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七十章

不知道是不是忌惮赵涛真的鱼死网破把事情闹大,对他的处分最终并没有公开进行,只在小范围内流传,于钿秋在学校内的官方说法,也是因为身体不适辞职。

只不过于钿秋的丈夫也直接请了长假,他带的学生中跟着传出了于钿秋出轨离婚的消息,如果事态自然发展下去,被从学生会中除名的赵涛很快就会成为流言的中心。

可最后被除名的并不只是赵涛自己,所有和于钿秋任顾问老师期间相关的人员,都得到了直接劝离的处理,首当其冲的那个,反而是位置最高的金琳。

消失的这一夜大概是吓到了身边的女朋友,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余蓓只是柔声安慰着他,没有多说什么。杨楠愤愤不平表示要去查出来到底是谁举报的这么下作,张星语沉默半晌,细声细气地说了句:“那你快去查,查出来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赵涛倒不是很想知道举报者的身份。

如果是和他不相干的人,恐怕拿不到什么有价值的证据。

而如果是和他相干的女人之一,那不管最后的结果是谁,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

他心中最有可能办下这事儿的,当然就是独占欲强行动力惊人还有照片在手的苏湘紫。

而一想到要去问苏湘紫,或者调查她,赵涛就觉得自己的脑仁儿仿佛变了个大核桃,正被拿着大号钳子捏住想要挤出浆子来。

浑浑噩噩地晃了两天,知道再不去苏湘紫那儿恐怕又要出事,赵涛拐去火车站送于钿秋回老家后,就骑着车子去了“做兼职”的地方。

她正在忙活着做炒羊肉,抽油烟机开着,还满屋子香,就是看起来还不太熟练,折腾得满头汗,发型也乱了,围裙歪着,肩膀上还黏了条估计是溅上去的碎肉丝。

“用帮忙吗?”

“不用,轻松着呢。”她笑嘻嘻摆了摆手,一肘子碰飞了锅铲,赶忙捡起来凑到池子边冲。

“怎么想起做这个了?你不是说不爱吃牛羊肉么?”

“你爱吃啊。”苏湘紫伸手关火,笑道,“我不努努力,你以后吃到炒羊肉味道的时候,怎么会捎带脚想起我呢?”

赵涛靠着墙,看她忙碌装盘,走到桌边放下,打开电饭煲盛出米饭,混合在一起的香气让他确实有点恍惚。

他拿了两双筷子,走过去坐下,望着苏湘紫,小声说:“她不爱用这么艳的口红,她喜欢自然点的。”

“是吗?”她摸了摸自己的唇瓣,“我唇色天生就亮啊,那只好换个牌子的唇膏试试了。”

闲聊片刻,吃到八分饱的时候,苏湘紫放下筷子,问:“你这两天光说有事儿,也不过来,是蓓姐又病了?”

“不是。”他摇摇头,吃下最后一口,“是学校出了点事儿。”

“不就是学生会不要你了么,那么一个破地方有什么好的?”她不屑一顾地说,“不在就不在了,回头跟我回老家,咱们自己开公司,专门雇学生会的打工仔。”

“我不生气。”他扭头看着苏湘紫,“但你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苏湘紫迷茫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啊,我最近听你的,很乖不找事儿啊,上课下课,吃饭回家,什么都没管,每天只等着你啦,学生会的事儿还是我以前的舍友知道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专门告诉我的呢。因为什么啊?你作风不好被校领导处罚了?”

赵涛观察着她的表情,叹了口气,“我和于老师被人举报了。”

苏湘紫一怔,跟着浑身一颤,马上举手说:“不是我!你的照片我早删了,不信你看。”

她说着就去拿来手机,放到他眼前,有些焦急地说:“真不是我,我……我一周见你七回,她顶天两次,我就没把她当回事儿。她那么个老女人,等个五、六年我一样青春貌美,她多半乳房都耷拉了。”

“我没说是你。”赵涛无奈地在心里把那些刺耳的话过滤了一下,柔声说,“阿紫,说话不要那么刻薄,人都有年纪变大的一天。”

“知道知道,是我嘴快了,下次注意。”她嘟囔着抱住他的胳膊,“知道你对女的容易心软,以后我一定注意。”

她眼珠一转,马上又说:“那会是谁啊?你一点眉目都没有吗?”

“没有。”他揉着额头,满心疲倦,“我觉得……谁都有可能。你最有可能,可我不敢贸然判断,这要是冤枉了谁,也太让人伤心了。”

“就是,真的不是我。”苏湘紫赶忙亲自解锁手机,滴滴答答按了几下,把屏幕亮给他,“呐,你看,我手机里的照片,就这些啦。”

他只好真的拿过来翻了翻,最近照的都是他,也不知道都在什么时候偷拍的,再往前,就是她那个叫苏湘彤的妹妹,很秀气可爱的小学生,的确是个美人胚子,算起来的话,还真是比姐姐更像方彤彤,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名一样带来的效果。

“呐,好了,我看过了,确实没有,我相信你。”

苏湘紫这才满意地拿回手机,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道:“你说,会不会是我们小班啊?”

“你说金琳?”

“嗯,就她整天不知道在算计点什么。而且她那性格,绝对看不上一个老师能给你铺的路,我都瞧不上。”苏湘紫很笃定地说,“拆了于钿秋的台,对她最有好处。”

“最有什么好处啊。”赵涛苦笑着摇了摇头,“她自己的学生会职务都跟着一起丢了,她不会办这种得不偿失的事。”

“说不定就是算准了你这么想,她才敢办呢,办了你也想不到她头上。”

他无奈道:“阿紫,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删了照片就是因为举报了心虚怕我问你呢?”

“我可以发誓不是我,是我的话让我这辈子都得不到你的爱。”她马上抬起一只手,郑重其事地赌咒。

如果她说的是什么不得好死之类的话,赵涛可能还不是那么相信。

但她选了一个最有说服力的报应。

再加上,他本来也不打算深究,他现在只想走一步算一步,挣扎到大学生活结束。

“我就是打个比方,提醒你说是金琳干的也要讲证据。”

“哦,那就好。”苏湘紫这才端着碗筷进了厨房,往水池子里一丢,乐颠颠出来扶着门框问,“吃饱了吧?洗个澡吗?洗完澡之后,是要用前面还是后面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