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零六章

周六晚上在外面小卖部准备了一堆零食,还买了一张大桌布打算当作野餐垫,赵涛选购饮料的时候,放了两瓶雪碧,犹豫再三,又添了两瓶啤酒进去。

买回去之后,他看着一大堆东西才反应过来,这要怎么跟于钿秋请假外出呢?

他给孟晓涵发短信问要不要把买的东西先藏在外面,等出去再拿。

她只回复了一句,“没关系的,明天我去说。”

这下他马上就安下心来,就像学习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一眼,他相信,孟晓涵一定能搞定的。

结果,第二天一早,他拎着东西下去接人出发,就看到了相邻的两间宿舍门口,已经穿戴整齐打扮得颇为娇美可爱的孟晓涵,和脸色不太好看端着刷牙缸子似乎刚起床的金琳。

“呃……都起得挺早啊。”心里一阵发虚,赵涛打了个哈哈,拎着东西走过去,说了句不痛不痒的话。

“嗯,我还在盘算今天干点什么呢。没想到,你俩要去采集自然课素材,都不说叫我了。”金琳挤出一个微笑,目光落在赵涛手里那一大兜东西上。

也许女生之间的电波互相的感应都比较敏锐,孟晓涵似乎听出了金琳的嘲弄,往后退了一步,伸手就挽住了赵涛的胳膊,柔婉一笑,轻声道:“不是,我们没打算给自然课做准备。我们就是去山上野餐约会。在学校待着陪我看书,赵涛会觉得闷。”

好像又有隐形的火星在噼啪乱冒,赵涛咽了口唾沫,闭紧了嘴巴。

但金琳没有迎战的意思,她的眼神看起来有些黯然,只点了点头,小声说:“那祝你们玩得开心,我……就不做电灯泡了。”话音未落,她就拉开门,快步走进了宿舍里。

赵涛松了口气,看孟晓涵已经不需要再准备什么,就笑道:“晓涵,那你去找于老师请假?”

“嗯,你等我。”她点了下头,转身就走上了楼梯,看样子,应该早就想好了理由。

不一会儿,她就小跑下来,微笑着往他身边一靠,“走吧,登记好了。”

走了两个路口,在小摊上吃早餐的时候,赵涛没忍住问:“你给于钿秋怎么说的啊?”

“和对金琳说的差不多。”孟晓涵微微眯起的眼睛透出一股奇妙的喜悦,轻声细语地说,“我说,我想去山上玩,让你陪我。”

“那……于钿秋怎么说的?”赵涛一怔,赶忙追问了一句。

“也和金琳差不多,祝咱们玩得开心。”孟晓涵低下头吹了吹勺子里热乎乎的粥,柔声道,“不过,我知道,其实她们都不希望我开心,只不过……希望你开心希望得不得了。”

赵涛想不出该怎么接下去,这次一起来的三个女生给他的感觉非常和平,可又让他总觉得暗流涌动,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踩进漩涡摔个大跟头似的。

幸好,孟晓涵也没继续说下去,吃过早饭,就很开心地跟着他手拉手往山上爬去。

到了上次的地方,她摇了摇头,选择了继续前进,还要往更深处走。

虽然她嘴上说的理由是要找找看这小溪的源头到底在哪儿,但赵涛猜测,她应该是知道他的那些小算计,所以不想在这不算人迹罕至的地方逗留。

而且,这里留下的回忆也谈不上美好,可以说她彻彻底底被金琳耍弄了一场,羞耻心被干脆利索地扯出来扔在地上踩住碾来碾去。

不过体能有限,他们还是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分着喝了小半瓶雪碧。

孟晓涵现在已经颇享受和他共用一个餐具水瓶的那点小亲密,明明带得足够,还是非要只开一瓶,就像平时明明一个餐盘还要续东西,她也不肯拿另一个,就想跟他在一个盘子里夹着吃一样。

要不是餐具赵涛自己负责清洗,他还真有点担心被金琳算计孟晓涵的时候成了炮灰,也跟着吃下去那倒霉的东西……不过话说回来,稍微有点吃到自己嘴里貌似并不会让他变得特别自恋的样子,毕竟之前在女友们嘴里发射之后,他惯例是要深吻一会儿安抚的。

想赶在太阳爬高之前赶到山腰深处比较背阴的地方,随便聊了一会儿,他们就继续往上走去。

虽然体力耗费不小,但越往上走,周围就越是凉快,等到高大的树木多起来,当地人布置的石阶变得稀少,孟晓涵从背包里拿出一件薄外套,穿在了身上。

在一个岔路处,她异常果断地选择了左手边那条看起来颇为荒凉的小道。

这让赵涛有点吃惊,问:“晓涵,你……是有想去的地方吗?”

