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五十一章

发过去的短信没有回复,打过去电话永远没人接听,换了杨楠的号打去一听声音认出来就挂掉——赵涛用尽了办法,也没能联系到九成九奔着他老家去了的苏湘紫。

这算什么?玩星际开局四农民六小狗突袭基地一波流吗?老子只会富矿图机械流堵口憋大和战舰啊喂!

关键是,他一头雾水两眼懵,根本不知道苏湘紫要去干什么。抄他家?查他户口本?找他爸妈告状?

这里头他一样也不怕啊,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他的名声早都是猪骨灰了,开水烫也只能当黑芝麻糊喝。爹妈见余蓓比见儿子都亲,只要余蓓不添乱他家里绝对稳如泰山。

他跟余蓓的事情闹大之后,连小姨都很少再来家里。

除了被他锁住的女孩们,他根本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爱没人疼,怕个鸡巴!

攥住杨楠的手机,他瞪着眼站了起来,对着家里神情各异的三个女友,咬牙切齿地说:“让她去,她爱干什么干什么,老子烦透了!以后咱们过咱们自己的日子,她来挑事就只当她隐形!我就不信她还能大庭广众脱了衣服往我身上骑!操!你们之后见了她,谁也不许理她!她唠叨,就学星语抽她妈逼的!”

捏着手机的拳头都有点发抖,积郁的怒气终于压制不出喷薄而出,杨楠赶紧过来掰开他巴掌夺回了自己的电话,心疼地吹了两下,“你生气归生气,别给我捏坏喽,为这个增加支出,亏不亏啊?”

张星语哼了一声,眉宇间缓和了几分,起身抱着脏衣服往卫生间去,小声嘟囔了一句:“那种人就是欠抽。”

等张星语走了,余蓓跟去帮忙,杨楠才有点不忍心地低声道:“我说,赵涛,人小姑娘……也就是喜欢你而已,你把持住不喜欢她不就得了。张星语是肚子上扎个眼儿,漏下来全是醋的类型,小蓓是看她长相跟那个什么村里的小芳一样,扎心戳肺所以难受,你……这么大气是为什么啊?你们男的,不都是有个漂亮姑娘追着跑就能美上天吗?”

赵涛苦着脸摇了摇头,“我要是美上天,就得被这个臭丫头害得下了地。我什么都没答应她,她就敢去找星语放话,我要是不小心答应了什么,她那么有钱,你就不怕她买人把你们全都干掉啊?”

“女生争风吃醋一下,吵吵闹闹也就过去了,至于吗。瞧你们一个个,都搞得跟爱情高于生死一样。”杨楠撇了撇嘴,“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她买人干掉我们,自己还想不坐牢?那一辈子不也毁了,图个什么啊?有点脑子也干不出那事儿。”

“小楠,你不是也吃醋吗?”

“我吃谁的醋就干谁。”杨楠笑呵呵用指头勾了个圈,放到嘴边用舌头戳了两下,“才不跟你们一样老往心里惦记着,整天打工活得够累了,你们是真不嫌麻烦。”

她起来也准备过去帮忙,天冷水凉,有难同当,走到门口,回头看着他,摇了摇头,“尤其是你,真……不嫌麻烦。”

第二天上完课,赵涛随便抓了本教材当幌子,就跟着于钿秋去了办公室。

大概是上次的幽会给了她一点肉体满足之外的东西,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她眼里的急切渴望总算减少了很多,不过一进去还是马上拉帘子准备关门,一副想要趁着月经没来大家吃饭打个午安炮的样子。

“先别先别,小秋,”赵涛赶紧拉住她,“我是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学生会有人找你麻烦了?”于钿秋拿过教案摆在手边,皱眉问道。

“不是,是咱们上周末见面那次,一个认识我的学妹,拿手机把你和我拍下来了。”他动了动舌头,不这样就会觉得口水发黏发苦,满嘴不舒服,“我觉得……她可能不坏好意。”

让他非常意外的,于钿秋冷笑道:“是那个叫苏湘紫的新生吗?企管系三班的班花?”

“你……也知道她?”他记得于钿秋没有那个系的课才对,还是说这女生已经如此有名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她经常来找金琳,还专门找过我两趟。”于钿秋的手指在教案封面上轻轻敲打着,脸色沉了下来,“赵涛,你为什么招惹她?她……没金琳漂亮啊。”

他很想推卸一下责任说自己没有招惹过她,但话到嘴边却吐不出去。

他其实能感觉到,身边的女人们都不傻,心里或多或少对自己的状况有数。只是爱意所致,大都不愿意开口明说罢了。

明白这一点后,装模作样就显得很蠢。

他只好叹口气,小声大略讲了一下前情提要,只不过把下咒的实际过程换成了自己主动上去搭讪。

“所以,你想我帮你什么?”于钿秋听完后,抱着手肘皱眉问道。

“没有,我会想办法自己解决的。我通知你主要是怕……怕她对你用什么手段。她上次就跑去找星语,非要拿笔钱出来让她跟我分手。”赵涛靠在桌子上,手里拿着用来装样子的笔,不自觉抠起了笔帽,如果不这样做,他恐怕随时可能在指甲旁边狠狠抠下一条皮来。

“随便她。”于钿秋淡淡道,“我和你不是同时出来的,前后差了二十多分钟。咱们在学校里的事没人知道,她勒索不了我什么。”

“可这种照片,瓜田李下,总会传出些风言风语的,万一传到你丈夫那边……”

“我们已经正式分居了。”于钿秋微微一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颊,“今年校庆,他喝了点酒,来了兴致想要,我本来打算忍一忍,可等他脱了我的衣服,我……还是做不到,最后把他推到床下去了。那么,这样绑着他不是很可怜。正好,有个年轻女老师挺崇拜他的,他们瓜田李下的事情也不少,我懒得计较而已。分居一段时间,如果……孩子能接受,我们可能就正式离婚了。”

她望着赵涛的眼睛,笑意仿佛浓了几分,“我不久就是单身了,你高兴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