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一十一章

周三答应了那件事,赵涛本以为自己已经把金琳彻底得罪了,让他之后一晚上没睡好,隔天也有点神不守舍。

可没想到,仅仅是午休的时候,金琳就发短信把他叫到了学校没用到的空教室,让他带来避孕套,说要测试他能不能做到许下的承诺。

赵涛觉得这实在不是能好好做爱的气氛,可她把连衣裙脱下后,赤条条随便撩拨一下,他的小头就情不自禁地充血,翘起的高度让他都忍不住想要给它一拳。

不太敢让她为自己口交,他拿出避孕套戴上之后,就让她面朝下趴在了课桌上,高高撅起了充满弹性的浑圆屁股,站着插了进去。

不考虑主观上心里烦躁和排斥的话,金琳在任何背后位都是顶级诱惑的水平,顺滑内收的腰线,饱满紧凑充满张力和弹性的臀部有着女学生中少见的性感,从身材比例上腿还很长,大腿恰到好处的有肉,从后面撞击的时候不仅臀部的美妙回馈能震荡在他的身上,腿与腿的亲密接触也一样有着愉快的荡漾感。

金琳在这个姿势下似乎也格外有快感,最初的尴尬气氛过去后,就很快发出了甜美但克制的妩媚呻吟。

不得不说,当她施展浑身解数想要让赵涛感到愉快的时候,简直就是个能迷死人的小妖精。

在那婉转的娇声中,他很快就抵受不住,大口大口喘息着弯腰亲吻着她抬高的雪白脊梁,喷射在薄薄的橡胶制品中。

其实,性爱对感情的促进并不只是存在于女性一方,赵涛在高潮后的松弛里,也情不自禁觉得自己之前对金琳的态度似乎是有点过分。

他都忍不住在想,要不要帮她给于钿秋求个情,保住宣传部部长的职位,他就当个副手挺好,反正他也没什么野心和魄力,更愿意听指挥行动。

可没想到,她娇喘了一会儿,就抽出一张纸巾扭过身,坐在桌上帮他摘掉了装着精液的避孕套,微微一笑,在末端打了个结,用纸巾一包,放进了自己衣服口袋里。

“诶?”赵涛一愣,跟着马上明白过来,“金琳,你……你还没死心吗?”

她望着他,抬脚用大拇趾挠了挠他的肚子,咯咯笑了起来,笑一会儿后,才开口道:“说什么蠢话呢,赵涛,什么叫死心啊?”

“你不是都已经明白,爱我的女人越多,对你越不利这件事了吗?就算你实验出这个效果真的好用,你不也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可不找麻烦,我也是垫底啊。”金琳微微歪着头,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排名最后的人不把事情搅乱,怎么得利?”

“金琳,你怎么会是垫底呢,对李婕我从来没有动过心,我和于钿秋也就是单纯的肉体关系,再怎么想,你也比她俩要强得多啊。”他有点心虚,赶紧柔声哄她。

“一个死了的,一个结婚有孩子的,这和垫底区别很大吗?”金琳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现在才算是明白了于钿秋的想法,她反正什么也得不到,为什么眼看着其他人分走你最好的部分,而自己一个人嫉妒到发疯呢?不如搬起石头,扔进水里看看,万一……砸死几条金鱼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赵涛皱着眉,苦恼地问。

“我暂时什么也不想干,”金琳穿上衣服,手在兜里紧攥着那个避孕套,“假期还有快一个月,回家之后,我会好好想想的,你最好也好好想想,到底能给我什么,让我不至于像于钿秋那样想。既然你不可能给我感情,那干脆就给我利益,咱们之间没有那么亲密的感情关系,那么就算找到新人,也不会把我当作首要目标,天塌了,还有余蓓她们顶着呢,我有什么好怕?”

“金琳,就算有避孕套装着,精液的活性也保存不了多久,你这样告诉我,是想让我以后都不敢跟你做爱吗?”

金琳靠着门,笑眯眯地说:“赵涛,你一点都不相信我,那么,我为什么要无条件相信你的话?你上次给我的精液,我一点也没给孟晓涵吃,我拿它做了起码十几个实验,价值,也算对得起我为此丢掉的处女膜了。精液根本没什么有效期,我昨天尝了一点点,还是会很想你很想你呢。”

她夹住自己的手,做了一个非常妩媚撩人的姿势,在柔润红嫩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笑道:“我还实验了挺多东西的,比如,加在水里,加在饮料里,加在你给过我的糖里,啧啧啧,竟然都有效呢。赵涛,你的体质,原来就是好像下药一样的恶劣行为啊?”

就像是作弊被校长抓了现行,赵涛紧张得口干舌燥,想要辩白几句,可知道金琳根本不是随便放话的人,她绝对是有了十足把握才敢这么说的。

望着赵涛有些发白的脸,金琳掏出避孕套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你不用那么难受,我这么爱你,怎么会害你呢。我只希望你能对我好点,比如,多听听我的话。我会为你着想,尽可能让你好过的,毕竟……你受伤害,我也会痛不欲生啊。这要求不过分吧?”

“如果……我不愿意呢?”赵涛知道这其实是一句威胁,忍不住有些生气地说。

“那……我也什么都做不了。”金琳把避孕套收回包中,淡淡道,“我就算把这个秘密告诉她们,她们这么爱你,也肯定跟我一样,明知道你用了手段,还是敌不过感情的力量。所以……我大概会把你的精液想办法弄到女生爱去的三号食堂里吧。既然你不让我好好爱你,那就大家都来爱你,让你做个幸福到受不了的男人好了。”

她盯着抬起手的赵涛,飞快地说:“我的指甲油瓶子里精液没用完呢,别觉得你抢回去这个就能阻止我。”

眼睛里闪动着令人忍不住退却的坚定,她缓缓道:“赵涛,我不在乎用手段来达成目的,我要的对你来说其实不难给,别逼我把谈判的桌子掀翻。”

退出到门外,她笑了笑,带着有些黯然的表情说:“支教的告别仪式我不参加了,反正于钿秋不会给我好分数的。我买了今晚的火车票,下次见面,就是新学期,希望到时候,你已经想好答案。”

“那么,再见。”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