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三十三章

“你没去打工的摊子?”赵涛急匆匆套了一条干净裤衩,拿过一件睡衣,就一边戳袖子一边趿拉着拖鞋跑了出去。

“我让杨楠帮我请假了,反正是按天算钱,少去一天少拿一份钱而已。”余蓓把油条放到桌上,豆沫倒进碗里,塑料袋随手丢进垃圾桶,去厨房拿来筷子,“吃点吧,反正你也醒了。”

“哦。”他有点忐忑地坐下,一边吃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余蓓的表情。

昨晚的话看来是起了作用,她的心情明显好转了很多,不过还不到雨过天晴的程度,大概就是暴雨转阴的感觉。

“赵涛,”吃到差不多的时候,余蓓放下筷子,轻声说道,“你真的不会因为她长得像方彤彤而喜欢她吗?”

“不会。”赵涛连忙郑重其事地说,“我承认,如果她们真的各方面都很像,我……我可能会因为初恋效应稍微有点把持不住,可她们实际上并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可我觉得她们挺像啊。”余蓓若有所指地说,“都一样活泼,热情,爱玩爱闹,敢追求喜欢的男生,也敢豁出一切。”

“她们……”赵涛突然觉得嘴巴有些发干,口水都粘稠了不少,赶忙喝了一大口豆沫,说,“只是大体上的相似而已,更深的地方,一点都不像。”

“你了解苏湘紫更深的地方吗?”余蓓抬起眼,直视着他,问。

“不了解,但已经了解的部分,就让我已经失去继续了解的动力了。”他马上回答,“我知道我错了,错得很离谱,我会努力改正的。小蓓,我……真的不喜欢她,更不可能爱她,绝对不会。”

一股对自己的愤怒隐隐迁移到苏湘紫身上,他咬了咬牙,沉声说:“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只剩下她一个,我也绝不会让她当我的女朋友,我发誓。”

“不要总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了。”余蓓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全世界的女人不会死光,不可能实现的前提,赌咒发誓又有什么意义。”

“那我……该怎么做?”他无奈地说,“她有男朋友了,我没兴趣去抢人。”

“你昨晚说的,是真的,还是只为了哄我?”余蓓犹豫了一下,低着头小声问。

“当然是真的。”他赶忙大声说,“你什么时候听到过我用这种话哄人?”

“我暑假的时候听人说,今年教育部出了个新的什么管理办法,以后,大学生就可以在校结婚了。”余蓓用筷子缓缓搅拌着碗底最后一点豆沫,盯着那粘稠的漩涡,轻声道,“你生日晚,周岁其实比我大一年,等我大二结束的那个暑假,大三开始之前,我二十一,你二十二,咱们……就可以登记了。”

“好。”赵涛马上点头说,“那到时候咱们就去登记,等到毕业了,以后有钱了,我再给你补回一个婚礼。”

她的目光终于重新变得柔软,她吃掉最后一点早饭,小声说:“你不怕星语有意见吗?”

“不怕,你本来就是最重要的那个。就是算先来后到,你也是最早的。”他有点语无伦次地说,“我早就跟她说过,我肯定要娶你,无非是提前了一点,没关系啊。”

“你吃吧。”她微笑起来,不再言语,“吃完,我还等着洗碗呢。”

余蓓这次爆发了一场,赵涛才意识到,自己此前的心一直都是个摇摇欲坠的斜塔,没有崩落倒塌,只不过是因为有她在下面默默地死死撑着,背负着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放任嫉妒撕咬自己的情绪。

的确,孟晓涵在身边的时候能让他的心情奇妙的稳定,但一旦余蓓离开自己的位置,他的根基都会因此而坍塌,彻底不可收拾。

他需要余蓓。

他需要余蓓活着,来证明咒术已经不会再害死谁。

他需要余蓓在身边,来让他放心自己做过的事不会泄露出去。

他需要余蓓全心全意爱他,让他继续享受不必担惊受怕的香艳幸福。

这应该也能算是爱的一种吧?他躺在床上,听着厨房里洗碗的水声,似懂非懂地想。

所谓爱情,本来不就是互相需求的一种渴望么。

“赵涛,你几点去上自习?”洗过碗后,余蓓小步走了进来,围裙还没摘,虽然依旧不太能下厨,但这身打扮,倒是有了几分小妻子的模样。

“八点半吧,才开学,自习室不用占地方,基本都是空的。你明天才有课吧?要不跟我一起去?”他坐起来拉过她抱到怀里,柔声问,“我一个人上自习怪无聊的。”

“我一个新生,课都还一节没上过呢,去自习什么啊。复习高考知识吗?”余蓓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但还是说,“好吧,那上午我去陪你。”

她压根就没问孟晓涵为什么不再跟他一起自习,看来,原因她多半心知肚明。

赵涛的确没想到,余蓓会走这么一步,指望她帮忙安抚挽回看来是不现实了,只能他自己再想办法。

“还有一小时呢,你去洗个澡吧。”余蓓在他怀里偎了一会儿,起身说道,“不然你裤裆那儿干了紧巴巴的不舒服。”

论起精液在皮肤上干了是什么感觉,余蓓大概真是经验最丰富的那个。

一想到这个,赵涛就有点愧疚心疼,点点头站起来,就钻进了卫生间。

他才进来没多久,门就打开了。

余蓓探头进来,望了一眼里面,小声问:“用帮你搓背吗?”

他正洗着精液干了的地方,可能小兄弟对于梦遗这样的纾解方式感到有些不满,他才搓了几下香皂沫,软绵绵的老二就慢悠悠撅了起来。

他就想着干脆趁有香皂润滑,打一枪算了。

结果,探头问话的余蓓,就看到了他手握着的长枪,马眼附近堆满了皂沫,颇为滑稽的样子。

她凝视了几秒,给他关上了门。

他有点失望,用手指拨弄了几下自己的小兄弟,但很快,门又开了。

这次,余蓓走了进来,没穿衣服。

她默默拿下花洒,开水,用滑嫩的小手帮他迅速洗干净阴茎周围的白沫,然后,关掉水,蹲了下去,抬眼望着他,就像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张开柔软的小嘴,把他缓缓含了进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