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二十五章

“呀,没座。”苏湘紫根本就不是赵涛拦得住的类型,撩开塑料帘子钻进去,甩开赵涛的手就先在里面溜了一圈,跟着站到刚送完一盆汤的余蓓面前,微微一笑,说,“服务员,还有地方吗?”

赵涛急匆匆跟了进来,这么几秒就急出一头汗,赶紧在后面说:“阿紫,你不是吃过了么。”

“我又想吃,不行啊?”苏湘紫一扭头,看见旁边这桌人正在叫服务员结账,笑嘻嘻说,“那桌正好要走,服务员,帮我收拾收拾去。”

余蓓微微皱着眉,看了看苏湘紫,又看了看赵涛,小声说:“你们一起吃饭去了?”

“是啊,金鼎居,学长请的客。”苏湘紫笑呵呵地说,“就是我怕吃穷他,没舍得点,所以没吃饱嘛。”

余蓓初来乍到,还不知道那地方是个什么概念,旁边不知何时凑过来的杨楠吃了一惊,说:“金鼎居?就那一个凉拌豆腐敢卖四十多块的店儿?赵涛,你……你路上抢钱去了?”

“她掏的钱。”赵涛垮着肩膀光想这就逃回出租房不出来了,“我哪儿吃得起啊。”

余蓓没有作声,低下头拨开赵涛,径直迈到走了客人的那桌旁边,帮着另一个服务员收拾起来。

苏湘紫满面笑容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冲着杨楠招了招手:“服务员,菜单。”

杨楠眯起眼睛,小声对赵涛说:“赵涛,你专门带这么个家伙来这儿是嫌我俩今天太轻松吗?”

听出杨楠有点动气,看余蓓表情显然中午就攒着的不快也翻了倍,赵涛翻了个白眼,“我专门带她来干嘛。是她非要跟着,我不让她就哭,大庭广众哭,哭得跟我要强奸她一样。我能怎么办啊……”

杨楠哼了一声,“你可真不挑食。”说完,她不等老板发飙,赶紧凑过去递上菜单,顺便帮着余蓓一起收拾。

学校门口的小馆子价格当然不敢上天,苏湘紫随便点了两个最贵的,也就七十多块。

不过这差不多已经是赵涛节约点吃吃一星期的伙食费,他过去坐下,皱眉道:“我说,咱们不是已经吃饱了么,你又点俩菜是要干什么啊?”

“等你女友下班啊,我又不愿意在外面站着,进来坐着不花钱怪不好意思的。”苏湘紫笑眯眯抬起手,故意冲着余蓓喊,“蓓姐,再给我俩拿两瓶啤酒,要冰镇的哟。”

“我不喝。”赵涛觉得满脑子正在咕噜咕噜往上冒泥泡泡,就跟憋了一肚子沼气一样,张嘴点个火估计能炸了,“你不是说想交个好闺蜜吗?你就这么交?”

“对啊,一会儿人少了不那么忙了,我请蓓姐和楠姐吃好吃的啊,还可以喝两杯。”苏湘紫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摇头晃脑地说,“我上来就请吃饭,够有诚意了吧?”

赵涛靠在椅子上,浑身无力。他看了看余蓓和杨楠,那俩还正忙得不停脚,都懒得看他这边。

苏湘紫就是个闲不下来的跳豆,隔一会儿就要对赵涛撩几句,看他故意不搭理自己,等余蓓来上菜的时候,微微一笑,大声说:“学长,蓓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你当初是怎么追到手的啊?”

