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五十九章

“赵涛……你为什么……为什么一直挖我啊?”苏湘紫急促地娇喘着,一边亲着赵涛的耳朵,一边疑惑地问,“我已经湿了啊,湿了……不是就该进来了吗?”

是吗?那你以前的男朋友看来都够急性子的啊。他舔了一下她的脖子,手指在油滑腴嫩的孔洞中不住屈伸,里面的褶皱一层层包围着他的指节,他顶开,它们围过来,他顶开,它们围过来,一次次较量中,愉悦的呻吟伴着更多的体液渗出,染湿了他的手,他的心。

“嗯嗯……”她的手臂圈紧了一些,想把他勒进自己体内一样,“赵涛……我已经挺舒服了,你别一直抠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学A片里的女人叫给你听啊?”

“啊?”赵涛楞了一下,“觉得舒服不就挺好么,你学她们叫干什么?”

“可高潮不是……就该叫床的吗?”她看上去竟然还真有点疑惑的样子,“我都湿成这样了,一定算高潮了,我……我不叫两声,你是不是会不高兴啊?”

你他妈以前交的到底都是些什么男朋友啊?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说:“你扶稳,别摔了。”

说着,他就蹲下去,扛住她的双腿,捧住了她的屁股。

丰美的耻丘高隆饱满,细短的毛发稀疏地分布在两侧和顶端,除了大腿根腹股沟一线略有一些深色,整个下体都呈现出一种不合经历的干净色泽。外唇白皙,内唇也没有多少色素的积淀,仅在最外沿有一圈蝶翼边缘轮廓一样的淡淡褐色,由此向内,全都是漂亮的晶莹肉粉。

拇指压上去稍微扒开一些,褶皱聚拢在一起收缩成的小小洞口就暴露在眼前,张开的孔里拉开了几根细丝,随着她的娇喘,娇嫩的内壁活物一样张缩,不时挤出一线晶亮的爱液。

她的阴蒂很小,春天枝头刚冒出的花苞尖儿一样,包皮却颇厚,他用指头压了压,不用力往上扯开,都见不到里面深藏的头。

他突然觉得,这女生交过这么多男朋友,看起来大胆又泼辣,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可实际上,多半就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高潮。

性交对她来说,仿佛是一种笼络男生尝试俘获对方爱意的手段。

“你一直看什么啊……”苏湘紫有点惶恐地问,“我不会没洗干净吧?我……我还挺认真洗了好几遍的啊。”

“没,很干净。”他摇了摇头,接着,伸出舌头贴了上去。

味蕾划过略带碱腥味儿的肉裂,他抱稳她的大腿,耐心地从底部的洞口一直舔到顶上的小小蓓蕾,让唾液覆盖她整个娇嫩的花房,和她的蜜汁混合在一起。

还不到两分钟,如他所料,苏湘紫又很纳闷地问:“你……还没准备好吗?怎么……你抠的时间长,亲起来时间也长啊……”

他懒得回答,舌尖压住她阴蒂的顶端,快速上下拨弄。

“嗯……唔?”她愣了一下,跟着打了个冷战,啊的叫了一声。

他就知道,身体这么敏感性格又这么放得开的女生,根本不可能需要去刻意学什么叫声,自然而然发出的呻吟,才是最美妙动听的。

情欲的快感,大概就是他现在最有信心掌控身边女人的部分了。可能,也是唯一的一部分。

抛开无谓的杂念,他用唇包覆住整个阴蒂附近,用力吸起,那小小的山头会因局部充血和突出而更加容易接受刺激,他把前端的舌面贴上去,小幅度地用力摩擦。

“啊、啊啊!啊啊啊……”苏湘紫终于快乐地叫了出来,她的手碰掉了筷子,身子后仰到不抓住靠背就会从椅子上摔下去的程度,愉快地呻吟着,“好……好舒服……赵涛……赵涛……好舒服……别停……求你别停……”

他当然不会停,他知道这会儿多喂饱她几次对他之后节省体力有多重要,晚上回去还不知道是谁要陪他睡,如果是余蓓还能以累了为借口纯睡,换成另外两个,免不了还有一顿公粮要交。

最关键的是张星语,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她看出什么破绽来。

“啊……啊……你真棒……呀、呀啊啊……都……都抽抽了……下面……下面……抽抽了……”

四、五分钟后,随着一串欣喜无比的满足呻吟,苏湘紫结实的大腿紧紧夹住了赵涛的头,浑圆的屁股抖了两下,应该是名副其实地高潮了一次。

她挺起身,手指爬进赵涛浓密的黑发中,带着一股娇媚的慵懒轻声说:“原来……A片里不都是演的啊。讨厌……我上当了这么久。”

“你以前的高潮和这一样吗?”他抬起头,脱下她被沾湿了一点的内裤,团起来放在饭桌上,带着一丝难得的优越感问道。

“差太远了……”她马上不屑一顾地嫌恶道,“还骗我说女优男优都是故意演的,现实中没人那么做。死骗子,放假回去看我不找人揍他个王八蛋。”

说到这儿她意识到老是提前男友似乎不好,眼珠一转,坐起来笑眯眯地问:“那是不是该换我亲你了?”

“好啊。”他站起来,拉开皮带,直接把下面脱了个精光。

有刚才的判断,他不是很担心自己会被她的唇舌弄到神魂颠倒。

果然,苏湘紫的手像模像样地在半软不硬的老二上捋了两下,就张大嘴巴啊呜一口整根含了进去。

她只会一种操作,那就是把嘴巴拢成O型套在小兄弟上跟反复穿脱避孕套一样机械地吞吞吐吐。

换高中时代赵涛也许会被这种刺激弄到喷她一嘴,但现在,他都不用特地想点什么让自己分心就能坚持到她脖子累断掉或者自己软下去。

但她的错误认知里,显然长时间的口交也是A片表演的环节,才吞吐了两分钟,就眼湿耳红地抬头说:“这下应该好了吧?你都好硬好硬了,咱们去床上吧?”

他把桌上的碗筷盘子推远了一些,拉起她,让她转过来趴下,手从校服领口里钻进去,解开前扣的乳罩,攥住柔软的两团白肉,狠揉了几下,直起身,掀开熟悉的校服裙子,抚摸着色泽和记忆并不太一样的臀部,自嘲地笑了笑,扶正肉棒,在心里默默对一个名字道了声歉,一挺腰,刺进了苏湘紫的体内。

这一刻,他彻底被她紧紧缠住,吸吮,仿佛,永远不会分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