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一大盒阿胶,一小盒野山参,这根本就不像是学生探病会买的东西,但苏湘紫拎着就放到了床头,拍拍手,笑眯眯地坐到床边,亲亲热热地说:“都是补品,你这么瘦,看着就心疼,我没时间好好转,就随便买了点,你可别嫌弃啊。”

余蓓淡淡道了声谢,多一个字也没说。

赵涛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两圈,赶紧一拽苏湘紫的衣摆,“你怎么来了?”

“蓓姐既是我舍友又是我同学,还是我的大大大前辈,我知道她病了怎么可以不来看看。”苏湘紫看起来表情颇为认真,还说,“没事儿,我来前特地往饭店那边看过,爱抽人那个在门口站着迎客呢。大冷天的,穿那么少,真辛苦哎。”

赵涛瞄了一眼她的裙子打底裤,皱眉道:“你穿得也不多。”

“可我又不用站那儿不动给别的男人看。”她哼了一声,跟着扭脸从挎包里掏出两个小本子,“蓓姐,你今天缺的课,我找人帮你额外抄了一份笔记。给,晚上没事儿看看,不耽误学习进度。”

看余蓓不接也不理她,只是默默吃着自己的晚饭,赵涛只好伸手接过来,“你找人帮忙的?”

“嗯,二十块一门课。不然谁乐意抄双份啊……”苏湘紫笑了笑,“我自己那份都不抄,只好请人动手咯。所以啊,我就庆幸自己还有几个臭钱,办不到的事儿啊,花花钱还能有个出路。”

“那真是谢谢你了,小财神奶奶。”他赶紧笑着说道,“你吃晚饭了没?”

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一手把她往外赶,她点点头,颇有几分得意地说:“我吃过饭了,晚上没有课,舞协也没活动,我更不打算上自习,我知道张星语她们几点下班,我保证她们下班前我一定走人。”

余蓓把饭盒放到床头柜上,轻声道:“看来,你是冲着我来的了。”

“蓓姐,你怎么把探病说的这么难听啊,好像我要来欺负你似的。”苏湘紫娇嗔地瞥了赵涛一眼,“有他护着你,我哪儿敢啊。我要是得罪你,他可能这辈子都不理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念旧得不行不行的,跟你就像老夫老妻一样。我真的就是来看望你的,你不赶紧好,他兼职都没心情做不是。”

余蓓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就没打算瞒着我吗?”

苏湘紫玩着手指头,“瞒得住吗?开学第一天见面,你不就盯上我了么。赵涛笨手笨脚的,我反正觉得瞒不住你,不如过来坦白从宽。”

“我本来也没有拿你从严的本事。”余蓓疲倦地闭上眼,“我只希望你最好尽量少在我眼前出现。”

“咱俩是同学啊,蓓姐。”苏湘紫用可怜巴巴的口气说,“你就算顶着查寝都不回宿舍住,上课咱们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呀,你还老喜欢坐最后一排,我躲你背后都不行哎。”

她凑近了一些,讨好一样地说:“蓓姐,你就真不能好好考虑一下吗?我可以租个大房子,你住进来,花销什么的我都可以负责,你的学费我也包了,累吼吼地打工,多辛苦啊。咱俩跟赵涛一起过小日子,多好。”

赵涛在旁边磨了磨牙,看来这丫头帐倒是算得很清楚,她暂时撼动不了余蓓的地位,可相对的,其他几个也一样,那么,她要是能把余蓓搬到自己那边,就是个最好的超车捷径。

余蓓没有回答,也没有睁眼,神情越发厌倦。

苏湘紫却不死心,继续小声道:“蓓姐,你好好想想,我是新来的,而且我还特招赵涛烦,完全是死缠烂打才把他折腾到身边的,这么多大姑娘小姑娘,可就数我对你的威胁最小,而且,就属我对你的帮助最大。”

“因为你有钱?”余蓓忍不住语带讥诮地反问。

“因为我讨厌别人。”苏湘紫毫不在意赵涛就在旁边,笑呵呵地说,“蓓姐,除了你和晓涵,剩下那些女的,我一个都不喜欢,全都不是好人,晓涵明年就留学走了,她走那会儿,赵涛差不多也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了吧?”

赵涛心里禁不住打了个突,合着闹了半天,他答应给余蓓的事情说不定每个人都惦记着呢。

余蓓的脸色果然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也许能消弭一些生活上的矛盾,但真到了决定性的问题上,她们还会如此大度吗?

杨楠的父母见过赵涛,张星语仅剩的母亲更是打算过年去家里拜访,这两家,其实都已经有了把女儿交给这个混小子的心理准备。

余蓓的咬肌突然开始用力,瘦削的面颊上浮现出清晰的痕迹。

“蓓姐,我超有诚意的。”苏湘紫想要去拉余蓓的手,但被她躲开了,“你想想吧,惦记着赵涛现在可不是一家两家,别人不说,咱小班,金琳,你觉得她是那种什么都不要的傻女生吗?她当初可是还帮我出谋划策来着,蓓姐,你说她自己也跟赵涛好着,撺掇我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啊?是奔着谁啊?说白了,不就是看你们跟赵涛日子过得安安稳稳,她插不进脚来么。等咱们闹得天翻地覆,气的跟斗鸡一样炸毛瞪眼,把赵涛搅和烦了,把咱们一甩,最后不就光她一个人占便宜吗?”

她笑了笑,很认真地说:“蓓姐,咱们可不能便宜了那种小人啊。”

“我不可能承认你的。”余蓓闭紧双眼,缓缓说道,“更不可能去跟你一起住,我看到你,就会想起让我难过的事情。比生病躺在这里还要难过得多。我不管你是想挑拨离间还是想拉拢战友,总之,你找错人了。因为你长得像她而受触动的不只是赵涛,还有我。你越像她,我就越想……杀了你。”

最后三个字说得很平静,很轻,但赵涛打了个寒颤,他觉得,余蓓并不是在开玩笑。

算起来,当初李婕情急之下刺死未婚夫的时候,余蓓就是在旁怂恿递刀的那个。事后想想,他一点都不怀疑,如果李婕犹豫不敢动手,余蓓……肯定不会看着他被掐死。

也就是说,她从那一刻起,就已有为了他而杀人的觉悟。

这觉悟就像一个火种,眼见,就要被苏湘紫翻出来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