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四十八章

家教课显然是赶不上了。

赵涛发了条短信给孟晓涵,就拼命蹬着车子狂追一路,直奔张星语打工的饭店而去。

他突然发现,自己就算想要听金琳的话去哄好苏湘紫,也根本做不到。

那位任性妄为的大小姐根本不可能屈居人下做个不见光的小情人,说不定,她连平起平坐分享女友身份都不愿意。

从她眼神中就看得出来,她觉得自己肯喜欢赵涛已经是件非常纡尊降贵的事,他没有欣喜若狂山呼万岁就让她很是不满,指望她一起住进出租屋商量着轮流陪他睡?

呵,还是做梦比较现实。

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放好车子,一眼就看到张星语没在门口迎客,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快步跑进里面。

苏湘紫没在,张星语就在靠门内的桌子边坐着,神情紧绷,甚至带着一股肃杀之气,旁边两个一起打工的女生想劝又不太敢的模样,一看赵涛进门,赶紧拍拍她的肩,小声说:“星语,你男友来了。”

话音未落,就双双开溜。

“星语……那个,苏湘紫刚才是不是来找你了?”他拉开凳子坐下,看周围人望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劲,只觉头皮一阵阵发麻,也不知道那位大小姐到底惹了什么事儿出来。

“是啊,她来找我了。”张星语望着自己的掌心,轻声道,“她问我,我拿多少钱,肯和你分手。就跟言情剧里的傻逼反派一样,真好笑。”

她嘴里说了好笑,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分明寒气逼人。

“这女的就是没什么脑子。”赵涛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你别往心里去。”

“我倒觉得她挺精的,连我的事儿都打听了不少。”张星语的眼角微微颤动着,像是在克制着汹涌的怒气,“她都知道我家里欠了不少债,说她这么多年压岁钱没花多少都存着,我只要点个头,十几二十万她也能帮我家还了。”

赵涛拍了一下脑门,提心吊胆地问:“那……你怎么说的?”

“我什么也没说。”张星语还是盯着自己的手掌,淡淡道,“我给了她一耳光。”

赵涛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一圈,感觉她这一巴掌简直是打在了一个大号摔炮上,之后还不定要炸成什么样。

“那……那她什么反应?她没还手吧?”他担心地看着张星语的脸,“那女生力气可不小,你没吃亏吧?”

这问法让张星语的脸上总算融化了几分寒意,她抿了抿嘴,说:“她没还手,捂着脸挺惊讶地后退了几步,瞪着我看了一会儿,没吭声走了。”

“就那么走了?”

“嗯,就那么走了。”她露出疲倦的神情,扶着桌子站起来,缓缓道,“你吃饭了没?没吃就还去后厨吃点吧,我要开始忙了。闹这么一场,都吓跑了好几桌客人。”

她走向门口,强迫脸上的肌肉组合出清丽标致的笑容,在别的学生还尽情享受大学生活的当下,她却已经可以很熟练的扛起生活的担子。

可赵涛知道,她挺直的脊背里有一根无形的支柱。

一旦那根支柱断掉,会发生什么连他都猜不到。

所以,苏湘紫那一耳光,他只能当她活该受着。

所以,即使会继续得罪金琳,让灾害扩大化,他也只能优先考虑身边的女友们。

两害相权,取其轻。

不管从什么角度判断,张星语都是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上最需要他的人,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做出什么让她认为自己要被抛弃的事情来,那种种下场之间的差别大概就是被切成几片摆放成什么图案的问题而已。

没有一点胃口,赵涛什么也没吃,就这么离开,骑着车子去了家教那边。

孟晓涵没想到他还会来接班,就匆匆收拾东西,把地方让回给了她。

“晓涵,你就在这儿看书等我,我教完咱们一起走吧。”

赵涛很想找人说说话,他思来想去,目前最合适的貌似也就剩下了孟晓涵而已。

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可我……觉得还赶得及我那边的家教。”

“你那边的?”差点提高声音惊动正在做习题的学生,赵涛惊讶地跟出来,“你今晚也有课?”

孟晓涵轻轻叹了口气,“嗯,我本来是请假的,可你既然来了,我觉得我还来得及赶过去。”

她看了一眼赵涛的表情,柔声说:“我一会儿发你地址,咱们估计差不多时间下课,你到那儿等我,咱们一起回去,这样可以吗?”

“可以。”心里一阵抽痛,倒是让他浑浑噩噩的麻痹得到了少许缓解,“那晚上见。”

晚上下课后,赵涛骑着车子过去,拐过路口,就见到了正搓着手站在一辆旧自行车旁等他的孟晓涵。

“等了很久吗?”

“没,我也刚下来。”

“新买的车子?”

“嗯,有辆车子跑家教还是方便一些。”

“你怎么没跟我说你家教和我撞时间的事儿啊。”

“赵涛,你急缺钱,而我只是锻炼一下能力,偶尔帮你一下,没关系的。”

赵涛咬了咬牙,捏紧车把,沉声道:“晓涵,以后我会尽量不耽误教课的。即使有急事耽搁了……也不叫你代课。”

“为什么?”她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他,“你要是老不去,会被辞退的。”

“我……”他迟疑了几秒,带着一丝对自我的厌恶,说,“是那种只要有了后路就会想要依靠的人,因为你能帮我代课,我就会觉得偶尔休息一下无所谓。如果真的断了这条后路,我反而会更有积极性,会更拼命。”

这不全是真话,但他只能这么说。

因为他不想再欠孟晓涵更多,唯独她,他真的想要放手让她离开,哪怕爱情会成为她一生的禁锢,但至少,她可以远离自己身边这个越来越深的泥坑,远离跟着一切崩落的风险。

孟晓涵思考了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

“好吧,我懂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