余蓓把菜盘放到桌子中间,微微侧脸看着苏湘紫,深吸了口气,说:“是我先喜欢的他,很喜欢很喜欢。他没追我,是我缠着他不放手的。”

就像是在警告什么一样,她盯着苏湘紫的眼睛,一字字说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缠在他身边的,不管谁来捣乱,都别想把我和他分开。除非我死。”

“哎呀……蓓姐,干嘛这么吓人的表情,学长本来就够讨厌我的了,一路上一直对我爱答不理的,你再说我几句坏话,他肯定更嫌我烦了。”苏湘紫扁了扁嘴,做出一副小可怜的模样,“我初来乍到,好不容易看到你们几个我觉得挺顺眼的朋友,我没家里人来送,蓓姐你也是靠男朋友和男朋友的女朋友来送的,我还当咱们应该挺能谈得来呢。”

余蓓被她暗箭戳了一下,身子微微一晃,拿起桌上的菜单抱在怀里,匆匆说道:“抱歉,我去忙了。”

赵涛看着桌上的筷子,真想拿起来狠狠敲对面那个女生两下。

幸好,没一会儿,苏湘紫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总算是顾不上再来招他。

她那清脆爽甜的嗓子说起普通话的时候略带乡音还不觉得怎么样,等到跟家里人交流充满了那边的方言味道,就一下子显得噼里啪啦又快又响,三句话里赵涛倒有两句半似懂非懂。

足足说了十多分钟,苏湘紫才挂掉电话,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哈了口气,也不用赵涛问,主动解释说:“我爸妈打来的,他们带着我妹在外面吃饭,顺便问问我到学校情况怎么样。”

“我当然是一切都好,我多让他们省心啊。这么远来上个学,都不用他们送。”她笑着又喝了一大口,但眼里分明全是落寞和难过,“所以多认识几个朋友很必要,不然,我要连个帮忙拿行李的都没有,上楼都成问题哎。”

“学校有迎新的学长学姐,不会让你真连宿舍都上不去的。”赵涛被她刚才的眼神触动,感同身受地心里一痛,轻声道,“你这么漂亮,有的是学长愿意帮你。”

“学长,你就不愿意帮我。”她笑呵呵地说,“你看,我花钱让你请我吃顿饭你都不乐意,我花钱请你女朋友吃饭你也不乐意,你说,我长的像你初恋女友是不是犯法了啊?”

“我触景生情,难受。”他只好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唯恐她又提起长情与否的自相矛盾,赶忙又说,“而且你有男友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男朋友又不是老公,合眼缘就在一起玩,不合眼缘就分手咯。”苏湘紫挑了挑眉,“我又不打算结婚,我的目标就是每个年龄段找一个不同的男朋友,体验一下各种男人的不同。”

“呃……那你的年龄段打算怎么分啊?”

苏湘紫表情夸张地叹了口气,“计划赶不上变化啊,我最先想的是五年换一个,哪知道第一个就糟糕透顶,结果处了俩月就分了。所以只好动态平衡咯,遇到合适的就久点,不合适的就赶紧分,免得互相祸害。”

赵涛犹豫了一下,问:“那你目前交往的……最久的有多长时间?”

“嗯……不到四个月吧。”她耸耸肩,很遗憾地说,“我倒霉啊,遇不到好男孩。”

她皱起眉,颇为认真地凑近了一点,小声问:“你说你们男生是不是有神经病啊?我不想给呢死乞白赖想要说男女朋友就该干那事儿,可我给了呢,又嫌我不矜持不是好女孩。我谈过男朋友明明每次都说的啊,为什么上床前都说不在乎过后找碴呢?”

赵涛颇为气闷地低下头,说:“你不是说出答案了么,你倒霉,没遇到珍惜你的好男孩。”

苏湘紫哦了一声,突然连珠炮一样说:“那你珍惜你女朋友吗?跟她们上床了没?都不是处女了吧?最后只能有一个嫁你吧?剩下的呢?被人嫌弃嫁不出去怎么办?”

他苦涩地笑了笑,看一眼余蓓,回想着初次占有她的情景,缓缓道:“我可没说过我是好男孩。我……就是个注定下地狱永世不得轮回的无耻流氓。”

他在心里补了一句,遇到我,才是你这辈子最倒霉的事……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