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二十三章

“喂喂,学长,你女朋友真叫彤彤啊?”

才一坐下,苏湘紫就兴致勃勃地探头问道,距离近得赵涛都能闻到她脸上传来的淡淡化妆品香味。

“不行吗?”他拿起菜单,没好气地说,“我都说了,这地方我请不起,我最近手头不宽裕,你看看,这里头你随便点俩菜我就要留这儿刷盘子了!”

苏湘紫满不在乎地一挑眉说:“我让你请客,又没让你掏钱,你只要有心请我,我保你能付账就是。你请客是给我面子,我肯定不会让你没面子哒。”

这句尾乱七八糟的辅助音他听了真是浑身难受,把菜单往她面前一推,“我不知道吃什么,没下过这么好的馆子,你点吧。”

“这儿很好吗?我没觉得啊。”苏湘紫撇撇嘴,“那,服务员,野菌汤,鲜参炒饭,葱烧鲶鱼,嗯……再来个素的吧,五谷丰登,好,就我们俩,先这些吧,不够再点。”

赵涛手心都有点出汗,这地方离他们学校是不太远,但他敢保证,没多少学生平常会来这儿吃。

紧着便宜的点,一个人大半个月的生活费就要搭进去,苏湘紫点的那几样,差不多能付掉他这个月的房租。

他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苏湘紫看服务员走了,竟然直接推过来五张百元大钞,“呐,一会儿付账去,算你请我。我没具体算,不够你就添点,多了算你的。”

尽管男人的自尊心在疯狂叫嚣,但知道没这几张钞票自己就要拿银行卡去取生活费,赵涛只好忍耐着拿到手里,微微发颤地装进口袋。

“喂喂,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初恋女友真叫彤彤啊?”

“我骗你这个能发财吗?”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赵涛低下头,算是没了办法。

“她小名也是彤彤?”

“嗯。”

“那跟我妹小名一样哎,”苏湘紫呵呵笑了起来,“我妹叫苏湘彤,小名就叫彤彤。”

“啊……是吗,真巧啊。”他勉强打起精神应付着,觉着头疼得不行,可他自己手贱弄出的烂摊子,想迁怒都没个着落。

“呐,你看你看,漂亮吧?我妹比我还好看呢。”苏湘紫乐呵呵拿出钱包,打开把一个小姑娘的照片在他眼前亮出来,颇为得意地说,“我没你初恋好看,我家的彤彤可就比你家的彤彤好看了吧?”

赵涛仔细看了一眼,哭笑不得地说:“你妹这上初中了没啊,都还没长开呢好么。”

“那又怎么了,长大绝对是个大美人。肯定比你的彤彤好看。”

“行行行,”赵涛根本懒得争,摆了摆手,“随便你吧。”

十来岁的小丫头,女大十八变谁知道会变成什么鬼样子。

而且他也不想话题一直在方彤彤身上打转,那让他在这种地方一样吃不下饭,“五百块吃顿饭,看来你家够有钱的啊……”

“穷得就剩下钱了。”苏湘紫拿起钱包扇了扇风,“早早离了婚,孩子没时间管,就剩下给钱给钱给钱,我那爸妈,就是一串转帐数字,轻易见不着,我跟银行还更亲点。”

“你这种家境,何必来这么个破三本浪费人生呢,去留学多好?”

“懒得学外语,不喜欢洋鬼子。”苏湘紫晃荡着雪白的腿,笑嘻嘻地说,“再说我成绩不好啊,这破三本还是我妈找人给我压线调剂进来的呢,差点就去专科了。”

“以后住一个宿舍,小蓓就请你多照应了。”不愿意让自己显得太过反常,赵涛整理了一下情绪,决定就这么普普通通吃了这顿饭,然后乖乖躲在学生会和出租房减少在学校出现的次数,看金琳那边后续到底打算怎么安排吧。

“我能照应什么啊,蓓姐收拾东西时候就跟你另一个女友商量早点出去住呢,你可真有魅力诶。”苏湘紫单手托腮,笑吟吟望着他,“别说,你还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学长,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啊?”

“文静点的,事儿少点的,贤惠点的,能勤俭持家的吧……”他想了想,干脆照着苏湘紫的反面说了一串。

“不是吧,”她唇角下垂,跟着皱眉道,“不对啊,你那个叫小楠的女朋友哪里符合这个标准啊?”

