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七十二章

赵涛还没有去找金琳,金琳就先一步跑来对他兴师问罪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哄个苏湘紫都哄不好?咱们在学生会上层才待了不到一个学期,就闹到现在这样,你到底管不管得住她?”

他用筷子戳着食不知味的饭菜,皱眉道:“她赌咒发誓了不是她。”

“那你告诉我是谁,还有谁有这个本事实名举报于钿秋?这不是摆明了就算泄露身份也不在乎吗?你身边还有谁有这个胆子?”金琳的怒气看上去并不像是演戏,想想也对,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一直都非常完整按部就班,在已经被赵涛打乱一次的情况下,再次出了这种岔子,这要是举报者出现,她估计能抄起面前的汤连盆一起砸过去,“而且赌咒发誓你就信吗?那我发誓我要还爱你就被人割了脑袋当球踢,天上是不是就要掉个杀手来追着我抹脖子了?”

赵涛无奈地说:“金琳,追究出来是谁……有意义吗?”

“怎么没意义!”金琳脸上都快用血管拼出怒其不争四个字来,要不是小饭馆的包间没有多少隔音效果,估计她都要吼出来,“这举报说明了一件事,已经有人忍不下去了。要么是外面的其他人看你这么生活不爽,要么是你的女人里有人正在悄悄发疯。你觉得是哪个?”

“我知道……这肯定是我身边的人做的。”赵涛唉声叹气地低下头,“可我真的问不出来,也查不出来,我还能怎么办?”

他抬头瞄了金琳一眼,缓缓道:“我还怀疑着你呢。”

“我?”金琳呵的一声笑了出来,“我在这次的事儿里损失多大?你怎么不怀疑是于钿秋自导自演出来准备抢你了呢?”

“我也怀疑过。”他点点头,神情已经近乎木然,“我现在谁都想怀疑,我觉得谁都有可能,你们都比我聪明,比我会演,我是最笨的那个,我看不出真相,我不知道你们谁说的是假话,谁说的是真话。我甚至怀疑过……是不是我自己梦游跑去找校领导招供了。”

金琳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儿,起身过来摸了摸他的头,担心地问:“赵涛,你没事儿吧?”

“没事,我就是……觉得好累,脑子好乱。”他还不太适应金琳突然展露出的关心,但还是追寻着那股温暖和柔软往她的身体上靠了过去,“金琳,我要是有你这么聪明就好了。那样我就不会把事情闹到如今的地步了。”

金琳叹了口气,耐着性子哄了他几句后,坐在他旁边,面色凝重道:“你心里乱了,瞎怀疑,这个不要紧,但你冷静下来之后,这件事咱们必须得查。你知道么。如果连于钿秋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都被盯上,你觉得你身边那些亲亲密密的女朋友还有人能落了好?你难不成要等到只剩下犯人自己才醒悟过来这是要独占你?”

“可怎么查呢?”赵涛还是打不起精神,“学校会给举报者保密的。于钿秋丈夫那边不知道也不可能说。于钿秋自己更不知道。”

“是人干的,就不会查不出来。”金琳眯起眼睛,“我先从苏湘紫查起。”

“我觉得不是她,你不如从你心中第二顺位的人开始吧。”赵涛垂头丧气地说,“就算你查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我能告诉于钿秋。”金琳冷笑一声,“还能公布给你的女朋友们,除了张星语看我不顺眼不当回事,我就不信杨楠和余蓓能对这么个背地搞鬼的人无动于衷。”

“那你的第二顺位怀疑对象是谁啊?”

“孟晓涵。”金琳眯起眼睛,目光闪闪,“从你告诉我你们最近都没约会过,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金琳,咱们俩也很久没有一起出去过了。”

“可我想。我只是没机会。”金琳盯着他,看眼神,似乎对自己有些恼火,“你如果约我,我非常乐意。哪怕就是在教学楼没人的地方偷偷……口交一次,我也不会有意见。可她呢?”

“她和你本来就不是一类人。”赵涛烦躁地说,“她只要到了努力奋斗的时候,就能心无旁骛,什么事儿都不管,我说句实话,高三那年我就对她下手了,可结果呢?她直到毕业前都没特意理睬过我。她现在已经在准备留学的事,她不想分心不是很正常的么。”

“你怎么知道她心无旁骛努力的目标一定是留学?”金琳哼了一声,“被爱情折磨的女人都会变的,你好好看你身边,谁还跟以前一样?张星语在饭店门口化着妆穿着裙子迎客,身上哪儿还有半点仙气?杨楠端着盘子满屋子给人陪笑,被人盯着屁股看也不能发作。于钿秋为你闹到离婚丢了职位,以前那贤良淑德的模样你还想得起来么?就连苏湘紫,现在都成了男生勿近的贞洁烈女。余蓓我不熟,但我也不信她一点都没变。”

“可我没觉得晓涵有多大变化。”赵涛仔细思考了半天,“硬要说的话,反而是支教那段时间她变化比较大,新学期阿紫一出现,她好像又变回高中时候的样子了。”

“说不定这才是她厉害的地方。”金琳展现出一股莫名的坚持,“会叫的狗不咬人。不叫唤的,咬住就不撒嘴。”

赵涛叹了口气,“随便你吧,你要查出来,有可信证据的话,告诉我一声,我提醒一下大家。”

