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一杯红酒下肚,暖洋洋的感觉涌上来,让赵涛晕淘淘不自觉就亢奋了几分,心里也痒丝丝的,禁不住就幻想起了一会儿酒足饭饱,带着她们一起进屋,该是怎么一番莺声燕语甜嘤娇啼的极乐景象。

但让他开口张罗,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难道吃饱之后,说来大家一起运动一下吧?

苏湘紫的手脚颇为麻利,每个人的杯子重新倒好,转脸就伸手给蛋糕上的蜡烛点了火,从旁边拿出一个东芝的家用手持DV,笑嘻嘻打开,“这么重要的日子,来,拍个纪念吧,大家给他唱个生日歌,让他许愿吹蜡烛,好不好啊?”

杨楠马上笑道:“好好好,我来起头,一、二,祝你生日快乐……”

环境的感染力和酒精的效果结合在一起,多少起了点作用,唱到第二句,桌边就只剩下金琳还没开口,到了第二遍的英文版,她终于也吁了口气,笑着一边拍掌一边唱了起来。

苏湘紫举着DV环绕一周,跟着拍向赵涛,“来来来,吹蜡烛吹蜡烛,许愿,三个愿望哦,可别浪费。”

彻底放下心的赵涛双手交握,默默在心里许了愿望。

第一个,希望这些中咒的姑娘一个都不要死,全都活得好好的。

第二个,希望她们不要再彼此明争暗斗,能跟今晚一样和和气气。

第三个,希望自己的性能力能更上一层楼,不然……迟早被这帮女人榨干啊。

许完,他睁开眼,望了一圈烛光映照下个个都分外娇艳的情人,深吸口气,呼的一下吹了过去。

杨楠帮着在旁猛吹几下,烛火尽数熄灭。

余蓓旋即站起,把蛋糕拉到她身前,开始切分。

孟晓涵望着赵涛,微笑道:“也不知道,你都许了什么愿。”

苏湘紫咯咯笑道:“我猜啊,多半是许愿自己能金枪不倒,一夜七次,不然,他怎么吃得消哟。”

金琳抿了口酒,似笑非笑地说:“我倒觉得,他多半是在许愿,咱们这些人啊……能经常一起这样吃顿饭。”

余蓓仔仔细细切着蛋糕,柔声道:“别猜了,他又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来,端自己的蛋糕,然后,先吃饭吃菜,不然这么大一块蛋糕下去,肯定都饱了。”

杨楠笑呵呵舔了一下自己那块上面的奶油,“我本来就不饿。”

苏湘紫放下DV在旁边桌上,笑道:“好啊,那直接喝酒。”

金琳扭头看见那个DV没关,心里似乎安定了几分,起身走到衣架边,套头脱下毛衣挂好,笑道:“你们把屋子搞这么热,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毛衣里头是件紧绷绷的贴身长袖衫,登时就勾勒出她颇值得自负的身材曲线。

于钿秋也将旗袍领口的扣子解开几颗,露出一段白腻腻的颈窝,用手掌轻轻扇着风,“是啊,这也太热了。”

“热才方便啊。”苏湘紫吃吃笑着,将自己上衣下摆解开扣子,打横一系,亮出了紧绷平坦的小腹,浅浅凹陷的肚脐清晰可见,“看,这样也不冷,露得再多点,也不冷。”

张星语轻轻哼了一声,“露那么多,是急着要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呀,”苏湘紫故意拖着长音撒娇一样说,“我从来都是被干的嘛,要么被他,要么被她。”

杨楠一看自己被指住,这么多人在,还有点脸红,干笑道:“咱俩那是互相,互相啊。”

不知不觉,苏湘紫就成了桌上的引导者,她说起话来百无禁忌,荤段子层出不穷,饭菜没吃多少,就让谈话的内容尺度击破了底线,让赵涛都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热。

可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酒是色媒人,这话不仅对男人有效,对女人想必也一视同仁。说着说着,看着一个个就都兴奋起来。杨楠大笑开怀,无奈口才略逊一筹,只能偶尔插上一嘴,于钿秋面色酡红,但一旦撕开老成持重端庄贤淑的皮,柔声细语说上几段,就让小姑娘们知道什么叫狼虎之年。

等到连金琳也顺着气氛开口笑谈起来,整桌最沉默的,就只剩下了微笑不语的孟晓涵,和眼神显得颇为紧绷的张星语。

可张星语位子挨着杨楠,她想绷着,杨楠也不答应,趁着于钿秋借酒倒苦水,大讲前夫床上糗事的时候,伸手抓着张星语的乳房就揉了几下,硬是把她拉扯到渐渐淫靡起来的气氛之中。

金琳附和了于钿秋几句,侧头小声对孟晓涵道:“我真好奇,你来干什么?”

孟晓涵望着眼前的红酒,轻声道:“因为,不来不行。”

“看这架势,苏湘紫是要张罗着大家一起上床了,让赵涛好好过过皇帝瘾。你走吗?”金琳用掌心捂住嘴,小声说道,“你走,我就跟你一起走。”

孟晓涵笑了笑,竟然端起杯子猛喝了一大口,说:“我才不走。”

金琳有点惊讶地看向她,这时,苏湘紫从旁边伸过酒瓶,一边咚咚咚给她们续杯,一边大声道:“走什么啊,谁也不许走,这屋子这么大,今晚都住下。咱们一起陪赵涛,把他啊,直接榨干,到时候就再也不敢找新的小姑娘啦。”

这句话一出,桌上顿时安静下来。

于钿秋眼波流转,不自觉咬了一下唇瓣,张星语抚着胸口,目光闪动,杨楠颇为兴奋,双手忍不住搓了一搓,余蓓环视一圈,轻声道:“阿紫,瞧你说的这么直白,把大家都吓到了。”

孟晓涵看向余蓓,微微一笑,缓缓解开了上衣扣子,脱下,露出里面一件小小的吊带背心,“来都来了,说明白点,不也挺好。”

苏湘紫拿起DV关掉,笑道:“啊哟啊哟,接下来的可不能拍咯,少儿不宜哦。”

不知怎么,赵涛想起了支教期间斗地主的那一晚,不过看起来,这一夜的农民好像就他自己,七个地主,还不知道要怎么分他。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和上次一样,少说话,静静等着最好。

余蓓笑了笑,柔声道:“阿紫,你觉得怎么安排比较好呢?”

苏湘紫把还剩大半瓶的红酒往桌上一放,双眼闪亮,“既然决定玩,就放开点,玩大点,咱们一边喝酒,就一边开始,你们说吧,和赵涛做爱,算是赏还是罚?”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