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七十四章

“金琳,你确定是晓涵了吗?就直接把她举报了。你这不会是借机打压吧?”趁着中午没什么事,赵涛直接把金琳叫到了图书馆顶层,在那个熟悉的窗边,克制着语气中的烦躁沉声问道,“可这样的话,我和苏湘紫先走,晓涵反而能选我们去的地方考了啊,她说不定会比你还先到呢。”

“所以根本就不是我干的。”金琳皱着眉,一副很不满的样子,“我是在查孟晓涵,可我还什么都没查出来呢,一本那边我就没什么熟人,你这个曾经的暗恋对象还是个闷葫芦,就不爱跟人打交道。我是想过拿支教时候的事情来恶心她一下……可我自己也被卷在里头,不找个合适的人替我去做不行。这……难道有人替天行道来了?”

“什么你就替天行道……”赵涛烦躁地用手敲着金琳手边那本外文名著的封皮,“你不是也说了还什么都没查出来呢。现在闹出这么一档子事,说不定就不是晓涵干的。暗处谁知道是不是有个人在挑气。”

“挑谁呢?”金琳抬手揉着眉心,“不管怎么想,挑我们这几个边缘人物,也未免有点太不正常了吧?现在稳稳霸占住你的是余蓓她们三个,和花了钱买你时间的苏湘紫,我跟你一个星期亲热不了一次,于老师也有阵子没好好跟你幽会了,孟晓涵一门心思上自习,谁挑事儿会先从我们几个下手啊?你怎么不说是你的女朋友们有了危机感,决定排除异己了?”

“我没说那个就不可能。可……小楠和星语上完课上班,上完班连上自习的时间都没有,回家洗了澡就要睡觉。她们哪里来的空闲?”

金琳双眼一眯,淡淡道:“可你那个从苏湘紫出现就越发阴沉的女朋友呢?我没记错的话,她其实是你高中时候第三个喜欢上的人吧?方彤彤排在她前面,所以她讨厌苏湘紫,再仔细想想,时间顺序上,孟晓涵不也在她前面吗?”

“于老师呢?她折腾于老师对我有什么好处?搞得我现在焦头烂额,我才不信会是她干的。”

“举报于钿秋和举报孟晓涵的不一定就是同一个人啊,说不定孟晓涵举报了于钿秋,想要断你的路逼你出国,余蓓察觉到反手就把她搞到出不去了呢。”

“我没跟小蓓说要走的事。”赵涛差点一时冲动把答应的婚约说出口来,幸好他知道,这手段可以稳住余蓓,可一旦曝光就会点炸其他所有人,“我还没等到合适的时机呢。”

“合适的时机?”金琳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脑袋,“唯一合适的时机就是你准备进机场之前,在那之前你说你的打算就是找死。你那个女朋友眼里藏着杀气,别告诉我你一点都没感觉到。平常不声不响的,告诉你,就是这样的人发起狠来最可怕。你就没看苏湘紫敢来得罪我都不敢招惹她么?”

赵涛挠着发根,有些痛苦地想,曾经余蓓不就是个爱看少女漫画喜欢做王子梦的单纯小姑娘么,怎么……就变成如今的样子了啊。

他到底都干了什么……

“不会是小蓓,我相信不会是小蓓。她不会让我不开心的。绝对不会。”赵涛喃喃说着,觉得自己的头被锯子切割一样的疼。

金琳端详着他的表情,突然问:“赵涛,你……是不是给余蓓也承诺什么了?”

“我……我没有啊。”他心虚地别开眼,把视线落到图书馆的窗外。

“你出国的计划敢不算上她,肯定有她即使知道你走也不会崩溃的把握。”金琳缓缓说道,“这会儿明明每个人都有嫌疑,你却对余蓓笃定得不正常,这不就说明你觉得自己许给她的好处能让她安安分分什么都不管吗?赵涛,我的一切考量都是为了你的利益,你答应她什么了,告诉我吧。”

但赵涛已经被最近的事情吓破了胆,他还是摇了摇头,“没有的事,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哪儿还需要承诺什么。本来……就都该是她的。后来的你们,都是我对不起她。”

“你是和她私下订婚了吗?”金琳沉默片刻,轻声说道。

差点就是一句你怎么知道脱口而出,他紧抿住嘴巴刹了下车,低头道:“不需要啊,金琳,我从一开始就答应过小蓓,我最后一定会和她结婚的。我何必……多此一举你说对不对。”

“少装傻了,一开始答应的事儿那么容易坚持到底,这世上还会有离婚的夫妻吗?”金琳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的眼睛,“你当初的承诺,也就能坚持到她容忍你在大学里乱搞到上个学期结束。你勾搭上孟晓涵这个主动表白过的,她真的能忍吗?苏湘紫出现后,她还能跟以前一样淡定吗?真要是那样,你还会整天烦恼焦虑成这副样子?赵涛,你能拿出来安抚我们的东西不多,你的想法……实在是不难猜。为了得过且过,你什么都做得出来。”

“就算是又怎么样!”赵涛抬起头,终于还是有些激动地说,“我这不是还不到法定年龄么,我总要想个办法拖过去这段时间啊。失误……我从一个失误开始,难道要我因为另一个失误直接结束自己的生活吗?谁会愿意啊!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要什么才能安宁下来,我只能胡乱给啊。不然我还能怎么办?我要是会分裂,我一早就把自己弄成七八个给你们平分了。”

“算了吧,”金琳哼了一声,淡淡道,“你就是分成七八百个,每一个也不会甘心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

“好了,话题跑远了,金琳,我……再问你一遍,晓涵的事情,真的和你无关?”

金琳缓缓深呼吸了两次,轻声说:“和我无关,不过我不会赌咒发誓的。因为我的确有动机,我只是没来得及行动,也没想好那到底是不是个有效的办法。我没那么不谨慎。我还没疯,或者说……我还没疯得那么彻底。”

她拿起书本,起身向外走去,“我要去看书了,为了能追着你出国,我要勉强自己做很长时间我最讨厌的事情,希望以后这种无聊的事情,不要再来烦我。”

赵涛靠在窗台上,长叹一声,“那到底会是谁啊……”

“支教的人不还有两个呢么,”金琳坐到桌边,淡淡道,“不过你去问,估计是问不出什么的。不然,我帮你想想办法,打听一下吧。孟晓涵人长得不错,成绩又好,社会实践分数那么高,学期末奖学金几乎稳稳的,那两个要是嫉妒,也不奇怪吧?”

赵涛楞了一下,他总觉得,这一系列事件应该不会是圈子之外的人在主导。

可这种直觉判断,他拿来自用还行,当作提醒告诉金琳,就有点自讨没趣。

所以他只有点点头,柔声说:“那就辛苦你了。”

金琳拿出笔记本,一边用力拔下笔帽,一边回答:“反正现在我也闲下来了,有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