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六十七章

排完第一次,洗干净,赵涛试了试,苏湘紫的肛口已经能容纳两根指头一起进入,拔出来后,味道也淡了很多。

所以第二次,他就没再急着让她坐上马桶,让她忍着那种憋胀便意,颤抖着细白的双腿高潮了一次。

往马桶上坐之前,那小小的菊花就已经失守,只是她意志力的确比较强,硬是夹着括约肌只让一点水顺着大腿流出来,匆匆坐下去闭上眼咬着嘴唇开始了释放。

看来她没什么洁癖,这次试了试指头上已经没什么味道,就喜笑颜开地说:“好了,走,咱们快点洗完澡去卧室吧。”

“不在这儿吗?”他挠了挠头,“这边完事儿后好洗。”

“不要,这儿没地方,我可不站着来,你刚才指头进来我还腿软呢,这要是鸡鸡插进来,肯定跪下了,这地板硬邦邦的,咱们去床上多好。”她说着拿下花洒,匆忙开水就洗了起来。

简单冲冲擦干,反正外面开着空调暖风,赵涛直接光溜溜拉着她往卧室走去。

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走着走着还指向胸口对他说:“看,乳摇,性不性感?”

“性感。”这种状态下实在很难板着脸,他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干脆伸手捏了一下她的乳头。

她不甘示弱,马上也捏了他的一下。

他弯腰伸脖子往她奶头上吸了一口。

她转身就抱住他含住他的乳头就一顿舔。

正好已经走到床边,他抱起她丢到床上,侧身压下去,捏住她一边乳房,快速地舔着已经硬起的蓓蕾。

“嗯……”她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挪了挪位置,抬起脖子搂着他,也舔上他的胸前。

他粗喘着转向下方,骑上她的胸口趴下,抱住她的大腿把头埋进情欲的溪谷间,拨弄了一会儿阴蒂,就顺着湿润的裂缝一路深入,舔在她颤抖的菊蕾外。

她一副奉陪到底的架势,握着老二绕着龟头舔了十几下,就顺着下沿一路舔向阴囊,让唾液染遍紧缩的纹路后,脖子一伸,颇为费力地用舌尖轻轻点上了他的屁眼。

鸡巴顶在充满弹性的柔软乳房上,腚沟里传来美妙的酸痒,赵涛的性欲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互相亲舔了几分钟,他就按捺不住翻身下来,拍了拍床,“来,阿紫,趴下。”

苏湘紫点了点头,打开床头柜抽屉,摸出又一瓶润滑油,递给他,满眼期待地转身趴了下去,高高撅起屁股,侧脸看着他,柔媚地说:“你稍微慢点啊,我这边可是第一次。”

能感觉出来,她对自己没有处女可给他始终抱着一股微妙的愧疚心态,就像是,把自己不被他喜爱的所有原因都归咎到了这件事上。

不过这种时候,赵涛也没心思做什么思想工作,他进入位置,低头先用手指开路,等到三根指头也能顺利在屁眼里进进出出的时候,他补上更多润滑油,把自己的老二也抹到滑不留手,接着挺直身体,一边往里插入,一边叮嘱她说:“放松点,我要进来了。”

“嗯。”她把腿分到更开,伸手揉着阴核,随着龟头挤入到娇嫩的肛门内部,她咬住嘴唇,把脸埋进了枕头中,把鼻息和呻吟都封印在柔软的织物内部,只有雪白的臀部在他的侵犯下不停的微微颤抖。

紧紧收束住的只有入口处的肌肉,一感觉到进出已经变得顺畅,他就扶稳苏湘紫的腰肢,开始了亢奋地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很快,苏湘紫的叫声就从苦闷变成了尖细的淫哼,她非常乐于发出表达自己快乐的声音,光听就知道,她已经找到了愉悦的密码,娇嫩的肠壁正在被粗大的龟头摩擦出快感的火花。

“屁眼……爽吗?”赵涛压低她的腰,以略微自上而下的角度碾过她直肠的粘膜,粗喘着问。

她已经顾不上自己揉,双手攥着床单,颤动的红唇边缘隐约有晶亮的唾液垂落,“爽……开始……胀……这会儿……爽……可爽……了……”

他听得更加兴奋,弯腰伸手,把她乌黑的长发拢在虎口,捏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揪住,深埋在雪白的臀部中央小幅度的用力撞击。

