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下课晚了?”孟晓涵很自然地笑着,柔声问道。

“呃……”赵涛总不能说自己吻别的时候被搂住多亲了五分钟,只好下意识地擦了一下唇角,说,“嗯……稍微多讲了几句。”

“新学生还听话吗?”

“不是很听话……但肯给钱,将就一下呗。”

“光看在钱的份上可不行吧。”她缓缓蹬着车子,骑在他身边,微笑着说,“当家教,和当男朋友其实一样,还是要投注精力、时间和感情进去才有效。多下点功夫,兴许她就听话了呢。”

赵涛察觉到了她的谈话方式,干脆顺水推舟就这么说了下去,“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人在怎么下感情也不会听话的。”

“可你如果一直都没下过,又怎么能知道结果呢?”

“有些事情不需要试试也知道。”赵涛叹了口气,“一想我就头疼。”

“可好多人想要这样的家教还要不到呢。”孟晓涵柔声道,“赵涛,没有什么好天生就该是你的。你凭本事拿到了,也要好好珍惜才行。家教不是一辈子的事情,对方对你失望,就算……出于一些原因没办法换人,但不满总要找个渠道发泄出来的。”

一时间,他竟然分不清孟晓涵在暗指的到底是苏湘紫还是她自己。亦或是……其他所有人。

因为,他好像……就没正经认真地珍惜过谁。

辛辛苦苦追来的姑娘,和抢来的压寨夫人,的确潜意识里的想法就大不相同。

“可你看我事儿也挺多,跟你都好久没约会了,一个家教,我天天跑来挺够意思的了,实在没多余心力往里扔。”

“但这是你选的家教啊。”孟晓涵的口吻还是忍不出泄露出了几分责怪,“没人逼你来,不是吗?赵涛,不愿意来做,你可以不做,但你决定做了,就请好好做。不然……你把一心一意等你来教的女生当成什么了?”

赵涛下意识地就想推卸责任,可话到嘴边,面对孟晓涵,他终究还是没说出口,而是轻声道:“是我不对,可能……毕竟是新工作,我最近又太累太烦,可能适应一段时间后,就不会这么排斥抵触了。对了,晓涵,我……换到新地方来,你就真的没有一点不高兴吗?”

“我的家教是家教,这边的家教也是家教,这边给钱多,对你好,我……有什么立场不高兴吗?”她带着淡淡的惆怅,柔声道,“赵涛,家教是我带你入行的,你新换的工作还是家教,对我来说,总比你跑去饭店陪着张星语一起端盘子要值得高兴一些吧?对我来说,念旧可不是坏事。”

念旧这个词其实已经差不多把话挑明了,孟晓涵知道这边是苏湘紫,而且,是正在努力把自己变成方彤彤的苏湘紫。

但她却没有像上次一样生气。

赵涛想了一会儿,从念旧这个词上猜测,会不会是因为属于那个时期的女生只有她和余蓓,余蓓地位稳固几乎无法撼动,所以他会对扮成方彤彤的苏湘紫改变态度,反而让孟晓涵没有更进一步发作。

他笑了笑,略略松了口气,“我这人是挺念旧的。”

孟晓涵侧目打量了他一眼,好像叹了口气,又好像只是因为天冷呼吸重了一些,然后,淡淡说了一句:“再说,我明年差不多就去留学了,又何必管那么多呢。”

看来,这似乎才是重点的样子……

就像是早就知道赵涛会做贼心虚,他回家后,余蓓直接把他叫进去陪她一起洗澡,洗澡出来,张星语就已经跟杨楠在隔壁耳鬓厮磨缠绵上了。

“新地方累吗?”脱掉睡衣赤裸裸钻进被窝后,余蓓理了理散开的长发,躺下,用复杂的神情望着他轻声说道。

“还好。”赵涛低头应了一声,只穿着三角裤躺在了她旁边。

按照往常的惯例,这会儿就该拥抱在一起亲吻抚摸,寻找情欲的萌芽,或者,关掉台灯一起闭上眼,说些没意义的闲话,等着睡意上涌直接休息。

可今天显然不同,他很确定,余蓓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所以,既没有侧头等他的吻,也没有躺到他手臂上等一场安眠。

沉默让赵涛有些难受,他犹豫了一下,轻声问:“今晚……你想直接睡觉吗?”