金琳点点头,接着滔滔不绝说起了今后的打算。

能感觉得到,她对赵涛的未来充满了失望和不安,她恨不得给他规划出每一步要做的事,计算出所有的可能性,还要让目标落在他努力可以达到的范围内,免得他失去动力。

也许是对苏湘紫有了几分忌惮,这次,金琳的规划中需要借助苏湘紫的部分少了很多,只在必须启动资金的几种情况下建议他跟苏湘紫合伙。

“其实我还是认为,等到毕业之后,对你来说最简便的上升通道就是靠你的本事去征服一个个女人。”金琳说到最后,有些疲倦地望着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可惜我知道那已经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了。你这个乒乓球,连这点月亮都应付不来,真多几个行星级别的,怕是连我都要跟着遭殃。之前对你期待太高,显然……是我的错。”

赵涛托着腮,他到这时,再次非常清楚地意识到,如果从现实角度考虑,他的未来缺了谁都可以,却唯独不能缺了金琳。

缺了谁都是感情问题,而缺了金琳,可能就是他的生存问题。

她不管心里怎么不甘,怎么不情愿,至少每一步,每一个设想,都是在真真切切为他考虑的。

他叹了口气,小声问:“金琳,你说……咱们一起靠苏湘紫出国,会不会是个最好的解决办法啊?老外的女人好像不如国内女孩这么……唔……独占欲强吧?”

金琳盯着他的眼睛,有点疑惑地问:“你这个咱们,都包括谁呢?”

“最早出去的,肯定就晓涵自己。”赵涛考虑了几秒,舔舔发干的嘴唇,紧张地说,“我哄好阿紫,和她一起出去,你也往这个方向努力的话,应该不多久就能过去和我会合了吧?”

“其他人呢?”金琳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盯着他问道。

“各凭本事吧。”赵涛心虚地扭开头,“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真难得啊,”她突然笑了起来,神情透出一股奇妙的赞许,“你终于有决心清理身边了,我还当你要等到被逼疯之前才能有这个胆子呢。”

他没有否认,诚心诚意地说:“金琳,我告诉你,就是觉得你能分析出好坏,你觉得,我这样做行吗?”

“行,当然行,简直太行了。”金琳微笑着问,“是谁给你出的主意?这可不像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赵涛楞了一下,说:“是晓涵提起的。”

“果然是她……”金琳眯起眼睛,沉吟道,“那……好,你就尽力去哄着点苏湘紫,别说得太刻意,假装不经意把这个打算透漏给她,也别提孟晓涵,最好……你们干脆就去和孟晓涵不在一起的地方。这样她绝对动力十足,说不定一两年就能给你想出办法。”

“那你呢?”虽然对不和孟晓涵去一处感到些许排斥,但赵涛知道计划阶段还不是急着争执这些的时候,真能出去开始新生活的话,说不定守着苏湘紫和金琳两个,他反而能更轻松愉快一些。

“我要先毕业。”金琳皱着眉在桌边握紧了拳头,“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资源,我要出去可能会费点力气。这……你就别担心了,反正你真要走的话,我绝对是第一个追过去的。就让……苏湘紫跟你在那边逍遥两年好了。希望你记住,我过去之前,别再招惹新的女孩子了。”

“我知道。”他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到时候我就守着阿紫,在那儿努力学东西,打工,等你来找我。”

金琳靠在椅背上低头想了一会儿,微笑道:“一直都是我在努力给你设计目标,没想到,最后还是你给了我一个了不得的终点线。这还真是……不好好加油不行啊。”

“一起加油就是。”他伸出胳膊,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金琳沉默半晌,轻声说:“你还饿吗?”

“不饿。怎么了?”

“走吧,去找个地方开个房。”她扭头,突然凑过来吻住了他,咬了一下他的舌头,轻声道,“我突然很想和你做爱,好好做一场。”

金琳本来就是英语系的学生,她学习虽然不太在行,但行动力确实很强,不过一个周末过去,她就顶着从学生会被解职惹来的好奇目光,镇定自若地开始前往本部蹭课。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她宁愿翘掉自己这边无关紧要的一些课程,也要多蹭孟晓涵那个班的课。

此外,她还报了一个留学培训班,最重要的是,她对赵涛的态度改变了不少。

这让于钿秋事件给他带来的惶恐担忧,总算被遏制住了几分。

对苏湘紫,赵涛没有敢贸然开口,他仔细斟酌了好几天,打了许多份腹稿,还是不太满意。

周五晚上,他从苏湘紫那儿出来,一边回味着因为来了月经而格外有劲儿的小菊花带给他的美妙享受,一边张望着路边。

结果,他没有看到平常这会儿一定在等他一起回去的孟晓涵。

之后,周六,周日,两个晚上,他还是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打电话,她不接,他发短信,她不回,他去自习室和图书馆,问余蓓,竟然都找不到她。

直到周一中午,余蓓给他打来电话,他才知道了答案。

孟晓涵暑期支教最终成绩被举报与于钿秋有关,涉嫌舞弊,校方撤销了她在本部学生会的职务,并给了一个不小的处分。

她一直苦心准备的交换生留学计划,很可能就此成为泡影……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九十四)

BOOM!BOOM!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