“她能持家。”赵涛面不改色地扯了个蛋,“我在外面租的房子就全指望她收拾呢。”

“能让保姆干的活干嘛自己做。搞不懂你们男生的脑子……”苏湘紫乌溜溜的眼珠转了转,等服务员把饭菜上齐,突然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说,“喂,学长,你……那个女朋友是同性恋吧?拉拉,对不对?”

差点就把一句你怎么知道说出口去,赵涛硬忍了一下,不置可否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好奇啊,我跟拉拉出去开过房,可还没见过双呢。”苏湘紫小声问,“她对蓓姐一副看情人儿的样子,可又是你女朋友,哇塞,学长,你们夜生活肯定超刺激的吧?”

“这是隐私,我觉得我没必要告诉你。”赵涛拿起筷子,决定赶紧吃完赶紧走,不然这也太折磨了。

“真没意思,什么时代了,那么古板。”她撅起嘴,皱了皱鼻头。

赵涛心里一紧,低下头不敢看她这副样子。

他想要抓一个自以为的彤彤,可没想到,苏湘紫却在一点点覆盖侵染他关于这张容颜的记忆。

傻逼啊……他真想爆捶自己脑袋几下。

“喂喂,学长,学长,”吃了没几口,苏湘紫就又探过头,兴致勃勃地说,“你说你那么多女朋友都一个类型多没意思啊,就不想尝尝鲜吗?”

“不想。我受不了太闹腾的女孩子。”话说出口,他心里又是一阵刺痛,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么摆出一张臭脸,反感排斥另一个女孩的。

一下子,他就情不自禁地心软下来。

谁说错误的开始,就不能带来一个美好的结果呢?

小蓓这么久都没事,不就说明一切都过去了么?

苏湘紫,的确……的确是个有点轻浮开放的女孩,可方彤彤当初也不是什么乖乖女啊。

说不定……说不定能找到什么闪光点呢。

他轻轻叹了口气,挤出一个微笑,柔声道:“不管怎么样,你像我的初恋女友,说明咱们有缘,我觉得,就先交个朋友吧。”

“好啊。”苏湘紫的眼睛闪闪发亮,笑咪咪地摸出了手机,“那就先从交换手机号码开始吧?怎么样?”

“嗯,可以。苏湘紫……你告诉我,我给你打过去。”

她飞快地报了一串数,接着说:“学长,答应我个事儿好不好?”

被她这又娇又嗲的嗓子弄得心里有点虚,赵涛皱了皱眉,“你先说。”

“别一直连名带姓叫人家行咩?就叫阿紫,我可喜欢天龙八部里那个角色了,可惜我没个姐姐叫阿朱,估计是没缘分遇上我心里的乔大帮主咯……”

不管是电视剧还是原著,说起天龙八部,赵涛起码能没有什么负担地聊上几句。

不知不觉,这顿饭就吃到了尾声。

“好了,满意了吧,阿紫。”他别别扭扭地换了称呼,“赶紧回学校吧,我差不多也该去等小蓓和小楠下班了。”

苏湘紫的眼珠转了转,抿嘴一笑,托腮道:“学长,我跟你一起去接呗。我跟蓓姐以后是舍友,多打打交道,也让我先在这儿交个好闺蜜嘛。”

不知道为什么,赵涛脑子里先闪过了一句网上挺流行的话。

防火,防盗,防闺蜜……

* * *

【JF-1280】

萨昂娜翘了翘嘴角,走向自己的车,“我真好奇你准备用什么方法让我冷静下来。”

“让你好好燃烧个够,自然就冷静下来了。”

“天哪,我真是疯了。”她转身捧住他的脸,“我竟然觉得你这张丑脸现在变得有那么点英俊。还觉得你说的真他妈是个好主意。”

“这本来就是个好主意。”浦杰拉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席。

她跳过车门坐进副驾驶,盯着他的脸,他的胸,他手臂上的肌肉,喘着粗气说:“我下面现在就像一条河,雷,你就快能害我尿裤子了。”

他伸出手,钻进她的腰带中,握住了她饱满的阴阜,那肥美的肉唇中央,果然已经是一片滑腻泛滥成灾。

“但感觉不坏,对吧?”他笑着说道,手指狠狠抠了进去。

“对,简直……能上瘾。”她颤抖着,鲜艳的红唇里吐出炽热的娇喘。

“是说杀人?”

