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六十九章

路上已经给苏湘紫打过电话说了今晚有事不过去,赵涛直接走进了旅馆房间,一脚把门踹上,把于钿秋拉到床边,打开灯,凑近盯着她脸上脖子上的瘀伤,气得额角一阵抽痛,拳头都不自觉地握紧,“小秋,你说,是不是你丈夫动的手?”

于钿秋没有回答,而是微微一笑,说:“那已经是我前夫了。”

“那到底是不是他!他凭什么打你!他不是也跟女学生不清不楚吗?”

于钿秋低下头,左右摇了摇,“不,没那回事。是我……在心里期待他也出轨了,所以把什么事情都往那方面去想了而已。他……没有对不起我,由始至终,都是我对不起他。所以,我什么也没要,只收拾了点行李,带着我的工资卡,算是……净身出户了吧。”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像是手印一样的红肿痕迹,凄然一笑,“至于这些伤……也不算是他打我,他也挨了我好几下。”

“你们……在家里打架了?”赵涛惊讶地望着她,一时间满腹疑窦。

“不是,是他要强奸我。”于钿秋很平静地说,“我们厮打了半个小时,他裤裆挨了我一脚,要说疼,应该是他比较厉害吧。”

她起身倒了杯水,端着坐回原处,两张单人床之间的狭窄通道,她和赵涛正对而坐,四只脚自然而然地交错在一起,“你既然来了,我都告诉你就是。就是……我这么大的人了,最后把事情闹到这种不可收场的地步,实在……有点羞于见人。”

“举报我的学生一共写了三份材料。院领导、校领导各有一份实名的,我前夫拿到的则是匿名的。所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不过,逃不开是哪个看不得咱们继续下去的人。我也懒得猜了,反正,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都是要被知道的,早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相关的人里,我反而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晚上他回家,我看他没把孩子从奶奶家接回来,就觉得不对劲。他喝了酒,先是一直质问我到底有没有对不起他,我还不知道已经被人举报了,也不知道到底举报人都写了什么附了什么证据,我就想着,如果承认了,他是本部的教授,找你麻烦太容易了,就一口咬定没有的事。结果,他就扑上来,嚷嚷着要我立刻尽作为妻子的义务。”

“我想,我忍一忍,忍一忍,忍过这次,兴许他就相信我了。可……我实在没有忍住,他亲过来的时候,他摸我胸部的时候,他掀起来我裙子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你,我觉得恶心。我想推开他,像上次一样推脱掉。结果,他压着我,非要做。我意识到,事情应该是瞒不住了。于是我就承认了。”

“他疯了一样撕我衣服,眼镜都摔碎了,和平常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挺可笑的。我看他脑门冒着青筋,非要脱掉我内裤插进来的样子,突然很好奇,他真的这么想要我,为什么之前几个月也不碰我一次?因为那时候我还完全属于他,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吗?原来,他跟一般小男生也没什么不同。”

“之后,我们就打起来了。他力气挺大的,我其实打不过他,最后我没了力气,还挨了两耳光,没办法,还是被他扒光了。可他硬不起来,我看他在那儿搓啊搓的,就冲着阴囊狠狠给了一脚。他缩在地上,样子难看得要命,让我怀疑当初我为什么会一门心思什么都不要非得嫁给他。不过后来想想,可能我就是有失心疯的基因吧,那会儿疯狂的喜欢他,这会儿一门心思地爱你。都跟脑子不正常了似的。”

“我新穿好一身衣服,就跟他摊牌了。我说了我什么都不要,孩子,财产,都是他的,我只要我手头那点存款,和一个离婚女人的身份。他嘲笑我,说我老成这样,还想着勾搭年轻学生,说你怎么也不可能和我结婚的。我告诉他没关系,其实从年轻的时候我可能就是这样吧,那时候都告诉我学生喜欢老师是没有结果的,可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最后我不是成了老师的妻子么。没希望……也不能成为原地踏步的理由。”

“隔天我们就办了离婚手续,他那个人要面子,总想着家丑不外扬,还想拖到等我俩的伤好了再去民政局。可我一天也不想在那个家里多呆,我觉得他还是想强奸我,所以我就硬拖着他去了。我知道学校是呆不住了,办好离婚手续,我复印了一份,就去写了辞职申请。我都不准备继续干了,校长拿我也没有办法。这可能就是破罐子破摔的好处吧。”

“别的我其实也没多可惜,就觉得,以后我不在学校,帮不上你的忙,你学生会的位子估计这次也要糟糕,我本来想扶着你,让你能安稳下来越变越好,结果,你才起步,我就抛锚掉队了。”

“我现在也没什么打算,就想着先找一份工作,赚上钱能养活自己再说。我打算买票先回家一趟,这么大的事,瞒住爸妈是不可能了。但你放心,我不会牵扯到你的。离婚,辞职,说到底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决定,我的责任,和你无关。”

缓慢地说完了短短几天里发生的事情后,她如释重负般长长地出了口气,柔声道:“赵涛,你看过魔女的条件吗?”

“啊?”

“松岛菜菜子主演的日剧。”

“呃……没,我很久没买那些盗版盘了。你知道的,最近没时间看。”

“哦,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挺好看的。就是……你不如泷泽秀明那么帅气。”于钿秋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不过,我爱你,我也比她更有勇气。”

看着她的手伸进自己的领口,赵涛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能做什么。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苏湘紫发来的询问短信,没有回复,直接关掉了手机。

这一晚他没有回去。

他和于钿秋一直重复着做爱,休息,做爱,休息的循环。

疲倦到睡着之前,她已经红肿到一碰就会抽气,而他也感到包皮周围火辣辣的疼。

可入睡的时候,他还是把自己放在了她的里面,让滚烫的脸埋在她汗湿发凉的乳房之间。

直到夜晚过去,新的一天来临。

只不过,晨光并未如期而至。

拉着帘子的窗外,下起了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

更何况,如今早已是深秋临冬时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