她被扯得昂起了头,纤细的脖子扭曲出一个让喉软骨都微微突出的弧线,她的浪叫都变得有些苦闷,好似喘不上气一样。

可这样的声音反而格外刺激男人的兽欲,让他老二膨胀得更加粗壮,几乎要把细长的肠道撑裂。

“手……赵涛……拽手……头发……疼……”苏湘紫的头越昂越高,终于吃不住劲儿,把一双小手伸了过来。

赵涛立刻拽住,让她半身悬在床上,每一下操进屁眼深处,都让垂圆的乳房激烈地摆动,嫣红的乳头在空气里尽情地描画着欲望的曲线。

狠干了一会儿,赵涛把她压倒,拖到床边分开双脚,接着换体位的时间缓了缓,用指头挖了一会儿她湿淋淋的蜜缝,才重新刺入微肿的肛门,这次换成了缓缓摇摆,让分身在她的臀部内来回搅动。

她已经是彻底任他摆布的模样,但被搅到痒处,还是会强打精神扭扭屁股,哼唧着叫两句舒服。

等换到第三个体位,赵涛终于不再忍耐,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苏湘紫自己抱着膝窝,白花花的大腿几乎折叠到了乳房上,屁股被他高高抬起,昂着绽开的肛花,注视着粗大的肉棒在那撑圆的洞穴中噗滋噗滋地起起落落,蹙眉咬唇,春情满面。

很快,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细长呻吟,双足在胸前翘着脚趾头勾到一块儿,屁股一挺,到了。

因高潮而缩紧的花房带动了肛门内部的蠕动裹紧,赵涛逆着那股销魂的吸吮感狠冲了几下,会阴一酸,这次不需要再拔出来,就那么对准深不见底的肠腔,一抖一抖地射了进去。

直到那根鸡巴彻底软化,苏湘紫的屁眼还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圈着根部一动一动地往深处吸。

就像,每一次赵涛要走时,笑呵呵的她眼睛里那掩饰不住的难过一样……

余蓓出院后的下个周一,赵涛把一家女人召到一块,凑出了八千块,交给张星语,让她给母亲打过去,还上最近催得比较急的一笔亲戚家的债务。

看着因为苏湘紫不怎么在学校里纠缠赵涛而渐渐安定下来的张星语,他终于在心里隐隐松了一口气。

这个星期的日子的确也比较安稳,天气渐渐凉了,穿上赵涛陪着买的新衣,张星语和杨楠总算渐渐容光焕发起来。余蓓依然沉默而安静,陪孟晓涵一起上自习的次数,不知不觉变得比他还多。

他寻思着,这阵子于钿秋都没来找他,那周末的空当,是不是该再约一下孟晓涵,就算不做爱,一起去市里逛逛,和她约会一个下午也好。

虽说每天晚上家教结束后都会和孟晓涵一起走,把她一路送回学校,可赵涛总觉得,她正在构筑一道透明的墙,只透过来温柔的笑脸给他看,而真正的情绪,都藏在了墙后。

但周五傍晚的课刚上完,他正准备往苏湘紫家去“开工”的时候,班上的导员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让他不管现在有什么事,马上到办公室去一趟。

赵涛一想到那个看他不顺眼的老处女脑袋就疼,要不是后来有于钿秋护着,他成绩也让那娘们没什么可说,免不了要隔三差五被拎过去训一顿。

走过去的路上他还在想会是什么事,但进门之后才发现,办公桌边,他的导员竟然在那儿站着,一个面色铁青的中年男人却坐在椅子上,一见他进来,就沉声问:“你就是赵涛?”

赵涛觉得有点不对劲,走近几步,点了点头,“对,是我。”

导员哼了一声,说:“这是这个月新调来的牛院长,他有些情况要找你了解一下。”

牛院长?这个月是调来一个副院长好像姓这个,不过那次大会他正好负责外宣在远处待着,压根没看清这位三把火的新官长相。

“牛院长好。”他想了想,只好先这么说道。

牛副院长倒是懒得废话,直接开口道:“赵涛,院里接到学生实名举报,说你在学校里乱搞男女关系,生活风气极其败坏,有没有这回事儿啊?”

按照金琳和于钿秋双方的叮嘱,他深吸了口气,摇头道:“没有的事。我的确是有女朋友,可能是我女朋友比较漂亮,容易招来嫉妒吧。”

“那么,你和本校老师于钿秋之间的不正当关系,也是举报人在胡说咯?”

赵涛的心理顿时咯噔一下,脊梁骨都好像被抽走了一根筋,大脑霎时间出现了几秒的空白。

幸好,导员幸灾乐祸的表情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舔了舔嘴唇,摇头道:“牛院长,我之前成绩不好总给于老师添麻烦,她悉心辅导才让我改头换面成了比较努力的学生,我觉得……这应该不算是不正当的关系吧?”

没想到,牛院长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你还耍什么滑头,于钿秋都已经顶不住承认了!要不要让你看看她的辞职报告和离婚协议书啊?”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九十三)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