“当然不是,是说你。”她抓住他的手腕,仿佛想要更多。

但他知道这里并不是好地方,尽管,他的确有那么点在杀人现场来一发的冲动。

跑车轰鸣着离开,很快消失在小路尽头。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搬家公司的货柜车缓缓开了过来,很快,这个木屋就消失在了一片火海之中。

当克里斯蒂娜的身体在火焰中扭曲的时候,萨昂娜也正在另一种火焰中翻转扭动。

一进酒店的门,萨昂娜澡都顾不上洗就搂住浦杰的脖子开始求欢。

但她没想到,浦杰在心中某种异样情绪的支配下,选择了对她进行无比甜蜜无比愉悦却又无比难以承受的折磨。

她才扯掉他的上衣,舔了两下那紧绷胸膛上的小乳头,就被他用力压在墙上,直接抱高到双脚悬空。

他喘息着吻上来,很狠嘬住了她的舌头,单手就让她的身体无法着地,另一手摸进短裙,一把撕掉内裤,就从浑圆丰满的屁股下面抄到了她已经湿淋淋一片的肉洞。

粗大的指节并拢用力挖了进去,搅拌着淫水,带着咕唧咕唧的响动,飞快地屈伸。

“噢……哦哦哦……”萨昂娜仰起头,顶着墙壁发出了喜悦的淫叫,“宝贝儿,快,快点,干我,我要你恨恨地干我。”

他没理她,心里的火焰正在燃烧,让他更愿意选择让自己感到愉快的方式。他一挺腰,抱着她两瓣肉感十足的屁股,一路走到床边,扔下去,扑上来。

他撕扯她的衣服,她也在匆忙拽他的皮带。

转眼之间,床上就剩下了两条光溜溜的肉虫。

“来吧宝贝儿,我湿透了,快点来,干我,狠狠干我。”她咬着嘴唇,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屁股,淡棕色的大腿分开两边,露出中央鼓鼓囊囊那一团顶上鱼嘴一样的裂口。

“亲爱的,今晚你说了不算。”浦杰舔了舔嘴唇,俯身把她压住,吻死她的嘴,用体重控制住她让她动弹不得,手掌攥住她水球一样的奶子,就粗暴地揉搓起来。

“嗯……哦……我知道,你说了算……大宝贝,我今晚全听你的……天啊……干死我吧……我真是没遇到过比你更有男人味的情人了。”

浦杰懒得再说话,他在那双乳房上尽情蹂躏了几分钟,坐起来,双手抱着萨昂娜的腿向后反折过去,一下子让她的双脚都踩在了床头,脑袋也陷进了枕头里,看起来都有点呼吸困难。

但这个体位,湿润的雌性器官彻底暴露在最上方,像朵盛开的仙人掌花,只不过,被拔光了所有的保护的刺。

他伸长舌头,尝了尝她略带腥涩的爱液味道,然后顺着丰腴的裂谷往上滑动,直到含住了她膨大如珍珠的阴蒂。

“呜……”她舒畅地呻吟出来,一手抚摸他的大腿,一手捏着自己的奶头搓了起来。

发达的阴蒂有着和体积相配的优良敏感度,而浦杰的嘴巴也远超过普通男人的力量和频率,不一会儿,那张缩的洞口就流淌出了稀奶油一样滑溜溜的大片浪液。

“哦、啊、干我……宝贝……快干我……”

萨昂娜情绪已经高涨到了极限,她的声音甚至都有些沙哑,而浦杰的手指才一伸入,就被她饥渴的黏膜死死缠住,嘴巴一样吸吮不停。

他放开阴蒂,坐起来,捧住她的屁股往上一托,粗大的肉棒畅通无阻地撑开肉粉色的洞穴,狠狠撞在她早已充血发硬的子宫口外。

“啊——”她母狼一样长嗥了一嗓子,都不等他抽动,就急匆匆以腰为轴扭起了屁股,被挤出来的骚汁儿滴滴答答染到他大腿上。

他往里狠狠顶了十几下,看她满面潮红一副恨不得把自己奶子捏爆的亢奋样子,突然抽了出来,趴下又舔起了发抖的阴蒂。

这么猛干十几下,舔上十几下,交替几轮,他喘息着放开她,骑到她肉滚滚的奶子上,把湿淋淋的肉棒送到她的嘴边,“舔干净,舔干净我就接着干你。剩一点都不行。”

