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三十一章

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赵涛对着镜子给自己的脸上狠狠抽了几下。

热辣辣的疼,但能让他清醒一点。

他需要这种痛楚,来帮他赶走那股不该出现的酸味。

苏湘紫交了新男朋友,杨楠此前的判断说中了,余蓓回家后看起来心情总算好了一些,有了冷战结束的苗头。

这是好事啊。

这是他妈的大好事啊。

接着他只要装模作样跟金琳一起观察观察,然后得出个精液对苏湘紫没屁用的结论,这次的危机就过去了,就他妈的过去了啊。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最最最好的结果了。

不能再去招惹苏湘紫了,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再去招惹那个女生了。

那不是个极度缺爱以至于满世界找男友抽签一样碰运气的妹子么,她要的正好他给不了,一丁点都给不了,所以,就这么算了吧,算了最好。

他狠狠搓了搓自己胯下的老二,拿下喷头冲掉上面的肥皂沫。

他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他已经见识到了余蓓怒气的质量,他必须在张星语回来发现异常之前安抚下来,搞定一切。

否则,真正的风暴可就要开始了。

匆匆擦了擦身子,赵涛套上干净裤衩开门出去,杨楠早就剩下一条内裤在门外等着,一闪身就钻进浴室,笑道:“我要慢慢洗,好好洗,你们俩就别等我了,该干嘛干嘛,啊。”

余蓓还是在隔壁卧室,但这次,门没有关。

赵涛长长出了口气,一溜小跑窜了进去。

余蓓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小说,高考结束后,她就恢复了看闲书的习惯,只不过阅读的范围和层次都有所提升,这会儿在读的,竟然是本看上去挺旧的《老残游记》。

“怎么看起这种书了?”赵涛对这类古典书籍不太感兴趣,随口搭着话,先踢掉鞋爬上了床。

余蓓一扭身,背冲着他,小声说:“这种书借着看便宜,现在家里没什么别的娱乐活动,省点算点。”

“那种大厚本子的盗版言情小说,门口书店也就五毛钱租一本吧?”他凑近了些,手试探着搭在了她的腰上。

“可这个是拿借书卡在图书馆借的,不要钱。”余蓓翻了一页,依旧盯着书页,不看他,“而且,我现在也不爱看那种小说了。”

“为什么啊?”

“幼稚。”她轻声道,“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有钱有脸有身材还专一得要死要活的好男人。只要自以为拿得住,都是吃着碗里惦记锅里的德性。”

这话,还真是跟那句流行台词有异曲同工之感——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小蓓……”他叹了口气,干脆搂住了她最近又纤细了几分的腰肢,“对不起,我真的在反省了。你看,这一个星期我就没找过苏湘紫吧?她的短信我也没回。我跟她认识就是因为她是你舍友,我担心影响你们关系而已。我没有别的想法。”至少现在没有了。

看余蓓没有吱声,但手里的书半天没有翻页,应该是已经没心思看了,赵涛稍稍松了口气,凑近她耳根轻轻吻了一下,舔过她小巧的耳垂,在心里默念着床头吵架床位和,手掌试探着往下滑去,柔声道:“你既然决定不回宿舍住了,那我就没必要再搭理她了。我承认,她长的像……方彤彤,让我有点恍惚,有点懵头了。可我不会一直发懵下去啊,小蓓,你才是我女朋友,见过家长未来要结婚的那个。”

余蓓的声音里透着一股隐隐的委屈,“赵涛,你知道我生气……其实不是因为苏湘紫。”

“可她已经死了。”赵涛忍着刺痛轻声说道,手和嘴的动作同时停了下来,他觉得,这个心结如果不打开,迟早会变成一个肿瘤,“我再怎么喜欢她,她也不会回来了。小蓓,现在的人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而且,知道我最多秘密的也是你,你我早就注定无法分开了,咱们是……永远的一对儿,至死方休。”

“你的最喜欢,有多喜欢?”余蓓放下书,推到枕边,轻声说,“如果我死了,将来见到和我长得有几分相像的人,你也会这么激动吗?”

“小蓓,”他的口气惶恐起来,“你能不要总是提起死吗?你……你这么一说,我就心慌得不行。”

“你当我很愿意想到死吗?”她凄然道,“要是我……能和你一起开开心心的,不用多甜蜜,能有咱们高三毕业那年暑假的一半,我还有可能老是想到死吗?赵涛,你真觉得我……在你身边很快活吗?如果……如果我真能想通,我早就离开你了。可我下不了决心……那你说,是不是干脆让死亡来结束更好呢?”

“不是!”他紧张地大叫道,“小蓓,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对啊。”她转过身,泪眼婆娑,神情绝望,“死了,烦恼和痛苦就都没了,死了,我这段难过的恋爱,就可以结束了啊。赵涛……我前几个晚上,整夜睡不着,我一直在想,这是我以前想要的爱情吗?我到底是不是在自我感动呢?我会不会被你迷了心智所以做不出正确的判断?我是不是……选择自我了断会更好?”

“没有的事!”赵涛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唯恐她就这么飞走一样,“没有的事……小蓓,我身边最重要的人就是你,别瞎想,咱们一起努力,好好上学,好好打工,一毕业,咱们就结婚。小蓓,别瞎想了,原谅我,然后……等着嫁给我,好吗?”

余蓓的身子一震,僵硬在了赵涛的怀中。

他就像在水中抓住了抛来的绳索,再也顾不得什么别的,凑到她的耳边说:“小蓓,求求你,别胡思乱想了,苏湘紫那种大小姐看不上我的,就算看上我,她也不是方彤彤,她不够分量和你比,哪儿都不配和你比。”

“我爱你,将来我要娶的是你,小蓓,求你了……别再生我气了,好吗?”

就像是被另一个魔咒缠住了娇小的身躯,余蓓哽咽了两声,低下头,蜷缩在他的怀里,沉闷地,断断续续地抽泣起来。

洗完澡的杨楠过来的时候,余蓓已经哭累,睡着。

她和赵涛对视了一眼,似乎有些不甘心地撇了撇嘴,然后,为他们两个关上了门。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