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四十五章

好消息个屁啊!

赵涛追着金琳的屁股问了一路,结果她除了分手这件事非常确定之外,别的什么也不肯说,临别前,只带着颇为得意的微笑对他说:“想知道具体情况,去问苏湘紫啊。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原因才对。”

他当然知道原因。

金琳的实验已经证明了,女人每一次吃下他的精液,每一次中咒,都是在重复对他怦然心动陷入爱河的过程。即使那份爱上来就已经没有什么提升余地,可反复在心中提醒,也会让爱情在这个人的意识中占据的比例越来越大。

更何况,苏湘紫本来就是个追逐爱情追逐得笨拙无比的女生。就算她的观念是我爱的不如爱我的,可在金琳一番攻势之下,那种心智还没完全成熟起来的少女哪有一直坚持自我的能力。

这意味着,苏湘紫最大的约束不见了。

接下来她会干什么?赵涛只要稍微设想一下,就头痛腰痛卵子痛。

更操蛋的是,金琳还在提着他脑袋上、四肢上、鸡巴上的线,像个乐在其中的傀儡师,等着支配他的行动。

让他无可奈何的,他竟然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法,除了金琳微笑着站在路口指引的那个方向外,四面八方,就连身后,已经都成了悬崖。

“怎么了?今天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裹着浴巾跪坐在床边的地上,用嘴唇和舌尖拨弄了龟头一会儿的于钿秋疑惑地抬起头,伸手抚摸着他的腹肌,“是太累了吗?”

“不是。”赵涛叹了口气,弯腰抱起了她,搂着她一起倒在旅馆柔软的床上,“我是心烦,心烦得不行。”

于钿秋扯开浴巾,抱住他,把他的脸埋入自己柔软丰满的乳房中央,轻声说:“是打工太辛苦了吗?我给你带了一千,今天走的时候拿上。再坚持一下吧,大学毕业,留校后,工资稳定了,再做点家教的兼职,很快就能度过难关的。”

他深吸了口气,成熟女人的肉香钻进鼻腔,丰满柔软的身体完全不同于年轻女生的紧致弹手,在此刻却格外让他有想要埋入其中逃避一切的冲动。

“午休一会儿吧。时间还长呢,先睡一个小时,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她拉高被子,把两人盖在一起,手掌放在他的身上,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

他鼻子莫名感到有些酸楚,连久旷饥渴的于钿秋,在需要的时候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而他的大脑,却像个被精子议会架空的国家元首,小蝌蚪们投个票,就什么都控制不住了。

“可那样……我能陪你的时间就短了。”倦意上涌,一股陌生的安全感浮上心头,赵涛隐约觉得,这似乎就是母亲的感觉,可他此前从未感受过,记忆里也从不存在,所以无法确认。

“不要紧的。”于钿秋微笑着抱紧他,让乳房贴着他的脸颊,白玉一样的胳膊枕着他的头,“你这不是也等于在陪着我么。”

“我……可以含住吗?”他用嘴唇夹了一下那颗乳头,小声问。

而她挪近了些,直接把乳头放进了他的嘴里,抚摸着他的后背,柔声说:“睡吧,做个好梦。”

“我……真的觉得好烦……好累……”他闭上眼,叼着饱满的乳尖,含含糊糊地说。

“那可以来找我。”带着一丝隐约的笑意,于钿秋把他抱得更紧,语气也更加轻柔,“赵涛,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如果你想休息,我很愿意这样陪你,永远陪下去……”

这就是你一直期待的吗?脑子里突然划过了这样的念头,可睡魔已经爬上了他的脊梁,他没有力气细想,轻轻吸吮了几口嘴里的乳头,就像个在学校被人欺负的孩子一样,蜷缩成一团,睡在了于钿秋的怀里。

他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头有些昏,意识也不太清楚,看到于钿秋还醒着,就小声问:“几点了?”

“五点半,你还赶得及回学校陪女朋友吃晚饭。”她轻轻吻了他一下,微笑着说,“不过你要快一点才行,毕竟你的自行车已经很破了。”

“为什么没叫我?”他坐起来,发现她一边的乳头一直被他吸着,已经有些红肿。

“我不舍得啊。”她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胳膊,用另一只手抚摸着他带着红印子的脸颊,“赵涛,你睡得不好,一直在做噩梦,还咬了我一口,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烦心成这样,我就是觉得,你能多休息休息,总不是坏事。”

也许是此前的幽会总是过于肉欲,赵涛一时间还有点不适应这样柔软到快把他吞没的温情。

而且,他也有些愧疚。他知道于钿秋最缺乏的两样东西是什么,有一样他给不了,另一样下午该给,可他睡过去了。

他忍不住开口问:“你晚饭别回去吃了,可以吗?”

“我当然没问题,”说起来,最近她好像就没什么脱不开身的时候,“可你呢?”

“我也没问题。”他拿起手机,给张星语发了条短信。

然后,他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刷了个牙,就那么赤裸裸地忙完这一切,回到床边,蹲下去,抱住了于钿秋丰满的大腿,顺着膝盖向上吻去。

她轻轻喘着,抬起腿,向后半倾,打开了丰美的溪谷,等待着他的唇滑落过去,等待着柔软的舌爬过焦躁的花房。

当他的嘴巴分开阴唇,探入那温热的洞穴时,于钿秋弓起背,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很快,黏滑的蜜汁就沾染上了他的下巴,而他那根休息充足的老二,也已坚硬如铁。

这次,他没再让于钿秋在上面自己动,也没有仗着少年郎的凶猛蛮力以最原始的方式把她推上高潮。他站在床边,弯腰吸吮着她肿起的那边乳头,轻柔地摩擦着她湿润的下体,前、后,前、后,直到龟头上沾满了情欲的粘液,他才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双手撑着床,缓缓刺入。

他以舒缓的节奏律动着,始终不愿意松开嘴里的那个乳头,最后射精的时候,他的脸几乎压在于钿秋的那个乳房上,随着急促的喘息,在肥美的花瓣中进行了仅有的加速冲刺。

这可能不是成熟女人喜欢的做爱方式。

但于钿秋高潮了很多次,高潮到哽咽,流泪。

当赵涛趴在她身上不愿起来的时候,她望着天花板,总算露出了此前没有过的,充斥着另外一种陌生满足的微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