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一十章

反正有于钿秋每晚准时报到加班只要人在全周无休,赵涛并不用担心年轻男人的性欲无处宣泄的问题。

和于钿秋在一起的主题基本就是性爱休息性爱休息……无限循环,不考虑心灵契合度的话,两人肉体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已经非常合拍。

只不过合拍仅仅意味着生理上的满足,赵涛心理上的愉悦,新的一周依旧托付在了孟晓涵身上。

只要没有第三双眼睛在的地方,他俩就会手拉手拥抱一会儿,说点不值得专门写出来的情人之间的悄悄话。

两边需求都充分满足的情况下,赵涛就干脆没再骚扰金琳。

反正下学期她就要执行学妹筛查计划了,而且按于钿秋的计划,他那时应该已经是学生会宣传部的头头,和她抬头不见低头见,少不了要打交道,还是他最不愿意的那种。

那这阵子少戳戳她,也没什么关系。

但是,金琳的想法似乎从来不按他的意思变化。

支教最后一周的星期三,下了一场雷阵雨的潮湿晚上,赵涛送孟晓涵回宿舍后,刚一出门,就被从旁杀出的金琳一把拽住,一路拖进了自己屋里。

“喂,干嘛,少数民族风俗里的抢亲吗?”短袖都被拉歪,他忍不住皱眉问了一句。

“你这几天为什么躲我?”金琳的眉心紧锁,很明显有不悦的风暴正在汇集。

“我躲你干什么?咱们每天都见面好吗。”

“那好,去掉早上好这种寒暄,你上次跟我说的一句的话是什么。”

赵涛撇了撇嘴,说:“就是‘咱们每天都见面好吗’这句啊。”

“我是说我把你拽过来之前!”说完之后,金琳薄薄的嘴唇都快抿成了一条线,“你还想得起来吗?”

“呃……是……嗯……”

“是‘给你,新粉笔’,而我说了‘谢谢’。”她很生气地看着他,“赵涛,你上周不管我的意思强奸了我,然后这周到现在三天了,除了见面寒暄之外,你三天就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还是我用完了粉笔找你帮忙拿,你什么意思?以后都不和我打交道了是吗?我的处女反正是被你拿了,我对你就失去价值了是不是?”

发现金琳的情绪颇有些激动,音调再升高下去恐怕会连两边隔壁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赶忙柔声道:“这是我不对,我不是有意的。金琳,我……我也在思考咱们今后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关系才能稳定的一起走下去。说实话,这问题让我很纠结。”

金琳瞪着他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到桌边,扶着桌子坐下,看上去似乎冷静了一点点,“你为什么要纠结?我没说大学就要做你女朋友,我也肯帮你瞒着你最怕的张星语,你还有什么可纠结的?”

“因为我……我其实更怕你。”赵涛抓了抓头发,“你的打算,说真的让我很不安,尤其是你说下学期要找个学妹什么的,你不觉得……我现在身边的感情关系已经复杂得快要处理不了了吗?”

“赵涛,孟晓涵对你做了什么?”金琳摆出一副夸张的表情,“你有三个女朋友,一个女老师情人,你爬上了孟晓涵的床,还强奸了我两个地方,现在你告诉我,你担心你的感情关系?你是担心有谁受不了吃醋吃到疯掉一刀把你杀了吧?”

赵涛哆嗦了一下,赶忙摇了摇头,干笑道:“那怎么可能,你们不舍得。”

“对,杀你的确是不舍得。”金琳漂亮的杏眼里竟好似真的闪过一道杀气,“可你是不是忘了,感情关系太复杂,还有一种很直接的解决办法啊。”

“你……该不会是想杀了她们吧。”他皱起眉,盯着她说,“你可千万别打这个主意,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我才不会让自己成为杀人犯。”金琳深呼吸了几次,若有所指地说,“就算爱情不小心喂进了狗肚子,我一样可以有美好的未来。我是不会杀人的。”

赵涛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发颤,她的话似乎还有言外之意没被他体会到,他想了想,决定拉回正题,“金琳,我是很认真地想知道,你对未来到底是怎么计划的,我不可能娶你。”

“我当然知道你现在不可能想要娶我,你连让我做你女朋友之一的意愿都没有,”金琳红红的嘴唇飞快地开合,机关枪一样开火,“你就是仗着你有本事让我爱你,爱你爱到失去理智,所以对我予取予求,我没说错吧?除了这张脸和这副身子,你别的什么都不喜欢,我没说错吧?所以就连强奸我,也是你觉得该证明不用听我的了,我没说错吧?啊?”

她突然退后了两步,抬手捂住了额头,呵呵笑起来。

“果然……果然有效啊……”

赵涛心里一凛,轻声道:“金琳,你……你在说什么呢?”

“我在说……你的精液果然有效啊。”她坐到自己床边,抬眼望着他,“你看,我不知不觉……就把自己搞成了实验素材,现在,我已经……为你变了个人,几乎失去理智。连我……都变成这副样子,这还不叫有效吗?”

赵涛有点紧张,干笑着说:“是啊,那还真是恭喜,你总算……实现了这次最大的愿望了。”

“才不是!”她拼命克制着才没有尖叫出来,双手颤抖着抓住了自己的领口,就像是胃正在痉挛刺痛一样蜷缩起来,“才不是……我最大的愿望已经变了……已经变了啊……”

她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掉在粗糙的地面上,“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我就不该拿自己……做这个实验……我后悔死了……我这和主动去挑战毒品然后被一个大流氓困住没法脱身有什么区别……有什么区别啊……”

赵涛脑子乱成一锅粥,下意识地就想走过去安慰她两句。

可她猛地抬起头,一脸怨愤地说:“不对,不对,我……我就是爱上个人渣,我也能让他死心塌地待我一个人好。可你就做不到。对你来说……爱情来得太容易了,越容易的,就越不值钱……你跟孟晓涵卿卿我我,浓情蜜意,可等下学期呢?等你的女友‘们’占住了你的时间之后呢?她孟晓涵就能那么大度?我才不信!”

她死盯着赵涛的眼睛,让那些浮现在眼白的血丝清晰可见,“赵涛,你就是把一颗心分成了八瓣,好歹也是人人有份,现在……真的有哪个女生是你爱过的吗?我怎么就这么怀疑呢……”

“我还以为……生理期结束后你会冷静一点。”赵涛觉得胸口有点闷,忍不住往后退到了门边,“看来,这阵子不是和你聊天的好机会,咱们,还是另外找机会再聊聊吧。”

金琳的肩膀垮了下去,她自嘲一样地笑了笑,“聊什么呢?聊你喜欢什么体位,好让我学一学吗?聊一聊一个情人该怎么当,才能让你的女朋友们要么不知道,要么不生气吗?还是聊一聊,下学期给你找的学妹?你说,我该找个什么样的女生,才能实现我现在的愿望呢?总感觉,一切好像打了死结啊,而且,还是我亲手系的扣,是不是很有趣?嗯?”

“金琳,你……你希望我怎么做?”赵涛无奈地说,“不如你说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好受一点?之前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而且,你是知道最多的,比余蓓都多。所以我才害怕你啊,你知道这是我最大的秘密,我不想让大家知道是因为特殊的情况才会爱上我,我也很害怕啊。”

“别的我不能指望你什么。”金琳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不如希望一些你能做到的,那样还比较实际。”

她弯下腰,双手顺着自己纤细的小腿一路向上抚摸到饱满圆润的大腿,轻声道:“以后和我做爱的时候,戴套,可以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