赵涛裤裆揉了几下,起身回到自己座位,看着那旋转的汤勺,眼中不见半点醉意,看上去,好像也不如她口气表现的那么兴奋。

汤勺转了几圈,柄最后停在了冲着赵涛的方向。

“哈哈哈,运气真烂,说吧,喝一杯还是脸上拍一块蛋糕?”苏湘紫笑呵呵地举起一盘子蛋糕。

赵涛端起酒杯,“喝,我喝。”

张星语皱了皱眉,“喝两口就行了,你要先醉了,可就收摊了。”

苏湘紫笑道:“没关系,我给他倒得少。”

小半杯酒下肚,汤勺再次开始旋转,这次指住了孟晓涵。

一看众多眼睛一起盯了过来,她端详了一下面前酒杯里的分量,皱眉端起来,一言不发灌下一半,擦了擦嘴,把才穿上的外衣又脱下来,送到衣架那边。

不知不觉,所有人的眼睛都盯住了旋转的汤勺,脸红,呼吸急促,像是发了情的赌徒。

这次,张星语被选中。

她霍然站起,可扫视一圈,似乎还是抹不下这个脸,犹犹豫豫又坐了回去,喝了半杯,从裙子下脱掉了打底丝袜,放在旁边桌上。

不一会儿,金琳脱了长裤,余蓓去掉了上衣只剩下一条小背心,孟晓涵梅开二度,连长裙也离了身,酒下去不少,可赵涛光着屁股还是被晾在一边,倒是又喝了两杯。

眼见这游戏迟迟开不了局,气氛就要冷下来的时候,勺子终于指住了正在给人倒酒,空出来的那个位子,苏湘紫。

“哟,终于到我了啊。”她把酒瓶放在桌上,笑着走到赵涛面前,先低头吻了他一下,接着解开胸前衣扣,亮出一对儿并未被乳罩束缚的饱满白乳,褪掉下面裤子,蹲下伸出舌头,水声作响地把赵涛老二上的奶油舔舐干净,用鼻尖在顺势昂起的肉榜上蹭了蹭,娇笑道,“谁来计时啊?从放进去开始算。”

余蓓看了一眼表,轻声道:“我来,你开始吧。”

苏湘紫一抬长腿迈过赵涛身上,故意扭着屁股让嫩缝小嘴儿一样吮了几口龟头,跟着缓缓沉下,昂起头来,快活地哼了一声,“啊啊……好爽……”

其他几个女人脸上顿时更红,于钿秋更是忍不住垂手按了一下自己的双腿之间,气息也更加急促。

苏湘紫一边抱着赵涛上下起伏,一边娇喘道:“继、继续玩嘛……再有的……可以排队,直接轮换,免得……免得赵涛被晾着,再软咯。”

杨楠舔了舔嘴唇,一转汤勺,轻声道:“真等不及,还有我呢。”说着,她眼睛就忍不住溜向了金琳。

金琳皱了皱眉,防御性地抱起了手肘。

结果,这次转到的还是孟晓涵。

孟晓涵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会儿,看着苏湘紫在那儿嗯嗯啊啊的起伏不休,端起杯子喝了半杯,一抬手,裸出了整个上身,只用胳膊挡着乳头。

“晓涵,你可就快没得脱了。”金琳瞄她一眼,轻笑道,“就这么不愿意么?不愿意,为什么还要玩?”

孟晓涵的牙齿缓缓划过自己的唇瓣,上面被咬白的印子迅速变回红润,红得像血,“你们都在玩,那我也只能玩。不玩,就什么都没有了。”

说着,勺子又转到了金琳。

金琳脱掉胸罩,喝下半杯,眼睛也有点离不开苏湘紫扭动摇晃的雪白脊梁,和那条来回晃动的马尾辫。

“那你呢?”孟晓涵轻声道,“为什么在这儿一起发疯?”

金琳咬了咬牙,颤声道:“因为那个笨蛋就喜欢这种疯子。”

勺子又停下来,指向了于钿秋。

于钿秋伸手握住酒杯,就在这时,苏湘紫突然紧紧抱住赵涛,埋首在他肩头,畅快淋漓地喊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到……到了……”

她的手抖了一下,跟着,缓缓从酒杯上离开。

她抬手拔下发钗,拨弄了几下,散开了一头如云乌发,接着,起身从旗袍里脱掉了内裤,解开侧面的开衩扣子,走到赵涛身边,娇喘道:“下面三分钟,是我的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