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六十八章

乱。

好乱。

脑子里乱得一塌糊涂。

身上乏力,背后不停在出汗,手指尖好像在抖,可就是控制不住。

赵涛站在那儿,距离导员和牛副院长只有两步不到,可他却觉得离那两人很远,话都听不太清,脸也有点模糊。

这个房间仿佛失去了真实感,就像,在做一个不算太可怕却无比漫长的噩梦。

但他醒不过来。

他期望余蓓,杨楠,或者张星语中的谁晃一晃他,然后,他就可以睁开眼睛,让眼前这些烦人的老师都消失不见,擦擦冷汗,对着叫醒他的人说一句,抱歉,我又做噩梦了。

他攥紧拳头,最近没顾上修剪的指甲不小心刺进了掌心。

痛。

真糟糕,原来……并不是梦啊。

滔滔不绝的发言似乎暂停住,牛副院长看着他,语调严厉地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他干涩的嗓子蠕动了一下,努力挤出了一句,“到底……是谁实名举报的?”

他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此刻该不该问,他就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在他已经走钢丝走到精疲力尽的时候,突然给他抽走了一股。

牛副院长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他怒气冲冲地又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你问这个是要干什么?啊?你要干什么?你还要打击报复不成!你这样的学生都能在学生会担任职务,可见于钿秋这个老师已经丧心病狂到了什么程度!辞职……辞职就不该给她批!这样的教师成何体统!就应该开除!通报开除!小张,你这就去跟新负责学生会的老师说,于钿秋点名要起来的学生,全部清除出去!小小一个独立学院的学生会,都玩起了裙带关系!你们好大的胆!”

赵涛叹了口气,之前的感觉都消失了。

跳下悬崖,在空中的时候最害怕。

真的啪唧一下在地上摔成了相片,也就没什么好继续担心的了。

“牛院长,打算怎么处分,随便你们吧。”他深深吸气,缓缓吐出,“不过,于老师撒谎了,不是她勾引的我,是我非要缠着她,还趁着她有一次喝了点酒欺负了她,她没办法……才被我一次次得手的。我就是这么一个品行恶劣的学生,我靠这种下作手段同时交往着好几个女同学,还让她们出钱和我在外面同居。你们处分吧,报警也可以,我可以再找个记者,登报自述一下我的恶行。这样可以吗?”

他单纯就是自暴自弃一下,觉得既然世界已经灰暗崩塌,那……不如就都砸在他身上吧。他窝囊了这么久,至少,这会儿稍微像个带把儿的吧。

可这话却恰好有个尖角,不轻不重地戳了牛副院长一下。

那张泛着油的脸皮不易察觉地抖了抖,抬起手摆了摆,让导员先一步离开,跟着才说:“赵涛同学,你这个问题,虽然严重,但也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我听说,你在校外还做着家教,对吧?”

“对。”赵涛不懂这男人怎么突然变了口气,刚才的怒火就像被泼了水一样哗啦一下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也懒得去想,就只是点点头,“我周一到周末晚上都有课。”

“我理解你维护于老师的心思,但事实,就是事实。于钿秋是出来工作了好些年的老师,从心智到阅历,哪一点都远强于你。而且,师生恋这种事情,从来都是老师一方的责任更大,这里涉及一个作为教师心理优势的问题,对你我就不细讲了。”

赵涛皱了皱眉,有点发懵,“牛院长,您到底要我怎么做?”

“写个检讨,承认错误,记你一次严重处分,留校查看。”牛副院长沉声说道,“学生会这边的工作你就不要再继续了,好好学习,好好做家教,这是学校内部的问题,咱们内部消化,内部处理,不要再有那种把事情闹大的想法,那对你,对于钿秋,都没有好处,懂吗?”

原来,是怕影响学校的声誉么。

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赵涛点点头,“我懂了。那……于老师可以也只是处分吗?我……不希望她因为我丢了工作。”

“你不要得寸进尺!”牛副院长横眉怒目,马上厉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本部的校长,你们偷情,已经闹到她丈夫都知道了!怎么,你们还想在学校里面演一出恩怨情仇吗?这里是给你们学生学习象牙塔,不务正业,也要有个限度!周一之前把检查交给张老师,处分进档案。我知道你父母的情况,他们为国家做贡献不容易,这件事我暂且不通知他们过来,你好自为之。回去吧。好好想想你一个学生的本分是什么。对不对得起你父母为你花的学费!”

混混噩噩离开教学楼,走到楼下,赵涛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紧紧攥着腰带上的手机,汗都把皮套染湿了一片。

他拿出来,给于钿秋打了过去。

响了几声之后,接通。

“是赵涛吗?”

“嗯,是我。”

“他们……找你了?没怎么样你吧?”

听着她平静中带着关切的声音,赵涛的鼻子后面一酸,连忙拿开手机深吸口气,才努力语调平稳地说:“我没事,可你呢?你怎么样了?为什么出了这样的事儿,你都没找我?”

“找你……又能怎么办呢?”于钿秋叹息般缓缓道,“我也觉得没脸找你,我还想着在学校里仗着自己那点人脉,帮你谋个安稳点的未来。哪知道……最后连自己的前途也搭进去了。”

“你在哪儿?能出来见个面吗?”

“等几天吧。”她有些犹豫,“我……这阵子不太想见你。”

听出了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他马上说:“不行,我想见你,你是不是在家?不行我去找你。”

“我……”于钿秋拉长了声音,拖了几秒,才轻声道,“那好吧,我短信发你一个地址,你来吧。”

不一会儿,赵涛收到了短信。

那竟然是一家小旅馆。

二十分钟后,赵涛冲下出租车,满脸疑惑地跑了上去。

敲开门后,他之前想好的话全都忘得干干净净。

只剩下一串愤怒的疑惑冲口而出。

“这……是他?他打你?他竟然打你?”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