“不。”余蓓摇了摇头。

也对,她上床的时候连内裤都脱了,没有裸睡习惯的她很少这么做,只能理解为为了一会儿方便。

“那……”

“我想先问你点事儿。”

赵涛只好把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讪讪道:“你说。”

“我听同学说,上周末有人见苏湘紫打扮的特别奇怪,说是穿了一身……夏装校服,在学生会等你。是真的吗?”

“是。”他知道不可能瞒过去太久,反正他目前一切的算计就只是瞒好张星语,至于杨楠……实在不行让她看看苏湘紫是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没想到,余蓓闭上眼睛考虑了好一会儿,轻声问道:“好看吗?”

“啊?”赵涛楞了一下。

“我问你,她扮成方彤彤的样子,好看吗?”

“我……”

“别说你没看到,她那么穿,不就是特地穿给你看的么。”余蓓的声线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微微颤抖着,“所以,好看吗?”

“还……行吧。咱们校服你又不是没见过,就那样。”他找到了几分走钢丝的感觉,嗓子发干地说,“小蓓,咱校服还是你这样小骨架的女孩穿着漂亮,最好再光脚穿凉拖,小腿白白的,脚丫也白白的,只有趾甲红红的,可美了。”

“那,像吗?”

“呃……”他用手摸着下巴上的胡茬,挣扎了一下,回答,“不像。”

“那你……为什么改主意了?”余蓓抿了抿嘴,秀美的小脸上闪过一丝扭曲的愤恨,“我还以为,她特别像,所以你就失了魂儿呢。”

“不是,不是不是,真不是。”赵涛赶忙解释说,“小蓓,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不管怎么样也好,我现在就想让苏湘紫不要再给我找事,能安安稳稳低调地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呆着。这段时间我都快疯了,一想到你们一个个的变化,我的头都要炸。”

以前常有光棍调侃抱怨自己女朋友的男生说旱的旱死涝的涝死,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他现在只想说旱死得旱很久,涝死可就是几个气泡一破的事儿,饱汉子确实幸福,他这吃撑了的可就快要被撑破肚皮了。

“那现在她安稳了?”

赵涛点点头,“起码……起码看上去安稳了,小蓓,她……我已经甩不掉了。她为了让我能天天见她,给我开的这份家教工资,一个月给我五千啊……我一个学期生活费全算上也就这个数了吧。”

他拉住余蓓的手,柔声说:“上次就说带你们去买换季衣服,结果都不舍得花,她预付了这个月的工资,小蓓,周末咱们去转转吧。”

“你们做了吗?”她突然伸出手,握住了他的老二,而且,用力有点大,像要给他捏细似的。

“做了……”他沮丧地点点头,小声说,“对不起。”

“那我不花这钱。”她深吸了口气,用状似平静的语气缓缓说道,“你给星语和小楠买吧。”

“小蓓……”

“我自己能挣,我挣多少,花多少。”她松开手,突然翻身钻进了他的被窝。

她的唇舌一直都是赵涛身边的女人中最厉害的,即使他现在没什么心情,那仿佛有着一个独立小脑子的老二,还是迅速在灵活的舔舐中昂扬起来。

当口水涂满了粗大的顶端,余蓓把被子一扯,兜头盖在了赵涛的胸口以上,只露出腰以下的部分。

然后,她就那么双手按着他,骑在他的身上,发泄一样地上下摇动起来。

她一直那么机械化地起伏了将近半个小时,到他射出来,才大口喘息着停下。

他想掀开被子,但她一直按着,不让。

所以直到射出来,他也没看到余蓓到底是什么表情。

他只能感觉到,她包裹上来的腔道,仿佛又回到了曾经无法彻底湿润的时代,而她这次,也一次都没有达到过高潮。

肚脐附近有凉飕飕的液体滴下来。

他不敢去想,那到底是汗,还是别的什么。

他只知道,这一夜,总算是要过去了……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九十二)

Boom!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