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八十一章

“你来啦?今天怎么这么早,我菜都还没洗呢。”打开门的苏湘紫,还是一脸喜笑颜开的模样,“是不是两天没见,想我啦?”

撒娇一样说完之后,她似乎意识到,赵涛的表情不太对劲,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变得有些疑惑,“你……怎么了?”

“让开!”他一把把她推到一边,进屋就直奔卧室的衣柜而去。

打开,掀,找,他盯着里面一件件衣服,狠狠扯下那身淡紫色的风衣,怒火中烧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苏!湘!紫!你为什么这么狠毒!你是不是要把我也逼死你才高兴!”

苏湘紫整个人都好像傻在了卧室门口,她看着赵涛脚下的风衣,颤声道:“你干嘛!那……那是我最喜欢的衣服!你好端端的突然来我这儿发什么疯啊!”

赵涛弯腰抓起那件风衣,拎到苏湘紫眼前,“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找到给小蓓她们三个家里打电话的号码了,是咱们学校门口便利店的公用电话,我去问老板娘了,她正好还记得那天打电话的女生,因为打了好几个不同地方的长途。那女生穿的就是这身风衣!”

“你神经病啊!这是今年的潮款,我自己都撞衫过两三次了,凭什么看见身衣服就是我啊,我去哪儿知道那三家人的电话?”

“花钱啊。”赵涛的眼睛已经通红,积累的怨气和愤怒一股脑喷发出来,都快要让他失去理智,“你不是有钱吗!从老师那儿买啊,或者买通别人去举报啊。你不是就擅长这个吗!和我一起支教的两个女生,一人换了一个新手机,苏湘紫啊苏湘紫,你好大的手笔!你怎么不干脆买个杀手,把我的女人都杀光算了!”

苏湘紫惊愕无比地摇了摇头,“不是我,我不知道,她们两个买新手机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给她们买的……我没收买她们,我就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赵涛,你不能冤枉我。”

“冤枉……好啊,把这身风衣穿上,咱们这就走,去找那个老板娘,现场指认。”他把风衣劈头甩到苏湘紫脸上,胸膛起伏越发剧烈,“走啊,现在就去,省得你不服!”

苏湘紫委屈地扁着嘴,伸手擦着风衣上的脚印,泪盈盈地说:“我不去,这分明是有人要嫁祸我。我上课老穿这件,这又是市里商场买的,别人也不是买不起。”

“除了你,谁还舍得花大几百块买身破衣服就为了设陷阱害人?算上那两部手机,里外里花了快四千了!”

“咱们……咱们去找那两个学生对质,”苏湘紫嘴唇哆嗦着说,“我去当面问问,看看到底拿手机是不是我买的。她们要说是我买的,我当场要回来!”

赵涛冷笑道:“对啊,要承认是你买的就不能用了,难怪我怎么也问不出是谁送的。苏湘紫……你发誓的时候耍的一首好心眼儿啊,一直跟我说不是你举报的不是你举报的,原来花钱买别人去,借刀杀人,誓言就不会应验在你身上了对吧?你做梦!”

“到底怎么你才肯相信我啊……”苏湘紫哭了出来,“你给我一个证明的方法,你说,要不我重新发誓,我发誓这一切真的和我无关。赵涛,我……我是挺幸灾乐祸的,你身边的女生倒霉,我才有机会,我很乐意看她们出事,可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我是从那个算命老头那儿知道,你先找的女友大都要倒霉,所以我的确不想让孟晓涵出国,可我想的是让你跟她多在一块呆呆,她说不定就不舍得走了,我没举报她……我谁也没举报。真的……这些要是我干的,让我不得好死……不对,不对不对,这些都和我无关,我发誓和我无关,要是我指使了谁,就让我天打雷劈,要是有人陷害我,就让陷害我的人不得好死!”

“发誓这种事,我再也不会相信了。”赵涛阴沉着脸,瞪着她缓缓说道,“从一开始,你就是会玩各种手段缠着我的女生,你的心眼太多了,我不信你,我以后都不会信你。”

他用力拨开她,走出门口,转身望着她,“苏湘紫,你如果有同谋,就告诉我,我算你戴罪立功。”

“什么同谋啊……真的不是我!”苏湘紫已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没了形象,可怜兮兮地伸手抓着他衣角,“赵涛,求你了,你好好再查查,我也帮你查,我出钱出力,咱们一起查……这真不是我……我是无辜的啊……”

“还在嘴硬!”赵涛一把拨开了她的手,“苏湘紫,好,事到如今你都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看来,咱们的关系,也该到此为止了。你给我买的车子,我放在楼下不骑走了。你给的钱,我过后打工凑齐会还给你。”

苏湘紫一愣,抬眼望着他,颤声说:“你……你什么意思?”

“需要我说得更明白吗?从今往后,我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我和你分手了!你此前不是骗我的时候发誓来着么,现在,我就帮你应验。苏湘紫,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我要是对你再动半点感情,就让我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啊……”看赵涛往门口走去,苏湘紫哭叫着扑了上来,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腿,“赵涛,你不能这么不讲理……我明明没有做……求求你……你别这样……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别这样对我……我真的没做……我没做啊……”

像愤怒的公牛一样狠狠把她拉开推到一边,赵涛瞪圆了眼睛,脖颈上的青筋仿佛就要崩裂,“你就是个林仙儿!我他妈瞎了眼!你这辈子也不可能跟彤彤相提并论,你连她一根头发丝儿都比不了!我他妈就是个大傻逼,才信了你的话!以后不要来找我,别逼我打女人。听到没!”

他一把拉开门,走了出去。

在他狠狠把门甩上之前,那被门板瞬间吞噬的空隙中,只留下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的苏湘紫不停颤抖的身影,和撕心裂肺一样的惨嚎。

“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没有啊啊啊啊啊——”

他气喘吁吁地走下楼,一脚踹翻了崭新的自行车,发泄一样地大叫了一声,大步离开。

背后苏湘紫打开了窗户,嘶哑地对他大喊着:“赵涛,你回来!你给我回来!不要走!别走……我爱你!我爱你啊……别走……求你……”

但他径直走了出去,抬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车开过拐角,他仿佛还能听到苏湘紫在远去的小区中痛苦至极的哀鸣。

犹如,在冰天雪地中踩中了捕兽夹,无法回去哺育幼崽的母狼……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