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四十二章

好像怕赵涛脸上的土色还不够浓重,金琳笑吟吟一揽苏湘紫的肩膀,柔声说:“这你就不懂了,这奶糖是小班我自己专门做的,学校买来的就不是这个味儿了。上次你学长给你的,其实也是从我这儿拿的。”

苏湘紫直接摊开白生生的小手,“那,小班,再给我一个,没吃够呢。”

赵涛垂在身侧的手都有点哆嗦,胸腔里就跟有把火在烧一样,他往前迈了一步,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金琳,你……你……”

金琳拿出一块奶糖,在他眼前晃了晃,露出一个“你敢怎么样”的表情,然后,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剥开,两根青葱玉指一捏,伸到了苏湘紫的嘴边。

苏湘紫本来就是来请靠山的,当即乖乖一张嘴巴,从金琳手中叼过去。

金琳拿出纸巾擦了擦手,盯着赵涛,淡淡道:“这种闲事关心完了的话,能给我解释一下,你女朋友给学生会工作添乱的事情了吗?”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赵涛一肚子火顿时喷了出来,瞪着眼睛道,“我当时就等着吃晚饭了,苏湘紫东拉西扯不准我走,星语来接我,两人吵起来了,星语让她交表她不撒手,活该被扯开!”

苏湘紫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她一皱眉,拉住金琳的胳膊晃了晃,“小班,你看看,你手下就这么欺负人的啊,我一共也没耽误多少时间,她那么大脾气上来就盯着我,凶巴巴的跟个老妖婆一样,再说了,她姓张的又不是宣传部的人,我凭什么给她?给她,弄没了,不还是我挨骂吗?”

看到赵涛的拳头都在身边握了起来,金琳眯了眯眼,拉起苏湘紫,微笑道:“行了,你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接下来呢,就让我跟赵涛好好谈谈吧。”

苏湘紫眼珠转了一下,像只闻到了猫味儿的耗子,嘴角一翘,侧身从赵涛身边钻过去,“那我就先走了啊,学长,改天再去拜访你,这次可不要撕我的申请表了,拜托。”

话音未落,她往门口一闪,噔噔噔噔就一溜小跑逃之夭夭。

“金琳!”赵涛顿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咱们不是说好的吗!”

“说好什么?”金琳踱过去把门一关,转身回来,抬手勾了一下赵涛的下巴,笑道,“我有什么答应你的事,最后忘了做吗?”

“咱们说好先观察一段时间的!”赵涛拍了一下桌子,把透明胶粘着的破申请表都吹到了地下。

“你觉得观察得还不够久吗?”金琳微微歪头,笑吟吟道,“赵涛,你打算观察多久啊?一辈子?你又不是在选老婆,你会娶她吗?那我为什么要一直观望下去?我时间很多,看上去很闲吗?”

赵涛瞪着眼道:“可她现在有男朋友!”

金琳的笑意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脸上仿佛瞬间罩上了一层冰壳,她凑近一些,微微睁大的眼睛中流露出一股近似癫狂的神情,“赵涛,你什么时候在意有男朋友这种事了?算算时间,你当初对我下手的时候,我也有男朋友啊。”

“那……”赵涛顿时语塞,背后冒出一层冷汗,支吾道,“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金琳舔了一下唇角,摸出一块糖,剥开包装,吃进嘴里,然后,把那糖纸展平,撕开,一撕成二,二撕成四,直到变成无数碎片,松开手,纷纷扬扬如雪飘落,才轻笑道,“啊,我想到了,我还是处女,苏湘紫不是。”

就跟听到了什么极其有趣的笑话一样,金琳捧着肚子大笑起来,笑弯了腰,笑出了泪,指着赵涛的鼻子,“你这种见一个想占一个的王八蛋,竟然嫌弃人家不是处女?”

“我……我没有。”不自觉气势上就被压倒灭杀,扑熄得干干净净,赵涛擦了一下额头,“我就是看不上她。”

“呸。”金琳很优雅地啐了一口,“她要是脱光了躺床上,你一样会跟发情的猪一样扑上去。你这么嫌弃有别的男人的女人,跟于老师还不是干得风生水起?”

她把毛衣往上一掀,亮出了粉蓝色的胸罩,和那段姣好纤白的腰身,“你现在这么生我的气,可只要摸摸奶子,就硬邦邦什么都忘了,对吧?”

赵涛别开眼,不敢看她,苦恼地说:“金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就在做我想做的事情啊。”她笑着把衣服拉下去,一撑桌子坐了上去,穿着小皮靴的脚前后摇晃,“没多少人能强迫我做我不想的事,你算一个,可惜,你也只能强奸我而已。别的事儿,你控制不了我。你听我的,咱们就一起过好日子,你不听我的,我就只顾我自己行动,最后得到什么结果,也是你自找的,可别到时候再来怪我不讲情面。”

“你这么招惹苏湘紫,到底有什么好处?”赵涛不解地喊道,“看我倒霉你很开心吗?”

金琳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痛苦,但她笑了笑,抱着手肘缓缓说道:“赵涛,还记得斗地主吗?”

他一愣,“记得啊,怎么了?”

“现在,就我一个地主,而你们全是农民。”金琳的眼神冷了下来,“你们没人在我这一边,一个都没有,这种牌局,你知道最好的处理办法是什么吗?”

“金琳,没人想跟你作对。”赵涛搜肠刮肚,却找不出什么有用的话能帮上忙,一时间只觉得头疼脖子疼,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金琳压根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自顾自道:“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搅和了这一把,大家洗牌重来。明白吗?”

她咯咯笑着,起身走了出去,开门前,丢下了最后一句:“下周一之前,叫张星语写份检讨交给我,我来解决苏湘紫的气头,否则,你后果自负。”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