“对啊,我不是说了,想去小溪尽头看看么。”孟晓涵微笑着说,“所以我就提前问过孩子们了啊,他们说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觉得应该找不错,这座山不大,沿着小溪走怎么也不会迷路的。”

“会不会很远啊?”他望着她踩在缺少石阶的山路上沾了不少泥土的脚,心里有些难受,这下,为了不再拉肚子,可不敢捧到嘴边亲了。

“不会,我问过了,有个孩子的堂姐在这儿上学,她下课有时候都会跟小伙伴跑来玩会儿。”她很有点兴奋地说,“小辉说溪水是半截脏的,源头可干净呢,怎么喝也不会闹肚子。孩子们还说要来给我带路。”

“那你怎么没带个小向导啊?”他笑呵呵调侃了一句。

“才不要。”她噙着笑答了一句,踩着卵石,用手里的木棍拨开了乱糟糟的长草。

花露水的味道都有点吓不住这里的蚊虫,赵涛一伸手,就在胳膊上拍死了一只黑底白花搁城市都没怎么见过的长腿大蚊子。

孟晓涵立刻掏出灌好的小瓶花露水,给他又补喷了一些。

不久之后,小溪明显变宽了些,前方出现了一个颇为陡峭的高坡,水从上面哗哗流下,像是个小小的瀑布。

“你上去再拽我吧。”踮着脚张望了一眼,孟晓涵指着旁边几棵一看就很适合踏脚的歪脖子树,期待地看着他。

“好。”他摩拳擦掌,兴致勃勃把包先放在地上,拿出小时候爬院里小房屋顶的本事,一踩一蹦一窜,就顺利到了上面。

把孟晓涵拽上来,一起再逆着水流走了不到三分钟,他们就看到了这次的目的地,一个两面傍山一面靠林,周边颇为开阔平坦的清澈水潭。

这里的水质果然看着好了很多,凑到潭边低头看去,里面的鱼虾比溪水里可着实多了不少。

背阴又潮,几乎见不到什么太阳,确实凉快得很,但水边也都是些碎石头,还长着不少青苔,只有靠林子那一侧远远有一片长草,用棍子吓跑可能的蛇虫,费劲压倒后,总算勉强清理出一片可以让他俩坐下休息的地方。

太阳已经爬得挺高,尽管附近的树枝叶很密,依旧有细碎的日光洒下,金斑一样落在他们的身上。

把那小半瓶雪碧喝完后,赵涛没再开另一瓶,而是把啤酒拎了出来,拿出一盒午餐肉,起开盖子,笑呵呵地说:“爬了这么久山,补充点能量吧?”

孟晓涵看着啤酒瓶子犹豫了一下,用带来的筷子先挖了一小块午餐肉吃进嘴里,跟着才对着瓶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好苦……”她皱了皱眉,摇头道,“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好喝。”

“解暑啊,和碳酸饮料一个性质。”赵涛笑呵呵一抹她的脑门,“你这也出了不少汗吧。”

桌布买的大号的,铺开后快有双人床单那么大,孟晓涵双手撑着地仰头看向茂密的翠绿枝叶,缓缓往后倒下,舒畅地吁了口气,轻声道:“真漂亮,这么躺着,感觉一下子就没有白来了。”

不过赵涛心目中没有白来的标准和她可是大大不同,他手肘一撑,侧躺在了她的身边,单手轻轻抚摸着她微汗的脸颊,柔声道:“晓涵,光斑正好落在你这儿,让你看起来真漂亮。”

“不要哄我。”她扭了扭身,噙着笑说,“你身边的女生里,就属我最丑,书呆子丑小鸭一个。”

“不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吗?”他凑过去,用脸挡住了落下的阳光。

这正是接吻的大好时机。

可孟晓涵却突然推开他,坐了起来,望着那汪潭水,轻声道:“赵涛,你说……那里面深不深啊?”

