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一十九章

“喂,干什么呢?怎么自己搁这儿揉眼,也不说迎几步,被人偷偷揍了一拳?”杨楠一走过来,就皱着眉好奇地嚷嚷道。

赵涛连忙压一下起伏澎湃的汹涌心潮,挤出个笑,对自己连说了好几遍,那一定是认错了,认错了,认错了,绝对是认错了,然后才说:“突然起了股邪风,俩眼都迷了。”

“弯腰,”余蓓连忙丢下行李,担心地踮脚伸手帮他扒开眼皮,凑近呼、呼猛吹了两下,柔声问,“好些了吗?”

“嗯,这下好多了。走,我拿东西,咱们赶紧报到去。”他终于说服自己,那肯定是个幻觉。

嘿哟一使劲,他把行李拎到手里,快步领在前面。

虽说不过是新生报到第一天,但大部分家长学生都本着赶早不赶晚的心态,所以这会儿正是最拥挤的时候。

余蓓张望了一下,忍不住有点打退堂鼓,“赵涛,不行你先去忙吧,咱们下午再来,反正方便。”

“说不定下午人更多,今年三本扩招了,不然也不至于迎新三天啊。”赵涛往前挤了挤,让杨楠去另一边排队先给余蓓交学费办饭卡,自己在这边占着位子,“再说咱们来得早,这还是第一波呢。估计你去宿舍时候都能占个好铺位。”

余蓓噙着笑了摇了摇头,“我过后要出来住的,就选个远角上铺,不妨碍别人的好。”

“行,上去随你高兴选。”

余蓓跟着杨楠去另一边排着,赵涛这边先交钱领了成套宿舍用品,径直去了女生宿舍楼下面等着。

这几天大概是新生女宿舍楼门禁最自由的时候,家长往里跑,学长往里跑,一张张男人的脸川流不息络绎不绝。

报到的人可能确实有点多,赵涛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杨楠满头大汗挽着余蓓过来,冲上面指了指,“走,去看看小蓓的舍友有人来了没。也认识一下。”

“我是企管的,应该没有你们英语和中文系的学妹好看。”余蓓抿嘴笑了笑,轻声细语地说,“估计你和赵涛要失望了。”

“那正好,省得有人对小学妹打歪主意。”杨楠一挑眉,毫不客气地横了赵涛一眼,颇有点警告的意味。

“你们俩人跟着呢,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他笑着把行李拿起来,抬腿往楼里走去。

“你色胆包天惯犯了,估计没几天全院的小学妹都要知道你这号传奇人物,我看呐……还是早点恢复你上课、自习、学生会的简单循环生活才行。”杨楠嘻嘻哈哈地拿他打趣,“星语不在,我俩可吓不住你。”

“忙完这两三天,我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赵涛走上楼梯,犹豫了一下,说,“我还是觉得应该做个兼职,咱们四个人在外面住着,你们三个女孩,换季总要添购点新衣服吧?而且你俩都出去打工,星语来了也要去,就我一个人在家闲着,你们不怕我带人回家偷情啊?”

杨楠皱了皱鼻头,“那你可小心我抓奸在床后把你跟那女的一起干了。”

余蓓赶忙伸手拍了一下她,“小楠,人来人往的,你也注意点学姐形象。”

“我还有个屁的形象咧。”杨楠翻了个白眼,“而且我也不在乎,反正有人要了,不怕。”

随口闲扯着上了三楼,找了找牌号,门还没开,看来余蓓真是第一个到的。

“收拾好咱们就可以去上班了,”杨楠乐呵呵打开门,“这两天生意火爆到不行,老板答应给加班费了呢。”

“我忙完就去找你们。”赵涛把行李打开,抬头看了一眼,“小蓓,你要哪个铺?”

