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一十八章

以余蓓这次高考拿到的分数,虽然够不到赵涛所在学校的一本分数线,但在稍微差一点的学校里上个不错的二本绝对是绰绰有余。

可她坚定无比地选择了赵涛所在的三本学院,让家长为此和她又一次大吵一架。

这选择除了牺牲了自己的前途之外,还每年需要掏出一笔不菲的学费,和那学费比起来,余蓓兼职一个月的收入简直不值一提。

直到开学前,余蓓的爸爸还是怒气难消,坚持只出原本为正常二本准备的学费。

于是,在赵涛的协商下,差额最后由他的父母为准儿媳补齐。

满肚子不高兴的余蓓,干脆和张星语一起,打起了助学贷款的主意,并在电话里约定,开学后一起出去打工,好好努力看看能不能拼一把奖学金。

新生开学比老生晚了两周左右,差不多报道一周,就可以在国庆假期内开始军训。

但余蓓总不能自己孤零零留在赵涛家,再加上想找兼职,就跟着赵涛一起出发,早早去了学校。

知道这学期大家手头都不宽裕,杨楠特地从家里找着各种花样借口多带了生活费,乐呵呵表态这半年的房租就交给她了。

三人碰头后,在老生开学前的周末两天,把他们的那间小爱巢里里外外大扫除了一遍,为了缓解一下经济困难,赵涛还咬牙把电脑折价卖给了同学。托他硬盘里“资料”丰富的福,卖价还算满意,省着点花,差不多能保证家里女友们这学期的吃喝。

张星语没能如期到校,不过家里的情况对学校说明后,校方还算大度地给了她一个月假,允许她国庆节后再来报道。

开学前的周日下午,于钿秋把赵涛约了出去,小别重逢地狠榨了他三次。听说了张星语家里的事后,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微妙,最后退房出门时,才对他说,如果生活费上有困难,可以对她开口。

从支教之后,赵涛对于钿秋就有种莫名的忌惮,当然不敢要她的钱,只是尽量温柔地婉拒,骑着破旧的二手自行车回了学校。

突然拮据,他还真有点怀念幽会可以随便打车往返的日子。

新学期第一周,学生会就紧锣密鼓地忙活了起来。

余蓓在校外的小餐厅找到了服务员的兼职,杨楠觉得她自己在那儿不安全,嚷嚷着跟去面试,老板不要,就赖着不走,最后少要一百块工资,硬是留在了那儿一起打工。

赵涛本来也想找个活儿干干,可他发现自己已经没了足够的课余时间。

到了大二,他的课的确是少了,但他在学生会的工作却多了。

院学生会的人员在开学后有了比较剧烈地变动,原会长因为一些不便公开的品行问题,主动引咎辞职,不再担任任何学生工作,新会长是于钿秋举荐的一位团委办公室干部,于钿秋也正式担任院学生会秘书长老师。

让赵涛非常意外的是,金琳的确让出了宣传部负责人的位子给他,但却并没有屈居在他之下,而是成了于钿秋手下监督各部门工作的学生会副会长。

他很惊讶地去问于钿秋,她却只轻描淡写地回复了一句,“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

不过实际工作起来,赵涛才发现,这么一变动后,金琳比起在宣传部当副手,和他接触的机会可是小了很多。再加上工作忙,开学第一周,他俩竟然只在电话里交流,当面都没说上几句话。

当然,这应该也有金琳避嫌的心态在。她很明确地表示,如果要想瞒住国庆后回来的张星语,那从一开始就需要非常小心才行。

结果,两人开学后的第一次私会面谈,竟然一直拖到了第二周周五学生会布置迎新工作的会议之后。

期间他跟孟晓涵都有空幽会了两次。

因为来传达精神下指示的副校长非常啰嗦,会一直开到晚上八点多才宣告结束,看其他人都急着吃完饭,正在慢慢习惯积极表现自己的赵涛就说不太饿,主动自己留下收拾起了东西。

他在会议室收拾完毕,抱着自己那堆东西回宣传部的办公室后,就见到了没开灯坐在里面等他的金琳。

她手里还剩半块红豆面包,小半袋纯奶,手边还放着几块夹心奶糖。

看他进来,金琳指了指门,含糊地说:“锁上。”

“嗯。”赵涛点点头,关门锁好,想了想,只开了一盏灯,过去拉上了窗帘。

她飞快地喝完手里的奶,站起来把剩下那块面包塞进赵涛嘴里,空袋丢进垃圾桶,拿起一块奶糖,剥开包装,捏住,微笑着在赵涛眼前晃了晃,塞进了白生生的牙齿之间。

“这……”他有点心虚地坐下,“不会是你动了手脚的奶糖吧?”

“没错。”她大大方方地承认,“我研究了几次,发现还是用针筒注射到酒心巧克力和这种夹心奶糖里最好,吃下去没什么味道,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很少的量就能有效。”

她摸着自己的心口,带着一丝甜蜜的微笑望着他,柔声说:“那一个保险套的量,我做了整整一斤糖,一天一个,吃到现在,还剩这些。真是很神奇……我现在看你,觉得竟然比我前男友还要帅气。”

赵涛马上过去,抓起那些糖,揣进了自己的口袋,有点烦躁地说:“咱们不是电话里已经商量好了么,先明确未来的计划再行动,你做这么多这个干什么?”