“应该是越往中间走越深吧,边上走两步顶多也就到小腿。”

“嗯……”她沉吟了一下,小声说,“你帮我看着点,要是有人赶紧拦住,好吗?”

“这地方寒暑假的时候没人来的吧。”赵涛笑着说了一句,才想起问,“你要干什么啊?”

她站起来,突然抬手解开了身上的衣服,唇角勾起一丝微笑,轻声说:“孩子们都说,这里的水是山上最干净的。我想……也许连心里的烦恼都能洗干净吧。”

夏天的衣服本来就不多,她说得又很慢,最后一个字说完,她的身上就已经一丝不挂,只剩下凉鞋还穿在脚上。

“晓涵……你……”望着她雪白的娇躯,赵涛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

“反正……你也是要给我脱的,不是么?”她轻轻拍了拍发红的双颊,大步走向水潭,“我想洗一洗,在类似这样的地方,好好洗一洗。我……很快就能洗好的,你稍等一下就好。”

赵涛跟着走过去,伸脚试了试,潭水很凉,冰箱保鲜层的感觉。

可孟晓涵却一步步走了进去,只哆嗦了几下,没有半分犹豫。

她一直走到大腿都没入到水面下,再深可能会有危险的地方,才转过身,弯腰捧起水,浇在自己白嫩酥软的胸脯。

水碎裂成珠,落回潭中。

而她重复着这一过程,就像在进行什么仪式一样,专注而认真。

赵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傻愣愣地看着,就像是在山里捡到了一个不小心忘了隐藏形迹的妖精。

孟晓涵把水淋在脸上,双手用力抹下,用湿润的目光望着他,纤细的手臂交叉在娇小的乳房中央,她大声说了一句话,清幽的山林间,那话仿佛都有了回音,响在赵涛的耳畔,恍如私语。

“赵涛,你能骗我一次,说一句你爱我吗?”

* * *

【JF-549】

“那……咱们从哪儿开始呢?”孟沁瑶微微抬起头,轻轻咬了一下浦杰的嘴唇,“我不太懂,可以全交给你吗?”

这种时候,主导一切才是男人最需要的,浦杰当然不会拒绝,他点了点头,不再磨蹭,彻底放开了手脚。

已经下了决心,那就没有什么犹豫的必要。

而且他也确实有些按捺不住。

充沛的精力积蓄了太久,看哪个女人都自动颜值上升,更不要说本来就艳冠群芳的孟沁瑶。

而且,她和平时总是一丝不苟的装扮完全不同,薄薄的真丝睡裙犹如第二层皮肤一样贴合在她的身上,散发出致命的诱惑。

拆开华美的包装后,袒露出的一切,又呈现出与平时气质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风情。

公司见面的时候,她着装正式,一丝不苟,就是个无可挑剔的总经理。

睡裙加身,可以摆出诱惑体态的时候,她就摇身一变成了妩媚勾人的尤物,眉目含春,秋波潋滟。

而一切的遮蔽都已不在的此刻,紧凑的肌肉构成了充满弹性的曲线,明明静止着,却好像哪里都在动,就连略显急促的呼吸带起的细微起伏,都蕴含着令男人无比渴望的柔韧力量。

犹如一只慵懒横陈的雌豹,健美,修长,柔软,灵活,散发着危险却无法拒绝的诱惑。

当他也摆脱了全部束缚后,床垫上的孟沁瑶终于露出了一丝羞怯的惶恐,但她很快掩饰住,带着一种类似争强好胜的表情,直勾勾地望着他,从头到脚,一寸也没有放过。

视线在空中交错,同时缓缓下移。

他望向她修长的脖颈,她望向他宽阔的肩头,他望向她坚挺浑圆的乳房,她望向他充满力量的胸膛,他望向她性感的马甲线,她望向他深邃的腹肌沟,他望向她双腿之间最神秘的花园,而她,也忍耐着羞耻感,低头望着他早已经膨胀上翘的欲望之源。