“就靠角那个吧,”她笑了笑,“估计没人爱那地方,我走了她们还可以摆行李放东西。”

杨楠跟舍友关系一直不太好,嘟囔道:“瞧你给她们惯得。”

收拾了一会儿,余蓓抽出几张纸巾,说:“我去个厕所。”

杨楠这阵子就跟个影子一样恨不得长在余蓓身上,马上也说:“走,我陪你。”

“啊?这是要让我自己在这上面收拾铺盖吗?”赵涛刚站到梯子上,正考虑要不要脱鞋上去,那俩就要走人,赶紧开口说道,“我铺不好可不许生气。”

杨楠抓着余蓓的肩膀就往外走去,笑呵呵说:“我们两个多情小姐同鸳帐,难道你还不能给叠被铺床么?”

“诶……这话好耳熟。”赵涛楞了一下,看向杨楠。

“你啊,红楼梦西厢记一个都没看过吗?”

“你竟然看过?”他这下可着实吃了一惊。

余蓓笑着说:“她陪我看的红楼梦。行了,你先歇会儿吧,我们厕所回来一起收拾。”

赵涛想了想,还是愿意主动干点,最近连杨楠都变了不少,让他越发觉得自己裹足不前一无是处有点可恶。

他都不知道余蓓什么时候没再看小言而是看起了红楼梦,更不知道杨楠这种霹雳火爆脾气怎么有耐心跟着一起啃名著。

人人好像都在向前大步走……

赵涛拍了拍自己脑门,决定脱鞋爬上去铺床。

但第一只鞋才脱掉,手机就在兜里嗡嗡嗡震了起来。

是金琳。

他懒得穿回来,干脆一扭身坐在床边,一只脚挂在护栏上,接通。

“喂,你送完余蓓了吗?”

“正在宿舍收拾东西呢。”

“什么?”金琳似乎吃了一惊,“这么好的时机,你……你不会不知道今天上午的新生肯定最多吧?我还以为你把行李搬上去就可以了呢。”

“我人都上来了,女朋友报道啊,我还能不帮忙拍屁股就走?”赵涛不耐烦地皱起眉,“行了行了,我有分寸,收拾好她俩要去打工,我马上就去接待的地方,保证擦亮狗眼好好看。”

“呸,你要是狗,我成什么了?”金琳笑骂了一句,“那你快点,别耽误正事。”

那你就是狗日的呗……赵涛在心里补了一句,笑着挂掉了手机。

这时,一个女生拎着拉杆行李箱,穿着膝盖破洞的牛仔七分裤,套着一件颇为时髦的印花短袖衫,笑眯眯走了进来,银铃一样清脆地说:“哈喽,竟然还有比我早到的舍友,快认识一下吧……咦?我的舍友竟然是个男生吗?嗨,你是来送女朋友的么?喂……你干嘛不说话啊?呃……耳朵不好使?”

那一串话赵涛当然听到了。

可他就像被雷击了一样,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做出反应。

原来那不是幻觉。

原来之前擦肩而过的一瞥并不是幻觉。

眼前的这个女生,柳眉弯弯笑目如月,俏皮一皱鼻头,五官竟和方彤彤至少有七分相似,连发型都是一模一样的马尾,长度也相仿,只是刘海那里挑染了一绺紫色,看着更加叛逆。

彤彤……彤彤……

我不管……

我不管这是谁……

这……这就是我的彤彤……

他强压着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的呼吸,挤出一个笑,说:“对,我是来送女朋友的,不过我也在这个学校,算是你们学长。我叫赵涛,我女朋友上厕所了,一会儿就回来。她叫余蓓。”

“给,算是舍友见面礼,尝尝吧,挺好吃的。”就像被魔鬼扯住了筋,控住了脑,夺走了所有的理智,他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丢了一块奶糖过去,柔声说,“对了,你叫什么啊?”

“哦,原来是学长啊。我姓苏,叫苏湘紫,湘潭的湘,天龙八部里阿紫那个紫,呐,就是我头发这个颜色。”那女孩指了指自己那绺挑染的发,笑着剥开糖,就这么,丢进了嘴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