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六十五章

“蓓姐,你这是开的什么玩笑啊,真吓人。”苏湘紫好像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但眼睛却微妙地往水果刀的方向瞄了一眼。

赵涛一个激灵,立刻伸手拉开抽屉,把水果刀直接扔进最里面,狠狠关上。

“你觉得是玩笑,那就是玩笑。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余蓓闭着眼,轻声说,“我所有不愿意的理由,不过是还想留在赵涛身边而已。如果留在他身边剩下的就只有痛苦,那……何不干脆点结束呢。”

“蓓姐,你没听过那句话吗?会叫的狗不咬人。”苏湘紫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笑嘻嘻地说,“要我说啊,我这样咋咋呼呼的,你这样见面就放话的,都不是真吓人,真吓人的,还是那些闷不吭声的,比如,二话不说就先甩我个耳光的,明明和赵涛有一腿还能不吭声来撺掇我的,可都比咱俩危险多了。”

赵涛在旁听得只挠头,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阻止目前的对话,可他搜肠刮肚,竟想不出该怎么不惹怒任何一个来搞定这局面。

幸好,苏湘紫大概是觉得够了,起身挎上了包,笑着柔声道:“蓓姐,你嫌我,那我就不多呆了。这医院不怎么样,你身体要是不见好,跟我说,我给你办转院,咱去大医院治。身体是本钱,可不能开玩笑。那,再见,我先走了。”

余蓓没有吭声,连道别也不愿意多说一句。

苏湘紫往门口走了两步,一扭脸说:“赵涛,你都不说送送我啊?”

他看了余蓓一眼,还真没敢起身。

余蓓小声道:“去送送她吧,我正好……也静静。”

他这才往病房外走去。

一出门,他就有点生气地说:“阿紫,你这是搞什么?我到底还能不能相信你了?说好的一起瞒着,你一句瞒不住,就跑来主动交代了?”

“瞒住最该瞒的不就可以么。”苏湘紫毫不在意地说,“而且我不来给蓓姐提个醒,你身边岂不是要一直这么乱下去?赵涛,是你说你身边乱心里烦,我才来给你想办法的。”

“我身边乱主要就是因为多了一个你。”赵涛的口吻已经近乎哀鸣,“阿紫,你就别折腾了好吗?”

苏湘紫不屑一顾道:“亲爱的,你动脑子想想好不好,真的就是因为我吗?你不招惹我,我不招惹你,你就能幸幸福福和和美美全家团圆一起过好日子了?我交了男朋友想刺激你那段时间,也没见你多轻松愉快啊。”

“我……”

她挑了挑眉,微笑道:“对了对了,你知道方彤彤在笔记里,假想你要是趁她和你不在一个学校出轨的时候,是打算怎么解决的吗?”

“是……怎么?”

她笑着扭头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完全不在乎路过护士的惊愕目光,“我不告诉你。放心,我这上面也不会学她的。除非……你让我特别特别失望。”

“阿紫……她到底怎么写的?你告诉我。”

“就不。”她摇了摇头,像是威胁一样说,“但你要是不好好对我,我就直接照做给你看。”

说着,她比划了一个让赵涛不寒而栗的手势。

那等于是告诉了他答案。

他本来要否认,方彤彤绝不会那么想。

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她决绝一跃而下的那一幕,他就……没了任何底气。

“好啦好啦,瞧你吓得。”苏湘紫抬手摸了摸他的脸,“我才不舍得呢,让我那么舒服的宝贝,别人要想来这么一下,我还不答应呢。安啦,陪蓓姐去吧,我回家咯。”

“路上小心,拜拜。”他还是把她一路送出了医院大门,看她上了出租车,远远消失不见,才略略松了口气。

结果,晚上在这儿陪床的赵涛就被苏湘紫害得做了噩梦。

看着那张因为记忆混乱而分不清是谁的脸,看着那逼近的寒光闪闪的剪刀,看着那冷酷而绝情的表情,他几乎是惨叫着醒来,翻身摔下了床。

那当然吵醒了余蓓,他这个陪床的,反而害得病人大半个晚上没能好好休息。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晚上陪床的换成了杨楠。

这周余蓓出院之前,赵涛都没再去苏湘紫那儿。

张星语很是担心,他这么缺勤会不会丢掉好不容易得来的好兼职。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去苏湘紫家的晚上,张星语提前下班去了一趟那边。看到孟晓涵在路口等着他一起回来,才放心地折返。

这个周末,赵涛揣着自己赚的“辛苦钱”,带着杨楠和张星语去买了两身冬衣,另外,用他自己的生活费给余蓓买了一双新鞋。

这次的病让余蓓沉默了很多,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最后那段时间一样。于是赵涛提心吊胆的对象,不由自主就从经济宽裕后开心了几分的张星语,转移到了总觉得在酝酿什么的余蓓身上。

周六傍晚在学生会办公室,金琳趁着没人的机会,很干脆地问:“赵涛,你是不是把你和我的事情告诉苏湘紫了?”

“嗯,瞒不住。”他瞄了她一眼,“怎么,那只小野猫对你亮爪子了?”

“还没。”金琳的手指头绕着文件夹的绳快速地转圈,表情淡漠,“不过是迟早的事,这丫头醋劲儿比我想象的大。”

“用我劝劝她吗?我正好晚上要过去。”他难得过了一个星期安稳日子,对金琳的气也消了不少,毕竟事实证明,她指的路才是对的。

“不用,你劝只会有反效果。”金琳横了他一眼,“你就乖乖安抚好她,顺好了毛,她就算讨厌我也不至于做什么。要是顺不好,让她炸了,那她讨厌不讨厌的,饶不了一起倒霉。”

“我这不是已经在努力安抚了么。小蓓才出院,我晚上就要过去了。”他看了一眼手机,“行,差不多到点儿了。拜拜。”

金琳点点头,打开文件夹,没再看他,只是嘴上轻声道:“安抚要用心,别再给我找麻烦了。”

尽管这一周因为陪床照料的精力损耗,赵涛只和张星语以温和的节奏做了一次,对这个年纪的男生来说,其实可以算是比较饥渴的生理状态。

可他在苏湘紫家楼下锁上车子后,那种自己好像是来做任务一样的心态就挥之不去,苍蝇一样绕着他飞,嗡嗡嗡嗡烦得他满肚子不快。

苏湘紫每天都来给余蓓送笔记,也每次都带探望的礼物,有时候坐下说会儿话,有时候放下就走。

赵涛一直觉得,这是余蓓情绪急转直下的主要原因。

所以他多少有点迁怒——即使他自己也知道这样挺不公平。

在门口调试了一下心情,他正要深呼吸,门却开了。

苏湘紫举着一根冰棍站在里面,笑嘻嘻地说:“请进,赵老师。”

他换上拖鞋,好奇地问:“天这么凉了,怎么还吃这个啊?不怕来例假的时候肚子痛么?”

苏湘紫含进嘴里嘶溜嘶溜地舔了好几下,转动着从红艳艳的小嘴里缓缓抽出来,带出一点黏乎乎的微白糖浆。她的舌头舔了一圈,才笑着说:“我在练习口交啊。看,我这么努力,你有没有稍微喜欢我一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