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零八章

“其实……唔……唔嗯……其实……这次应该可以不需要戴那个。”赵涛动了十几下后,孟晓涵微红着脸在他身下娇喘吁吁地轻声说道。

“为什么?”他压在她身上,四下都是纯粹的自然风光,两人也都是最纯粹的赤裸原始,要说的话,唯一的人造物还真就是他小兄弟上那件薄薄的小雨衣。

“我最晚明天晚上就该来例假了。”她稳定了一下呼吸,主动缩腰让他撤了出去,小手摸索着握住他的老二,“这应该算是安全期了吧?而且……明天真不来的话,七十二小时内,我补一颗药就是了。赵涛,直接做吧,在……在这么个地方,我想让你和我之间什么都没有。”

她用手捋了一下,结果上面沾满了她自己的爱液,滑不留手一下子没有弄掉,只好又红着脸坐起来,用手找着根部的保险套边缘,小声说:“怎么这么滑啊……”

他笑着亲了她一下,用手指轻轻捻着她红樱桃一样的乳头,“因为你太湿了呗。”

“才不是,这上面本来就有润滑液。”她一本正经地反驳,然后,把终于扯下来的避孕套放到他眼前,“呐,不信你闻闻,都……都放进去一会儿了,还有草莓味呢。”

“不闻。”他哈哈笑了两声,才不为自己的玩笑负责,伸手抢过避孕套往旁边远远一丢,就重新压在了孟晓涵身上。

她一皱眉,“你怎么就这么扔了啊……唔……慢点,慢点进……你这么扔,回头又要被人看到的。那……那岂不……是……”

他已经快活地抱着她的腰抽插起来,让膨胀的龟头开心地与层层叠叠的嫩肉耳鬓厮磨,享受着快感的电流奔走在全身的美妙滋味,喘息着回答:“岂不是什么?我就不信还有人能凭个套子猜出来就是咱俩在这儿做爱。你不是都说了,上面是草莓味。放心,除非我这么好色的下流鬼转世变条狗,不然绝对闻不出来是谁。”

“别瞎说八道……”她拍了他一掌,眯起眼轻声呻吟着,用手指笨拙地尝试着也去拨弄他的乳头,在他威猛的进攻中酥软下来。

她的身体越来越松,她的内部却越来越紧,很快,她就不能再把黑锅丢给润滑液,那樱红色的开裂果肉中,的确已经成了一汪深潭。

赵涛故意转动腰部在她的里面搅拌,湿透的粘膜在肉棒的摇动中发出细小的咕唧声,在清幽的潭边格外明显,就连虫鸣鸟语也掩盖不住。

孟晓涵听得满脸通红,不得不稍微放开一些,发出试图遮掩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嗯……唔嗯……”

时间还长也知道自己精力其实不错,赵涛没有过多忍耐,听着她悦耳的淫声,双腿撑稳一顿猛耸,就痛痛快快地配合着她高潮中销魂痉挛的媚肉蠕动的节奏,一挺到底,让精液尽情喷洒在她颤抖的花心。

抱着在自己身上喘息的赵涛,孟晓涵抽了抽鼻子,微笑着小声说:“好大花露水味道啊。”

“帮你驱蚊,你喷的都洗掉了。”

“对哦。”她赶忙往他身下缩了缩,心满意足地搂紧他。

“不压得慌啊?”他笑嘻嘻用手肘稍微撑住点体重,问道。

“压,可我喜欢这样。”她呼吸的热气急促地喷在他下巴上,伴着她软软绵绵的声音,“我喜欢你这样把我盖住,我喜欢这种沉甸甸的真实感。”

“真实感?”

“嗯,真实感。不然,我总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毕竟……毕竟只有在梦里,我才能有勇气在野外脱得光溜溜的和你做爱,才能凭我这……我这不起眼的姿色试着争取你来喜欢我,才能……成功。不是吗?”

“不是。”他低头和她抵住额角,“这就是现实,其实……像做梦一样的反而是我。”

“那就……一起当作一个美好的梦吧。”她没有深谈下去的打算,闭上眼侧开脸,愉悦地放松下来。

足足快两分钟后,他软化的老二才从她依依不舍裹着他的细嫩蜜壶中滑脱出来。

他只好起身,拿出面巾纸和花露水,一边帮她擦拭,一边给她补上防蚊的味道。

“你一会儿还要做吗?”她抱着膝盖坐起来,望了一眼衣服,问道。

“嗯……我肯定是还想,怎么了?”他拿过啤酒,先喂她喝了一大口,探头从她嘴里吸了小半口,一起喝下。

她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酒,微笑道:“那……就别穿了,咱们就这样休息会儿吧。”

“好啊。”他当然没意见,拿过兜,掏出吃的打开,笑道,“这叫……唔……天体野餐,对不对?”

她挪了挪,就跟每一秒都想尽可能多挨着他一样,坐到了他张开的腿间,靠着他的胸膛,掏出零食一边喂他一边说:“你多吃点。”

“干嘛?帮我补充体力?”

“对啊,都是你在出力,一身汗,黏乎乎的。”她说着用滑嫩嫩的脊梁在他胸前蹭了两下,端着零食袋子的小手搭在他大腿上,就跟放在电影院椅子扶手上似的。

“要不我去洗洗?”他低头在她耳边呢喃,很享受这种宁静的亲昵感,“反正你试过了,水潭挺干净的。”

“还是别了。”她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黑黑的发扫过他的身子,痒酥酥的,“反正一会儿还要出,等到你不想再做了,咱们再一起下去洗。”

“你说,水里会不会有泥鳅啊?”他吃了一会儿,笑眯眯揉着她小巧的嫩乳,故意问道。

“嗯……应该有吧。怎么了?”

“那……咱们洗的时候,它来钻洞怎么办?”

“啊?”孟晓涵一愣,没反应过来,侧头看着他,还用舌头舔着指尖残留的调味品。

他笑着把手往她胯下一钻,就蠕动着抠了进去,“就这样,钻啊钻啊,钻进去怎么办?”

她咬了下嘴唇,一边轻喘一边回答:“我……我可以小心点啊,我夹着腿洗……不就好了?”

“那你夹紧腿,看看能不能挡住我的大泥鳅,好不好?”他笑出了声,搂着她就倒回到桌布上。

柔软的草在他们下面就像张床垫,每一口吸气都透着山林清爽的味道,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丝不挂地抱在一起,心中满是爱意的女孩又哪里夹得紧纤细的腿。

他那条直挺挺的大泥鳅,终究还是一寸寸钻了进去,钻的又深,又顽皮,不一会儿,就掏出了丝丝缕缕的爱蜜。

一束阳光恰好斜斜掠过赵涛的肩膀和胸膛,照在孟晓涵被举起打开的股间,溢出的汁液反射着光,晶晶亮亮,像一串小小的珍珠,颗颗滚落……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