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二十七章

看着哑口无言的赵涛,余蓓小小的身体剧烈地起伏了几下,抬手擦了把泪,也不管路边好奇的学生和路人正在看过来,盯着他颤声说:“赵涛,我……我别的什么都不在乎了,我连……连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都不愿意去想。我就想好好爱你……我都没有奢求过你只喜欢我一个,但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为了你牺牲了多少?我要过什么没有?苏湘紫呢?她凭什么?”

“我……我也什么都没有给她啊。”赵涛心里一阵惶恐,不知所措地辩解着。

“你上来就下手了,以后呢?”余蓓的眼泪就跟停不住一样啪嗒啪嗒往下掉,“她不就是长得有那么点像方彤彤吗?不就是这个吗?赵涛……是不是我也整容成那副样子你才会打心底喜欢我?是不是啊……”

顾不得旁边全是眼睛在看,赵涛赶忙过去一把抱住她,紧张地说:“不是,真的不是,没有,我没那么想过。我……我就是……我就是脑子一热,一糊涂。我真没做什么。你看我这不也是一直在防着她呢么,她都怪我讨厌她了。”

“我不信你。”余蓓抽了抽鼻子,“你就会骗我。”

“那你要我怎么办?你说,和她绝交吗?我这就去,我马上去跟她说,这总行了吧?”

“你发誓。”她的声音很小,但语气非常坚决,“你发誓说你绝对不会喜欢上她。”

赵涛马上抬起手,“好,我……我要是喜欢上苏湘紫,就叫我……”

“不用你。”她抬头望着他,“我不要报应在你身上。”

“啊?那……那该怎么办?”

“如果你喜欢上苏湘紫,那……你其他的女人,包括我在内,就都不得好死。”她的眼里浮现出一股奇异的光,“反正,如果你选了她,那我们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我不发!”赵涛就跟突然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浑身寒气刺骨,浑身哆嗦了一下,马上说道,“我才不拿你们的安危开玩笑!”

“原来,这就是一个玩笑么……”余蓓眼里的光迅速暗淡下去,她退开两步,扭头走向了他们的出租屋,“算了,当我没说过,我回家了。再见。”

“小蓓!”赵涛彻底乱了阵脚,扶起车子想追才发现轮子摔歪了,他气得一脚踢开那辆破车,可想了想最近手头正紧,只好又扶起来,双腿夹住正了正龙头。

这么折腾了一下,再回头看,余蓓瘦小的背影就已经消失在了路对面的便道尽头。

那里恰好坏了两个路灯,又是对应学校操场看台后的位置,没有什么光。

就好像有一团浓稠的黑暗,无声无息地,将她吞噬进去,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吐出。

心里的害怕上升到了极点,他跨上车子,就猛蹬着追了过去。

在院门口,他追上了余蓓。

可她一言不发,一脸冰霜,连泪都已经擦干。

回家后,余蓓默默地冲了个澡,拿出一包泡面,冲开水吃了下去,进到隔壁卧室,从里面插上了门。

不管是赵涛还是后来回了家的杨楠,她都没有理会。

那扇闩上插销的门,就好似直接关在了她的心上。

杨楠澡都顾不上洗,把赵涛拖进卧室推到床边,扯过一张凳子坐下,瞪着他说:“赵涛,你这个初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不是说高中就有个女生和一个女老师追你来着吗?你不是没被追到吗?”

赵涛双手托着额头,好半天,才缓缓道:“不,其实……那个女生追到了。可是……那年夏天,她就……她就……死了。”

“难怪……余蓓这么大反应,原来不是单纯的转学啊。”杨楠挠了挠头,“这可有点坏菜,不是都说活人抢地位永远抢不过死人么,你这可好……死的死了就够受的,结果又来了个克隆体。”

“克隆体个屁,”赵涛没好气地说,“除了脸有些像,别的就没一样的地方!”

他故意说得比较大声,希望隔壁的余蓓能听到。

“那你拒绝她不就完了。”

“我拒绝什么啊……”赵涛双手抓着头,感觉自己脑子里有二百五十六个礼炮在砰砰砰放烟花,就快炸了,“难道人一个漂亮姑娘都没对我表白我就去跟人家说对不起我不会喜欢你的所以你放弃吧?我就是把自己当偶像剧男主角也不能自恋成这样啊。”

他半是跟杨楠说半是跟余蓓说地大声道:“我已经对她说了好多遍了,我有女朋友,还不止一个,我就是个下流好色无底线的人渣,而且她也有男朋友,身边还不止一个男人,所以这没可能的。我说到这儿难道还不行吗?”

杨楠点了点头,哦了一声,“要这么说我倒觉得可以了。我看苏湘紫挺要面子的,应该不至于非要来当个四分之一。放心,我这人别的不行,看女生还是挺准的,她就是缺人爱,缺魔怔了,你搁置她一阵子,她自然就去找别的男生了。她这样的,我就不信能忍到男友复读完,我打赌她军训完就得开始寻摸别的男的,赌什么都行。”

可听杨楠这么一说,赵涛心里又有些难受。不过转念一想,还有个知情者金琳不知道在做什么打算呢,新学期之后的日子,不定会是怎么一番扑朔迷离。

他只好强打精神,也去洗了个澡。

出来后,杨楠倒是成功敲开门,进去了余蓓那边,只留下他,在隔壁床上嗅着两个女孩留下的味道,辗转反侧,一夜不得安眠。

他根本没办法睡着,只要一闭上眼,两张颇为相似的脸就甩动着马尾辫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交错,重合,分离,走远,他喊方彤彤的名字,回头的却只有苏湘紫,他拼命地追,拼命地追,那个真正想要追到的身影却越走越快,越走越远。

他惊慌地喊叫着,一个箭步跳了过去。

可就在他的手快要触到飘荡的裙摆时,苏湘紫那绺挑染的长发鞭子一样紧紧缠住了他,在那同样清脆却不怀好意的笑声中,把他一点点拖离远去的背影。

他只能看着那抹影子消失在黑暗的梦境尽头,然后,在浑身不受控制的战栗中挺身坐起,醒悟过来又一个噩梦折磨过他的事实。

余蓓和杨楠在校门口的早餐店还谈了一个兼职,不到六点就会出门,赵涛起床看了看,隔壁房间果然已经空无一人,尽管这会儿天都还没全亮,其实仅有五点半多一点。

今天开始,迎新的工作量会大幅减少,赵涛把隔壁余蓓她们没顾上叠的床铺收拾了一下,打扫打扫家里,吃了一碗泡面,一想到去参加学生会活动就有可能再遇到苏湘紫,心里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也不知道如果按照金琳的计划,长期投喂下去,苏湘紫会不会在爱情的影响下有所转变。

他突然想到了杨楠说的话,那个女孩缺人爱。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他感到一阵不安,因为他发现自己很难爱上她,连喜欢都很勉强。而这样一个女生,一旦求不得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昨晚的难眠和噩梦让赵涛的精神很差,等到快八点的时候,他给金琳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身体不好,今天上午请半天假,让她帮忙找个人代一下他那片。

大概是觉得反正目标已经半强制地选定,再让他去观察说不定还要额外找麻烦,金琳很痛快地答应下来,挂电话前,才不情不愿地叮嘱了他一句注意身体。

接电话的时候就收到了短信,他挂掉后点开一看,竟然是孟晓涵发来的。

而且,她的措辞看起来颇有些困惑。

“赵涛,余蓓约我见面,听起来口气不太对,发生什么事儿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