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八十五章

赵涛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暗流在涌动。

余蓓去跟孟晓涵上自习,杨楠去联系房东退租,他就趁着和张星语一起收拾行李的机会匆忙问道:“星语,我觉你不应该同意这种安排的啊。不光原谅苏湘紫,咱们还要请假今天就搬过去,你们……你们是不是被苏湘紫给催眠了啊?”

张星语用力把从柜子里拿出的衣服塞进行李箱,狠狠压紧,望着最上面那条血一样的红裙子,轻声说:“不然呢,你觉得我该是什么反应?去找苏湘紫拼命,把她捅死吗?我去坐牢,你能记得我多久?我只有在你身边才行,为此,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她抬起头,眼中水光盈盈,“而且,我为什么不同意呢?苏湘紫已经犯到过咱们手里一次,你现在那么讨厌她,她做这么多,你还是讨厌她。留着她,总比留着金琳、孟晓涵要好吧?”

赵涛心里一惊,唯恐她眼里的暴风雨真从雷云中掉落下来,连忙柔声道:“我……我就是……怕你不开心。”

“你才不怕。别哄我了。”张星语低下头,继续收拾着衣服,白色的风衣,把红色裙子牢牢盖在了下面,“我之前是不是让你看过我的手?”

赵涛点了点头。

“我还让你看过我如今的身子,赵涛,你实话说,我还有以前那么好看吗?”

他连忙点头道:“好看,我觉得好看。”

“撒谎。”她把箱子用力拉上,封口,推到一边,站起来,突然掀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比以前少了几分饱满弹性的乳房,和乳房下清晰可见的肋骨痕迹,“我不是没让你看过,我自己其实也清楚,我就快瘦成排骨了,我心里烦得要命,洗澡的时候整把整把掉头发,不敢让你看见掉的狠了的样子,一起洗的时候只能趁着你洗头不睁眼,揪着一团一团的往马桶里冲。小蓓说得对,如果……一直这么下去,我很快就要干枯了。你喜欢好看的花,肯定不喜欢干瘪的烂花瓣。苏湘紫不是说她什么都愿意付出吗?那好啊,我要用她的钱还债,上学,保养,我要变回以前的我,我不要变成又憔悴又丑的女人,等着被你嫌弃。”

她缓缓放下衣服,咬牙道:“所以我就算恨不得杀了她,也会忍耐的。我已经明白了,我要忍耐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过没关系,赵涛,为了你,我会忍的。我一定能忍到……我想要的那一天到来。”

她打开另一个衣柜,抬手擦了擦眼角,缓缓说:“好了,你要帮忙就帮,你要还急着去问杨楠,就去问吧,别在这儿碍事了。”

“为什么原谅她?”杨楠联系好退租的事,进门一听赵涛开口问,就笑了笑,说,“因为她真的跪着道歉了啊。我跟你一样,我对好看的女孩子没办法嘛。看她那么可怜,我都想上去摸摸头了。要不是小蓓说不要再计较过去的事了,我真想好好查查看是不是有人冤枉她。”

“她挺会演戏的,你可别上当。”赵涛皱了皱眉,压下心里拼命往上蹿的不安,小声说道。

“演不演的,她都承认了啊。”杨楠耸耸肩,“认罪伏法,坦白从宽,再说……她提的条件挺有吸引力的,这么辛苦打工,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老这么下去,我觉得啊……你迟早要被金琳拐跑喽。”

怎么突然一个个都提起金琳了,难道苏湘紫拿金琳当材料说了什么吗?

赵涛一脸纳闷,可不知道从何问起,只好讷讷道:“那……咱们就这么住过去了?”

“对啊。换大房子啦,你高兴点嘛。”杨楠笑嘻嘻拍了拍他的脸,跟着半是认真地说,“赵涛,为了你,我们都已经没有父母家人可依靠了,你身边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小蓓说得对,大家现在就是在水里漂,不想沉下去,就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呐,那个苏湘紫长得还挺漂亮的,她既然说什么都愿意,等过去安顿好,我可就要夜袭她了啊。喂,你悄悄告诉我,她后门你干过了没有?”

“我现在没心情说这个……我去找小蓓。”他烦躁地挥了挥手,匆匆穿上衣服,蹬着新买的破二手车子,往学校匆匆赶了过去。

可去平常她们固定自习的教室瞄了一眼,却没找到人,只看到占座的书还留在桌上。

他去看了看,有些奇怪,孟晓涵竟然没有在看外语,桌上摊开的是资治通鉴中的一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兴趣变成历史了。

犹豫了一下,他探头跟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说:“同学,麻烦你,我问一下,在这儿上自习的两个女生去哪儿了?”

“不知道。”

很标准的,不相干的陌生人给出的回答。

赵涛走出门口,雾气弥漫的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一些让他感到恐惧的轮廓。

他知道余蓓不是来上自习的,她连课都请好了假,准备下午就要搬家,上午专门跑来一趟,分明就是为了见孟晓涵。

她俩什么时候变成关系如此紧密的联盟了?按道理,余蓓最排斥的除了苏湘紫,不就该是这个已经确定没办法出国的孟晓涵了吗?

给余蓓打了个电话,对方却已经关机,再打给孟晓涵,则是无人接听,赵涛心烦意乱地握着手机走来走去,却突然接到了金琳的电话,让他尽快到团委那一层角落的小教室来一趟。

反正这会儿也找不到余蓓和孟晓涵,赵涛只好先赶去了金琳约他的地方。

那里面有几个自习的学生,他等了会儿,金琳大步走了进来,把门一关,在黑板上写下团委开会,请让出教室。

不一会儿,学生们就收拾东西走了个干净,金琳把后门也跟着关上,把赵涛一抓,拽到远离门口的角落里,面色凝重地问:“苏湘紫是不是去找过你们了?”

赵涛心里一震,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她也来找过我了。就我给你打电话之前。”金琳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像是生气,倒像是在担心害怕什么,一副在草丛里走路随时能踩到蛇的样子。

“她找你干什么?”

“道歉。”金琳眉头紧锁,手指在胳膊肘上不断地轻轻敲打,“她诚心诚意,给我跪下磕头道歉,说举报害我丢了学生会的工作,非常对不起,愿意尽一切力量弥补我。我……只好说不跟她计较了。”

“这……不是好事么?”赵涛心虚的笑了笑,因为他看得出,金琳的脸上可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

“好事个屁。”金琳最近对屁这个词的使用频率有了明显上升,“你傻我又不傻,我一直在打量阿紫的表情,她分明就特别委屈,特别愤怒,可她还是把什么都认了,专门找我道歉,这说明什么?”

她瞪着眼睛,一把揪住了赵涛的领子,“这说明,她在忍辱负重。这种性子的女生,忍辱负重要干什么?就为了挽回你吗?我才不信,你最近最好小心点,留意留意她到底要干什么,要是暴风雨来了,别带着我一起翻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