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零七章

赵涛愣住了。

在这颇有点世外桃源感觉的荒僻水潭边,曾经在梦乡中构思过无数婚后生活的姑娘赤身裸体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才让他清晰地意识到,孟晓涵的美好回忆中,最重要的一块拼图,恐怕就是这一句话。

没有央求,没有卑微地等待施舍,就像是恋人在好声好气商量着想要个不算太贵的小礼物,甚至,还带着那么点撒娇的口气。

但她却提前用上了骗这个字。

与其说是敏锐,不如说,孟晓涵在自我保护。

放低期望,才不会失望。

可……这就让赵涛的心情变得很尴尬。

他最近发现,只要在孟晓涵的身旁,他的情绪就能变得安定,心灵就会变得柔软,即使有金琳和于钿秋两个女人在旁不停地掺和,他依然找到了一些久违的恋爱滋味。

那是他做爱太多之后,就不知不觉忘掉的滋味。

所以如果让他深思熟虑,结合此前他有这么多漂亮女孩还对孟晓涵念念不忘的心情,和得到她之后心底那种由内向外迸发的满足,他有理由认为,孟晓涵在他心中的地位,其实是已经超过了喜欢这一档的。

可与我爱你这句话之间有没有差距,他竟然理不出来。

他也不敢去计算,毕竟,那三个字始终伴随着一段锥心刺骨的回忆,只要他理智地去想,就会有张不管噩梦还是好梦都会出现的俏美容颜浮现,一甩马尾,鞭出他通体剧痛。

他静静地思考了几分钟。

孟晓涵没有催促,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清凉的潭水里,柔情无限地注视着他,等待着,不急不躁。

“晓涵,我……可以选择不骗你吗?”赵涛吞了口唾沫,有些艰涩地说。

孟晓涵眨了眨眼,缓缓蹲到水里,又把一捧水撩在脸上,双掌搓了搓,抬起头,湿淋淋道:“那,你打算怎么说呢?”

“我打算等你走的时候说。”他弯腰捡起一块薄薄的石头,用力打了一串水漂,“因为现在我有点搞不清,这种话,不搞清楚就乱讲,好像有点不负责任,你说对吧?”

“可……你在我留学前告诉我,就不怕我反悔不走吗?”孟晓涵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微笑,“还是说,你已经笃定那不会是能让我留下的答案?”

“不,我是准备在你上飞机后再发短消息告诉你。”他连忙临时修正计划,“这样你下飞机就能看到了,到时候也回不来了。”

“那,我能不能问一句,你对别人说过吗?我爱你这三个字。”

“说过。”他点点头,“而且不止一次。但……都是同一个人。目前还没第二个。”

“真羡慕她啊……”孟晓涵哗啦一声站了起来,噙着笑走到水边,带着一身的水珠站在赵涛面前,带着一种微妙的幽怨说,“你当初写纸条给我表白的时候,说的都是喜欢呢。”

“可能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吧。”他伸手摸了一下她肩头的水珠,脱下自己的短袖衫,帮她擦拭着身上的水,“也许……我现在也不知道。就像看书的时候,同一个字总是反复出现,就会突然好像不认识了。”

擦过小腹下方时,他顺势吻了一下她有些发凉的肚子。

她轻轻一抖,垂手拨弄着他的头发,“我也是慢慢才知道的,那种渴望,那种贪婪,那种甘愿付出,甘愿奉献,恨不得把一切都投入其中的冲动……所以,我爱你。所以,我觉得,如果不撒谎的话,你应该没办法说你爱我。”

“我……没有过那种心情。”他继续往下,顺着擦拭的动作轻吻着她纤细的大腿,“即使是我说过那三个字的女孩,我也……没能真的对她奉献什么。我就是在自私地……享受她的好而已。”

“她起码还是你身边最重要的女友。”孟晓涵显然也误会到了余蓓身上,轻轻叹了口气,“我都有些嫉妒了。”

“那是她应得的。”赵涛没有认真解释,而是蹲在那儿抱住了她刚被擦干的双腿,侧过脸,把面颊贴在她的小腹,轻声说,“她默默承受了很多苦,很多很多苦……”

“别引诱我啊。”孟晓涵低头抚摸着他的耳朵,柔声道,“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为你受苦就能让你爱我的。”

他心底一凛,赶忙开口道:“没有的事,你可千万别那么想。”

大概是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得紧张起来,孟晓涵展颜一笑,轻声道:“赵涛,这边……有点风,好凉,可以……把我抱去咱们的垫子那边吗?”

“好。”他稍微松了口气,把她拦腰一搂,打横抱起,大步走回到碎裂阳光铺满了美丽花纹的大桌布边,把她缓缓放下。

“鞋,可以……脱掉了。”她抬起脚,轻咬着嘴唇,羞涩地说。

他先脱掉自己的鞋,跪坐在桌布上,然后才捧住她的赤足,解开带子,脱掉凉鞋,用上衣包住,按摩一样擦干,然后低头凑近,深深一嗅,“有潭水的味道。”

她侧躺着,双手蜷在胸前,眼波朦胧,“是鱼腥味吗?”

“不是,就是矿泉水的感觉。”他吻了一下脚背,握住纤细的足踝,拉到自己肩上架住,温热的手掌顺着清凉的腿抚摸下去。

“好暖。”她轻轻呻吟一声,小手搁在他的大腿上,“你的身上,感觉哪里都好暖。”

“那,我可以帮你暖一下吗?”他伏低,把整个身躯都凑近她。

“嗯,好的。”她点点头,伸手抱住了他,把清凉柔软的胸膛,贴在了他的怀中,“感觉,你一下子就能让我热起来。”

“是的,而且,从里到外。”他喘息着,手指已经夹住了微硬的乳头,灵活地拨弄起来。

她双腿夹紧了他,很快,就在娇喘中变得湿润。

那小小的蜜壶湿润之后,其实就已经有了温度。

但他缓缓插入进去的时候,她还是幸福地战栗着,好像真的得到了许多温暖一样,愉悦地笑了起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