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天气已经凉了,不忍心在路边闲聊,赵涛找了一个路边小店,要了几串麻辣烫,和孟晓涵一起坐下说了说话。

他不想让自己说的内容听起来尽是抱怨和诉苦,但聊着聊着,话题就还是不受控制地转到了苏湘紫身上。

那个古怪任性的女生,已经成功把她的影子烙进了赵涛的脑海,挥之不去。

但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孟晓涵对苏湘紫竟然颇有几分理解的样子,喝了半杯饮料后,小声说:“可是,真的非常喜欢,又得不到回报的话,确实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对你来说,那可能就是个长的有七、八分像方彤彤的女孩而已,可对她来说,喜欢就是喜欢,长成这个样子,又不是她的错。”

带着一股微妙的幽怨,她软软的唇瓣蹭过了杯口,说:“而且,说真的,方彤彤……也不是什么乖乖女好学生吧?”

“她们不一样!”赵涛的声音不自觉就高了一些。

可紧接着,一个念头就划过了脑海。

如果当初,方彤彤苦追的那个男生也喜欢了她呢?

那么,他失误投下的锁情咒,换来的还会是一样的结果吗?

他会不会也因为她的过往而厌弃、排斥、甚至是咒骂她?

“赵涛,我觉得,之前喜欢过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孟晓涵带着几分言外之意,一边说着,一边把竹签整整齐齐地排好。

“我现在不喜欢她,一点也不喜欢。”

“可……你还是让她爱上你了。对不对?”

赵涛一怔,小心翼翼地看向孟晓涵,“晓涵,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就只是……我说的意思而已。”她望着桌上的竹签,视线似乎落在了尖锐的前端上,“赵涛,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觉得,这不是苏湘紫的错,你凭什么把所有的痛苦都推给她呢?就因为她交过男朋友?可她也不知道,会在上大学后遇到你,然后不由自主地爱上你啊。”

“我要怎么对她负责呢?”赵涛已经无心去分辨孟晓涵到底知道了多少秘密,他抓挠着发根,低下头说,“晓涵,就连你听余蓓说过之后不也气得好一阵子不理我吗?我如果对苏湘紫负责,我身边就会彻底乱掉的。”

“就没可能……让她不再爱你吗?”她用指肚摩挲着竹签的尖儿,貌似轻描淡写地说,“这应该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他沉默了片刻,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琳也找不出办法吗?”她的手突然开始用力,指肚被竹签顶出了一个泛白的凹坑。

“找不出……”他颓然答道,面色苍白,几乎没了血色。

“真遗憾,”她小声说着,拿开竹签上的手指,然后,把那只手垂到了桌下,“我还以为,我……有机会不去留学了呢。”

他搓了搓自己发紧的面颊,低沉地说:“晓涵,你还是走吧,去国外,去天涯海角,去随便什么绝对见不到我的地方。”

“那样能解脱吗?”

“我不知道,但至少……你能平安无事。”他抓紧发根,头皮仿佛都要被扯起来,“我感觉我身边就快变成一个旋涡,一个一个都要被卷进来,扯进去,下沉,搅碎,消失。我劝不动别人,只有你有决心离开。”

“所以,你是担心我也成为漩涡的一部分对吗?”

赵涛楞了一下,抬起头,他这才意识到,孟晓涵似乎显得过于平静了,从他说不需要她再来代课起,她的眼神就变得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晓涵……我、我不是在担心这个。我知道你是不会害我的,我是担心……我害了你。”

赵涛结结巴巴解释着,当初那个算命老头的话清晰无比地在他脑海中回荡——“肯费这么大功夫给自己练出精血大咒的男人,就没一个不一样的。”

的确,真的没一个不一样的。

“你动用精血大咒,本身就阴德尽损,只是有咒术护体,此生无虞罢了,来世几辈子的猪狗畜生都免不了,十八层地狱你少说要过一半,你拿什么挪给那女孩?你欠一屁股债,还想补谁的亏空?”

他谁的也补不上。

“让那女孩走,离你远远的,越远越好,拔慧剑斩情丝,此生化为无情物,不再与你有任何牵扯,兴许还能安度余年。”

可如今舍得走的已经就剩下一个孟晓涵。

“你下咒那一刻,夺了姑娘三花,强抢红线情丝,气运之伤就已经造成。这咒使用的次数越多,锐气越弱,效力越强,伤害也就越小,从前用这咒的,那个不得用上七八个女子填平了这大坑,才敢向心仪目标下手。”

次数越多,效力越强,那么,早期中咒,之后被续用次数最少的孟晓涵,不就是最有可能平安无事的那个么。

“不必了,你能记住老朽的话,此后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再动用这种阴损符咒,也算我没白费这许多口水。”

可他没记住。

他故意装作忘了。

“我不懂你说的,”孟晓涵的视线垂了下来,“你好像又在骗我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他知道,孟晓涵其实有钻牛角尖的一面,“我就是觉得身边现在的情况特别乱,我不想你受牵连。晓涵,你知道我在咱们班当初最早喜欢的就是你。”

没想到,孟晓涵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她猛一抬头,就像是被强压下去的什么火焰,就此引爆,熊熊燃烧。

“赵涛,你给我写纸条说喜欢我,现在又告诉我最早喜欢的就是我,可为什么……你却没让我第一个爱上你呢?”淡红色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她的眼神头一次显露出了不加遮掩的绝望,“你明明有这个能力的,不是吗?”

他哑口无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要说,当初他其实是失误了吗?

他能直说自己一心想要下的咒,是歪打正着落在方彤彤身上的吗?

孟晓涵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再睁开的时候,神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温柔和平和,她站起来,轻声道:“不早了,走,回去吧。”

赵涛难过地低下头,随之降落的视线,正巧看到了她手指上一个鲜红的血点。

她刚才按着竹签,竟然生生把自己的指肚刺破了。

“晓涵,你……你这是为什么?还疼吗?”

他急匆匆伸掌要去抓她的小手。

但她往后一抽,躲开了。

她微笑着数好竹签,掏出钱,付账,往外走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才轻轻地,梦呓一样地说。

“不要紧的,已经,不会觉得痛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