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二十六章

苏湘紫真的没怎么动那两盘菜,就是慢悠悠喝酒,喝几口,追着赵涛聊几句。

磨磨蹭蹭到了快九点,饭店里慢慢没了什么人,只剩下三桌还在吃东西,老板张罗了一盆菜几碗清汤面条,准备招呼店里的人吃东西。

苏湘紫果然抬起手招了招,“蓓姐,楠姐,来我这儿吃,端面条来,我这儿给你们点的菜。”

杨楠皱了皱眉,不想理她。余蓓干脆直接坐在了老板那桌。

赵涛正想劝苏湘紫别闹了,就见她噌的一下站起来,咚咚咚走到那桌旁边,一弯腰就挽住了余蓓的胳膊,“蓓姐,给个面子嘛,咱们以后一个宿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请你吃饭也不行啊?以后我来吃,还指望你给打折呢。”

“我就在这儿吃挺好的。我们店里人都在。”余蓓皱着眉挣了一下,结果竟没挣脱。

赵涛也一早就发现了,苏湘紫这丫头看着挺苗条,力气可真不小,保不准杨楠都要略逊一筹。

“去嘛去嘛,不然我就再点一桌菜,不让你们厨子休息了。”苏湘紫一撅嘴,干脆拍了拍老板的肩,冲着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叔甜甜一笑,“哥,把服务员借一下,到我那桌吃饭去嘛,拜托啦。”

那声跟裹了蜜一样的哥叫得那大叔眉开眼笑,一抬手就说:“小余,上大学要注意人际关系,别这么生硬嘛。去吧去吧,我又不说你什么。在我这儿打工的孩子有同学来了一起吃点很正常,别那么死板。小杨,你也去,腾出俩座位我们还坐得宽松呢。”

杨楠翻了个白眼,伸手帮余蓓端起碗,冲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往这边走了过来。

趁着余蓓和苏湘紫还落在后面,赵涛有气无力地说:“怎么样,体验到我的感受了吧?”

杨楠放下碗,一屁股坐到赵涛旁边,扭头小声说:“你可别招惹这个小妖女,小蓓对她有心结,提起她眼神都不对劲儿。咱们好日子安安稳稳的,你要瞎折腾,我可饶不了你。”

赵涛苦着脸点了点头,心里却知道,这警告已经来得晚了。

苏湘紫亲亲热热搀着余蓓过来坐下,一筷子夹起没怎么动过的菜,放到了余蓓的碗里,“来,蓓姐,吃点。做兼职这么辛苦,可得吃点好的才行。”

余蓓抿了抿嘴,尽管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她的心结似乎颇重,用筷子把那团菜拨开到一边,低下头,仍只吃自己那一碗没什么滋味的清汤面。

“蓓姐,你干嘛这么讨厌我啊……”苏湘紫伸着小脸在余蓓面前晃荡着,“你不会是怕学长因为我的长相而移情别恋吧?”

她咯咯笑了起来,“学长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赵涛窝着一肚子火在心里答了一句,是,没错,我他妈就是这么肤浅庸俗下流低贱的人。

余蓓还是不理她,只是绷着脸默默吃面。

可苏湘紫压根不知道消停俩字怎么写,一扭脸就对杨楠说:“楠姐,你呢?你是怎么被学长搞到手的啊?”

杨楠眯起眼睛,咧嘴一笑,伸手摸了摸余蓓的脸蛋,说:“其实我喜欢的是小蓓,想跟她在一起,只好勉强跟着赵涛咯。阿紫,我突然看你也挺顺眼哎。”

哪知道苏湘紫根本不在乎,反而把自己嫩呼呼的脸蛋凑近了些,“好啊好啊,楠姐,你要是喜欢我,回头咱们去约会呗。我还挺喜欢跟女孩子开房的,又软又香又干净,还特别温柔。”

杨楠一怔,皱眉道:“你……也喜欢女生?”

苏湘紫摆了摆手,“没有啊,我还是觉得男生更好,可有人喜欢我,我就高兴。管他男的女的呢。”

杨楠撇下嘴角,不屑地说:“你这么阔绰,长得又好看,还缺人喜欢啊。”

“缺啊……”她单手托着腮,眼神又显得落寞了不少,“喜欢跟着我混吃混喝的算是喜欢我吗?喜欢跟我开房上床的算是喜欢我吗?到底喜欢我什么才算是喜欢我呢?我想要的那种喜欢,总感觉就没遇到过呢。”

杨楠似乎有些不忍心,叹息一声,伸筷子夹了一团放到碗里,吃了一口,笑了笑,给余蓓也夹了一份,柔声说:“稍有点凉,但真挺好吃的。咱自己店的招牌菜,也尝尝吧。”

但杨楠显然低估了余蓓此刻心中的阴郁抵触。

她放下筷子,挺直后背,低头望着碗里的菜,看了几秒,轻声说:“行了,我饱了。”

说完,她起身过去跟老板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大步走向门口,就这么走了出去。

赵涛心里一紧,赶忙从杨楠让开的位置冲出去,“小楠你吃,我去追她。”

杨楠并没打算追出去的样子,她颇为玩味地望了一眼窗外余蓓从没见过的盛怒模样,缓缓坐了回去,看一眼苏湘紫,微笑道:“剩咱俩了,聊聊吧。”

“小蓓!小蓓!”赵涛匆忙打开车锁,推着跑到余蓓身边,看她走的方向不对,赶忙道,“你报道第一天,晚上就不回宿舍住了啊?”

“不回了。”余蓓的步子迈得飞快,都快赶上竞走,“我明天就跟小楠去把行李收拾了,宿舍费我就当白交,我直接在外面住。”

“就因为苏湘紫?”赵涛明知道答案,但还是只能无奈地问。

“不。”没想到,她矢口否认,突然站定,一扭身,盯着他,带着一股近乎绝望的情绪,泪眼婆娑地说,“是因为方彤彤!”

“这……这是从何说起啊。”赵涛停步太急,一个踉跄差点把车子摔在地上。

“你知道从何说起。”余蓓就像是爆米花用的黑铁疙瘩,在火上转了太久,冷不丁发出了那一声吓人的巨响,“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什么办法来让女生爱你爱得不可自拔,但我知道,你肯定对苏湘紫也用了!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谁?你跟她才第一天见面啊!还能是因为谁!你说啊!你问心无愧的话,你说啊!说啊啊啊——!”

这歇斯底里的嘶喊吓得赵涛退了两步,手里的破自行车终于还是一歪,叮铃咣啷倒在了地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