萨昂娜已经急得连腿都夹到了一起,就等着最后升天那快活到想死的几下重头戏,连忙抬起脖子,一手抚摸着浦杰的腰,一手扶住上翘的老二压下,丰满的红唇紧紧裹住阴茎,深深含入,拼命地舔食着上面淋漓的汁水。

他向前倾身扶住墙,喘息着下令,“不许用手帮忙,贱货。”

“呜呜……呜唔……”她抬起眼睛望着他,嘴巴里嘶噜嘶噜的声音更加响亮。

估摸着快感的浪尖已经过去,浦杰抽出自己的凶器,一巴掌扇在萨昂娜屁股上。

她喘息着翻身趴下,高高昂起了肉波荡漾的肥臀。

他拿过一个避孕套,撕开戴上,扒开她的屁眼,就对着里面塞了进去。

“噢噢……该死!”萨昂娜向前躲了一下,尽管相关经验还算丰富,但冷不丁被突袭进来,还是让她赶紧伸手自己揉起了豆子,想要舒缓一下那股憋闷的饱胀感。

但他不想让她这么自摸,摸下去不久就要高潮。

他抄起她的双手马缰一样握在掌中,腰上加力,往前狠狠顶去。

“啊……哦……嗷……”大呼小叫的萨昂娜不一会儿屁股就被他的小腹拍红,屁眼都快被干裂,依然爽得淫水长流,叫喊道,“嘿……用力……用力……”

他笑了笑,反而停了下来,“亲爱的,今晚我说了算。”

“哦……甜心,算我求你……”她挪了挪膝盖,拱高屁股自力更生,往他的大棒子上一下一下耸着套过去。

“不行,我准许的时候才可以。”他笑了笑,又抽了出去,扯掉避孕套,用指头捏了捏她跟花一样绽开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屁眼,躺了下去,“舔吧,舔干净了自己上来动。”

萨昂娜粗喘着看了他一眼,马上俯身下去,比最下贱的婊子还要贪婪地舞动着舌头,一直到从龟头到根部全被口水洗了一遍,听到他说了声嗯,赶忙提臀上阵,啊啊叫喊着,跟战吼一样配合着节奏上下晃腰。

浦杰根本不用看她,反正以他的经验,光靠肉棒周围松紧的节奏和抓握的力度也大概知道女人距离真正的高潮还差多远。

等到那橡筋一样的收束感到了某种程度的时候,他猛地往上耸了几下,抱起她翻身压在下面,又抽了出去。

“哦……我的神呐……”萨昂娜这次差点哭出来,没了肉棒在里面撑着的小穴就跟要说话一样开开合合,“别折磨我了……现在就干死我吧……干死我吧……”

“不到时候。”他笑着说了句,揪住她的头发,把满是淫水的肉棒再次塞进了她的嘴里。

如此重复,她就像舔到了鱼尾,咬开了鱼皮,对准鲜嫩鱼肉张开了大嘴的猫,却被他巧妙地捏住了脖子后面的皮,保持着闻得到舔得到却死活吃不到的状态。

她扭动、大叫,她搂抱、挺腰,她亲吻、哀求,却都无法改变浦杰的耐心。

她最后甚至忍不住想要自己动手,可她的胳膊马上就被扭到了身后,被他的皮带紧紧捆住。

当最后浦杰终于恩赐她酣畅淋漓的解放时,仿佛每一次欠下的洪流都积蓄在了一起,十倍百倍的快乐随着痉挛电流一样奔走在肌肤之下,那短短的几十秒,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粗暴地扔进了乐园的大门,带着一身刺痛,淹没在蜜与牛奶的河流中……

“你真是个难以理解的怪物。”

当浦杰把一整盒烟抢下来连着打火机一起丢进垃圾桶的时候,已经羔羊一样柔软的萨昂娜有气无力地抱怨了一句,就用被子卷住自己的身体,闭上了眼睛。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八十五)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