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不好!”赵涛喘着粗气,向后退了两步,摇头大声说道,“别发疯了,阿紫,你在想什么?一个人是不可能变成另一个人的!”

“我能!”苏湘紫尖叫一样喊了一句,跟着,她抿紧嘴巴,快步走到他面前。她的嘴唇抿得非常用力,连漂亮的下巴都皱起了扭曲的纹路。

看到周围不少学生都看了过来,赵涛抓住她的胳膊,就往旁边宣传部的空办公室走去,“跟我过来,别在这儿说了。”

进去之后,他瞪着眼把门甩上,犹豫了一下,在内反锁。

可他转过头,就看到苏湘紫又挤出了那个讨好一样的笑容,把塑料袋打开,把豆浆插上吸管,拿着筷子,流浪小猫一样望着他,柔声说:“来,一起吃吧,我昨晚就没怎么吃,肚子饿得咕咕叫啦。”

“阿紫……”

她摇摇头,“赵涛,没别人的时候,你叫我彤彤没关系的,我……我妹的小名正好也叫彤彤,我很快就能适应的,你说好不好?”

他看着她冻到发红的腿,已经有了几分水光哀求一样的眼,看着……这和方彤彤几乎没有差别的装束,辛苦凝聚的怒气,终究还是在喷发的前一刻分崩离析,烟消云散。

他长长叹了口气,坐下,轻声道:“我不饿,你先吃吧。”

“不行,早饭要吃好,一天才有精神。”苏湘紫把鸡蛋灌饼推到他的面前,笑着说,“我问过了,你最常吃的早饭就是这种,嗯……应该是她最常给你买的早饭就是这种,我也不知道你们院的老头老太太会不会记错了,要是不对,你告诉我正确答案好不好?很多事情……你不说我不知道,会演不好的。”

“你好好的一个苏湘紫,为什么非要去演彤彤啊!”赵涛抚着额头,缓慢而沉重地说,“你不可能是她,永远都不可能的。”

“因为只有成为她,才是让你爱我的最快方法啊。”苏湘紫解开塑料袋,伸手捏了捏鸡蛋灌饼,“赵涛,来吃吧,再不吃都凉了。”

“可我这样去喜欢的,还是你吗?”

“我不在乎,”她把鸡蛋灌饼喂到了他的嘴边,微笑道,“我才不在乎那么多,只要你肯爱我,就算你爱的那个‘我’其实是方彤彤,我也愿意。那有什么关系呢,我拿我爸的身份证和卡去银行取钱,钱不一样是我的么。”

“这跟钱不是一码事。”赵涛觉得有点词穷,他不想让她这么一直举着饼,干脆接过来,肚子里确实有点空,顺便咬了一口,就那么捧在手上,犹豫了一下,把心一横,说,“阿紫,你……难道就没觉得,突然看上我这件事,对你来说非常不对劲儿吗?”

哪知道苏湘紫撇了撇嘴,立刻说:“无所谓,我还从来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我感觉自己以前就跟没有谈过恋爱一样,如果这样能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不管你干了什么都没关系。赵涛,你就把我当成方彤彤,爱爱我嘛,好不好啊。”

“我不是都已经说了,阿紫,我身边还有很多人,他们都会因为你……”

“没关系,我可以偷偷摸摸跟你在一起。”苏湘紫陡然凑近许多,被冻红的鼻头都快可以看清上面的毛孔,“我愿意迁就,赵涛,这世界上我就愿意迁就你一个人。你家的醋坛子,我可以不去招惹,只要你给我时间,我是几分之一,你就把该给我的给我,这样总可以吧?”

她的气息有些急促,“答应我吧,不然,我可是会一直纠缠下去的,我都不惜去演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生了,你应该知道我的决心。而且,我是不会跳楼的,不管多绝望,我也不会让自己去死的,我比她坚强,什么打击也无法消灭我,最适合你的不就是我这样的女生吗?”

“你……你这……这突然是在说什么啊。”

“我在你的老家,把你可能去的地方都转了一遍哦。我见了很多人,打听了很多事,我去了你的家属院,去见了你们院里的爷爷奶奶,我去了你的学校,去见了你的老师学弟学妹和你还在复读的同学,我以你家为中心去了所有你们可能约会的地方,我有你的照片,我还跟你常去租盘的老板聊了聊呢。我甚至还想去求神拜佛,看看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得到你的爱。”苏湘紫的唇角泛起一丝微笑,目光中透出淡淡的疯狂,“你猜,我见到了谁?”

赵涛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滞。

“看你的表情,你这不是已经猜到了么。”苏湘紫咯咯笑了起来,“我见到了一个算命老头,她见了我就跟看见鬼一样,一直掐着指头问我为什么还不死,说我明明两年多前就气数已尽了,说那什么精血大咒根本无解。”

“他……他都跟你说什么了?”赵涛觉得膝盖都在发软,只想夺路而逃。

“哦,没什么,他后来发现自己认错人了,我问他什么是精血大咒,他却不肯讲,絮絮叨叨说什么对中咒者泄露天机会阳寿大损。我也懒得跟他纠缠,我就问他,是不是我会一辈子爱你,再也没有爱上别人的可能。”

苏湘紫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轻声道:“他说是,说除非我死,不然就要带着这份爱一辈子。如果想平安无事,最好远远离开,去见不到你的地方。不过后来他又说我身上的咒锐气已经几乎磨平,说什么我就算不走兴许也能平安。赵涛,我不懂这些迷信的事情,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都是什么意思吗?是不是说,他们几个前面的都会死,只有我会没事啊?那我会不会就是你的真命天女?”

她咧开嘴笑了,但眼睛里却滚下了一串珠泪,她用带着七分哽咽的难过嗓音,质问一样地说:“你明明对我下手了,那为什么现在还是不肯爱我?我都为你变成这样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爱我?我连方彤彤的疯子妈都忍着照顾了两天,你看看,我绑马尾的发圈和身上的校服都是她的!我还要怎么才能变成你心里的她,你说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