如果那是锋利的宝剑,那她正因紧张而微微收缩的部分,就是即将容纳他的剑鞘。

为了缓解她的紧张,他吻上她弧度优美薄厚适度的朱唇,轻吮着小小的舌尖,软软的唇瓣。

然后,一路向下。

恰好被他的手一掌可握的乳房经历了一串仔细的品尝,顶端娇嫩的樱苞,很快就沾染着唾液颤巍巍立起。

他一寸寸舔过她雪白细腻的皮肤,久经锻炼的肌肉自然地细微弹动在皮下,好似在和他的舌尖隐隐对抗,但只要来回反复几次,就会绵绵酥软下来,彻底展现出女人的柔媚。

很快,他就一路滑向她最隐秘的溪谷,拨开卷曲的毛发,探入羞耻的私处。

“这……也是必要的吗?”她低下头,双手有些疑惑地抓着他的头发,看着他问。

“不必要,但能让你一会儿不那么痛。”已经勘测过大片沃土,他忙于耕耘最需要滋润的地方,一时间都顾不上说话。

作为第一次与男人到达这个状态的女孩,她进入状况的效率其实不低,舌头不过温柔地来回抚慰了十几次,她就发出了一串愉悦的轻哼,攥着床单扭了扭柔韧纤细的腰肢。

他喘息着,嘴巴动得更加卖力,就像是把她嫩花儿一样的下体当作了另一张小口,进行着一场深邃激烈的湿吻。

花蕊的中心随着舌尖的摇摆微妙地颤动,她的呻吟变细,变尖,娇喘越发急促。

他勤恳的努力很快就收到了回报,那汩汩的甘泉,带来了甜蜜的预兆。

差不多已经是时候了,他擦了擦下巴上的那一小片濡湿,手撑在她身侧,把雄壮的长矛,缓缓探向已经充分准备好的销魂之地。

她突然伸手调亮了灯,目光坚定,“我要看着你。”

“好。”他依然顾不上多说,这种时候,男人的精力早已不舍得分给嗓子。

舌头上浪费的,已嫌太多。

群玉山头,瑶台月下。

花想容,露华浓。

顺着那半开牡丹的中心,他坚定地向内部挺进,紫红色的伞菇,在温润蜜液的包裹下一分一毫地没入她的娇躯。

过于紧致的甬道带来强烈快感的同时,也让那一层阻碍变得似乎不那么明晰,直到看见她美丽的眼睛因痛而眯起,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一部分,已经到了最关键的节点。

“小瑶……我,我要来了。”

她依旧低着头,紧紧盯着俩人连接的部分,就像敬业的宇航员在检查刚刚对接在一起的两艘飞船,“嗯,来吧。”

他用手加住她的双腿,深吸口气,突然向前一挺,迅速无比地冲了进去。

“啊!”她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呼,短促,尖锐,明明昭示了痛楚,却又透着一股鲜明的满足。

他得到的满足和愉悦,远胜她十倍百倍。

尽管经验还没有丰富到可以马上判断出确切答案的程度,可他就是觉得,孟沁瑶的双腿之间,藏了一个可以叫做名器的宝物。

那不仅仅是因为花苞初绽的缘故,她天生似乎就和寻常女人不太一样,外紧,内更紧,而当他刺入最深处的时候,竟像是把整个龟头挤入到了一个饱满多汁全部由嫩肌构成的小小肉涡之中,那蠕动的肉涡犹如一个会缓缓张缩的美妙漏斗,软中带硬的娇美花心就深藏在漏斗口的另一侧,即便他现在本钱雄厚可以直抵尽头,也只能稍微碰到一些,好似和那圆圆的子宫颈浅浅一吻。

男人最敏感的就是伞棱那一圈,被那个销魂漏斗吮着,他哪里还忍耐得住,情不自禁就动起了腰。

“啊……”她蹙眉低呼一声,举起了打开的双脚,交叉勾在了他的腰后。

床单渐皱,足趾半蜷,寒梅落雪,蜜滴牡丹。

火焰太过炽烈,炽烈到让浦杰都有些吃惊,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快感飞速积蓄的感觉,他不得不放缓速度,想在她里面多停留片刻。

哪怕为了所谓的自尊,他也想燃烧得久点,再久点。

可不曾想,树欲静而风不止。

他想叫她别动,可低头看过去,她并没有动。

她只是抬着水汪汪的狐眸,痴痴地望着他,看上去,就只有那片白嫩酥胸在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