“因为好收啊。”她并没有抢回来的意思,而是坐在椅子上蜷起腿,从裙子下扯掉了自己的内裤,缠在手腕上,平静地说,“不然,我难道要在家藏一个装满了精液的避孕套,被我爸妈不小心看到的话,岂不是很糟糕?”

“可你……为什么吃了这么多?”望着她的表情,赵涛尽量用温柔的口气问道。

“因为我高兴。”她咽下嘴里的奶糖,用白嫩的指尖轻轻划拉着柔嫩的唇瓣,“我喜欢吃下去后,那段时间满脑子都是你的感觉,你明明不在身边,我却觉得伸手就能碰到你,浑身暖洋洋的,这……可能就是我以前并不相信的爱情魔力吧。”

“再给我一些。”她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避孕套,眸子里水光盈盈,轻笑着说,“我只是自己吃,你也不放心吗?”

她站起来,走到他身前,用胳膊勾着他的脖子,脸颊轻轻磨蹭着他的下巴,呢喃道:“谁让我没办法想吃就能吃到呢,我没有这个便利,找你要一点补偿,不过分吧?”

“不过分……”他在心里默念着此前的决心,反复告诉自己,就是为了大家的将来,也绝不能再错过金琳这个帮手了。

而且,因为新生家长陆续赶到的缘故,最近余蓓和杨楠都忙到很晚才能回家,之前两天都累到倒头就睡,他也确实积了一些欲望需要发泄。

他想让自己表现出足够的温柔,先让金琳像余蓓、杨楠、张星语甚至是于钿秋那样多少感受到他的变化,感受到他想传递的温暖。

可他失败了。

金琳就像是设下了一个无形的保护层,把自己和他的关系束缚在了肉体的交流上。

他们激烈地亲吻,狂野的互相吸吮舔舐,在办公桌上留下淫靡的水痕,足足给金琳灌了两个打结的避孕套,堪称满载而归。

但赵涛觉得,他顶到了她的花心至少几十次,却始终没能触到她的真心。

他想对她道歉,可完全不知道如何开口。

平复了情欲的亢奋后,金琳很快恢复平静,整理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用脚轻轻踩着他的大腿,懒洋洋地说:“迎新那三天我比较忙,不过我给你们宣传部分配的任务,是咱们院女生最多的英语、中文、企管三个系,具体的活你可以交给干事去忙,如果你有相中的目标,拿出学长的架势帮忙拎拎行李,送去宿舍,嘘寒问暖一下,问个名字,应该不难吧?”

“不难。”他拿起金琳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咬牙说道,“我做得到。”

“名单你随便记在什么地方,收好,迎新结束后交给我,军训前我就能帮你从中找到合适的人。”金琳不带什么情绪地说,“没有比大学更适合做一次真正实验了,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刚离开高中,满脑子都是对爱情的无聊幻想,牺牲也能自我感动,对你的后患能控制在最小。”

她拿起那两个避孕套裹进纸巾收到包里,微笑道:“我这个周末会再做一些糖出来,先用一包,另一包剩下,不管最后咱们选择的目标是谁,我都有信心把她喂成对你百依百顺的傻子。如果选得好,兴许张星语家里的压力都能托你的福解决哦。”

拿起手包走向门口,她回头给了他一个飞吻,“加油,晚五分钟再出来。我走了,回见。”

他攥着兜里那几个奶糖,坐在椅子上,等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才缓缓起身,走出教学楼,骑车回了在外面的家。

这个计划并没让余蓓、杨楠她们知道,毕竟,这涉及的秘密已经不能有更多知情者了。

周一,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

宣传部负责的引导台前的确排满了女生占绝大比例的长队。

赵涛随便扫了一眼,可爱漂亮的并不少,可他却懒洋洋提不起劲。

帮忙收拾了一会儿,他收到余蓓的短信,让他到大门口一起搬行李。

毕竟未来还有四年要过,余蓓打算先在宿舍住一阵子跟同学交交朋友。大学的人际关系,对未来其实也挺重要的。

赵涛把手边的事匆匆交代了一下,就快步跑向了大门口。

很快,他就看到了正拖着行李箱向他走来的余蓓,杨楠在旁边拎着大包袱,正笑嘻嘻对他招手。

他正要过去,眼睛的余光却瞥见了一个极其不可思议的人。

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马上停住脚步,转身看过去,可刚才那一抹倩影已经淹没在了涌向校内的人群中。

看错了吗?

他的心跳变得飞快,还是无法弄清楚刚才那匆匆一瞥看到的女孩究竟是不是他的错觉。

但仅仅是恍惚的一眼,泪水,就已经让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那乌溜溜的杏眼,俏生生的瓜子脸,红红的小嘴,晃动的马尾辫……

那不是……锥子一样扎在他心里的方彤彤吗?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八十四)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