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四十三章

晚饭没去吃,家教也拜托孟晓涵帮自己代了一节,赵涛骑着车子去了市里的临河公园,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石凳上,望着臭烘烘的河水,就那么枯坐了两个多小时。

他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下了好几个决定,却又顺次被自己推翻。

臭水河的味道一阵一阵地冲他的鼻子,可他觉得那脏兮兮的黑水应该都比他的灵魂干净。

反省或是后悔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时间的车轮从不逆行,错误也不会给任何人从头修正的机会。

可弥补,他觉得自己已经做不到。

他筋疲力尽,无可奈何,就像一学期全部翘课没有复习就坐到了期末考场上的蠢货,对着比教科书还要陌生的卷子一筹莫展。

就在河水的臭味快要把他淹没的时候,余蓓给他打来了电话。

“喂,你在哪儿?”

“我在X河公园。”

“怎么跑去那儿了?晓涵给我打电话,说你家教也没去,你哪里不舒服吗?”

“我……”赵涛拿着手机,浑身无力,没精打采地说,“挺好的,就是……有些心乱,我想找个地方安静安静。”

“哦。”余蓓小声这么应了一局,接着,挂掉了电话。

赵涛扭头看着自己的车子,他知道就要到回家的时间了,今晚是谁该陪他他不知道,明天苏湘紫会怎么样他不知道,之后金琳到底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发现自己好像坠入了亲手编织的牢笼中,喘不过气,无路可逃。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脑海里莫名划过了这么一句,他回想着那个算命老头对他说过的话,苦笑着想,其实报应并不一定就在死后,现世的痛苦之潮,好像已经一点点涨到了他的脚边。

缓慢,但不会停止,不久之后,也许就会淹没脚踝、膝盖、大腿、小腹、胸口、脖颈……直至灭顶。

他知道自己不该锁苏湘紫。

可他现在已经在追悔更加回溯的事实。

他是不是不该锁金琳?

是不是不该锁于钿秋?

是不是从上了大学之后就该踏踏实实等待余蓓?

是不是……从彤彤死后就该收手?

是不是,就不该学这个咒?

他最近想这种事情的次数越来越多,明知道这没有意义,却无法控制自己。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悔恨不久就要超过他无法控制的自私,让他彻底相信这一切就是场彻头彻尾的错误。

然后,他就听到了余蓓的声音。

“赵涛,别在这儿吹风了,回家吧。”

他扭过头,余蓓就站在他身后,远远的街边,杨楠推着车子站在那儿,眉头紧锁,一脸“你这小子发什么神经”的表情。

“小蓓……”他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忍不住转过身,双手抱住她,把脸埋进了她的胸腹之间,“我觉得自己犯了好多错……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重新来过吗?”

“赵涛,我不知道啊。”余蓓带着一丝鼻音说,“我也很想让一切重新来过,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一切不是你造成的吗?你不知道方法吗?”

“我……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呢?”她哽咽着说,“赵涛,如果你知道,就放过她们吧……我愿意一辈子陪着你,一辈子爱你,咱们在一起,让她们……都解脱吧。你真的觉得,我们都这样陪着你,可以永远安稳下去吗?”

“可我真不知道……”赵涛绝望地闭上了眼,“我只知道怎么让你们爱上我,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这爱情停止。小蓓,这爱情……可能是永生永世的。”

“永生永世么……”余蓓低下头,轻轻吻着他的发,“那……看来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沉默着拥抱了一会儿,余蓓坐下到他身边,柔声说:“今天又是因为什么心烦?”

赵涛双手交握,把张星语被告到金琳那里的事情说了出来。更多的,他也不敢讲。

余蓓沉默了一会儿,说:“让星语道歉写检讨是不可能的,她……最近的情绪本来就非常不稳定。”

“我也没想到她那时候会来,而且,我跟苏湘紫真的没干什么。”

“我知道,那天回来星语就说了,还问了很多……关于你之前的事。”余蓓轻轻叹了口气,“赵涛,大家……就快都要掉进河里了。”

“对不起。”他把脸埋进双掌之间,喃喃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赵涛,你能跟我……把实话都说出来吗?”余蓓对杨楠比了个手势,让她先回家,跟着轻声道,“我不知道你对我都隐瞒了什么,这让我……很难过。”

“你问吧。”他低着头,已经做好了彻底交代关于锁情咒一切的心理准备。

可余蓓问出口的,却是另一件事。

“你跟金琳,到底已经成了怎么样的一种关系?”余蓓带着淡淡的、却无法掩饰的哀伤,一字字问道,“支教期间,你除了对晓涵,是不是还对她出手了?”

赵涛愣住了。

金琳和他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掩饰得还算不错,于钿秋应该不会多嘴多舌,那么……难道,是孟晓涵?

他咽了一口唾沫,沉重地点了点头,小声说:“其实还要早很多……只是,我一直挺反感她的性格,之前都没怎么搭理她。是……晓涵告诉你的吗?”

“我告诉她很多,那她当然也会告诉我很多。”余蓓果然早就已经知道,她双手握于膝盖之间,小巧的脚掌轻轻用鞋尖拍打着地面,“可她知道的应该也不算多,所以我想听你告诉我,告诉我你把她怎么了,告诉我,她到底想要什么。”

“我们……做过几次。”赵涛在脑海里紧张地组织着语言,“可我觉得,她没有彻底爱上我,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我之前就明说了,女朋友的身份我都不可能给她,可她……好像不是很在乎。”

余蓓这次沉默了更久,最后,她有些无奈地说:“回家吧。”

“小蓓,你想出该怎么办了吗?金琳……可能真的会针对星语的。”赵涛心烦意乱地站起来,近乎哀求地说,“她俩从前就互相看不顺眼。”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余蓓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恍惚,她晃晃悠悠走到赵涛的车子边,轻声道,“星语的检讨我替她写,你别跟她说了,先把这一次……应付过去吧。”

赵涛过去迈上车子,载着余蓓往家骑去,骑出一段,他近乎丧气地说:“小蓓,要不……咱们俩一起退学,这就去大西北找我爸妈吧。”

“那她们还会继续爱你吗?”

他没法回答。

可余蓓也清楚答案,她长长叹了口气,缓缓道:“只要她们还爱你,赵涛,你躲到哪里,都没用的。”

她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让赵涛的后背蹿上来一股凉气,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赵涛,你根本不知道得不到回报又无法自控的爱情有多可怕……”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