明明没有动,却好像每一寸都在动。

那深埋的阴茎周围,随着她的快感上升,竟然又多出了许多细密的褶皱,环抱着那青筋凸起的巨物。

无数小蛇爬过,缠绕,扭转,无数小手伸来,一攥,一握。

她只是用湿润的目光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却让他仿佛沉浸在甜蜜之河顺流而下,被吸入不见底的欲壑。

他终于忍耐不住,可想要再动的时候,那股酸麻竟然积蓄到了决堤。

膨胀的欲火随着他突然的紧绷喷射而出,在他喉咙中溢出的呻吟里,一股接一股的灌入。

如果不是她迷茫地轻声问了句“结束了吗”,浦杰真要怀疑自己拥抱的确实是个成精多年的狐狸。

所以说,这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公平。

方彤彤费了那么大力气锻炼出来的紧窄内吸,孟沁瑶天生就有,还技高一筹,正所谓可遇不可求。

有点恼火自己溃败的速度,他抓了抓头,不得不跟准备重整旗鼓的冲动较劲一番。

“疼得厉害吗?”

“还好。”她似乎有些疲倦,眯着眼睛轻声回答。

“那……要不要抱你去洗一下?”

“不要。”她轻哼了一声,“别动,就这么抱着我。等你回去,我有的是时间洗。”

郑馨四点左右就会早早醒来,从病情的角度考虑,他的确不适合在别处过夜。

但这对刚刚献出一切的孟沁瑶似乎有点不太公平,他叹了口气,柔声说:“其实……我在这里也可以。我让薛安去陪郑馨,你让沐华睡在薛安那儿就行。”

“不用。”她还是摇头,拨了一下长发免得被他压住,微笑道,“除了沐华,别人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怎么了?咱们两个的关系还需要保密?”他忍不住笑道,“全公司谁不知道孟大小姐早就是浦杰的管家婆。”

“不一样。”她翻了个身,似乎是扯到伤处,禁不住嘤了一声,才说,“我还没哄好你爸妈,所以最好先别让我哥和我爸知道。不然太麻烦了,我想想就头疼。”

“呃……你觉得什么程度算是哄好?”浦杰犹豫了一下,问。

“要让他们觉得非常满意,热切期待我成为他们的儿媳才行。”孟沁瑶的眼里又流露出不久前跟浦杰对视着扭动时的神情,“结婚是两家的事,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我希望得到所有亲人的祝福。”

总觉得……难度有点大啊。浦杰不好明说,方彤彤已经把他父母对于满意儿媳的标准无形中提高到了天上,只有柔声道:“好吧,这次我也不乱许什么诺了,你觉得合适的时候,给我个暗示,我会主动自觉求婚的。你喜欢什么样的仪式?”

“不需要那种无聊事情。”她打了个呵欠,慵懒道,“我决定勾引你,就等于是在向你求婚,你做了,就等于是答应我。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再来一次?”

听到这句,浦杰真是无比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强行把持克制装什么正人君子柳下惠。

“嗯……如果这样也算求婚的话,是不是该我反过来求你一次了?”他还是抵受不住怀中她持续散发的诱惑力,笑着翻身说道。

孟沁瑶因为疼痛而稍微犹豫了一下,但马上就妩媚一笑,抬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说:“好啊,那……你可以开始勾引我了。”

这次,浦杰耐心“勾引”了很久。他几乎让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体验到了他温柔的亲吻,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舌尖抚过的痕迹。

他希望自己身边的女孩都能享受到人生至乐,即使为此耽误一下自己的亢奋也没关系。

于是,孟沁瑶成功在人生最重要的一晚直接进入了有些女人结婚很多年都不曾触碰到的领域,带着三分惊愕、三分欣喜和四分浓情蜜意,化作一滩春水,融在他的唇齿之间、掌握之中、怀抱之内。

再次进入的时候,他终于能够暂时抵受住那股销魂蚀骨的快乐,能稳定住自己,温柔的揉搓着她,抚摸着她,亲吻着她,一次接一次深入她,碰撞她,抽离她,摩擦她,彻彻底底地占有她。

最后,在幸福的充实感中,她颤抖着抱紧了他,慌张地用他的嘴巴堵住自己的声音,白白的脚掌在他的背后交叉勾住,修长的食指,在宽阔的脊梁上无法克制地留下了数道血痕。

就像是,盖下了属于她的印记……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八十二)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